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金雕>第二十一章:沾满汗水的日子 (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沾满汗水的日子 (3)

小说:铁血金雕 作者:岩溶 更新时间:2014/3/14 6:28:14

对于特种兵来说,射击无疑不是一项基本功课。

在那段日子里,我们从步枪、狙击步枪、手枪、冲锋枪、轻机枪等各个种类,各个系列开始了解,不断的射击训练。甚至连刺刀训练我们都没有放过。

训练的密集程度达到无法想象的境地,我们只能怀疑是金雕特战队的子弹快过期了,只能希望我们将其清理库存。到现在,也还清楚的记得,那一阵子,对于历经艰苦训练才进入到金雕特战队的我们,晚上枕着枪支睡觉,早上胳膊酸得抬不起来,连拿筷子都成问题,真可谓手无缚鸡之力。

各种枪械的后坐力让胳膊手臂受不了,其实最受不了的是耳朵,在密集的枪械训练期间,我们几乎听到的声音都是模糊的,对人说话都是扯开嗓子喊,以至于哪些老兵见我们张嘴就躲。

对于我们来说这是痛苦的,最痛苦的莫过于岳枫,他的耳朵极其的灵敏,在射击的时候,他层层的塞满棉花,带上耳塞,还是和我们一样扯开嗓子喊话。有时候,他因为耳朵痛,晚上觉都睡不着。

枪械训练时间长达三个月,即便我曾经在枪械科帮过忙,还有超强的记忆力,也没有完全记下这些枪支,实在是训练太累,也没有必要去花心思记住这些,大抵是随便拿一支枪,我们都能熟练的使用。

熟练使用当然不是训练的终极目标,真正的考核在三个月之后。

那是一个初春的早晨,院子里的积雪还没有融化完,可我们长达三个月的枪械训练完了,只等待这一天的终极考核,合格后,我们将不再接受如此密集的枪械训练,我们的耳朵和臂膀终于可以解放了。

吃过早饭,我们被集中到操场的中央。操场上没有积雪,其实一直都在下雪,只是每天都被我们一脚一脚、一个接一个的匍匐给融化了。

空空的操场上,没有射击标牌,没有枪械,甚至没有一个建筑物。

集合完毕,我们被分成三组待命。

“这是怎么回事啊,那秦魔又在搞什么名堂啊?”

“这不都通过考核了嘛,还折腾我们,他累不累啊?”

“他是超人,真的不累?!”

“不累,他也没这闲功夫吧,大好的河山需要他去保护呢,没有他太阳要是从西边升起来咋整啊!”

终于有一句话引起大家一阵笑声。

“太阳从西边升起不重要,重要的是地球不转了怎么办?”在我们偷笑的时候,秦凯轻轻的走到了我们当中,背对秦凯的李昊大抵是耳朵这段时间给震坏了,没听出秦凯的声音,便接过话茬:

“是啊,这地球不转,我们岂不被秦魔给累死啊!”

我们自然是不笑了,李昊自己乐呵呵的笑个不停,直到秦凯转到他面前,他才迫不及待的举手敬礼,扯开嗓子喊:“秦魔好!”

所有人都愣愣的盯着他,秦凯也狠狠地盯着他,终于他反应过来,改口道:“大队长好!”

“你刚才叫的什么?”

“队,队长啊!”

“前面那个,前面那个!”

