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金雕>第十章:放逐式的修炼(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放逐式的修炼(2)

小说:铁血金雕 作者:岩溶 更新时间:2014/1/4 10:26:46

执勤岗一共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兵探亲去了,另外一个新兵被憋出病住进了医院。三个人的小班,就只剩下即将退伍的班长了。

我的到来班长还着实高兴了一阵子,毕竟我不是病怏怏的样子,也没有抱怨,干活实诚,班长也格外照顾。我是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抱怨的,因为通过我的努力,我总算有了一个落脚的点,我不在是临时的,而是分到了连队里,有一个班可以收留我了。

基于这样的心里,我开始相信,一切皆有可能的道理。每天早上我还坚持早起,在空旷的草地上尽情的奔跑,这里可比团部的训练场地幸福多了,空气很新鲜,很安静,可以想很多事,也可以什么事都不想。跑完步,我坚持做早课,越野跑、俯卧撑、仰卧起坐,即便没有任何训练设施我也用最简单的办法训练自己。

班长不止一次的给我说:“搬到这里来,就别练了,能在这里来的人,也就没有什么指望了。当两年兵就回家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我没有理会班长的教育,坚持自己的锻炼。同时,我还在树丛里找了一些木材和绳子搭建起了一个单杠、双杠、软梯等简易的训练器具,从那以后,出了跑步还可以参加其它训练。

再后来,班长起床后,就爬到岗哨的屋顶看着我在草地上锻炼。终于,班长后悔了,他对我说,后悔自己放弃了自己,如果当初也像我这样不放弃,不气馁,坚持锻炼,坚持学习,也许他可以离开这里,可以去实现自己的目标。

可是,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目标,就是习惯了,不想闲着,闲着觉得很不自在,闲着脑袋很忙,意识很累。与其这样,不如让身体累起来,让手脚忙起来,我也就无暇去想东想西了,自然安宁了。

从那次和班长交心长谈后,每天我起床的时候就拽着班长一块起床,一起跑步。从他气喘吁吁的样子里,我知道他却是很久没有锻炼了,确实是把自己给废了。但班长很有韧劲,坚持着,没多少时间,也就跟上了我的训练节奏。

在偏僻的哨岗,实在是寂寞无聊,因此团部给哨所配了一台电脑,并连上了团部的局域网,可以在网上查询资料,阅览图书,还可以局域网内的交流。我去的时候,电脑安静地躺在库房,因为电脑坏了,团部很长时间也没有派人来维修,再后来大家也就远离它了,时间久了,放着就碍事,于是就把它放到了地下仓库里。电脑坏了也罢,电视也是坏的,没有信号,在巨大的电流声中,勉强可以听到新闻。

一个没有人烟的哨岗,电脑没有、电视没有、娱乐设施没有、训练场地没有,谁会待得住啊,对于八零后,没有疯掉已经不错了。

其实班长也是八零后,回去探亲的列兵也是八零后,对于他们的坚持,我极其的敬佩,对于他们的遭遇我也极其的憎恶。

正好我学会了修电脑,我把电脑从库房搬出来,拆解开来检查,班长立即阻止我说“这是军队的物品,不能随便拆卸的。”

我问班长:“枪也是部队的,为什么总让我们拆解组装呢?”

班长说:“枪是士兵的必须武器,部队不缺,但电脑不是,部队缺,物以稀为贵。”

很难得,只念过一般初中的班长还记得物以稀为贵。可对于外面的世界,电脑已经是生活必需品,和电视、冰箱、洗衣机一样是家电了,已经不是什么“物以稀为贵”的物件了。可是班长不听这些,就是不让我拆,说是对我负责,不让我犯错误。

没办法,我就把我新兵最后一天犯的错误跟班长讲了,班长看了我半天,终于大方对说:“小林,你拆,拆错了我负责。”

我看着班长那认真的样儿,心里一阵好笑。从他的眼里和行动上,我看出了农村子弟兵的憨厚和可爱,也为我自己的改变感到一丝悲哀,我们是一样,因为我比他多读几年书,而出发点就不一样,我进了大学生新兵连队,我犯了错误有人求情,有班长作保,有团长借钱。事实上在我的世界里,却从来没有如此爱过这里,爱过部队,我甚至都没有珍惜过这里,没有把自己融入到这里,一切都是冲着所谓的责任,男儿当自责的责任,是冲着别人的看法和认可,冲着一股子骄傲的不服输的劲。

