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金雕>第十章:放逐式的修炼(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放逐式的修炼(5)

小说:铁血金雕 作者:岩溶 更新时间:2014/1/6 0:14:09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又到一年老兵退伍时。曾经的黑班长,今天的贺班长也在这波退伍的行列里。

带着遗憾和不舍,贺班长就要离开这个他待了五年的地方。他把自己最韶华的青春奉献给了这片军营,把自己最宝贵的记忆留在了这营盘里,而他离开时,除了一身洗得发白的军装,他什么也没有带走,仅有一片思恋。

那个时候,我还接受不了离别,可我对离别却已经麻木。

在贺班长走的前一天,我特意去找了小李文书,磨破了嘴皮请了一天假,我要陪着贺班长去城里走走看看。因为他告诉我,自己在这座大都市旁边当了五年兵,竟然没有去过这座城市,也许,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来这个省了,更不会来这座城了,他想在临走前去看看,去看看自己守卫了五年的城市是个什么样子。

我是山里来的孩子,我知道山里孩子对城市有一种莫名的期待和好感,在他们心里,山外的世界总是那么神秘,那么美好。以为穿上军装就可以走出大山,走进城市,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走出大山了,又走进了大山,城市就在枕边,却那么遥远,遥不可及。

贺班长还告诉我,有两次,他都坐上了进城运蔬菜的车,走到城郊他就下车了,他不敢走进城市,他怕。至于怕什么,他没有告诉我,但这令我想起了一部电影《海上钢琴师》。

《海上钢琴师》的主人公一九零零生于轮船、长于轮船、最后也死于轮船。没人知道他真实的姓名、族类。只被调侃似的取名 “一九零零”。但大海赋予他无限的遐想与灵感,蓝波涤荡了他的眸子和灵魂,海涛历练过他的心路。因而,他在失去养父——煤炉工人后,见到了钢琴,并触发了他钢琴的天赋。一阵乱弹吸引了所有船上的客人,展示了他过人的禀赋。尽管被爵士音乐的顽固者唾骂,但这位从煤炭堆里生存下来的小男孩,成功登上了高雅之堂。

音乐,把这位天才变得疯狂。放荡不羁的个性与旷世无比的才华,常常把音乐会表演者弄的慌乱不堪,同时又能一个人独奏一场另类的音乐会。他神奇地弹出伦敦的薄雾,自由女神像的庄严;用音乐细腻的刻画出每一位听众的神情和心态,唤醒沉睡在移民心中的落魄与激情。一九零零,就这样吸引了世人的眼球。引来了爵士乐鼻祖的挑战。

狼烟风气,轮船搁浅。它的使命划上了句号,结束了它的无限。而曾经在目送爵士音乐鼻祖战败下船时,唾骂“爵士音乐也可以滚蛋!”的钢琴师,在曾经为爱情冲动着离船上岸而被城市的无限吓退后,再没勇气没冲动走出船舱。他避着人与人、人与自然的战争、 却密布灵魂与心魔的战争,无限与有限的战争。

当朋友的泪水渗透生命,当钢琴换成炸药,一九零零的纤纤十指,依然在空中飞驰。依然在弹奏无限的音乐,享受遐想中的无限美丽。

火光染红了大海,巨响激起惊涛。一九零零终没听到“海浪的召唤”!一代天才就这样泯灭在茫茫无际的大海。

一九零零把生命与才华全部奉献给大海和大海上来往的客人。没有索取包括生存在内的任何东西,一切只是冲着艺术而为。生命是有限的,留给他们的是无限的音乐,留给我们的是无限的遐思。他只要勇敢的多迈出一步,世界就会为他疯狂,人类就会为他雀跃。但他终没有多走一步,终被城市的无限所吓倒!世界就是如此,你不去征服它,那么就只有被它征服。生命就是如此,你不想延续,就只有被延误。

我不想让贺班长成为一九零零,起码不想让他带着遗憾离开,也不想他被自己设定的无限给桎梏。于是,我陪着贺班长坐上了凌晨去城里采购的货车。

一路上,我陪着班长说话,班长却心绪不宁。我都不敢想象,敢于顶撞团长的一个兵油子,会被自己设定的无限世界给唬住。我觉得好笑,可又不能笑,他是我的班长,他为我做了很多事,而我只是陪着他去逛一天街。

天亮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出了大山,并绕过大山,来到了城市的边沿。货车要从这里上绕城高速去城市的另一端采购,我们下车自己进城。

下车后,班长问我:“从这里进城要走多久?”我没法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城市不是部队的训练场,不能用步行来衡量距离。在我的坚持下,我们坐上了出租车,来到最近的地铁站,坐上地铁去了市中心。实话实说,对于这座城市我也很陌生,除了在火车站来回两趟,也没有去过城中心。

我和班长来到最繁华的步行街,从街头走到街尾按照军人的步幅,也就十分钟不到。可是,对于步行街来说,正步、齐步、跑步都不是节奏,溜达才是。我们在步行街走了个来回,班长觉得没意思,我也这么认为,在步行街上大步流星的走路,别人看我们的眼神都不对。幸好,我们出门前换了便装,否则更让人诧异。

我建议班长坐到人行天桥上去看美女,班长悻然接受了。到了人行天桥,没看两分钟,班长又觉得不合适,只好离开步行街。我们打的要去城里最奢华的商店逛一下,出租车司机见我们上车就问:“两位是当兵的吧。”

“你怎么知道啊?”班长很诧异的问。

“我也是当兵的。你们那个部队的。”出租车司机接着问,班长准备如实的回答,我捅了一下他说:“武警部队的。”

“我是二炮的。”出租车司机的回答干脆不含糊,倒显得我们小气,以至于班长侧头看了我一眼。我没有理他,班长便和出租车司机聊起来。

军人和军人总有话题,就像孩子和孩子在一起总有得玩一样。

很快,我们到了这座城市最奢侈的地方,一下车,眼前的商店便是美美力诚,背后是奢侈地标的LV专卖店,左右延伸出去的街道两侧,排开的都是知名的品牌店、星级酒店、高档写字楼。

对于这里,我是没有信心的,毕竟这里离我太遥远了,即便是这座城市的居民,百分之八十也不会在这些商店消费,因为这里随便一件小商品,都会花掉他们一个月乃至半年的生活费。

班长不知道这里面的奥妙,他只知道训练、射击、肩章、领花,其它的好像都与他无关,典型的那种:我的思维决定我的世界那种人。

这次,班长带着我逛了一圈商场,但没逛到二十分钟,我们就冒着冷汗出来了。

班长对我说:“你说,里面的衣服怎么那么贵啊,一条领带都要好几千,和我们的领带也差不多嘛,咋个那么贵啊,又不是黄金做的。”

这个问题,我也没法回答。我只能说:“品牌,人家卖的不是领带,而是品牌领带。”班长立即反问:“白马就不是马了?”我再也没法往下说了。

0

第十章:放逐式的修炼(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