“前面那个,秦@¥&”李昊不敢说了,秦凯笑呵呵的说:“秦魔是吧,我又有了新称谓了是吧,好,很好,今天不让你们见识一下魔的厉害,你们还真当自己道高了一尺就不得了了,一会你们就知道什么叫魔高一丈了。”

秦凯说完,依然笑呵呵的走了,远远的和几个老兵有说有笑的聊着。我们耸耸脖子,等着这比一尺道之外的一丈魔。

这秦魔也绝不是浪得虚名,十几分钟后我们就见识了他的厉害。

三辆大货车拉着沉甸甸的货物驶进操场,全副武装的士兵熟练的打开卡车围挡,随着货车一个懒腰的伸展,巨大的一个冰凌呈现在我们面前。透过厚厚的冰层,我们看见里面散乱着各种金属配件,仔细一看,不觉心里一阵凉意。这冰棱里凌乱被冻的配件是枪械的配件,从型号看,绝不是一种枪支,肯定是很多型号的枪支配件混合在一起。

“难道,要我们来融化这冰块!??”岳枫的话还没说完,青鸟就吹响了哨子,大家迅速的整队集合。秦凯笑呵呵的说:“承蒙大家厚爱,我又有了一个崭新的名号。这些年,仗没少打,兵没少带,当然名号也没有少有。再说啊,我得感谢大家,谢谢你们的厚待。不过,为了不愧对大家给我的称谓,今天给各位送一份新春大礼——冰块一个,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请各位抓紧时间吧,融掉冰块,找出配件,组成枪支,然后完成五公里越野,到达目的地,完成10米到1200米不等的射击任务,返回营地算合格。”

秦凯说话笑里藏刀,大家知道他不坏好意,不过当这硕大的冰块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心里就猜出他的用意,只是没有想到他那么狠,还有五公里越野,还得完成10-1200米不等的射击任务,这简直太狠了。不过更狠的是,要求一个团队完成,射击任务每人只能打一枪,而且必须一枪命中目标,并在太阳下山之前完成。也就是说,从10米开始,到1200米结束,每个人都有一个目标,每个人都只能一枪完成。否则,整个团队将再训练一个月枪械,然后再考核,及格方进入下一个阶段训练。

时间已经不早了,再说初春的太阳起得晚,走得早,大家开始行动,大家出谋划策如何解冻。

“用火解冻。”

“用水解冻。”

“用电解冻。”

……

大家七嘴八舌的想着办法,最后决定,大家分成小组,火、水、电一起行动。负责用火的人,去找木材和焦炭、纸板之类的东西,点火解冻;负责用水的人,去厨房、洗衣房等地找热水;负责电的人去找电热器,包括电吹风、电热扇等。

我们所能想到的办法其它两个组也想到了,大家的行动方向是一致的。

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不一会功夫,火已经升起来了,冰开始融化了;热水已经在往冰上浇了,也开始融化了;只是电器没有着落,因为电源没有着落。

由于原料紧缺,火烧不旺,热水一阵子就没有了。冰融化的速度严重滞后,大家实在等不及,急得团团转。终于,有人等不及了,直接匍匐到冰块上,用体温融冰。

这一招很快受到大家的效仿,大家轮流负责生火,一则为身体加热,一则保持火不熄灭;轮流卧病,让冰借助体温融化。

功夫不负有心人,冰终于是融开了,零散的枪械零件裸露在我们面前。可是这些零件还带着冰渣,没法组装。大家七手八脚的将零件分离开了,按照不同的枪支、不同的系列分组,然后将零件捂在腋窝下融化了冰后进行组装。

平时大家都只训练了组装枪支,但是没有训练在一堆零件中寻找合适的配件组装枪支,何况还是带着冰的配件。对于融冰已经冻得瑟瑟发抖的大伙儿来说,这简直是一件极其残酷的考验。

枪一把把的组装起来,我因为在枪械科待过,学习过枪支校准,我的任务是检查组装的枪支是否有问题,挑出无须校准,或简单校准可以使用的枪支,用来完成射击任务。

说实话,我光是检查这些枪是否组装正确,挑出可以使用的枪支都累得够呛,双手冻得无法伸展,何况他们组装枪支的人,可以想象他们一次次将枪的零件放进腋窝、腹部、胸口的时候,是多么难受。

