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日军第一特种军殇>78.戴笠酷刑上官云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78.戴笠酷刑上官云相

小说:日军第一特种军殇 作者:四川青衣 更新时间:2014/7/8 19:48:13

戴笠酷刑上官云相

(1)

在飞向孤岛上海的日军专机上,野霸说:“大哥,这回策反上官云....”

“不要叫大哥,”华北虎打断野霸的话说:“我们正在执行军务时不要称兄道弟,队长,你要说什么?”华北虎身穿大佐黄呢军装,确实比八路军的灰土布军装更加英武气派。

野霸说:“军师师爷,策反上官云相的老婆,不如直接策反上官。”野霸觉得策反上官云相却要去和他老婆绕弯子,他老婆是上海有名的交际花,这种花枝招展的美女眼中懂什么间谍不间谍,有什么军事脑壳,给她一部电台她还以为是化妆盒,就怕是包谷面做元宵,捏不拢。

华北虎本来一怒之下,想学“远东第一杀手”王亚樵的暗杀手段,一刀索命上官云相。但是他忽而想起杜月笙的一句名言:“头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末等人没本事大脾气。”于是华北虎心中暗生一计:特种军出马,策反上官的老婆易衡交际花。

华北虎说:“队长,你如果直接策反上官中将司令,就要进入安徽省他的司令部防区,他敢当着司令部其他军官和侍卫的面,收下你的金条吗?所以,只好走夫人路线。”

樱花很赞赏地说:“对对对,条条道路通罗马,不过,这样一来,虎哥就成了为日军策反中国将军成为日军间谍的帮凶和走狗,你不觉得是在背叛自己的祖国吗?”

华北虎说:“什么?中国人打日本人,日本人打中国人,国军打共军,共军打国军,总之叫打,这叫谍战,谍战就是互相渗透。军统渗透进八路军,八路军渗透进军统,日本还渗透进国军。樱花不也在延安写过反战对联,歌颂过**八路军吗?都是洞里的毒蛇,毒成一窝了,哈哈。”

樱花脸唰的一下红了,赶快转题说:“听说上官司令同时拥有两个夫人,这就奇怪了,一般是娶妻纳妾,可是这民国时代是一夫一妻制度,那好,就在这两个夫人之间挑拨离间,挑得交际花成为日军间谍。”

华北虎说:“怎么离间?两个妻子,一个远在山东商河县小街子村,一个远在上海法租界西式别墅,她俩的老公又在安徽打仗,三个人天涯海角.天各一方,彼此都知道他有两个夫人,心照不宣,互不干涉,用离间计,难道叫山东的夫人飞向上海去骂交际花易衡,又叫上海交际花飞到山东去骂阎淑芝,上官爱逛妓院,还准备把新爱上的京剧红伶纳为小妾。但是千里迢迢,交际花也鞭长莫及,交际花为了排遣孤独,需要交际,需要交际就需要钱,这才是我们下刀的骨缝。”

樱花说:“说得好,只要策反成功,上官云相司令手下的八万人马就是我们的军犬,这回真的有戏,而且精彩好看。”

海棠咕噜一句:“好戏还在后头。”

华北虎悄悄问樱花:“海棠刚才说什么?”

樱花附耳对华北虎说:“她说你不关心她。”

海棠又附耳问华北虎:“樱花说什么?”

华北虎说:“她说你不心痛我关心我。”

野霸凑上来问华北虎:“海棠说什么?”

华北虎说:“她说你一见交际花立马一见钟情。”

樱花悄悄问野霸:“虎哥刚才说什么?”

野霸没好气说:“他说你爱上上官云相了。”

樱花哈哈大笑说:“我当然爱上上官司令了,而且还爱上了他手下的八万人马,兄弟们,对不对呀?”

其他特种军大笑:“那是那是,谁见了八万人马不眼馋呢?”

