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整山河之鏖兵西太平洋>第三十章:登陆钓鱼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登陆钓鱼岛

小说:重整山河之鏖兵西太平洋 作者:小小兵 更新时间:2013/12/26 19:19:49

2028年6月11日,台湾战役庆功大会在台北举行,南京军区司令员亲自给有功的人员授勋。根据**军委最新指令,撤销台湾游击队番号,台湾游击队一部分人继续改编为155团,人数为两千五百人,原155团成员军衔职位不变,台湾游击队其他成员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1集团军的一部分,第五十一集团军常驻台湾。

正在大家高高兴兴的庆祝的时候,突然,刺耳的防空警报响起,什么情况,台湾都收复了,怎么还会有敌机轰炸,大家立刻躲进地下防空掩体。不一会儿,地面上就传来了几声零星的爆炸声,看来敌机数量不是很多。一个小时后空袭警报解除,所有人都走出地下室,军区司令员向防空部队问是怎么回事,防空部队回答,从台湾岛东北部方向飞来日军战斗轰炸机五架,敌机扔下13枚炸弹,炸毁建筑17幢,平民死亡六人,受伤三十余人,我军击落敌机两架,击伤一架,剩余两架飞往钓鱼岛方向。过了一会儿,两个防空兵押解着一个日军飞行员过来了,大家都想杀了他,但被司令员喊住,司令员说要亲自审讯他。

6月12日早上,数万名台北市民来到司令部门前情愿,请求军队出兵钓鱼岛,解除台湾北部的威胁,我走出去看了看,很多群众他们的亲人在近几十年的**斗争中被日本人打死,其中一个年近九旬的老人捧着她老伴和儿子的合影,她的丈夫和儿子在1972年美国把钓鱼岛“打包”送给日本的时候,开着自家的小渔船出海,想要赶在日本人的巡逻船到达之前登陆钓鱼岛,没想到遇上了日本海上保卫厅的武装人员,一船的人,全部死在日本人的枪口下,现在,解放军已经收复了台湾岛,而日军还妄想着以钓鱼岛为跳板,再次进攻台湾岛。我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和那发黄的照片,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想,是时候,出兵钓鱼岛,一雪百年国耻了。很快,一个小时后,司令部传来消息:出兵钓鱼岛!全场群众一片欢呼。

6月15日,台湾基隆港,一片热火朝天的情景,海军战士们在给军舰涂上崭新的油漆,技术人员在军舰内调试各种装备,海军陆战队战士正在训练抢滩登陆,参谋人员正在地图上比划。我和小乐两个人站在军港旁边的山岗上,拿着望远镜朝东北方向眺望,望远镜的镜头中,隐隐约约的出现几座小岛,我想,这就是我们神圣的领土钓鱼岛了,一百二十年后,中国军人又回来了。小乐放下望远镜,向我抱怨说:“小凡,我想不明白,司令部的领导是怎么考虑的,钓鱼岛列岛就这么一块小地方,海军陆战队一个团就能搞定它,何必要派出陆军一个营呢?这不是好事都让你们陆军占了去了吗?”我说:“这是上级命令,再说了,什么我们你们的,都是解放军,不要搞宗派主义,现在战争还没结束,我们还要并肩战斗那!”小乐点点头说:“你说得对,都是解放军,并肩作战是应该的。”说完他伸出手说:“来,让我们一起,洗了这个百年之耻。”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6月17日夜,部队开始做登陆钓鱼岛前最后的准备,在东钱湖号大型登陆舰上,海军陆战队战士握紧右拳,向着海军军旗宣誓:“我宣誓,把每一滴热血都流进祖国的大海!”自从《火蓝刀锋》上映后,这句台词成为了海军陆战队的誓言,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海军陆战队战士为保卫祖国海疆献出自己的青春年华。我虽然不是海军陆战队员,但是也能深切体会到,革命先烈的传统依然在我们身上流淌。这次登陆钓鱼岛,陆军派出155团一营配合海军陆战队行动,曹营长在巢湖号大型登陆舰上给大家讲了钓鱼岛的地势,并且做了战士们的思想工作,很多战士心想,我们在台湾岛上和敌人连续作战四个月,也该休息一下了,怎么还不让人消停一下。虽说多多少少有些意见,但是,大家都无条件服从命令,毕竟,钓鱼台列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军委能派出一营参战就是对大家的信任。

凌晨两点,舰队起锚,根据我军战前侦查,日军在钓鱼岛列岛驻有两个联队两千余人,主要兵力驻守在钓鱼岛、南小岛、北小岛、赤尾屿,其中钓鱼岛兵力有一千八百余人,里面很多人参加过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战斗,经验丰富,老到,不是那么好拿下,并且岛上还有五百多名劳工,他们都是因为反对战争而被抓进监狱里面的。因此,**军委计划派遣海军陆战队一个团和陆军一个营,总兵力两千五百人,在护航编队中,有我国几艘先进的军舰和水下潜艇护航,并且在两百海里以外,还有辽宁舰上的舰载机实时提供空中掩护,此外,海军陆战队还派出有名的蛙人部队趁着我军与日军交手,解救劳工。