我小心的拆卸着电脑,小心的检查着电脑,其实里面没有什么损坏,只是一些部件松动了,接触不良,简单处理后就可以了。

弄完硬件,我再登陆团部的网站下载了新版本,更新了系统,清理了内存,电脑也就恢复它的工作了。班长见到电脑恢复工作了,可以用了,别提多高兴,他一个劲的说:“如果电脑早修好了,小杨也不会憋出病来了。”

电脑修好了,班长又让我修电视机,我拆开电视看了一下,电视机主线板有点问题,需要工具,我修不了。班长不怎么会用电脑,于是我教班长用电脑,教他打字,教他上局域网,教他下载东西,教他在电脑上看视频,教他在电脑上写总结……班长虽然文化不高,可是学习起来很认真,很快就学会了用电脑。

“如果电脑早修好了,小杨也不会憋出病来了。”

我看着班长,这是他常叨念的一句话。

“班长,你想你的兵了吧?!”

班长点点头,又摇摇头。看着他灵活的脑袋,我觉得好笑,又不敢笑,怕他往心里去,或者说怕打击他脆弱的心智。

偏僻的小岗不在寂寞,有电脑、有外面的信息,有音乐,有了树林里的简易训练场。可是,哨所门后面的一片坡地荒芜着,班长说这块地他来的时候本是一块菜地,可是那一年大旱,水很少,菜地没水浇,也就荒芜了。再后来啊,有水了,大家也不去种了,因为哨岗在一次信息化对抗赛的时候,在这里设置了一个信号干扰源,用的就是这部电脑。临走时,哨岗的全体官兵苦苦哀求,终于将这台电脑留了下来,大家都来围着电脑转,那还有心思去种地啊。

我对电脑不感兴趣,虽然那是我的第一专业,可这台电脑太老了,基本没什么用。比起电脑,我更想我的家,想我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在我的意识里,家,除了屋檐下的人,还有屋檐外的世界,农田、菜园子、鸡鸭等等。我提议班长恢复菜园子,可班长说已经荒废了好几年,杂草那么多,怎么弄得出来啊,还是算了,别去折腾了。

我是从泥巴里长大的,对泥巴有着特殊的情感,也有着对付它的特殊办法。于是我去仓库找出当年的工具,先休整好工具,开始了拔草、松土、平地、提沟、培垄、浇水的工作。土地算是整理出来了,可是没有种子,只好眼巴巴的看着打理出来的土地闲置着。

过了些几日,班长说要去接小杨,他身体养好了,就要回来了。我哀求班长去接小杨的时候,顺道去买一些种子回来,班长答应了,第二天一早就出门了。

我想小杨定是精神受到刺激而生病的,身体上病好了,不一定就真正病好了。在班长走后,我将小杨的被子拿到室外晾晒,从小树林里折了几颗树枝,用废弃的瓶子装满水养在屋里,虽然没有花,但也算有一点生气,对精神压抑的病人有一点帮助。中午跑了一公里多地,找了一些野菜回来,晚上做几个家乡小菜,让大家可以尝尝鲜。关键的是,我还专门下载了一部电影,晚上我们可以一边吃饭,一边看电影。

下午班长回来了,如愿的带回来了种子,可是小杨没有回来。据班长说,小杨跟团部打电话,说死也不愿意回到这里,团部没有办法,就让他留在了团部,顶替一个刚刚借走的后勤杂务兵。

听到这里,我自己都忍不住笑了,那个借走的杂务兵,不就是我嘛。搞了半天,我和他换了个儿。

这个事我没给班长说,因为这些都没有影响我的生活,我还和班长守在小哨岗,我们重复着一样的生活,只是哨岗后面的菜地里有了不小的变化,种下的种子发芽了,小菜苗逐渐的长出来了,而且越长越高了。

对于这些小菜苗,真是命苦,它们还没有长成熟就被摧毁了。

0

第十章:放逐式的修炼(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