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细君公主——泪洒草原>第二十四章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5

小说:细君公主——泪洒草原 作者:伊犁河 更新时间:2014/2/23 18:03:50

细君公主看完阿依苏鲁的第二十一天的下午,多变的山区天气,刚才还是阳光灿烂的天空,一时间却突然阴沉下来,倾刻之间天空布满了浓浓的乌云。

乌云笼罩着群山,笼罩着草原,原野一片昏暗,闪电像利剑劈开乌云划出一道亮光,暂时扫去了昏暗带来的沉闷。隆隆的雷声从远处滚来,像群野马在大山上奔腾,又像陨石从空中跌落,震人心魄,又一声霹雳在长空炸响,在山谷回荡,震耳欲聋。暴雨来临之前狂风四起,狂啸在群山、轰鸣在峡谷。雨点和刚才炸响的雷声几乎是同时落了下来了,雨借风劲,风助雨威,泻向山川,洒向大地,雨越来越大,雨越下越猛,和着风、和着雷电,主宰了整个草原。顿时,视野中的毡房和树木隐入暴雨倾泻之中。

身居后宫的细君公主,感觉到腹中一阵疼痛,她知道自己就要生产了。阿婵、阿菱急忙把她扶着躺在了床上。阿婵冒雨去叫来了多天前就在这里等候的接生婆,传来了御医周光明在附近房间里候着。

在接生婆的安排下,两名侍女去烧开水,阿婵、阿菱守候在公主的身旁照顾。细君公主痛苦地**着,不停地转动着身体,一个时辰过去了,孩子依然还在腹中。汗水浸湿了她的衣服,豆大的汗珠从她的脸上滚落,阿婵不停地给她擦着。烧水的侍女们把热水换了一盆又一盆,所有的人都盼望着,等待着一个新生命的降临。

“我的公主,你不用紧张,用一点劲……用一点劲……。”接生婆一遍又一遍安慰鼓励着细君公主。“啊——。”随着细君公主的一声长叫,一声清亮的啼哭,结束了细君公主痛苦的分娩过程。孩子响亮的哭声,众人忙乱的过程却没有唤醒公主极度疲劳后的昏迷。 接生婆赶紧掐住细君公主的人中,随着一次长长的呼吸,细君公主微笑中睁开了眼睛,她想转头看一看自己的孩子,可是她已精疲力竭了。

随着外面的风雨声,“哇——”又一声孩子的啼哭,激发了公主全身残存的力量,她睁大了眼睛,无力地挣扎着要坐起来看一眼自己的孩子,被阿婵轻轻地摁住了。这时,接生婆把洗净的女儿轻轻地放在细君公主的身边,她的眼睛闪出一丝宽慰和感谢,虽然她的笑意是疲倦的,众人们看到后,还是轻松地松了一口气,脸上挂满了比细君公主还多的笑容。

这种笑容持续不到一天,又被担忧所代替了,产后虚弱的细君公主一反常态,吃不下任何食物,尽管她的笑容有时还勉强挂在脸上,不过多数的倦容和周围人的担忧形成了强大的忧虑。这时,慌坏了御医周光明,他既要用药提高公主的食欲,又要考虑产后过量用药的害处,还要注意用药后奶水的问题。

孩子生下来以后,由于细君公主吃饭极少,一直没有奶水,好在哈尼姆、阿依苏鲁的奶水充足,两个人在宫中轮流值班充当奶妈,才保证了孩子按时吃到奶水。七八天过去了,公主的食欲依然没有很大的起色,阿婵安排后厨想着办法、变着花样给公主做一些可口的饭食。阿菱每天像哄小孩一样让公主多吃一些东西,无奈公主的精神和身体一直疲倦无力、食欲不振,没有从虚脱的困境中走出来,就连脸上少有的笑容也消失了。

御医周光明在满月的第二天,就走进了细君公主居住的后宫,坐在她的身边第一次给她把脉,大家都把希望集中在他的身上,每个人静静地站在一边不说话,从周光明的神情中想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周光明眯着眼睛,仔细地把着脉,眼里的泪水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他强忍着不让它掉出来。当周光明站起来走出后宫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感觉到细君公主所有生存的希望都被他带走了。

把脉后的第一服药端来了,阿婵、阿菱给公主喂下去半个时辰以后,公主睁开了眼睛。高兴得阿婵、阿依苏鲁等人脸上挂满了笑容……围在她的身边笑着问长问短。可是时间不久,公主又渐渐地进入了昏迷的状态。

又一次喂药,又一次清醒,接下来又一次昏迷,细君公主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她的心在漫无目的飞翔着。她想起了初来草原的不适与尴尬,不会盘腿坐喝奶茶的窘态,以及不会用刀子吃肉的无奈。是草原张开它那博大的胸怀包容了她,是草原人的热情豁达温暖了她,使她从无奈中渐渐地爱上了满眼葱绿的草原和草原上的人们。

她想起了千里迢迢路上的风沙与戈壁,风雪雹雨。倒在这条路上的官员、士兵、夫役及侍女们,为了汉朝皇帝的神圣使命,为了自己能够平安走到乌孙草原,成为远离家乡故土的鬼魂。

几天来,细君公主渐渐地只能喝一些汤水了,时间在悄悄地流逝着,公主在慢慢地虚弱着,生产以后公主仅仅勉强地靠着被子坐起来一次,此后再也没有力量坐起来了。只是在孩子哭声响亮的时候,艰难地睁开长久闭着的双眼,想在脸上泛显出一次笑容渐渐地也难以实现了。

昏迷中,她回到了长安城,眼前的金碧辉煌,亭台楼阁对她来讲再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她已经看腻了,看烦了,她想找到当皇帝的爷爷问明白一个事情,为什么现在还不让自己回到中原的都城……。

阿依苏鲁、哈尼姆每次给孩子喂完奶的时候,都会把细君公主的手放在孩子的身上,让她抚摸着孩子的身体和脸蛋。每当这时,哈尼姆等人虽然泪流满面却不敢吱声,生怕破坏了公主这种温馨与满足的心绪……。因为只有孩子才能使细君公主心理得到满足,也只有孩子才是她最后的挂牵。

她的思想回到了扬州城,见到了冷笑的叔王和陪着自己流泪的婶娘,她无力地向他们诉说着自己的惆怅与失落,他们也无力给她帮助与救援,空旷的旁屋内冷嗖嗖的像寒冷的冬天,她不禁打起寒战,赶紧又逃回了草原,家在哪里?她自己也说不清楚,难道家就在草原?

