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火浴蔷薇>第八章:风花雪夜的事(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风花雪夜的事(1)

小说:火浴蔷薇 作者:石海 更新时间:2014/2/25 10:57:43

“起床了,你这个小懒虫,今天是什么日子?全家人都在为你忙前忙后,你却还在这里睡大觉!快点,快点!“睡梦中奶娘生气的唠叨声在董雪儿耳边响起。

董雪儿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看到奶娘踮着小脚,气鼓鼓的站在床前。

“快把这个小祖宗拽起来,老爷还在前厅等着呢。”钟红朝旁边的两个女佣人一摆手,自己掐着腰站在一边。

钟红的话还是有威严的,两个女佣上前,搭上手就把董雪儿给拽了起来。董雪儿迷迷糊糊地,感觉眼皮沉的像缀着秤砣似地,怎么抬也抬不起来。

“快,把洗脸水端过来,用凉水。”钟红看着董雪儿懒散的样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不知道,雪儿到底像谁?模样像她娘亲王嫣然,可性格呢?根本不像董老爷,董老爷可是一个处事井井有条的人。

钟红不认识王嫣然,但,见过她的照片,雪儿的模样就像活脱脱从她脸上扒下来的一样,她听王栋说过雪儿娘亲的故事,那是一个为了心爱之人敢于上刀山下火海的奇女子。还有,王嫣然的父亲王灵璞,当年可是金陵城内响当当的人物。是金陵“海聚盐号”的老板,更是金陵果品店的老大。

王灵璞祖籍是福建台州人,十八岁就只身出来闯荡,靠贩卖闽浙两带的水果起步,一步步走到现在。金陵城内的其它五家盐号,都是坐地户,土生土长的金陵人。王灵璞一个外来人能在有着皇城根之称的金陵站住脚,并做起了自古就只有官家才能做得买卖,收盐卖盐!其头脑和手段可想而知,这其中最主要的还是一个人起了关键性的作用,那就是时任南京警视厅厅长的傅克逊,傅克逊也是台州人,老家就和王灵璞隔着一个山头。

当时,王灵璞的水果店就开在傅克逊的官宅附近,王灵璞的大太太方花枝特爱吃福建的龙眼,隔三差五的就差人来买,有时候闲暇,自己也来挑上几样。这样一来二往的,两个人就成了熟脸了。

在交谈中王灵璞这才知道,他和这位当时还是警视厅副厅长付克逊不仅同乡,还算得上邻里,老话说得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更何况这位老乡还是大权在握的警视厅副厅长,如果能和他攀上关系,那自己以后在金陵可就抱上大树了,有道是,大树下面好乘凉。凭着自己的精明劲儿,肯定能在金陵打出一番天地来。

心念至此,王灵璞就决定先借助方花枝这块敲门砖来给自己铺路。他早就看出这个女人虽然身附富贵,可骨子里却是一个爱贪小便宜,贪得无厌的女人。于是,每次方花枝来店里买水果,他都分文不要,如果方花枝隔几天不来,他就让伙计备好了时下最新鲜可口的果品,打着方花枝的旗号给她送到家里去。这一下,可欢喜道方花枝的心里去了,就在傅克逊的耳边吹起了枕边风,说有个台州同乡开了一家水果店,就在他们家旁边,人机灵,很会办事,有空儿去看看。

一开始,傅克逊并没往心里去,一个卖水果的老乡有什么好看的,也就一笑释之。

傅克逊没去见他这位老乡,是因为他现在身居要职,高眼看人低是一方面,再就是他认为方花枝是妇人之见,他从方花枝的口中就知道王灵璞是个有心之人,下这番功夫无非就是想攀附他的权贵,这一点,除了他这位贪图小便宜的大太太看不出来,其他明眼人一看就透。

王灵璞一直没有放弃,他也知道自己这套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心计,早已被傅克逊给看穿了,可他相信,只要方花枝这根线断不了,他就还有机会。

功夫不负有心人,临近八月十五的头两天,方花枝突然来到店里找他,说:“八月十五那天,警视厅要召开一个茶话会,届时,一些政府要员和社会名流也要参加,这期间,需要置办一些新鲜水果和点心。我已经和我们家老爷说了,这件事就交由你办理,记住一点,果品不怕贵,一定要好的!”

