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豺七>柴八的故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柴八的故事

小说:豺七 作者:谈魁 更新时间:2014/1/16 13:50:12

  之前被宋诗雨拉开的门把手还在晃动着,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的食客已经走了大半,剩下的则是一边回味着美味,一边在看着体育新闻的食客们。霍然拉开店门,宋诗雨静静地走了进去。那个叫老四的年轻伙计一眼看到了宋诗雨,不过他的眼神并不像店员看见顾客的那种微笑的眼神,而更多是一种害怕、畏缩的眼神。看着老四呆若木鸡的表情,宋诗雨挑了个位置,说道:“哎!服务员,把菜单拿过来我看看。”

  老四一看是来吃饭的,这才从柜台后闪身出来,拿着一个小型的便签纸,右手拿着一支油笔朝宋诗雨走了过来,说道:“没有菜单,都在墙上写着呢,你要点什么吃的。”

  这是老四第一次开口说话,明显感觉到这个小伙子胆子很小,说话声音不大,而且由于紧张而带着颤音,说话的时候也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而是在各处的游移。

  宋诗雨看了看墙上的菜谱,大多都是些拉面,炒面什么的,于是说道:“呃,来个大宽的牛肉拉面,多放点辣椒!”

  “还要别的么?”老四一边在便签上写着,一边问道。

  “不要了吧,你这一碗面能吃饱吧?”

  “能”

  “那就不要别的了”

  “大宽牛肉拉面,8块钱。”老四低着头说道。

  “啊!~~~”2秒钟后宋诗雨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于是伸手从兜里掏出了8块钱交给了老四,原来这家店是先付钱的。老四接到钱之后冲后厨喊了一句西北话,应该是告诉后厨做什么面,随后便回到了柜台里面。

  拉面店里现在除了宋诗雨以外,其他人都已经吃完了,不大一会,热气腾腾的面条端了上来,上面摆着几篇牛肉,还泼了一层辣油,看着很有食欲,虽然宋诗雨刚刚呕吐过,现在自己的胃里感觉有些酸,食道的地方由于呕吐的原因有些疼,但是一天没怎么吃东西的他还是狼吞虎咽起来。平时为了顾及佐美的面子,宋诗雨是很少这么狼狈的吃饭的,所以多年来养成了一个非常“绅士”的吃东西方法,可今天的消耗太大,很快,一碗面条就见底了。腹中有了饱涨感,宋诗雨抬起头向柜台里的老四挥了挥手道:“哎,服务员,你过来一下。”

  老四听到后,依然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问道:“什么事?”宋诗雨为了尽快能够查到柴八的信息,抹了抹嘴堆出了一脸的讪笑,说道:“你叫老四是吧?呵呵,我是个送快递的,刚才我是看柴八太恶心了,哪有他这样的啊,不由分说就来抓我衣服,你看看把我这衣服抓的,就这样人你给他好脸行么?用北京话说,丫就欠抽!你看把他厉害的,对你们老板都不尊重,还威胁人家,我是真看不惯!”宋诗雨说罢还撇了撇嘴,做出一个厌恶的表情,并偷眼看着老四的样子。

  老四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动了几下,嘴吧撅起了一些,看起来就像一个受气的孩子,不过看起来,他很认同宋诗雨的话。一看老四这个表情,宋诗雨接着说:“你们啊,把他开除就对了,这么一个大老粗,还那么脏,多影响你们店的形象啊,你是不是经常受他欺负啊?”

  老四撅着嘴的脸,听到宋诗雨这话便一下子变得气鼓鼓的,眉头也皱到了一起,只听他说:“是啊,他好凶的。在我们这里只要谁和他说两句不同的话,就翻脸骂人,有时候还打架呢,可是我们这里谁也打不过他,只能是顺着他来。而且这家伙动不动就不来上工,有时候一下子就消失好几天不来,来了之后我哥问他几句,他就满嘴脏话的,说什么‘没来几天算什么,从工钱里扣就是啦’,我哥也不爱理他,可是后来知道他赌钱,欠了很多外债,这一个月有好几家没事就来店里找他要钱的,可是柴八很能打,多少人都伤不着他,所以没有人再来了。”

  “哦~~”宋诗雨意味深长的回应了一声,看来柴八真的很能打,而且真是个赌鬼,于是他接着问道:“那你们为什么还留着他,今天才开除他啊,怕他打你们么?”

  “哪个怕他,是他做的面好吃!”

