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整山河之鏖兵西太平洋>第三十一章:战火间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一章:战火间隙

小说:重整山河之鏖兵西太平洋 作者:小小兵 更新时间:2014/1/2 15:17:40

历时四个多月的台海战役终于结束了,收复台湾,夺回钓鱼岛,一雪百年国耻,但是,我们付出了代价,我的好兄弟小乐、慕容刚牺牲了,虽说,我的肩章从一杠二星变成一杠三星(钓鱼岛战役后,我升了级,成为三连连长,项嘉作为副连长,胡辉和苗锋为班长,指导员等回到大陆再任命。),但是我总感觉受之有愧,该赏的人是那些死去的弟兄们,更令我不舍的是,在七月一日,155团全体成员要回到大陆,离开战斗了四个多月的宝岛台湾。

该走的还是要走,7月1日的台南码头,天上打着闷雷,雨淅淅沥沥的下,淋湿了送行群众的衣服,也淋湿了送行群众的眼睛。送行的群众挤满了通往码头的道路,万人空巷,很多群众拿出自家酿的酒和当地的土特产想送给解放军将士,董团长都婉言谢绝了:“大家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解放军自成立那天起,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请大家谅解。”车队继续前进,有几位小朋友举着牌子,牌子上写着“解放军叔叔,谢谢你们”。我坐在车厢里面,脑子里面回忆着在台湾的点点滴滴,我感觉我有点舍不得离开台湾。就在我回忆的时候,车窗外传来一阵战歌,这战歌好熟悉呀,感觉是在台湾山区听到的,我探出头一看,是铁木首领带着十多位赛德克勇士唱着打鬼子时候唱的歌,跳着战舞,为心中的赛德克巴莱送别,我的眼睛被泪水浸湿了,再见了,赛德克人,再见了,台湾同胞,再见了台湾。当最后一位战士走上舷梯,登上运输舰的时候,很多台湾群众都哭了,155团也有的战士哭了,鱼水情深,令人动容。

船开了,台湾岛渐渐的从我们的视线消失,台海战役这几个月,是大家永远抹不去的记忆。一个小时后,运输舰经过澎湖列岛,所有人都站了出来,面向澎湖列岛,向在澎湖列岛战役中牺牲的战友敬礼。敬完军礼后,我和项嘉、梁兆等原金塘预备役团成员来到一个小房间内,小房间里面摆满了台海战役牺牲的战友的骨灰,有小乐的,有慕容刚的。我和项嘉、梁兆走到慕容刚的骨灰盒前,我说:“兄弟,我们回家了,我们回大陆了。”说完,我的眼泪又涌了上来。

中午时分,运输舰抵达厦门,南京军区和第三十一集团军早已派人在码头迎接英雄的凯旋。有很多原来是台军的155团战士,一走下舷梯就去亲吻地面,他们说,他们的祖先来自大陆,现在终于回到家乡了。回到军营,就像回到了家,我一到宿舍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好舒服呀,好久没睡大陆的床了。还没等我打会儿吨,一个少尉打扮的军官走了进来,我从床上起来,互敬了军礼,“陈连长,项副连长,团长要你们到团长办公室去一趟。”我和项嘉立刻穿上正装,跑步进入团长办公室。团长坐在办公室里面,仔细研究日本地图,见到我和项嘉进来,他把地图收了起来。团长示意我们坐下,“陈小凡,项嘉,你们是刚刚当上连级干部,可能多个方面有困难,目前为止,155团14个连中只有你们三连没有指导员,今天我给你们派一个指导员,协助你们工作。”我说:“我听从团里的安排。”团长说:“那好,不过那个指导员是你们的老熟人了。”我和项嘉面面相觑,是谁呀?难道是傅成老弟?团长笑着说:“你们别猜了,进来吧。”我和项嘉一看,是徐成志,我和项嘉都很高兴,但是要掩盖自己激动的心情。团长说:“从今以后,你们要精诚团结,把三连打造成一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力量!”“是!”

回到营地后,大家就热闹了,我抱怨说:“老徐呀,你小子真没良心,老子在台湾岛上和小鬼子拼死拼活的,差点把命搭进去,你小子倒好,在南京享清福。”老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羡慕我?我还羡慕你们那!你们可以上战场打鬼子,我只能呆在南京听消息,急死我了。唉,小凡,听说你在台湾又是落水,又是坠崖,又是被电击的,没电傻吧。”我说:“去去去,小鬼子这点伎俩还能干掉我陈小凡,再去练一百年吧!”全场哈哈大笑。项嘉问:“唉,老徐,你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了什么呀,教教大家呗!”老徐点点头说:“这几个月我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了很多东西,都是为了适应未来信息化作战而准备的,以后慢慢教给你们。”接着,老徐把我拉到一个角落,在耳边悄悄对我说:“小凡,这下你麻烦了。”我很疑惑,我“汉奸”的罪名已经洗清了,怎么还有麻烦?我说:“什么麻烦?你别卖关子了,说吧。”老徐神秘地说:“你明天去医院体检就知道了。”

