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整山河之鏖兵西太平洋>第二十五章:赛德克·巴莱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赛德克·巴莱1

小说:重整山河之鏖兵西太平洋 作者:小小兵 更新时间:2013/11/21 18:23:22

四月份的江南,春暖花开,燕子从温暖的南方回来了,我的家乡奉化也已经是春意盎然,林家村的桃花遍地都是,预示着今年有个好收成。我坠落悬崖后陷入昏迷,在昏迷中,我梦见了我爸妈,他们已经回到了故乡,等待着儿子的凯旋,我梦见了娜塔莎,她一定在海峡的对岸举目远眺,想要看到我的身影,我梦见了徐承志,他现在可轻松了,正在南京吃香的喝辣的,我还梦见了金塘英雄团牺牲的弟兄们,现在原金塘预备役团的人只剩下十个人了,慕容刚已经坠落悬崖,牺牲了,我的好兄弟。

一阵狂野的歌声传入耳中,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看四周,那是一个比我老家还要古老的房子,全是用泥土砌成,用木头、秸秆来盖住,好像刚刚下过雨,屋子漏水了,歌在继续唱,这歌声我似乎在哪里听到过,我从床上爬了起来,脚好疼,我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前,靠着立柱,向歌声传来的方向眺望,山区的空气非常清晰,尤其是刚刚下过雨天边挂着一道彩虹,我好久没有见到那么美的彩虹了,一群身着少数民族服装,手持猎枪和弓箭的男子,对着彩虹引吭高歌,这个场景感觉要熟悉呀,好像在哪部台湾电影里面见到过,哦,我突然想起来了,是《赛德克·巴莱》,难道他们就是发动雾社起义的赛德克族?我转过头,看到一个身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妇女在织布,那个妇女一回头,我看到了她下半张脸涂得黑黑的,差点吓到我,她用不怎么流利的普通话问我:“你醒了?”我摸摸头说:“是的。”那个妇女放下手上的活,跑出房门,用少数民族方言朝那些在唱歌的男子喊话,我一句都听不懂,那几个男子很快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嘴里叼着烟斗,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话,他旁边一个年轻人翻译道:“这位客人您好,我们是赛德克族人,我们酋长问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我说:“酋长您好,我叫陈小凡,大陆人,现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台湾游击队阿里山支队三营二连连长,在一次阻击战中掩护老百姓撤退,和日军交战,坠落悬崖,来到贵部落。”那个年轻人把我的话翻译给酋长听,酋长点了点头,说要我好好休息。

太阳下山后,山区一片漆黑,有点奇怪的是,经济这么发达的台湾,这片山区居然没有一盏灯,我问那个年轻人怎么回事,是不是没钱,那个年轻人把我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说:“你还不知道吧,不是我们这里没钱,都是给逼的,以前,我们是过得比较好的生活,可是,日本人再次占领台湾后把我们都赶到了大山深处,过着原始生活,酋长说,这样也好,可以回归自然。”营地里点起了火堆,在火堆上烧烤着各种各样野味:兔子、野猪、獐、山鸡,不一会儿,烤熟的香味就进入鼻子里面了,赛德克族在吃饭前要举行仪式,一个中年男子吹弹起了欢快的音乐,我不知道他弹奏的是什么乐器,反正很有节奏,部落里的人跟着节奏在火堆外围跳起舞来,我也跟着节奏跳起了舞,这里的人非常热情。晚上睡觉前,我在想该怎样回到部队,也不知道他们撤到哪里去了,我想,我现在,暂时不能出去,脚上还有伤,而且我的武器装备和军装不知上哪儿去了,身上穿的是赛德克族的衣服,还不如现在这里养伤,顺便去打听一下游击队在哪里,免的游击队没碰着,小鬼子先碰着了。

