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金雕>第二十章:彻底的告别金雕(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彻底的告别金雕(2)

小说:铁血金雕 作者:岩溶 更新时间:2014/3/11 0:19:29

从公安厅大楼走出来,心情非常的糟糕。穿过马路,等红绿灯的时候,一不小心看到橱窗里的自己。对着自己的影子凝神了几秒后,突然举得,自己是失态了,我不该这么冲动,我是太热了,几乎失去了本来的自我。

平静下来,平静下来。

我实在没法完全平静,想到当初集训时的自我体罚式平静,我撒开腿跑,一口气跑到酒店房间里,关上门,把自己放置到冰冷的莲蓬下,任凭哗哗的水从头顶灌入,冷却炙热的五脏六腑。

也不知道被冷水浇了多久,带着一身的疲惫和那残存的麻药,裹在被窝里睡着了。

这一夜我没有做乱七八糟的梦,睡眠世界里只有一样东西,那个泛着金属光泽的银白色铭牌。它在各种环境里摇晃着,昭示着,一会儿在树枝上,一会儿在枪口上,一会儿在浴室的挂钩上,一会儿在对面的小拇指上,一会儿在漂浮的云彩中……直到被秦凯狠狠的愤怒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还没有醒来,只是在伸着脑袋去看,桌上铭牌已经是一堆银色粉末,被风一吹便漫天的飞舞,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没有抓住。

我确实是什么也没有抓住,因为伸手抓着的是从窗帘外透进来的一个个小光束,带着翻滚的尘埃。

我已经不想再去洗澡,倒是觉得身上的肌肉有些酸痛,勉强的回到桌子前,我已经没有了昨天的浮躁,而变得淡定、宁静。

坐下来,好好捋了捋昨天的事情,我琢磨着应该找些人来帮忙才是。于是,我退了房,去了贺班长的酒吧。

酒吧上午都不营业,我也不想去打扰他们,所以信步在大学里溜达,走了几圈,不知道是步子太大,还是学校太小,反正时间打发得并不多。干脆坐在湖边,盯着湖水发呆。干净的湖面,带着旋转式的暗涌,偶尔有不受安分的鱼儿会蹦出来,瞬间打破宁静。做了许久,脑海里思绪很凌乱,断断续续的,心里觉得很堵。

浪费时间我是太不擅长了,煎熬了许久后,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往酒吧里去,在楼下正碰上贺班长和一个女的一起下车。

“班长!”我老远的打招呼,贺班长还是那么热情的与我拥抱,然后领着我上楼。

上楼前,他拉着与他一起来的女人到旁边嘀咕了几句,只见那女的回到车里,开着车离开了。

“这是——?”我有些疑惑,班长笑着说:“好多年不见,听说了一些你们的事,今天算是逮着一个了,怎么也得问个明白。”

我知道班长要问什么,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我们这帮小兄弟,也时刻关注着我们。想来是听说我们出事了,一直想问,也没地方问去,再说他也不是多事的人,更有军人过硬的素质,自然是憋在肚子里,独自猜测,独自疑问罢了。

“班长,我想问的是刚才那个,那个是嫂子吧?”

班长笑呵呵的点头,说:“他是我的老乡,以前在一个汽车4S店卖汽车,那会儿我去买车,她给我导购,一来二去,便熟悉起来。车子办手续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她又帮着跑路,等事情办好了,我请她吃饭,没想这一了解才知道她竟是我的老乡。后来……”贺班长说到这里,笑呵呵的停顿了。我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便调侃他:“接下来,你就接老乡的幌子不停的约她,随后就把她骗回家当了老婆?”贺班长实诚的点点头:“差不多。”

“差不多,老实说,是不是先上船后买票,先下手为强,还是……”贺班长没一巴掌拍在我背上,怔怔的说:“你小子这么坏!”然后笑了笑“咋不早点教教我呢?”

“你还用教?!”

在我们的一阵笑声中,走进了贺班长的工作地点——迷彩酒吧。

“班长,再说说你和嫂子的浪漫事儿吧,让我也羡慕羡慕。”

“说这些干嘛,先说说你们的事吧。”看贺班长火急火燎的样子,想来是对我们的事情关注了太久,憋屈了太久。

贺班长亲自去吧台到了两杯水,也不问来这里干什么,推着我进了里屋的包间,只管把我拉坐下来,冲大厅里还在打扫卫生的服务员说:“送点酒过来。”说完咣铛一声关上了门。

我笑着调侃贺班长,“瞧你这火急火燎的样子,知道者都说是咱们战友好久不见,不知道者——幸好我不是个女人,要是——想来,嫂子就是这样被你追到手的吧?”