死亡抚摸着细君公主,她微闭双眼轻微地呼吸着,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游离体外的魂魄,看到了草原上的白雾与扬州如烟如雨的雾连在了一起,掩盖了前进的路,她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正当这时,一个声音在大声哭喊着:“公主,给孩子起一个名字吧!”她听到了,这是阿婵的声音,于是,她也奋力呼喊着:“赐福!”

“子夫?”没有听清的阿婵又大声问道。

“赐……”公主后面的话被无情的死神在黑夜中带走了。

“祈望长安赐福!”的细君公主没有等到军须靡的到来就撒手人寰了。只留下“祈望”、“长安”、“赐福”三个幼儿花开草原。

天渐渐变亮了,一抹瑰丽的七彩之色透过后宫的大窗从山尖喷涌而来,覆盖了细君公主的全身,为她和她制造的夏特城镶上了极其美丽的金边,成为绿海里一座峻伟的金碧辉煌。

细君挣扎着走出后宫的大门,惊喜地看到前面一道彩虹,横跨了整个天际,从天边草原这一头一直到惊涛拍岸的东海边。来自天国引导灵魂的彩色水珠,晶莹透亮地悬挂在彩虹的两边,几乎伸手可及。浩大蔚蓝的苍穹仿佛正是为了这样举世无双的彩虹而存在。远处扬州城的楼阁、石桥、细柳、流水、鲜花隐约可见,她笑了,带着思念故乡情结笑了。

这一刻,她抛掉了人世间所有忧愁与苦难,在这难以言说的光芒里,宛若重生的以自己从未有过的神情,从未有过的姿态义无反顾地向前走去。

草原上,几匹快马在奔驰,年轻的军须靡不停地用马鞭抽打着胯下的“草上飞”,带着卫士们向着夏特城飞奔……。当她走进夏特后宫的时候,可怜的细君公主已经与他阴阳两地了,他大叫一声昏死了过去。

对于一个草原上彪悍的男人来讲,父王病逝没有见上一面,爷爷去世也没有见上一面,如今自己的夫人别离时又未能见上一面……他为了国家既伟大又可怜,伟大得以公忘私,可怜得远离了亲情。

苏醒过来的军须靡,悲痛中立即下令,按国葬掩埋细君公主。细君公主的骏马“白雪”,鹿儿“白花”放归草原,让所有的草原人看护和照料。

这真是天山不语,特克斯河垂泪,万里草原寂静无声,在汗腾格里峰脚下,三条山壑汇集的地方,夏特河岸边的高坡上,一座新坟高高地堆起了,青山峻岭当做供品,夏特河的清流化作美酒,永远祭奠这位美丽的公主。

这一天,是细君公主去世的第七天,阿依苏鲁和刘亚洲,哈尼姆和林大河,阿婵与张宝及公主所有侍女、卫士,他们抱着新生的祈望、长安、赐福(子夫)向公主墓地走来。

远远地就听见一阵琵琶声和着吟唱声凄凄切切传来……。

公主啊!

曾以为,

你和我

一生一世一家人。

谁料想,

分道扬镳各自去,

两鞯两马两路程。

公主啊!

曾以为,

你与我

一师一徒一生情,

谁料想,

叶落枝头离心痛,

落花流水两无声。

公主啊!

你走后—

群山挂白草含泪,

特克斯河水悲欲停。

你看那——

群松肃立花低首,

白云不移默无声。

公主啊!

你看那——

朝霞无红扯白丝,

天宇不蓝泛灰光。

你看那——

蜜蜂振翅呜咽语,

蝴蝶收翅不梳妆。

公主啊!

你莫忘——

三月扬州花烂漫,

杨青柳绿舞春风。

你莫忘——

邵伯湖的四角菱,

小桥流水笛声清。

公主啊!

你莫忘——

千里迢迢黄尘道,

一路同行到草原。

你莫忘——

琵琶演绎师生意

阴阳两界主仆情。

今日里,

你已西去我安在,

怎敢阳间苟偷生……。

声落处,阿菱怒摔琵琶,头触石而死。山谷中又一阵哀痛的哭嚎回荡!

(封底)

细君公主——

一位最早历史上向西域“长征”的女流

一位最早开创边塞诗先河的公主

一位最早以柔弱负重国家使命的少女

一位最早用琵琶演奏草原赞歌的大师

一位最早用生命书写凄美爱情的“作者”

亲爱的读者,本书写完了,感谢您的阅读和支持。

因为细君公主去世三年后,汉武帝又下嫁了一位解忧公主到伊犁河的乌孙草原,本想接着写下去。经考虑又觉不妥。细君公主在草原生活五年;解忧公主在草原生活50年,经历了汉朝的四任皇帝,连嫁了三位乌孙王,生五个子女,七十岁回到长安。所以,只能另外开篇了。不过现在已经动笔了,书名是“解忧公主——《风流草原》”。敬请诸位关注,谢谢!

0

第二十四章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