方花枝走后,王灵璞认为时机到了,他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让傅克逊对他另眼相看,让他把自己和那些市井商人区别开来。于是,王灵璞让伙计精挑细选,自己又到其它的果品点调集货源。

后天就是中秋佳节了,无论是穷家还是富家,谁家的桌子上也要摆一盘水果和点心待客,这几天,水果和点心的行市也就热了起来,更是他们这些水果店老板捞钱的机会,往年,这时候,提前两个月就开始存货了,他的店里就存了两千多斤果品。

王灵璞找了几家平时要好的店老板,想调拨些果品应急。可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谁也不卖给他面子。这时候,白花花的银元就是爷,调拨不可以,买可以!而且还加价百分之十,这还算白送他个人情,真是买卖面前无人情,地地道道的商人嘴脸!

无奈之下,王灵璞又多花了百分之十的价钱,从别人店里进了五百斤高价果品,挑捡之后,加上自己店里的,一共凑了一千斤上好果品,而且还连夜加班加点的用礼盒包装起来,十五一早,就亲自赶着马车送到了警视厅。

那是王灵璞第一次和傅克逊谋面,傅克逊不冷不热的和他打了招呼,让人把果品都搬到楼上去,可以看得出,他对用礼盒包装果品这一做法,还是很满意的。傅克逊把王灵璞叫到办公室里,要他一一列出果品的价格,他还要向警视厅长呈报。

王灵璞把价格写到了纸上,傅克逊看了一眼以后,面色不由得一愣,随即开始认真的上下打量王灵璞。

王灵璞写出的价格,完全出乎傅克逊预料,他之所以惊讶,不是因为王灵璞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而是因为开出的价格太低。刚才他已经验了,果品都是上好的货色。按照现在的市场价,应该再加价百分之三十也不为过。

“王老板,你是不是写错了?如果真是这个价,你这不是做的赔本买卖吗?”傅克逊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着,眼睛还是紧盯着王灵璞,他想凭着多年的看人经验,看清王灵璞的心。

王灵璞并没有回避傅克逊的眼神,淡然心静的说道:“傅厅长,我是生意人,赔本不赔本我心里有数。还有,钱是好东西,它在我们商人的眼里,有时候比亲爹亲娘还亲!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并不是所有商人都爱财如命,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什么钱该挣,什么钱不改挣,我心中自有一本生意经,至于我报的价格是高是低?我出货,你出钱,你不出钱,我的货也送来了,我就想高攀傅厅长这个朋友。说句心里话,人心比钱重要!特别是像我这样在外打拼的生意人,我更看重交心。”

王灵璞说的很真诚,表情也很真诚,发自内心的真诚告白,把他的私心给遮掩了。

傅克逊看到的也是真诚王灵璞。就这样,从那天起,两个人成了朋友,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可以相互照应的老乡。

傅克逊呈报给警视厅长的果品价格比王灵璞写的高了百分之四十,而这个价格就是当天的市场价。

就这样,王灵璞以当初的进货价,再加上那五百斤里外里多花的百分之二十的价格,做了一桩让警视厅副厅长和厅长都满意的生意。之后,他拿到钱以后,又把那上调的百分之四十如数交给了方花枝。

从这以后,王灵璞就和傅克逊以老乡的关系走动起来,傅克逊比王灵璞年长十岁,王灵璞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两个人真成了身在异乡的亲兄亲弟了。

有了这层关系,再加上王灵璞的处事之略,两年之后,整个金陵的果品店就都被王灵璞给垄断了,做起了名副其实的金陵果品老大的位子。

王灵璞的生意兴隆,傅克逊也是官运亨通,当上了警视厅厅长,坐上了警视厅头把交椅,这哥俩可算是都交上了财运和官运。

其实,这里面的玄机,他们两个都心如**,王灵璞这个外来户能在金陵兴风作浪,完全是依靠手段和傅克逊这棵大树。傅克逊呢?在官场里面打滚,一是,有人,二是,要有钱铺路!钱从哪里来?依靠临时国民政府每月发的那百十块大洋,肯定是杯水车薪,这点钱,还不够他那五位姨太太一天打麻将输的,更不说掏钱买路了,他的钱路就在王灵璞身上。可他官场的花销实在太大,依靠王灵璞收取的水果摊费用,已无法填补钱窟窿。于是,他就想到了政府掌控的盐路。可当时金陵城内已经有五家打着“官”字号营业的盐号,而且背景都很深,哪一家都动弹不得,可眼睁睁的看着人家赚大把的银元,实在是看着眼热。于是,他就把王灵璞叫了来,商量如何能插足盐道。

5

第八章:风花雪夜的事(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