两天后,我的脚伤痊愈了,酋长说,今天是山下集市开放的日子,要带领几个人去山下淘货。我说我也要去,酋长答应了。他们带上了这几天在山上打的野味还有采来的名贵药材,我问那个年轻人:“不是去买东西吗,要带这么多东西干嘛呀。”他说:“我们身上没有钱,也不能换钱,只能以物易物,所以要带这么多东西。”没想到呀,市场经济这么发达的年代居然还有以物易物的存在,这小鬼子太可恶了。集市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赛德克族人用土特产换来日用品,还要被人挑三拣四,磨磨唧唧。正在大家上走的时候,对面走过来一群同样穿着赛德克族传统服装的人,但感觉又不太一样,为首的一个,头上包着一块白布,年纪较轻,他和酋长迎面碰上。奇怪的是,那个头戴白布的年轻人手里有一大把纸币,而且这些钱不是新台币,好像是伪政府发的货币,纸币面值100元,正面居然印的是那老不死的李登辉,背面则是日月潭。我问翻译:“哎,那几个人不也是赛德克族的吗?他们手里怎么会有钱?”翻译说:“这里不好说话,等回去后我再告诉你。”那个头戴白布的年轻人走到酋长面前,酋长跟他说了几句话,他奸笑了一下,酋长和他擦身而过,他们俩好像有说不完的恩怨。

回到部落后,翻译就跟我说了白天发生的事是怎么回事。原来,台湾当局所划定的赛德克族其实是有两部分组成的,我所在的是马赫坡赛德克族,是正宗的赛德克族,在雾社事件后遭遇到大规模屠杀,人口急剧减少,台湾光复后被台湾当局当作是泰雅族,直到2008年才正名,而头戴白布的年轻人则是赛德克族中另外一支,原来属于道泽群部落,和赛德克人是百年来的死敌,经常跟赛德克人抢猎场,在雾社起义中当了日本人的走狗,杀了很多赛德克人,那个头戴白布的年轻人是当年道泽群部落首领铁木瓦力斯的玄孙铁木清科,而酋长则是当年雾社起义的发动者赛德克族首领莫那鲁道的后人莫那齐栋,当年,莫那鲁道在雾社起义失败后自杀,他的儿子也全部自杀,但最小的一个儿子还有一个遗腹子,那就是酋长的父亲,莫那齐栋也想振兴赛德克族,成为真正的赛德克·巴莱。