夏日的骄阳穿破层层云雾,在海天之际,几座小岛浮现在眼前,我拿着望远镜再看,望远镜里面出现了钓鱼岛,我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大喊一声:“我看到钓鱼岛了!”“钓鱼岛?给我看看,给我看看。”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抢我的望远镜,曹营长制止道:“哎哎哎,现在不是赏风景的时候,等拿下钓鱼岛,让你们欣赏个够。”其实曹营长的心情也很激动,但是他是军事主管,要时刻保持镇定。距离钓鱼岛五百米时,战士们纷纷跳上冲锋舟,登陆舰也远离钓鱼岛,避免遭遇敌人的火箭弹袭击。当冲锋舟距离钓鱼岛不足一百米时,岛上日军的轻重机枪开始猛烈开火,子弹铺天盖地的打了过来,大家都把头低下,利用海浪作为掩体,冲锋舟一靠岸,只听嗖嗖几下,数枚火箭弹打了过来,发生剧烈爆炸,有两艘冲锋舟被掀翻。整个海滩上没有任何隐蔽物,曹营长下令推冲锋舟前进,敌人的子弹叮叮当当地打在冲锋舟上,我感觉我的手在抖动,我躲在冲锋舟后面,密切观察着敌人机枪手的位置,发现一个,用手势比划给苗锋,苗锋如今已经是155团的枪神,这枪法,我都自叹不如,人送外号“苗神锋”。苗锋心领神会,趁敌人火力间歇的时候,突然开火,敌人的火力果然减少不小,厉害呀,紧接着我如法炮制,苗锋又干掉了日军五个机枪手,可奇怪的是,钓鱼岛如此开阔的地形,怎么没听到狙击枪的声音?干掉敌人的机枪手后,登陆部队迅速展开战斗队形,,靠近日军的阵地,敌人的火力越来越弱,视线内的敌人越来越少。冲过滩头之后,是一片山地,我军登陆的地方是在钓鱼岛南边,钓鱼岛北边是日军的一个小型机场,我军主力在南边登陆,为的是吸引敌人的火力,好让特种部队占领日军机场。抵达山下后,海军陆战队队员纷纷拿出绳索,扔到上面勾住,沿着陡峭的山壁爬上去,一营在山脚下密切注视四周,为海军陆战队队员提供掩护。当海军陆战队爬到一半的时候,山顶上突然出现五百多个鬼子,哪冒出来这么多鬼子?原来,鬼子还留了一手,一营迅速还击,那些鬼子不慌不忙,搬出皮箱一样大的石头,猛砸了下去,当场有几个海军陆战队战士被砸中掉了下去,当一营的人接住的时候已经断气。没想到,在军事科技如此发达的时代,居然还会有如此原始的作战方式。小乐紧紧抓住绳子,躲避着雨点般的石头,冷不丁地一块水泥板砸了下来,直愣愣的砸在小乐头上,小乐喷出浓浓的鲜血,掉了下来,我果断开枪,击毙了那个鬼子,冒着雨点般的石头冲上去接住小乐,小乐已经快不行了,血流了一地,脑袋上血肉模糊,他用最后一丝力气说:“我终于实现了海军陆战队队员的誓言,把每一滴热血都流进祖国的大海。”说完,他就没了气,死不瞑目。“小乐!”我大吼一声,抄起枪,朝敌人扫射,曹营长喊道:“同志们,为海军陆战队的同志们报仇,冲上去,剁了小鬼子!”“冲啊!”一营的战士迅速爬了上去,冒着敌人的滚石,敌人的石头越来越小,我顺势接住一个,用力扔了上去,一个鬼子当场被砸死。登陆部队很快爬上山顶,与敌人交火,有的地方还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

战斗持续了一个白天,当太阳西下,晚霞映红海面的时候,五星红旗在钓鱼岛上空高高飘扬,我们胜利了,日军机场上五架敌机被炸成碎片。可是,小乐等53名优秀的战士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他们都是好样的。钓鱼岛战斗结束后,接下来就是南小岛和北小岛了。

北小岛驻有日军一个中队七十余人,南小岛驻有日军一个小队,不足五十人,所以,我军各派海军陆战队一个连的兵力去拿下这两个小岛。6月19日,两支部队出发,其他登陆部队则留在钓鱼岛等待消息。中午,登陆北小岛的部队传来信息:我军已占领北小岛,歼敌52人,俘虏21人,我军重伤一人,轻伤18人。干得漂亮!但是,两天过去了,南小岛的部队迟迟没有消息,似乎人间蒸发一样,怎么呼叫都没有反应。大家疑惑不解,吴楠说:“南小岛那边鬼子兵力又不多,除非是特种部队,不大可能去了那么久一个都没回来呀。”胡辉说:“我听老一辈的人说,南小岛上有很多蛇,有的蛇像碗口一样粗,可厉害着那,我估计他们是遭遇蛇群的攻击了。”项嘉说:“那不可能,那里的蛇都是无毒的,再说了,他们手里有武器,还怕几条蛇吗?”话音刚落,一位战士走了进来说:“陈排长,曹营长派你率领二排的人去南小岛侦查,看看具体发生什么情况了。”