枪终于组装完了,剩下的任务都落在我的肩上了,因为我还有大约三分之一的枪没有检查完。突然,岳枫将冰冷的手伸进我背上,一股寒冽的凉气顺着脊椎往身体渗透,不由得缩紧了脖子。我很想一把扯住岳枫,将他放翻在地,让他这时候开这种玩笑。可是我忍住了,任他手上的凉气渗透进我的身体,用我的体温将他的手捂热。突然,他抽出手,诧异的问:“你咋不反抗呢,我准备反击你把我丢翻呢。”

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笑了笑。

“这会儿谁有心思跟你开玩笑啊,赶紧帮忙检查吧,天色不早了。”

大家又投入到检查枪支当中。

枪终于组装完,检查完了。挑选出一批不需要校准的枪分给大家,便开始我们下一个任务,五公里的越野。

跑着,跑着,身子暖和起来了,想必秦魔早知道我们会用身体融冰,才为我们准备了这五公里,逼走寒气,暖和身体。

五公里对于我们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射击区的射击位设置与我们想到的一样,有水上的、陆上的。远远近近设置的狙击对象是飘扬的旗帜,要求我们射中细小的旗杆,想必远方的教官们检查的成绩就是倒下的旗杆。

在合作小组里,小牧是射击成绩做好的,当然将最远的旗杆留给他,剩下的,大家根据自己的水平,选择射击的目标。

“倒数第二根给大山。”小牧毫不犹豫的将倒数第二根旗杆分给了我。“岳枫来第三根吧!”

“我!还是算了吧,我没把握。”岳枫对小牧的分配不接受,可是其它人都选择了自己的目标,剩了倒数第三的给岳枫,他不选也没有办法。当然,如果王羽在我们这一组,分配的顺序不会是这样,我和岳枫的压力都会小很多。

选好自己的目标,大家开始射击自己的目标,可是在第七杆的时候出了问题,也许是由于枪支没有校准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天气变暗的原因,一个600米开外的旗杆没有打中。

射击落空,严重影响了后面的射击。第八杆也没有打中,子弹只是射穿了旗面。连续失守,让大家的心里产生了很大的动摇,一股放弃的气息在无声中传递。

“岳枫,你来打第九根吧!”小牧知道这样下去压力太大,不能这样认输。在这些战友中,我们三个人是彼此最了解的,也是彼此最信任的。岳枫虽然没有反对,可是他还是有些犹豫。

“岳枫你看到没,第七根杆正好和倒数第二根重合,第八根杆和倒数第五根杆及最后一根杆在一条线上,如果你一枪中的,稳住信心,后面的人射击不失误,我们会安排倒数第五根杆的人连续射击,只要风速、时间把握到位,连续射击时没有问题的;即便不成功,我还可以通过最后一枪来试。另外一根交给大山,他的枪法你是知道的。”

经小牧这么一说,我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眼下最要紧的是安抚大家,确保后续的不失手。

“岳枫,你的水平我们都知道的,我相信你。”

岳枫硬着头皮上了。其实我心里明白,我们不是恭维他,他有这个水平,心里素质也是过硬的,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前面两个战友哪种放弃的念头。

岳枫趴下,一点点的调试,动作很慢。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们都盯着岳枫,他下意识的甩了甩头,然后揉了揉眼睛。

我回头看了一眼小牧,他闭着眼睛,等着岳枫开枪。他这样平静,其实并非然,要强的他,是绝对不想回去再来一遍的。他急于把岳枫搬出来安抚大家,既是战略考虑,也是没有最后一搏,只要岳枫失手,我们后面都不用射击了,直接回去接着训练。

岳枫是读懂了这点的,他压力肯定很大。在压力下,发挥自己的水平,是很难的。他甩头、揉眼睛,都是不自信的表现,我自打认识他,这个动作就伴随着他。

我走过去,趴在岳枫旁边,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对他笑笑,轻轻说:“你不自信,发慌吧,真没出息哦!”

