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军机第零号>第二十五章 棺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 棺椁

小说:军机第零号 作者:麒麟一笑 更新时间:2014/2/9 18:33:13

雪亮的光线盖过了幽蓝的光芒,我一下子被刺得睁不开眼。那种莫名的气氛被打破了,一刹那间那蓝色的光晕还停留在我的视网膜上,但正在加速淡去。周围的一切从新真实起来,天还是天地还是地前头还是——

我靠!

我睁开眼,惊得往后跳了一步。面前放着一口巨大的青铜棺材……哦不,应该是棺椁,而我的手停在棺椁上,差点就直接摸上去了。

奇怪的是这口棺椁居然泛着幽幽的蓝光。一口棺椁怎么发光?这光还飘忽如鬼火。

周远伸手摸了一把,他手上也泛起蓝光。我立刻就明白了,是磷。

货真价实的鬼火。

倒是之前那种奇异的感觉,不知是怎么回事。

整口棺椁异常精美,绘刻的线条刚劲中饱含柔美。我看到了许多枝桠状的花纹,不知道是不是树。

我活了二十五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货真价实的古棺。不知道其他人第一次看到棺材的反应是什么,而我居然还是吐槽……接着是不是棺材一掀里面就跳出一僵尸……?我们是不是还得点蜡烛割腕血塞黑驴蹄子……?还是说种豌豆会更……有效?

棺椁上面四边高中间低……也不是,准确的说像一盒子,很浅的盒子。高出来的四边上各有一道凹痕,就像我们现在用的那种拉盖势的盒子,盖子卡在凹槽里可以拉动,只不过这里没有盖子。穆长风细细地摸过凹槽,脸色微微地变化了一下,好像在回忆什么事。

其他人全都在看一个什么东西,还在指指点点。我抬头,这具棺椁正在峡谷尽头的高台上,高台依山而建,山体上则镶着一颗细高细高的青铜树,足有四十多米,树顶上便是一个四米多宽的山洞。

如此巨大的青铜器……到底是怎样建成的?!虽说古蜀在青铜器上的造诣无人能及但这已经超出常理一种要逆天的节奏啊!!!

不过这棵青铜树……怎么这么……奇怪呢?树体上全是一个接一个的洞,跟月球表面有的一拼。虽然有些树生虫了有可能会蛀成这样,但您老这是青铜的啊!要蛀成这样,那蛀虫是分泌硫酸的吧?!异形的片场在隔壁啊!

我把目光移开,青铜树两侧的山体上还各有三个洞,成倒三角状。最低的一个洞离地面差不多只有一米六高,似乎可以爬进去,不过天知道它通到哪里。

身旁传来一阵翻东西的声音,苏冥和周远都拿出了一根约有半米长的杆子,一端扁平。周远用一种询问似的眼神看着穆长安,后者看了棺椁一会,点了点头。

周远和苏冥把扁平的一端小心地**椁身的缝隙中。我花了十秒钟才反应过来他们这是要开棺啊!

小说里写了无数遍的,开棺必诈尸!你们悠着点等我先撤到安全区域啊!

这棺椁似乎相当沉,苏冥脸都涨红了,穆长风也搭了把手。不过这锅盖……呸,椁盖——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叫的,反正就这个意思——好像卡住了,才开一条缝就开不起了。苏冥一下子没撑住有落了下去,发出一声平地惊雷般的闷响。

乖乖,光着一声响没有半吨也有千斤啊!

“你,”苏冥指着我,“接手。”

我心情复杂的走过去抓住杆子,周远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发力,我用力一压——

他妈的沉爆了!

同样是开起一条能勉强插手的缝,接着就抬不动了,里面八成是有什么东西给勾住了。我手压得发疼,直接就想松手。

“撑住!”周远喝道,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就下了力气。之前周远给我的感觉就是个有点小痞气感的公子哥,天天跟妹子们眉来眼去。而这一声喝得气场十足,跟痞气扯不上半点关系。我想起暴雪时风轻云淡的穆长风直接就暴走了,他们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两面性啊?

我正想着杆上的力道又加重了,赶紧一看,穆长风居然松了手。我还想我也松手,只见他直接把手插进了缝隙里!

周远看着我,那眼神分明就是“你敢松手就死定了”,我也知道不能松啊但我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周远自己的情况也并不好,手上青筋暴跳。别看他平时瘦不啦叽的,这一绷肌肉全显出来了。我一咬牙,干脆一屁股坐上去。

假设这有半吨吧,平均每人就分担二百五十千克,杆的受力面积等于底面直径乘以圆周率再乘以杆的长度,再算上杠杆原理我屁股承受的压强就是……我的思路越飘越远,穆长风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穆长安走到他对面,也伸手进去,一阵哗啦声隔着椁身传来。我还没反应过来身下顿时没了支撑,椁盖一阵风就翻开了,啪的一声我直接摔了个仰面朝天。

我揉着摔疼的屁股站起来,只见椁盖内部两端上各有一个小圆环,里面一层的石椁上有两条盘成一团的青铜锁链。难怪撬不动,我咂咂嘴,这一撬就是十多吨怎么可能撬得动!