海棠乐呵呵说:“八万人马,我也爱。”

华北虎厉声喝道:“闭嘴。”

海棠嘟起嘴,把头扭向一边,心想:师傅这回定会对那个臭不要脸的交际花不说《小巷》,要说红楼梦的《红豆词》了,你敢,我盯死你,你真的要当汉奸的话,那就别怪我的飞镖封喉。

(2)

特种军一到虹桥机场下了飞机就搭上双轨公交车,正好是第一站,全是空座,22个特种军全部入座。公交车开到第二站停车,此时涌上来一群群老弱病残,孕妇尕娃,还有一个伪军少尉麻子抢到一个座位坐下还翘起二郎腿,啪的打燃打火机点燃一支烟。最后开车时间,上来一个媚眼**惊人的旗袍官太太,没有座位,只好站立在华北虎身边,旗袍开缝根处,露出雪白色性感的粉腿嫩肉。

华北虎立即为她让座,几经推辞后,旗袍落座,华北虎拉着车顶掉着的手柄站立在旗袍身边。雄姿英发,目不斜视。好一个训练有素的青年军官。

樱花一见也立即为其他老太婆让座,海棠也为一个孕妇让座,野霸逼得只好也为老大爷让座。

旗袍军官太太对站在身边的华北虎说:“呵,大佐先生特别会带兵,关心阿拉老百姓,来来来,我们交个朋友。”说着递给华北虎一张名片,上面是法租界霞飞路31号别墅——易衡。

华北虎用日语说:“巧了,我们是上官云相的老朋友,正要去拜访你,司令叫我们为您带来信件还有,赠宝。”

易衡交际花也用日语说:“哈哈,缘分啊缘分。今天我请客,欢迎来我家喝茶饮酒。”

海棠见他俩说日本鸟语说得乐乐呵呵的,她立即挤过来,用身子把华北虎和交际花隔开。哼,看你俩人相见恨晚的样子,交际花白骨精正在勾引你唐僧呢?你还收了她的名片。我盯死你和交际花。

啪的一耳光,打在那个伪军麻子脸上,一个青衫青年说:“连日军大佐军官都为百姓让座了,你他妈的还不给这个老太太让位。”麻子摸着脸一抬头就见到青年人腰后露出一把斧头柄,坏了,老子今天运气不好,遇上王亚樵手下的斧头帮了,王亚樵虽说早已被戴笠暗杀在福建死去,可他的斧头帮越来越来劲,只要见到汉奸就砍。那个麻子立马点头哈腰,还扶着老太太坐下来。

交际花隔着华北虎感动地说:“孤岛时代的日军大佐手下的兵,个个为百姓让位,还感化了一车人,前所未有的奇迹。谁再说日军里面没有好人,我呸,还不客气地呸。”

(3)

交际花一下车就带着特种军进入了她的西式别墅大铁门,22人进入大客厅后,当时就感到客厅相当于两个大客厅。沙发推向四面墙角,那样就可以唱歌跳舞,沙发一并拢,可以三桌子人打麻将,吃酒吃肉,这是上官司令苦心为孤身一人的爱妻易衡交际花设计的大客厅,免得爱妻孤独,去感伤什么他娘的“**何时了....”

交际花对这支日军部队的印象很好,马上喊道佣人:“婆婆,贵客来临,快去准备两桌酒菜。”不愧是司令婆娘的交际花,真会玩钱。

华北虎对野霸点点头,野霸会意说:“司令夫人果然美如仙女,讲义气,重感情,我们是上官司令的老朋友,司令朋友托我们为你稍信来。”野霸弯腰递给她一封信,交际花急忙拆开上边写到:“这是我搞到的军饷,银行支票一百万元。”

易衡快乐的笑一笑又收紧了绽开的笑容说:“可是我可从来没有听上官说过有他有什么日本朋友啊?”

华北虎马上插嘴说:“他如果告诉你就等于泄露军事机密,司令手下八万人,他不会统统告诉你吧?我们这次和司令合作很成功,可是又不能到司令部去感谢司令,当着众人的面他也不能收对吧?为了感谢司令,”华北虎向樱花头一偏,“那就真诚地请司令夫人笑纳。”

樱花拿出一个白金钻石项链红盒子,易衡打开一见,呀的惊叫一声,立即取下旧项链,戴上新项链,还在欧式波浪框穿衣镜面前来回转动自我欣赏。易衡马上喊道:“婆婆,快去买22瓶白兰地。”

樱花又手提一个精美的箱子递给她,交际花打开一见“啊呀”又是一声惊叫说:“这可是100根金条还有日本金票的支票100万,不不不,我无功不受禄,再说,我用什么来回礼呀?”说着并没有退还樱花,而且放到桌子上。

樱花说:“赠礼不要回礼,你再打开项链看看有什么?”