  这并不是老四的回答,宋诗雨抬头像声音处看去,说话的不是别人,正式刚才的那个店老板,谢老三。谢老三说着做到了宋诗雨对面的座位上,一挥手,老四便下去了,他手里拿着个电视的遥控器,可能刚才在后面看电视,只听谢老三接着说道:“柴八这个人,说句公道话呢,人不坏,只不过脾气太差,说翻脸就翻脸,而且还好赌,就算赚多少钱,也不够他赌的。”此时的店老板和刚才跟柴八对骂的那个谢老三好像变成了两个人,心平气和地说着。

  “不过啊,他的手艺可不是吹牛,当初我就是看好了他做拉面的手艺,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忍他,毕竟我是开饭馆子的,东西好吃才能留住客人,可是他三天两头的旷工,这个实在让人头疼,但是柴八这个人呢,很公平,别看他脾气不好,可是旷工扣的钱他全部不要,前阵子欠了几千块的赌债,孙大瞎子的打手过来要账,说是柴八不给钱,就要找我赔,”说着,谢老三用手指着自己的纠结的脸。

  “还好柴八出手,把那几个流氓打跑了,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有什么找他来,我心里也挺感激的……刚才你一来,看你那个进门的架势,我以为又是要账的,结果火气一上来,就把他炒掉了,唉……”

  谢老三好像有些后悔刚才的决定,其实不难理解他的做法,与其让这么个定时炸弹留在店里,确实不如赶他走。通过谢老三的话,宋诗雨基本上摸清了一些头绪,可是对于柴八这个人的来龙去脉还是不够了解,于是他问道:

  “我说老板,柴八他是怎么过来的?他平时住哪里啊?”

  “柴八啊,他是自己上门找来的,半年前,突然有一天他就来到店里,说要当拉面师傅,那时候我店里已经有两个师傅了,我说我们这不缺人手,结果这家伙二话不说,进了后厨就开始折腾,我也拦不住他,老四,就是他”谢老三指了指柜台里的老四,“他是我弟弟,我兄弟4个,老四是最小的,当时去拦柴八,结果被柴八一个耳光把牙都打掉了,所以一直就怕他。”

  “柴八进了后厨,我们谁也不敢伸手,可是这家伙进去之后就开始干活,一会做了一碗拉面,说你们尝尝,看看做的怎么样,说实话,我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做兰州拉面的,土生土长的西北人,但是吃了柴八做的面之后,真有一种白活这么多年的感觉,面筋道,而且不软不硬,汤的味道也是极其鲜美可口,比我们做的强得多啊,所以我后来才把他留下了。”谢老三说着,眼神里露出一种敬佩以及失落的光芒。

  宋诗雨听后点了点头,但他并不太关心柴八做的拉面好不好吃,主要是想知道怎么找到柴八,于是问道:“原来这样啊。那柴八平时住在哪里呢?”

  “他呀!鬼知道住在哪里,他之前说住在广渠门东花市大街那,以前他旷工的时候,我还让老四去找过他,可是老四说人根本不在家,后来找了几次,最后在孙大瞎子的赌场里找到他,这家伙居然三天三夜没离开过,唉,真是嗜赌如命!”

  宋诗雨一听,赶忙接着问道:“那你能不能详细告诉我,他租那个房子在几楼,哪个单元什么的?最好能把他电话告诉我”

  谢老三看了看对面这人发光的眼睛,突然有些疑惑,便问道:“你找他干什么啊?你不会真的是要债的吧?”

  “不是不是,我都说了,我给他送货的,可是刚才他没拿走货啊,我这没办法回去交差呢,他还不在你这干了,我得知道怎么找他啊!”这套说辞是宋诗雨早就安排下的,所以这时候说出来,和真的一样。

  “哦,这样啊,老四!老四!”

  谢老三回头叫着老四,说道:“柴八家在哪里你告诉他,还有,我手机里有柴八的电话号码,一起告诉他啦。”

  老四听完后,拿出了一部手机,然后从柜台里有抽出了一个16开的笔记本,宋诗雨一看大功告成,兴奋地站起身来走向柜台:“哥们,你帮我写下来吧,地址和电话什么的,谢谢啊!”

  老四没有抬头,从笔记本上撕下一篇纸,写下了手机中的电话和笔记本上记录的地址,交给了宋诗雨。

  东花市大街,体坛周报编辑部楼上,西边第二门洞,6楼,左手边第一家。

  柴八:13949805431

  宋诗雨接过纸,看到了这么一个地址,真的好想笑出来,天下还有这种地址的记录方法,不过也好,这地址简单明了,比什么几栋几号要方便的多。微微点头谢了一下老四,又和谢老三寒暄了几句,宋诗雨便起身离开,毕竟最主要的东西已经拿到了,剩下的就是看自己怎么把箱子要回来了。走出店门,宋诗雨的手里攥着那张写着柴八电话和地址的联系方式,紧张感再一次充满身体,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快7点了,时间还来得及。他脑中回想着地址,盘算着如何去柴八的家。

  “广渠门外,东花市大街….”

  “广渠门外……”

  突然,宋诗雨想起了一件事,广渠门外自己去过的,因为老屁的酒店就离那不远,只不过东花市大街还真就不知道怎么走,要不给老屁打个电话问问吧,想到这,宋诗雨变匆匆走向了那个卖烟酒的小店。

  

5

柴八的故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