2028年4月27日,莫那齐栋计划带领部落里的成年男子去山上打猎,我跟莫那齐栋说我也想去,莫那齐栋问我:“你会打枪射箭吗?”我说:“会。”莫那齐栋示意把枪给我,要我去打四百米开外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我瞄准目标,判断风速风向,一枪下去,石头被打成碎片,所有人都惊呆了,莫那首领也点了点头,说:“可以了,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去打猎了。”我随他们上了山,台湾的山非常陡峭,我爬得非常艰难,有些山坡坡度将近九十度,我爬上去的时候,需要两个人来拉一把,而赛德克人长期居住在山区,爬起陡峭的山简直就像过平地一样,真佩服他们,要是比山地越野跑,恐怕我们的特种兵都不一定比得过他们。一个小时后,赛德克人就来到了一片原始森林,这片原始森林还是保持着千百年来不变的模样,还是那么静谧、神秘。在打猎前,莫那首领告诉大家,千万不要进入道泽群的领地。一声令下,狩猎开始,只见一个纹面的年轻人首先站出来,这是台湾少数几个还在纹面的民族,那个年轻人拿起一根笛子,吹了起来,不一会儿,森林远处就传来了很多动物的声音,我似乎听到野猪的声音。很快,一大群动物就从森林里窜了出来,有鹿、野狗,还有大量的鸟类,就是不见野猪,赛德克人纷纷拿起弓箭,朝猎物射击,一大群小动物被射死,有一只鹿跑得非常快,朝莫那首领扑了过来,莫那首领毫不畏惧,拔出刀来,手起刀落,那头鹿就身首异处了,赛德克人一片欢呼,莫那首领用刀破开鹿的肚子,舀了一碗鹿血,喝了下去,说:“走,去前面看看,收集战利品。”这打猎的场景,和我在电影里面见到的几乎一模一样。我也走了上去,抓起一只猎物,拔出箭来,想要试试这箭锋不锋利,莫那首领阻止了我说这箭头上有毒,原来赛德克人打猎的时候使用毒箭,这种毒是从树干里面提取出来的,只伤及心脏,只要在杀死猎物后,取出心脏就好了,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吃了。正在大家收集战利品的时候,野猪的声音又出现了,和野猪的声音同时出现的还有一种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野兽的声音,莫那首领判断说是黑熊,果然,在森林中窜出来一只野猪,野猪身后五十米,则是一头体型健硕的黑熊,但是感觉这黑熊不是台湾特有的,它下颚没有白色的毛而且这黑熊长达两米,赛德克人也从未见到这么大的野兽,都不敢放箭,都傻愣愣的站着,野猪被一个勇敢的年轻人杀死,黑熊径直朝那个年轻人冲了过来,一个熊掌拍下来,那个年轻人马上就倒地不起,莫那首领下令干掉那只黑熊,一大群人冲了上去,被黑熊一一打倒,我端起枪,叫大家都躲开,朝黑熊头部开了一枪,黑熊应声倒地,抽搐了几下就死了,赛德克人一片欢呼。正在欢呼的时候,突然,对面开过来一枪,把我身边的翻译打伤了,大家一看,原来是道泽群的首领铁木清科,莫那首领大声呵斥道:“铁木,你干嘛打我的人?”铁木吹了吹枪管,傲慢的说:“我的猎物被你们干掉了,我要提醒你一下。”莫那首领非常生气:“那只黑熊是在我们的猎场被打死的,怎么算是你们的?”铁木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说:“我咋把这一茬给忘了呢?昨天,大日本皇军给我下达了命令,说这一片猎场都属于我们道泽群的了,你看看吧。”莫那首领接过纸头,一把撕个粉碎,“欺人太甚了,为了祖宗的猎场,我们只好血祭祖灵了,给我杀!”两拨人顿时打成一片,很多人被割了脑袋,我看情势不对,朝天开了一枪,两拨人终止了打斗,我说:“你们别打了,都是炎黄子孙,就别打内战了!”铁木说:“你什么人?敢干预我们的事情?”我说:“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来解放台湾的,你们这样打,损失的是抗日的力量。”铁木说:“原来你就是解放军呀,皇军一直在找你,没想到你在这里呀,给我拿下!”几个道泽群人朝我冲了过来,我利用学过的格斗技巧,三下五除二,一下子就把那几个家伙打倒在地,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铁木抓住,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要他的人往后退,随后,我把铁木押到了部落。这一天,我在赛德克人中树立了威望。

晚上,我想,这两个部落的人水火不容,但都是中国人,要一致抗敌才行,我得劝说一下铁木。晚上,我来到关押铁木的小房间里,铁姆看到我说:“你是来杀的我的吧,放马过来吧。”我说:“你误会了,我是来和你讲故事的。在我们的脚下,就是中国,我们都是中国人,现在美日**大举入侵,已经占领了台湾,我们中国**率领的游击队在山区给敌人沉重一击,竹山镇战斗你知道吧,我们**打的。”铁木点了点头,说:“那我们投靠日本人也没错呀,他们给了我们很多好处。”我笑着说:“那是小恩小惠,再说了,日本人讲信用过吗?他们给你们的好处你们切身体会到了吗?”铁木说:“那好,我就和赛德克人歃血为盟,共保江山。”

4月28日,在一棵大树下,面对着祖灵(赛德克人认为,他们的祖先来自于大树中),桌子上摆着几颗用石头做成的人头,在我的监督下,两位首领歃血为盟,为了国家的统一而奋斗。心灵手巧的妇女连夜织出了一面五星红旗。结盟仪式结束后,两位时代冤家拥抱在了一起。

0

第二十五章:赛德克·巴莱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