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金雕>第十章:放逐式的修炼(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放逐式的修炼(4)

小说:铁血金雕 作者:岩溶 更新时间:2014/1/5 11:14:07

在医院我看到了团长,他正坐在病床前与病人聊天。

团长见我到来,对老人说:“老首长,团部机关的后勤处的新兵林风,我让他来照顾你。”

“首长好!”

“嗯,好,年轻人坐。”

“这会耽误他训练的,让他回去吧,医院的护士照顾得挺好的。”

“没事,他一个勤杂兵,没什么事干。”

老首长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对团长说:“你呀,还是那坏脾气,别不把馍馍当粮食,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还要耽误这么好一个神枪手苗子,岂不是浪费啊!”

这是我第一次被人称赞为“神枪手”的苗子,我扭头看了一眼团长,团长笑呵呵地说:“老首长啊,我们是军队,军队是不相信眼泪的,对于一个犯了错误的苗子,再好啊也得接受惩罚,这是一个人的宿命。”

“事在人为啊,你是团长,心胸可以宽广一些,再宽广一些的。”

“事在人为,也得人去为啊。”

团长和老首长寒暄了很久,说了很多话,直到老首长了睡着了,团长才轻轻离开。临行前,严肃的叮嘱我,说:“老首长在这里有很优厚的照顾,只是他很思念自己的亲人,找你希望你好好陪陪他。老人是立过战功的,一定要好好照顾,尽可能的满足他的需求。”

“是!”

团长走了,看着穿上熟睡的老人,我心里一阵奇怪的情绪在新房里乱撞。

与老首长熟络后我才发现,老人异常的乐观。也难怪,他年轻的时候经历过战争,老了又失去了儿子,晚年又没了老伴,各种生活打击他都经历了,还有什么看不透,参不透呢。

老人很健谈,一有时间就拉着我说话,说他的过去,说他的战功,说他的孩子,说他的家庭,总之,什么话都说,像是一个很久没有向人倾诉过的人。

成天陪着他,我倒想起我的爷爷,当他问起我的时候,我如实的讲述了我的故事,他很严肃的说:“虽然,绝大部分的神枪手都是子弹喂出来的,但是扣动扳机射出子弹是最后的一关也是最简单的环。就像名角在台上唱戏,我们常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其实神枪手也是一样,功夫在枪外。”

我不是很明白他想表达什么,但是从他和团长的谈话,以及他见面时对我的评价,我大抵猜出他的意思:希望我不要放弃,不要抛弃,要学会坚持。其实,我很认同他的观点,任何东西都需要综合素质,没有综合素质支撑的某一个特长,都必将成为你致命的弱点。

后来有一次我刻意的问了老首长,问他为什么要告诫我不要放弃成为神枪手,他说因为他曾经是神枪手,他知道一个神枪手需要具备什么素质。他还说,神枪手是需要天赋的,你是不是那块料,从你走路、呼吸、视线转移速度等等都可以看出来,“那天你一走进病房,对屋里的观察习惯、呼吸与步伐频率,我一看一听就知道了,你是天赋满满的人。”

听着老首长的话,我有点怀疑,但是他眼睛里折射的真诚,让我没有办法去怀疑。从这天起,老首长讲了很多关于狙击手的事情,讲了很多他曾经遇到过的麻烦和问题。他跟我说:“队是大熔炉,但是不是所有的矿石都能熔炼出金子,需要矿石的自我能动性,只要自己不放弃自己,部队是不会放弃任何优秀士兵的。”

我没更多的去问老首长,怕他身体吃不消,可是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撑着给我说成为抢手的原理和素质。

“想成为神枪手的人,要学会处处学习,处处是知识,处处是机会。就是在医院也是机会,你呀,可以学习野战救护,这是侦察兵必学的科目,可是你没有进侦察连,就学习不到,但是可以先掌握理论知识,有机会再去实践就可以了。”

我点点头,一则是他说得很有道理,再则我不想顶撞他。可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野战救护连队教的知识有限,到真正的战争状态,各种情况都有,仅仅靠一点野战救护知识远远不够,如果有机会、有时间要围绕野战救护向上下游延伸学习,掌握更多的医学知识,这对于战争,特别是对于狙击手来说,极为重要。”

老首长是真的累了,说着说着就睡着了。看着他睡眠的时间越来越多,我开始有些担心,万一那天他一觉睡着了再醒来……

我不敢想,给老人把被子掖好,转身去外面透透气。

在医院的院子里转了一圈,迎面看着一位医生捧着一摞书过来。顺着他来的路我走过去,走进行政大楼,里面有一层楼是图书馆。很久没进图书馆了,有些兴奋。图书馆不大,主要收藏着医学相关的图书。走了一圈,选了几本小说,临出门时,回去取了一本野战救护方面的书。

