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豺七>父辈的故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父辈的故事

小说:豺七 作者:谈魁 更新时间:2014/1/16 15:35:04

  治疗进展的速度飞快,小指已经结束了,紧接着就是无名指,无名指的伤口虽然不深,但是横截面却要大许多,又是一阵死去活来的疼痛,宋诗雨已经没有力气在支持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斜倒在了诊疗床上。到最后,他已经连咬牙的力气都没有了,甚至连哼哼两下的欲望都没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宋诗雨感觉自己迷迷糊糊地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在天空飘动的世界里……

  鼻子以及眼眶的一阵酸痛把宋诗雨惊醒,朦胧中他看到那位谢主任的手掐在自己的“人中”上,此时宋诗雨已经完全躺在了那张诊疗床上,斜眼看到地下有一个套着黑塑料袋的纸篓,里面堆着不少沾满血迹的纱布,谢主任看他把眼睛睁开,松开了手指,说道:“你可真是的哈,不说能挺住么,都昏过去了,呵呵。”

  这个古怪的谢主任,此时又罕见地从嘴角边显出一丝微笑,而那微笑的样子却又像极了宋诗雨的父亲,那种傲慢之中带有一丝关心的笑。

  “你醒了就行,我这给你包扎上。”说罢,谢主任拿起一卷厚厚的绷带包裹起了宋诗雨的左手,这时宋诗雨注意到箱子被放在了床下,于是俯身把箱子又拿到了怀里。

  谢主任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一举动,包扎完伤口后,从兜里拿出来两支玻璃药瓶,然后从药柜上拿出了一个一次性输液针管,把两支药瓶里德药剂抽进去,说道:

  “唛啶!止疼用的!”

  “那不是杜冷丁么?”宋诗雨问道。

  “呵,你还挺懂,怎么你还学过医?”谢主任一边注射一边抬眼看着对面的这个年轻人。

  “我爸爸是大夫,这些都是听他说的。”宋诗雨回答道。

  谢主任听完这话突然抬起了头,盯着宋诗雨的脸,半晌说道:“噢?感情你爸爸和我是同行啊,那这么说你也不是什么民工喽~你爸爸什么科的?”

  “原来在外科,后来岁数大了,转的内科,现在都退休在家了。”宋诗雨仰面朝天的躺着,闭着眼睛回答着谢主任的话。

  “你爸爸退休了?今年多大岁数啊,就退休了?”

  “我爸都快60了,结婚晚,相应国家号召。”

  谢主任停顿了一下,好像他想起了什么,拔下针头,扔进了垃圾桶,紧接着转过身,走到他放黑包的地方,从里面拿出了烟,点燃了一支,然后朝着宋诗雨的方向靠着桌子站着抽起了烟。

  烟雾缭绕在棚顶那盏并不明亮的日光灯管周围,墙上的钟“滴答滴答”地响着,一切好像安静的不能再安静了,宋诗雨睁开眼,望向他所站的那个方向,由于灯光偏暗,他不高的身躯隐隐地在灯光中闪现,他的脸由于灯光的问题,有些发黑,其中只有烟头的红光一闪闪地亮着,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抽根烟哈,然后给你配点药,不过你失血不少,最好是能输血,可惜我这没有血浆,不过,这么长时间你能挺住,你这条命是保住了。”

  “谢谢!”宋诗雨答谢了一声,躺在床上,对着谢主任的方向用力点了点头,今天天可谓一站一惊险,而身处在这种有些安逸的条件下,面对着这么一个有些熟悉的,面无表情的医生,他好像感觉有些安全,又有一些紧张……

  “您给我量量血压吧,要是我血压不太低,是不是就应该不用输血也可以?”宋诗雨接着说道。

  “呵,没看出来你还真挺懂,怎么我这个医生还得听病号的了?看来你爸爸没少教你啊!”谢主任说着踩灭了烟头,走向抽屉从里面抽出了一个血压计。

  “我从小身体不太好,经常有病,我爸是医生,但是却从来不给我看病,他只是告诉我怎么看病的方法,我也挺无奈的…….”

  “后来我问他为什么不给我看病,他说什么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而且还告诉我以后干什么不能干大夫……”

  就在送货私语话音未落之时,谢主任拿着血压计的身躯停顿了下来,而宋诗雨也把目光盯着他的脸。只见谢主任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晴不定,突然,他问道:“干什么不能干大夫?这是你爸爸说的?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我姓...我姓李”由于看到了谢主任这般表情,出于安全的考虑,宋诗雨赶忙编了个瞎话,可这个瞎话说出来之后,自己也发现太不自然了。

  “你是不是姓宋?”谢主任紧接着问道,而这句话着实让宋诗雨吃了一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听谢主任又问道:“你姓宋,你爸爸是不是叫宋殿臣?你爸爸是北京大学医学院毕业的?”

  宋诗雨惊讶万分,这个谢主任怎么自己父亲知道的这么清楚,莫非两人是朋友?可是随后一想,父亲向来性格孤僻异常,从他记事开始从来没有听他讲过任何一个朋友的事情。但是面对这个谢主任,宋诗雨的延迟反应已经验证了他说的话。

  “呃…是啊,你怎么知道我爸?”

  “哈哈哈,哎呀哎呀!难得难得啊!”此时的谢主任好像一个精神病人一般突然大笑起来,弄得宋诗雨全身发毛。

  “怎么你认识我爸爸?”宋诗雨又接着问道。

  “岂止认识,哈哈,哎呀,宋老师有你这么个儿子,真是造化啊,嘿,好人就是有好报,他这辈子没报上,看来都报在你这辈子上了!想不到啊,我竟然救了你,也难怪我看你第一眼就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宋老师的那种气质,我学了半辈子,但是怎么着也没有基因的力量大啊!小子,你能活下来应该感谢你老爸!也就你们爷俩能有这种生命力了,唉,薪火相传啊!”

  此时的宋诗雨已经被这位神经病一般的谢主任弄的晕头转向了,不过听他的话,叫自己父亲宋老师,相比是父亲的学生,此时谢主任好像又有话要说,不过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他。

  谢主任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之后接起了电话。奇怪的是他只是在听,而并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只是在听的时候用眼睛直直地盯着宋诗雨,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随之而去的则是他刚才那一脸阳光的表情,这个人真是奇怪之极,阴晴不定!

  谢主任放起电话,把血压计放在桌子上,一言不发的走到处置区拿出吊瓶和一堆针剂开始配药,不大一会拿到了宋诗雨面前,说道:“这个药是给你补充体力的,外加弥补你失血过多,你就在这好好呆着,哪都不要去,你现在这个身体状况必须要输血,我去弄点血浆过来,记住,有任何人敲门不要开,也不要说话,我自己有钥匙,我出去一会就回来,记住!”

  谢主任匆忙打上吊瓶,然后穿上外衣,拿起黑皮兜子,转身走向门口。就在他刚要出门时,突然又转过身对宋诗雨说道:

  “把枪换个弹夹!精神点!”随着这句话,他的嘴角上又扬起了一丝熟悉的微笑。说罢转身出门去了。

  宋诗雨一瞬间糊涂了,又放佛明白好多事情,那种感觉就像漆黑夜晚的一盏灯光,让他在阴霾的天空下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2

父辈的故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