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残爱>第七十五章 根在血液流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五章 根在血液流淌

小说:铁血残爱 作者:鱼洱 更新时间:2014/5/9 18:41:29

断魂崖静悄悄的,偶尔几只雀鸟的鸣叫舒心入肺。虽然有雾,但比较薄,顶端的崖边隐隐约约。

“洁,你饿了吗?”

“有些饿了!”

“我们来烤鱼吃怎么样?”

“烤鱼?”何洁疑惑不解,“这无人烟的崖底哪来的呢?”

“当然会有!”俞昊笑了笑,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只火机和一个小纸包。

“纸包里包的啥?”

“盐,食盐,我走时带了一点。”俞昊边说边走去前边的树下,从地上捡干枝条,捡了一大堆后,他又带着何洁去那边水里抓鱼。

水塘不是很大,鱼却不少,俞昊在水塘的出口大约四五米处用石块筑起,水能流出,但鱼却跑不了,接着他又搬断一枝叶厚叶密的树枝,让何洁站在水塘出水口,说,“见鱼来这水道后,就用这树枝挡住,不让它们回去,就能抓住鱼了!”

俞昊说完又找来一根长而细的树枝,在水塘里乱挥乱窜,鱼一急,就向出水口跑,何洁见了鱼来,兴奋起来,放下树枝,喊叫起来,“快!快来!昊,好多鱼啊!”

俞昊把树枝一丢,跑过来,接过何洁手里的树枝,把鱼往筑了石块的地方挤去。

近了、近了,鱼被逼到一处,有四五条之多,俞昊抓了最大的两条,然后对何洁说,“你把树枝拖回水塘那口边,把鱼拦住,等下不够吃又来抓,也可以带回家去!”

“这么大两条鱼,肯定够吃!我看,少说也有三四斤。”何洁边拖树枝边说。

俞昊没再说话,他找了一块很薄的石片刮了鱼鳞,剖开鱼肚,洗净,和何洁一道回到放柴处,点了火,抹了盐,用树枝穿窜,放在火上烧烤起来。一会儿后,香味扑鼻而来,浸进肺腑。

“好香啊!”何洁吞咽了一口口水,感觉得心里一阵慌,的确饿了,她看了看时间,已经近中午了。

“熟了,可以吃了!”俞昊把鱼递给何洁。

“好香!”何洁深深吸了口气,吃了一口,立即赞道,“好吃!味道美极了!”她又吃了一口,说,“从来没吃过这么美味的鱼!”

“你是太饿了吧!”俞昊微笑着说。

“也是饿了!”何洁边吃边说。

“爬了这么远的山,你早上吃得少,肯定饿了!好吃的话,吃了又烤。”

“够了,这条鱼已经够了!”何洁边吃边说边用手挑出鱼刺。

过了一会,俞昊手上的鱼也烤熟了,他递给何洁,但何洁摇了摇头,表示已经饱了。

俞昊吃着鱼,并熄灭了地上的柴火,两人一道,走出断魂崖来。拐过一个山口,就看到了屹立的竹林塔。

“现在看这塔,突然地心生一份敬意!可又说不清这份心情。”何洁望望塔后,又看着俞昊,说。

“在这竹海之中,这塔屹立的山峰是最高峰,加之塔的周围没有竹,更显伟峻,有时,她就象是我们民族的精神之塔!特别是抗日那时,她的屹立就象是我们民众挺立的脊梁!”

“哦!我也有感觉!这是我心中有亲情有根的缘故!”

“心灵相通了?”

“应该是吧!”

他俩又沉默注视了一阵,才沿着山道前行。正走时,何洁要求去俞晓华救王智艳时牺牲的山梁,她说她想去作个整体感受。

俞昊点了点头,一路帮着扶着拉着,好不容易才把何洁带上那道山梁。

“这山梁本没名字的,是个无名山梁,但曾祖牺牲后,就命名为英雄梁!”到了那儿时,俞昊介绍说。

上到山梁,整个青竹村尽收眼底。山底平坝少,村民的房屋自然舍不得占田房子全围在坝子边沿山边而建,呈U字形状。此时是下午,温暖的阳光挂在西边的天空,微风拂过竹林,泛起淡淡波浪,显得份外安详。

即将到达山梁尽头,俞昊在一樽石像前停了下来,对牵在手里的何洁说,“这就是我曾祖俞晓华的雕像!”