岳枫没理我,而是自己重新开始调试,测风……我在旁边看着他的动作,每一步都非常规范,只要他按部就班,这一枪就绝对没问题。

嘭!枪声一响,我目测不到目标,回头看了拿着望远镜的战友,他竖起了大母子。岳枫回头看了我一眼,笑着提起枪,轻轻的吻了一下。

“很牛啊!”我对他竖起大拇指。

岳枫一枪打中,大家都按照小牧的安排,一枪一枪的打,目标都非常顺利。倒数第五枪的时候,一名叫杨树涛的,他本不是这个位置,被小牧给调到了这个位置,他的射击成绩虽然不是很好,但是非常稳定,不论是什么天气、什么环境都能打出一样水平的成绩,绝对是个遇强则强的人。杨树涛射击第七根杆是最好的位置,和倒数第五根杆完全在一条直线上。李树涛匍匐、校准、射击,第七根杆顺势倒下,可倒数第五根杆却没有倒下,用望远镜看,很遗憾,子弹嵌在竹竿里。

杨树涛的完成第七根杆射击,却留下了倒数第五根杆,压力完全汇聚到倒数两枪上。倒数第四、第三根杆都顺利射击完成,倒数第二根杆要到水上射击,在摇晃的水面上射击1100米外的旗杆本来就很困难,现在还要一枪完成两根旗杆射击,两根相聚数百米的旗杆。当我走上船时,我自己都没有把握,测风、校准、调角度,我重复做着这些动作,连续三次都没有扣动扳机。

从我第一次拿起枪开始到现在,没有任何一次压力有这么大,很明确的知道,身后有很多人在关注这一枪,包括另外两个完成射击任务的战友。那一刻,我明确感觉到背上的汗水已经渗透出来。

我放下枪,扭了扭脖子,擦了一下校准镜,重新校准、调整,扣动扳机,我都不敢看子弹的轨迹,竖起耳朵静静的听,一丝丝弹头撕裂空气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递到耳朵里,第一次撞击,旗杆清脆的断掉,弹头继续前进,速度降低,越来越低,击中目标,倒!我终于去关注最后一根旗杆,没有倒下,背后传来一阵失落的叹息声。

倒!倒!倒……我心里低声祈祷着,“咔哧!”倒数第二根旗杆终于倒下了,背后传来一阵欢呼声。

我起身,看了一眼背后的人群,大家很兴奋,很多人竖起大拇指,岳枫主动过来接过我的枪,我一个跨步跳到岸上。

我的上岸,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到小牧身上。最后一枪,小牧的射击水平是没有问题,但是两根旗杆,还有角度,这增加的难度非同小可。

小牧是好强的人,喜欢把事情都扛起来。他拿起枪,匍匐在地上,习惯性摘一根小草测风速,然后瞄准、校正……小牧也反复测了几次风,校准了几次都没有扣动扳机。

嘶嘶!小牧终于扣动了扳机,子弹成一个弧线,擦过倒数第五根旗杆,直奔最后一根旗杆而去。“倒!”大家一起喝叫!正如大家所期望的那样,两根旗杆同时倒下!随即,一片欢呼声掩盖了所有的困惑。大家高高的把小牧举起来往空中抛,这是战友间最高的礼仪和敬意。

我是不喜欢凑这热闹的,拉着岳枫去收拾地上的枪械,顺便和岳枫讨论小牧最后一枪射击的技术要领。岳枫突然说:“其实,有你在身边我才觉得有底气。”

“我不是你的情敌嘛?”

“扯淡!”岳枫说完呵呵的笑了。

“必胜!”从空中落地的小牧伸手与我们互贺。我们互相祝贺着,一起收拾整队返回。远处,

一场严苛的考试终于结束了。我们就这样结束了一轮枪械训练!

映着昏暗的夜,我们扛着枪械往回走,虽然大家都带着笑声,可是谁也不知道下一个科目是什么,会怎么训练。那时候,我们越发的想红旗连,设想如果当初留下,不来金雕,会怎么样?

0

第二十一章:沾满汗水的日子 (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