回到病房,老首长已经醒了。他见我拿着书进门,轻轻的笑了笑,我把书放在病床上,转身去给老人倒水,转身看老人一手拿着救护医书,一手拿着小说看着我,有些生气的看着我。

我笑着把水送过去,没想到老首长使劲的往地上一扔,整个身体都因为用力过大而匍匐到了床上。

老人丢掉了我借来的小说,我赶紧把他扶正,垫上枕头让他靠好。这时我才发现,老人的眼睛里充盈着泪水。

我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问,老人把野战救护的书递给我,然后一句话也没有说,靠着枕头闭上眼睛,不知道是睡觉还是养神。

我捡起地上的小说整齐的放在床头。

“年轻人,你会因为你的碌碌无为而感到羞耻的,当你到我个年纪,即将撒手而去的时候,你会因为你的羞耻而遗憾的死去。”

我终于是明白了老人的意思。我本想解释说,这书本是找来读给他听的,但是我没有说,因为这个理由站不住脚,主要是,我也想读这几本小说,这是我大学的专业知识,我在这里待的时间,不会太久了,我很快就要回去了。

心里的委屈,不能给老人说,那就别让老人难过。于是,我快速的把小说送回了图书馆,然后抱了一摞医学的书回来。

果然,这回老人开心的笑了。自打我抱回这些书,老人的话少了,有空他就默默的静静的看着看书,偶尔他也会让我给他读一段,有一些不懂的知识点,我也会去请教老人,老人会详细的给我解释,还会引申很多知识给我前前后后的分析解读。

读了一本书,老人会拿过书大概翻越一遍,一遍翻阅会找一些知识点问我,每次我都能将他的问的知识背出来,开始老人还以为我懂了,后来深入的一问,我就露陷。从那以后,他问完问题,就让我讲,讲了以后他再给我讲,将理论还讲故事,讲他曾经遇到的问题和故事。

在老人的陪读下,原本枯燥的读书变得愉悦了。在医院陪了老首长两个多月,我是全面掌握了野战救护的理论知识,还学习了不少与之相关的医学知识。两个月后,老首长的身体急剧下降,后来意识都模糊了,他常常拉着我的手,呼喊着他儿子的名字,有时候呼喊着另外一个名字,我猜想应该是他定居国外的孙女。那时候,我在想,他的儿媳、孙女是否知道他现在的状况。我问过医院的护士,护士说医院已经和他的亲人联系过了,对方表示不方便回国。我真搞不懂,他的儿媳嫁给了什么样的外国人,以至于不方便回国见自己公公最后一面,如果这是一个没有血缘的可见可不见,那么他嫡亲孙女呢,也不方便回国吗?也是可见可不见吗?

老人走了,临走前有那么一小段回光返照的清醒,他拉着我的手说:“孩子,谢谢你,我以为我会孤独的死去,可上天眷顾我,有你陪在我身边。”

看着老人纵横的泪水,我眼前浮现的明明就是我自己爷爷的面容,我忍不住矢口喊了一声:“爷爷!”

老人吃力的将我的头搂进自己怀了,我听话的把头贴在他的胸口上,听着他凌乱的心跳。

“我的好孙子,你一定不要放弃,一定要振作起来,为你的父亲、母亲,也为我这个糟老头子。答应我,一定要成为一名顶级的狙击手,答应我,答应我!”

老人的心跳越来越乱了,说话也越来越急促,我赶紧摘下氧气罩给他戴上,他把氧气罩推开,说:“没——用了——我除了心,一……一切器官都衰竭了,该,该,该……”

我坚持将氧气罩给他罩上。他用手指在我的掌心写字,告诉我他就要见到自己的儿子了,就要见到自己的老伴了,很高心,他已经有十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孙女了,希望将来我告诉她,她爷爷临死前很想她。

当他把这些字,努力的在我的手心写完,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一个在枪林弹雨里穿梭的神枪手,一个两次荣立个人一等功,又两次荣立个人二等功的优秀军人,他最后却那么无力的用扣动扳机的手指,在我的掌心述说着不可逆转的命运,述说着人世间最简单又最复杂的情爱。

看着医生护士拔掉一堆针管,用白蔹将老人全身覆盖,那一刻我心里特别难受,分明感觉到窒息。我不敢闭上眼睛,因为我一闭上,就能看到死神的影子,它就在我眼前晃悠,晃悠,牵着无数灵魂在哪里晃悠。我恨不得抓住他,撕得粉碎,可我却怎么也抓不住他,哪种无辜与无助,又一次包裹着我,像黄泥层层包裹着,越来越厚,越来越沉,直到我觉得窒息,感到寒冷,才在颤抖中回过神来。

人,总是斗不过时间的,不论你多么强大,多么伟大,还是你多么渺小,多么柔弱,大家出发地不一样,有贵贱贫富之分,但归途却一样,三尺黄土,一个小盒。

老首长就这样带着遗憾走了,参加完他的葬礼,我也回到了钢铁团。

0

第十章:放逐式的修炼(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