何洁一看,石像下边写着:抗日英雄俞晓华在此殉难。在石像旁边,是一块大石,大石上用红色油漆刻着“英雄石”三个字。当年,就是这块石头作为遮挡,俞晓华成功救下王智艳,并且还见证了他拉着三个日军滚下石壁的英勇壮举。

两人在雕像前沉默着,何洁深深三鞠躬,表达她内心的敬意。

凝视一阵雕像及两旁山势,两人默默而行,随着山梁,又走过竹林塔,走至断魂涯。

“昊,我现在有了更深的感触,也更能感受到那时那刻奶奶的悲痛,那可是眼睁睁看着深爱的人跳崖啊!”何洁说完,看着断魂涯,眼睛湿了,朦胧起来。这一刻,她真的明白了奶奶那从心灵中流淌的声音——伸手想拉你的手/为何不让我/看见你生命的最后……

何洁轻声吟唱着奶奶唱过的歌,她仿佛回到了那刻时光,她脸上流下泪,那被撕碎心灵的感觉让她站立不稳。

“洁……”俞昊扶住了她,伸手擦拭她脸颊的泪。

“怪不得当时的奶奶会急晕厥过去,那可是拉肝揪肺碎心的时刻,我虽然无法亲身体验,但我真的能感觉!”

何洁说完,她又想起了小时候,想起了每天黄昏时,奶奶牵着她到海边远眺的情形。

“奶奶,您天天都这样出神地看海,您看到了什么吗?”幼小的何洁闪亮着两个大眼睛问。

“脑海里想到了什么就能看见什么!”王智艳慈祥地摸了摸小孙女的头,浑浊的眼睛里闪现着一道亮光,仿佛透去了很远。

“奶奶,您说的话直好听,脑海里想到了什么就能看见什么!我想应该是真的吧!”小何洁仰起头,天真地说。

“当然是真的!奶奶难道还会骗你?”

“奶奶,您脑海里想看到什么呢?”

“想我在大海那边的故乡,还有那边的亲人!”

“奶奶,您想回那边去吗?”

“想!只可惜回不去!”

“奶奶,有船呀!为什么回不去?”

“那边的亲人或许都已经不在了,去了没地方睡觉的!”

“那边没有给钱睡觉的地方吗?”

“有,但给钱睡觉的地方不舒服,要在亲人家里睡才舒服!”

“哦!要在亲人家里睡觉才舒服……”小何洁似懂非懂。

“奶奶唱支歌给你听,你愿听吗?”

“是唱那首‘对那生长根的地方’吗?”

“嗯!”王智艳地点了点头。

“奶奶,我已经会唱了!”

“你会唱?”

“我会,你常常唱,我早就学会了!”

王智艳望着小何洁笑了笑,她此刻才想起,自己的确常在孙女面前唱这支歌,只是没想到,她竟学会了!于是忍不住问,“可我从没听你唱过呀!”

“奶奶,我一个人时唱过,我见您唱时常在哭,就不想在您面前唱,怕你难过!”

“真是我的好孙女!”王智艳眼睛湿了,“你现在唱给奶奶听一下好吗?”

“可是,我怕您哭!”

“你唱吧!唱得能让奶奶哭最好!奶奶哭了心里才好受!”

“哭了才好受?奶奶,为什么呢?”

“因为事不能总在心里藏,哭了,就能顺着眼泪淌出来!”

“奶奶,只要您好受,我就唱了!”

“嗯!”王智艳点了点头。于是,茫茫的海水边响起了一个童音,歌声嫩脆脆的,可又传出着感人的力量……

就这样,小何洁常为奶奶唱这首歌,也在唱着这支歌中慢慢长大,并走进了奶奶内心深处,她知道了奶奶心中那遥远的故乡,那故乡深处的俞思远,那揪心断肠的断魂崖!并在无意间把一个叫做“根”的东西植入了自己的血液中。

九十年代初时,何白清因病辞世了,何洁也离开了竹南去远地方读书,海边就只有王智艳孤独的身影。满眼的海水是苦涩的,滚滚的波涛也像心灵般那样长久涌荡。丈夫的离去,乡愁的折磨,还有那心灵最最深处的思念,这一切让王智艳愈加像一蹲大海边的雕像,孤独的雕像。

想到奶奶,何洁心里真的难过,她忍不住又唱起了那支歌——

对那生长根的地方,

是我永恒不变的向往!

晚风吹开我没有归宿的愁伤,

隔海怅望,

头枕夕阳难入眠,

醒来依旧泪千行。

抗日风火民族危亡家仍在,

却因内战隔成山千重水万条。

初生的胎记长在身上,

暮归的牧笛还在耳畔回响,

哭声也还在亲人的坟旁!

更有我心爱的人生死两茫茫……

请别问我为何总有怀念,

五千年种植的根如网,

深刻民族印记柔韧伸张,

谁能逃脱谁能忘?!

回到那里才会有我永恒的安详!

……

3

第七十五章 根在血液流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