“扯淡!说正经的。”班长把水杯递给我,自己一屁股坐在桌子上。

“说什么?”

“你给我装,小心我抽你!”

“你那拳头生锈了没,还抽我?”

“试试看不?”贺班长说着一巴掌派我头上,我举起手,没想和他动手,他是班长,让他拍一下也没事,倒是这力道不小,拍得脑袋疼,我只想去摸摸脑袋,可他以为我真要跟他动手,见我举起手,他一把抓住,“还真敢动手啊!”

“经理——!”一个小伙子端着酒推门,探出身子喊了一声,又迅速的把头收了回去。

“你看,吓着服务生了吧?”我仰着头继续调侃班长,他又拍了我头上一巴掌,起身去开门,把服务生给喊进来。

“躲什么啊,让你送酒就送吧,我们又没有什么机密?”

服务生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我怕打扰到你们!”

看着这服务生,我觉得好笑,终于是没有忍住笑出了声。贺班长看着,很严厉的问:“有什么好笑?”

我不停的摆手,表示说没什么,那服务生也觉得莫名其妙,自个儿笑呵呵的离开了。

“笑什么啊?”

“我不喝酒了,戒了!”

“扯淡!你才脱掉军装几天,就给我来这个了?”

贺班长给我倒酒,我阻止了他,说:“昨晚有人给我下药了,真不能喝酒。”

贺班长迟疑的看着我,然后重重的把酒瓶往桌上一跺,顿了一下,拿起酒瓶咕噜噜的喝了个干净,然后又提起一瓶啤酒干了,当他再提酒瓶的时候,我扯开衣领,说:“这里,颈动脉。”

贺班长放下酒瓶,扒开我的衣领,细细的看了看,可能是由于灯光太暗,他端起桌上的蜡烛,近距离的看了看,然后重重的把蜡烛往桌上一丢,蜡烛由于力道太大,抖动了一阵子,熄灭了。

“谁他妈敢给你下药?”

我没理他,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突然,他转身带着质问的口气,“谁他妈能给你下药?”

“特警,省公安厅的,金雕特战大队长亲自部署的。”

贺班长没有抬头看我,重重的摇了摇头,然后重重的把身子往旁边的沙发上一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小牧会失踪,为什么岳枫没了一条腿,为什么你又要离开特战队?今天特战队大队长要亲自出马给你下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贺班长很激动,最后竟然一巴掌拍在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把桌子腿都拍折了。

看着贺班长激动的样子,我知道这些“为什么”在他心里一定是憋屈太久了,老婆不能问不能说,因为她不懂;岳枫不能问,怕触动他,让他伤心难过;小牧问不了,因为没了他的消息;唯一能问的是我,可是我离开了部队,失去了联系。他,置身事外,却离是我们最近的人,最关心我们的人,带着所有的疑问和疑虑,装了满满一肚子,却问不得,丢不得。只能默默的自我煎熬。这种煎熬,我是清楚的,就像我回忆的蜗牛壳。

“我们换个地方吧。”

“去哪儿?”

“我想去看看上林苑的房子,我现在无家可归,无处落脚了。”

“走吧!”

贺班长起身开门出去,我冲着他的背影喊:“先帮我一个忙。”

贺班长回头看着我。顿了顿问:“什么?”

“帮我查一个公司,用你所有的关系!”

我很严肃,一点没有开玩笑。

贺班长退回来,我把一张写着我要了解“UMCDC公司”情况的纸片交给他。

贺班长抬头看了我一眼,狠狠的吞了一下口水,转身离开了。

我在包间里坐着,等着他给我回话。包间里的一切都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当年在这个屋子里,发生了那么故事,我们是那么单纯,那么无所顾忌,那么认真,那么真诚……今天,我几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黑”班长,怎么去回忆那段闪亮的日子,又怎么去面对那个难以接受的结果。

“我已经打过电话给几个退伍的兄弟了,他们都在政府相关部门工作,表示会努力的给你尽可能多的信息的。”

“谢谢!”

“走吧!去上林苑。”贺班长把一串钥匙丢给我,我接过钥匙,他又说:“我家里还有两把钥匙,随时都等着你们来取,等着你们回来住。”

我没说什么,也没有看清楚贺班长的表情,只是跟着他出了包间,下了楼,招了一辆出租车,去了上林苑。

0

第二十章:彻底的告别金雕(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