易衡打开项链白金鸡心钻石,上方是上官云相的幻光微型照片,下方是易衡的性感白纱照片。项链一合拢,合二为一,就成为了心心相映的情侣照。

易衡欢喜得又喊:“婆婆,白兰地买回来没有?”

华北虎朗朗大笑说:“老人家走的慢,真是将来要是我也老了,还得请上官司令扶着我走路呢。”

野霸也乐呵呵说:“我们也和上官司令一样,为了打仗,也是雹打的高粱杆,光棍一条,抱着黄莲敲门,心里啊,那是苦到家了。”

易衡忽然被这句话提醒了,她满怀疑惑地说:“既然是老朋友,你们说说,上官是不是爱上了一个什么京剧红伶,还想要纳为小妾?”

华北虎诚恳地说:“易小姐啊,上官云相当的什么官?司令官啊,这就是说占了别人的宝座,这就树了敌,官场上的敌人比战场上的敌人更加狠毒,胡说什么纳妾呀,妓女啊,挑破离间,血口喷人的舆论弹确实比炸弹还厉害,去她娘的什么红伶,根本没有这回事,再说,他敢,我踢他狗日的。”

易衡咯咯笑了,心态也一下踏实平衡了,她笑着说:“吃了婆婆的饭就要做给婆婆看,拿了你们的工钱就得为你们干活,我会为你们做什么呢?”

野霸对公鸡一点头,公鸡立即提着一个微型电台和密码本交给易衡,这个交际花刚刚用手接到电台时,华北虎假装看着特工手表,按下了快门。

易衡说:“我用不着电台,我家有电话,还有,我也不懂电台密码什么的。”

华北虎说:“如果我们要对司令发报,就会暴露给司令部的其他军官,其他军官早就盯上了司令的宝座,不报告委员长撤职才是怪事一桩,如果用电话座机,电讯局接线员要接转插头,而且戴着耳机监听,所以你就用电台起个交际和联络作用,你来看,首先打开这个开关,拿起话机,我们告诉你什么老家来人了,肚子痛,感冒了,要住院等等关键的话,那你就跟着对司令说这些暗语,没有任何人明白这是什么暗语,就这么简单。”

易衡咯咯笑道:“婆婆,白兰地怎么....”

“来啦来啦”婆婆说着进了客厅说:“小姐,两桌酒席已经预备好了。”

可是,华北虎却说:“易小姐,告辞,我们还有其他朋友要去看望,这是法租界,什么党,什么派,什么军的眼睛和耳朵都有,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懂不懂?还给你一个安静幸福的环境。”

交际花被这考虑周到的一句话深深感动了,她穿着旗袍,小跑到大门,摸着鸡心项链鞠躬说:“恭敬不如从命,朋友们你们好走。”

(4)

华北虎到了大街电话厅向**小开,向上海青帮老大时任法租界巡铺探督察长黄金荣,向上海洪门**司徒美堂,向上海军统站被破坏后暂时履行军统职能的上海工警运动队队长戚南谱等等,通报了刚刚发生的事情,还把照片胶卷和窃听录音带,复制了几十份分别送给以上几位大人物。

华北虎还送了一卷胶卷寄给国民党的《**日报》,可是社长陈远略却说:“上官司令投敌成为汉奸之事情严重,需要核实核实才可以发布新闻。”

华北虎说:“胶卷就在你手上,就是事实,汪精卫大汉奸的新闻你都报道了,难道你还想包庇一个汉奸夫妻狗男狗女吗?我马上给戴笠打电话说你犯有包庇汉奸罪,这事你就看着办吧。”

“好好好,马上立即发稿头版头条。”陈远略擦着满头虚汗说。

致公党领袖司徒美堂**打电话给蒋介石,严厉要求以汉奸罪.卖国罪,克扣军饷**罪,立即逮捕易衡和上官云相。这里顺便插一句话:当时国民党.**,还有外国其他党派正在激烈拉拢司徒美堂,蒋介石也正要讨好和拉拢司徒美堂,何况有胶卷和人证物证以及易衡的窃听录音俱全,证据确凿,蒋介石一拍桌子说:“行,看在您司徒美堂的面子上,立刻抓人。”