7月2日,厦门解放军309医院,155团全体将士来到医院体检。155团的将士在台湾浴血奋战四个多月,身心都很疲惫,并且,155团大部分人是原台湾军队成员,可能携带细菌,所以要进行全面的身体检查。早上八点,大伙来到体检中心等待体检,娜塔莎也在里面。过了一会儿,医院进来一个年轻帅气的俄罗斯军官手里捧着鲜花,军衔少校,所有护士见到他就像见到男神一样,都透出了爱慕的眼神,他转过头来,一直看着我。我问排在后面的项嘉:“老项,这小子是谁呀?”项嘉说:“我听小道消息说,这小子名叫彼得罗维奇·朱可夫,大有来头,是名将之后,其父系祖先是二战战神朱可夫**,其母系祖先是当年打败拿破仑的俄罗斯名将库图佐夫,这小子是伏尔加格勒军事学院毕业,在俄罗斯抗日战争中战功赫赫,年仅26岁就成为了少校,带领一个营,仅用20小时就收复了日军重兵把守的南千岛群岛,厉害着那。而且,我还听说,这小子在高中时期曾经狂热的追求过娜塔莎,娜塔莎曾经是他的女朋友,现在他来中国,是冲着娜塔莎来的,你可得当心点。”过了一会儿,娜塔莎满头大汗的从体检中心出来了,她看见我笑了笑,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忧虑,她似乎有心事。朱可夫一见娜塔莎出来,就三步并作两步走了上去,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餐巾纸想要给娜塔莎擦汗,我的部下一看急了,“这小子太过份了,竟敢追求连长的女朋友。”有几个战士想冲上去把朱可夫暴K一顿,我说:“男女之事看缘分,只要他对娜塔莎好,我退出都可以。”梁兆说:“连长,你说什么呢?现在女朋友多难找呀,你难道一辈子打光棍吗?”我说:“现在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我们还是先把儿女情长放一边吧,等彻底消灭侵略者,再去谈谈情说爱吧。”其实我的心里和梁兆差不多,不过,有种的多拿几枚军功章灭灭他的威风。娜塔莎拒绝了朱可夫的餐巾纸,朱可夫又想把鲜花献给娜塔莎,也被拒绝,只好铩羽而归。轮到我体检了,娜塔莎也进来了,她支开了其他人,要求我脱掉衣服,我脱掉衣服,光着膀子,四个月的台海战役,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十九道伤疤,其中,有十一道是在鬼子刑讯的时候留下的,非常深,下雨天会感到比较疼。娜塔莎看着我满身的伤痕,不禁落泪,她一一问我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我都告诉了她。娜塔莎示意我穿上衣服,去做别的科目检查,她一个人回到宿舍去了。我知道,我让她担心了,难过了。

体检顺利通过,不过,又有一件事让我感到头疼。7月5日,邮政局送来一封信,据说是从台湾寄过来的,我以为是林志虎或者是铁木首领寄过来的,打开一看,是一封绵绵的情书,写情书的正是我在小鬼子那里当卧底的时候的搭档花蕾,花蕾说,她从小是个孤儿,被台湾情报部门养大,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被爱的感觉,自从那天被我吻了一下,就感觉像是找到了真爱,她还说要到大陆来找我。我心里想,这下糟糕了,一个脑袋两个大,好后悔当时吻她一下,害的她以为我爱上了她,我当时是为了传递情报,没办法的事。我马上把这封信烧掉,不能让娜塔莎知道,要不然会被那个朱可夫占了便宜的。

7月7日晚上训练过后,娜塔莎约我去散步,在皎洁的月光下,我和娜塔莎走在没人的小路上,娜塔莎突然停下来说:“陈小凡,你在台湾待了四个多月怎么不写封信给我?害得我老是担心你,听说你又是坠崖,又是被日本人抓的,据说还被毒蛇咬了一口,我可担心死了。”我说:“我现在不是没有缺胳膊断腿的回来了吗?有什么好担心的。”娜塔莎问:“那你为什么这么久了不给我写信,是不是你有别的女人了?听说你还吻过一个台湾美女,是不是真的啊?”我说:“冤枉啊,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我承认,我在台湾是吻过一个女人,但那是为了传递情报,不得已的事。”娜塔莎说:“我暂时相信你的话,但是,如果你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我马上回国和你断绝关系。”我笑着说:“嘿嘿,不敢,不敢。”

回到大陆后,我也参加了培训班,专门补习信息化作战,以应对未来的战争。7月11日,培训第七天,由第三十一集团军司令员亲自给大家讲信息化作战条件下的单兵作战系统。讲了不到十分钟,只听外面一声:“报告!”“请进”,走进来一位传令兵,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司令员看了文件之后,眉头紧锁,大家议论纷纷,是不是小鬼子有新动作了?司令员放下文件说:“155团全体起立,给你们半个小时准备时间,半个小时后到操场集合,云南、广西出事了!”

0

第三十一章:战火间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