我立刻带上二排三十几个战士,带上武器,搭乘五艘快艇在6月20日清晨抵达南小岛。南小岛出奇的宁静,让人感觉到一丝不安,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气味和浓重的血腥味,但不知道这种味道从哪里来。胡辉的嗅觉非常灵敏,他循着气味搜寻,突然,他大叫一声:“啊,有情况!”大家立刻赶了过去,一幕惨烈的场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在南小岛的一块山谷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烧焦的凌乱的尸体,从尸体上的衣服灰烬上判断,是海军陆战队的人,从伤口上来看,不像是被炸弹炸的,而是被某种野兽所伤,难道?就在大家疑惑不解的时候,四周的草丛、灌木突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耳朵灵敏的人很快听出来这是蛇的声音,果然,随着一声声“嘶嘶嘶”的蛇叫,四周突然出现成百上千条毒蛇,有些蛇连《动物世界》里面都没出现过,不知是何方妖孽,吴楠虽说平时大大咧咧,但是他最怕蛇,据说小时候被蛇咬过,看到那么多蛇,被吓得魂不守舍,他靠近项嘉说:“大项,你不是说南小岛的蛇是没毒的吗,怎么会有那么多毒蛇呢?”项嘉也吓得浑身冒冷汗:“我以前又没来过这里,怎么知道有那么的多毒蛇。”大家多多少少有点害怕,我自打出生以来,也没见到这么多蛇,我保持镇定,下令开枪,“哒哒哒”一梭子弹下去,几条蛇顿时被打成几截,当大家以为蛇群会后退的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几条巨大的毒蛇喷出熊熊的火焰,站在我前面的几个战士一下子被火烧着了,痛苦的倒在地上,大家手里没有灭火器,几十条蛇迅速扑了上去,撕咬被火烧着的战士大家想开枪,却怕伤到自己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友成为毒蛇的美餐。我立刻下令撤退,但四周全是毒蛇,我下令集中一点突破,于是,大家用上了所有能用的武器,机关枪、刺刀、迫击炮、喷火器、手雷,二十分钟后,大家杀出一条血路,来到快艇靠岸的地方。到了岸边,情况也非常不妙,几十条毒蛇盘踞在快艇旁边,快艇上也有几条色彩斑斓,体型硕大的毒蛇,不断的吐着信子,开船的老兵已被毒蛇咬死,尸体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而在我们背后,还有几百条毒蛇尾随而来。此时,进无可进,退无可退。呆在船上的毒蛇似乎不想发动进攻,它们的嘴巴里吐出黄色液体滴在船舱内,短短半分钟,快艇全部沉入海里。我立刻向总部呼叫,但是却没有任何反应,网络也接不上。项嘉焦急的问我:“小凡,你说咱们怎么办,再这样下去,一个都别想活着出去。”项嘉说得对,我们必须突围,向上级报道这里的情况。我下令:“先发射求救信号弹,再游泳游过去,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死。”大家迅速朝蛇群稀疏的地方开枪,杀出一条血路,然后跳进海中。在海水里面,还是有几条蛇跟随着我们,又有好几个战士被活活的拽下水,鲜血染红了祖国的大海,水性好的战士朝毒蛇开枪,苗锋打死一条毒蛇后,又游了回去,拔出刀来,干净利索地把蛇头斩下,把蛇尸体装进一个口袋里面,后来我问他:“你不怕中毒吗?”他说,他是山里长大的,遇到的蛇非常多,毒蛇再厉害也有蛇的本性。游了半个多小时后,二点钟方向出现一艘军舰,我一看,是舟山舰,我们有救了。被救上舟山舰后,一个排32人,仅剩下11个人了,大家都心有余悸,有些人在回到大陆后接受了心理治疗,直到**半岛统一战争爆发前才回到部队。

苗锋在海水中捞来的蛇尸体为攻克南小岛立下了汗马功劳,据北京的中科院研究所研究,这种毒蛇体内装有芯片,在蛇眼里面还安装了微型摄像机,可对毒蛇大脑进行远程控制,并且这种蛇是属于基因变异,一般军队拿它们没有任何办法,就算是特种部队要消灭它们也需要半年的时间。为了尽快拿下钓鱼岛列岛,**军委经过深思熟虑,忍痛下令使用高爆炸药,彻底摧毁南小岛。6月22日,从台湾、福建、浙江、广东沿海发射的数百枚导弹,齐刷刷的射向南小岛。我站在钓鱼岛的的最高处,远望南小岛,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可惜了这个美丽的小岛,后来,在中国乃至世界的航海图上,没有了南小岛,只剩下了南礁,南小岛被炸得只剩下一块礁石了。

6月24日,五星红旗在钓鱼岛列岛最东端的赤尾屿上空冉冉升起,钓鱼岛列岛战役全面结束,日军阵亡877人,被俘77人,剩下的人全部逃到了日本本土和冲绳。

战争胜利了,但是,一场情感危机即将降临到我的头上。

0

第三十章:登陆钓鱼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