不料司徒美堂说:“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是看在证据的脸面上。”说完气得哼的一声挂了电话。蒋介石后来通过电视,看见了在**的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上,居然出现了与**合作的致公党领袖司徒美堂的尊容。当然这是后话。

果然,第二天一早,黄金荣带着巡铺,戚南谱带着特工,司徒美堂带着洪门兄弟,**小开带着左联记者,三股政治势力,黑压压一片围在31号别墅外面,戚南谱一脚踢开大铁门,黄金荣走进刚刚出客厅的易衡面前庄重地对她说:“我代表法租界工董局政府宣布:易衡小姐已经成为法租界不受欢迎的人,立刻驱逐出法租界。”

代表法租界工董局的黄金荣此话刚刚一落地,一个特工咔咔拷死了易衡,这朵交际花凋谢得莫名其妙,她回头就见到几个特工抱着金条箱,电台和密码本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戚南谱一把扯下易衡胸前的白金钻石项链交给特工。左联记者镁光灯就一直没有停止过闪光。

赫赫有名的上海交际花易衡当场昏倒枯萎在地。

小开领导左联作家个个奋笔疾书,在《世纪风》刊物上檄文声讨,匕首投枪,铺天盖地箭镞,一支支刺向上官和易衡的心脏,全国哗然,罪已恶贯满盈,国人皆曰可杀!

(5)

由于上官司令夫妻案情严重,此案由重庆军统刑讯,刑讯室审讯桌上摆满了金条,箱子,项链,电台,密码本,克扣军饷的信件,日本金票支票等全部证据,桌子后面坐着“春风”戴笠和毛人凤“齐五”,毒辣的眼光死死盯着被告人,上官云相和美丽的妻子易衡坐在刑讯椅子上,他俩双手分别拷在椅子扶手上,脚链象一条毒蛇紧紧缠绕在两人的脚上,满屋72套刑具在火盆火光照耀下,发出紫红色的鬼魅光芒。

戴笠本来暗恋和勾引上官云相的美貌妹妹,即余汉谋将军老婆,一直没有得手,一次,戴笠去32集团军视察,上官推说有紧急军务在身,不仅不接待还挨了上官司令一顿臭骂,还联名妹弟余汉谋将军揭发戴笠使用色魔手段搅乱前线军心。戴笠活活挨了娘希匹的一顿臭骂。从此戴笠和上官云相结下了梁子。

这时,上官云相坐在椅子上愤怒喊道:“我抗议,我申述。我参加过淞沪大战是抗日英雄。”

蒋介石命令戴笠,审讯上官时,他说一句就电话报告一句,戴笠提起电话对蒋介石说:“他说他要申述委员长没有参加过淞沪抗战,还说要抗议委员长派代表到香港与日本人进行桐工作谈判。”

蒋介石说:“娘希匹,汪精卫开始也说抗日,后来不也成了大汉奸吗?小小一个上官云相难道就不会投敌叛国吗?”

戴笠捂住话筒对上官说:“委员长说,**操你妹儿。”

上官说:“随便你采取和操作什么手段,我不是汉奸。”

戴笠电话说:“他说**王彩玉。”

蒋介石气急说:“上刑!”

戴笠说:“上官,委员长说你想活也不行。”说完盯了齐五一眼,齐五又盯了黑胸毛大汗一眼,黑毛大汗弯了弯沾过盐水的**,左右开弓,横七竖八打得两人皮开肉绽,血痕累累,易衡的**立即成了烂番茄掉在胸脯上面。还把烧红的烙铁丝丝丝地烙在上官的脸上和易衡的**上,顿时一股烧焦肉皮的焦臭味伴着炊烟袅袅升起。

上官撇出最后一口气说:“你戴笠不就是报我妹妹一箭之仇吗?”