青铜椁内部是一具石质的黑色棺……椁,大概吧。我记得我妈以前好像说战国那会大都是三四层棺椁,地位高点的还有五六层。金沙没落时是西周晚期,差不多就是战国那会。

周远试着撬了一下,这次倒没有东西拴着,只是很沉。

石椁椁盖内部刻着很多浮雕,位居**的是一只动物,又像狗又像狼,身上还有火。我心说这是什么,大神吗?

“这应该是棺材了吧?”苏冥看着石椁里的木料,轻声问周远。

“是的。”周远看着木棺,“青铜来自地下,石材代表土地,木料表示大地以上我们生活的区域,再往里就是天了,尸体在‘天上’,墓主是想羽化升天。”

我一听,哪个墓主不想羽化升天?但哪个墓主的棺材如此有深意?这位肯定是个哲学家。

周远把杆子插进去,“嘎嚓”一撬。

小说里的各种开棺诈尸,说实在的我心里有点隐隐的小期待,什么萧何高人左刀(?)右枪和千年古尸大战三百回合,回去都可以吹翻了!我们都开到棺材了还没动静,好比是个人咱们都扒到他内衣了都还没反应,肯定是个好脾气的主。才开一条缝我就小心地贴过去,只见里面露出一团青绿青绿还带点黑的东西……

棺材给打开了,并没有什么僵尸跳出来咬我一口,眼前就是副青铜铠甲。

好吧,尸体也有,从铠甲的接缝处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具森森白骨。

铠甲相当有气势。花纹繁琐的头盔下是一副面具,青面獠牙,身上的甲胄上还镶了许多翡翠,双手交叠放于胸前,握着一根青铜长枪,腰上还挂着一把青铜剑。要是这往上面的宫殿一坐那气势成吉思汗都拼不过。

不过……我有点失望。排场如此之大,尸体如此普通,反差太大了。

不过想一想也是,到底也是具尸体,总不可能还三头六臂。要是咱把秦陵给挖开了,估计也就这样。

尸体两边整齐的列着两列鼎,但没有其他的陪葬品。周远拿起一个,上面刻了许多字。我一看,全是巴蜀符号,这就是传说中的鼎文?

苏冥问他上面刻了什么,他说是生平之事。我心里纳闷,你看得懂?转念一想这是墓志铭?墓志铭不都刻在棺材板上的吗?

“嗯?”周远疑惑地嗯了一声,他把尸体的脑袋抬了起来,下面什么也没有。

苏冥也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他们两个把棺材翻了个遍,表情越来越奇怪。我想他们不会是真的盗墓偷古董吧?但上头那玉盏绝对值钱啊为何不拿?接着我又想起说是来找“钥匙”的,难道真的只是把“钥匙”?

“长安?”

周远这一喊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抬头一看,穆长安和他哥还有凤川霖三个人正围在那个最低的洞旁,似乎在看什么东西。

“这里面有东西。”他说。

我走过去往里面一看,洞内是七十度左右向上的斜坡呢,还曲曲折折,往上大约两米就打了个弯,深入山体内部。整个洞内没有任何东西。

周远也走了过来,还是一脸困惑。穆长安几乎把半个身子都探进去了。我心里嘀咕着这里没东西啊,要是有东西估计也在拐弯后。

“会不会藏在这里面?”苏冥问。

“有可能。”凤川霖说,“但要爬进去才知道。”

穆长安把脑袋从里面拔出来,比了一下。虽然洞口很宽但里面其实很窄,加上七扭八拐的,想必爬起来也不容易。

正想着只见穆长安把外衣一脱,呦呵那个好身材啊,踩着洞口就准备往里爬。他哥拉了他一把,他冲他摆摆手,脚一蹬整个人就没进去了。

我伸头一看,天哪那哪是爬上去的,要我说的话就是——

蛇精你好!

他几乎是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上去的。那确实是扭上去的,整个人跟条麻花样的,要是我这么一扭腰保证断掉。后来周远跟我说一是他本身骨头连得就不是很紧,容易活动,二是他以前跳舞。我心说这什么舞,水蛇舞?

我看着他扭上去,径直钻过拐弯,不见了。

穆长风眯着眼睛,一股焦躁的气氛从他身上发出来。这人整一弟控吧?我心说,不过我心里也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但一路上也没什么大事,而且第一,你们说这里没机关第二这里也没那些巫术蛊术什么的,就算你真放一蛊在这里几千年了有虫子也早饿——

一声闷哼传来,所有人都伸头去看。听声音穆长安好像遇到了什么东西,还是个很大个的东西,我心里咯噔一声,几滴液体滴到我脸上,还带着一种很不详的味道。退身出来一抹,果然是血。

穆长风脸色骤变,直接就要钻进去。还没等他进去哗的一声一大团东西就摔下来,我本能的往后一跳,那团东西就直接摔在地上。

穆长安。

他的左肩被什么东西咬穿了,鲜血染红了半边衣服。

他摔出来时身上附了个紫色的东西,并不是很大,而一出洞口那东西像气球一样迅速膨胀。那团紫色的东西正压他身上,咬着他的脖子不松口。

那是一只豹子般的动物,身长大约三米肩宽近乎一米五。奇异的是它的毛是一种幽幽的紫色,如同跳动的火焰。

“天!”苏冥失声惊呼,“紫麒麟?”

0

第二十五章 棺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