戴笠电话说:“委员长,他说操你美国的妹儿陈洁如。”

蒋介石暴跳如雷怒吼:“加强重刑。”

戴笠说:“委员长要我们**你妻子易衡。”

戴笠又盯着齐五,齐五又盯着黑毛大汗向易衡点点头,黑毛大汗立即解开易衡的脚镣,分开两条腿,几个打手立即轮番**了已经昏迷的易衡。上官一见当场昏死过去。

戴笠还不罢休,电话说:“他说你是昏君。”

蒋介石啪的一拍桌子说:“电刑!”

黑毛大汗一推开关,顿时五颜六色的电波闪烁在两人的大腿胳膊,象一张电网红红绿绿地网住了二人。

奇迹发生了,电刑居然使得上官和易衡清醒过来,为了避免酷刑,上官连连说:“我坦白,我坦白,我犯有**军饷罪,卖国汉奸罪,还有重婚罪,这总行了吧?”

易衡也说:“我也犯有通敌汉奸罪,窝赃军饷罪,最好快把我们放进牢房,写坦白书。”

看来戴笠真要把二人置于死地,又打电话说:“委员长,他们二人说,你坦白,他们才坦白。”

蒋介石反而不生气了说:“老子坦白什么?老子坦白**过他家祖宗八代。雨农,明天把他俩的罪行和坦白书在全国大小一千七百几十家报刊上发表,叫全国民众骂死他俩,千夫所指,无病而死。”

戴笠对易衡说:“委员长叫你把下身袒露开来,再用指头伸进去.....”

一年半过去了,戴笠发现上官和易衡在监狱中无忧无虑地等待亡灵叩响死亡的幽门,而且齐五也密报戴笠,说其他司令和将军颇有微词:戴笠对上官夫妻是公报私仇。

戴笠为了避嫌,立即敲开蒋介石的办公室对委员长悄悄说:“上官和易衡什么都坦白了,一年半过去了,再说,他俩投靠日军仅仅只是开始,也没有产生什么后果,我戴笠愿意为他俩担保,可不可以....”

戴笠意味深长地看看手表,又做了一个双手手腕分解开来的动作。

蒋介石会意说:“这个......”

戴笠窃喜,我戴笠既担保过释放上官夫妻,委员长放不放就是委员长的态度了,老子秉公办事,何来的公报私仇之有。

(6)

日军特种军回到武汉,星夜明月,星光灿烂。

华北虎说:“他娘的军统,事前早就安装了易衡的窃听器和摄像机,这蒋介石和军统对各个团级以上的军官都不放心,既要用你,还要监视你,我们事先没有想到这一招。”

没想到野霸却说:“好事情,好事情,上官夫妻二人被逮捕,他手下的八万人马就成了无头苍蝇,嗡嗡乱飞,我们大有收获。”

樱花也说:“ 国军高官想投奔日军的人,人肩相摩,衣袖相接,全在为将来日本占领中国之后留下一条后路。你们瞧瞧,就凭司令老婆易衡收到黄金,支票,项链后那副欢喜的德性,就可以以此类推,其他国军的将军.司令们不也有着同样的心态感受吗?以后的机会,大大的有哇。”

碧荷绿绿,河草青青,隐隐蛇山,悠悠流水。

海棠正在挽着华北虎胳膊散步,海棠说“难道你真想要策反上官夫妻当日军间谍吗?难道你真的为日军策反中国军官去打中国人吗?师傅,你要真当汉奸我海棠的飞镖可就真不认人了。”

华北虎拍拍海棠脑壳说:“你用这里想想看。”

海棠真是聪明得一下蹦跳起来说:“不是策反,是策划,策划出一个大汉奸的嘴脸,借蒋介石戴笠的刀去庖丁解牛!不过,可惜了100根金条。”

华北虎拉起海棠手腕说:“不是金条,是铅锭,喷上金黄色的金属粉。”

华北虎忽然仰天长啸,泪如泉涌说:“皖南事变中牺牲的新四军烈士同志们,华北虎同志为你们报仇雪恨了,你们安息吧。”

这时,野霸樱花手牵手疾跑过来,野霸拿出一份日本大本营的密电递给华北虎,华北虎竖目上下看一眼,缓缓沉思地说:

“也就是说: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即将打响!”

2

78.戴笠酷刑上官云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