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火浴蔷薇>第一百五十三章:树上开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五十三章:树上开花

小说:火浴蔷薇 作者:石海 更新时间:2019/11/22 12:17:30

唐宁几乎一夜未眠,他要确定打电话的到底是不是喜多诚一?虽然是喜多诚一的声音,他还是不敢确定。他连夜来到电话局查问,电话真的是从北平专线打过来的。毋容置疑,电话那头绝对是喜多诚一。可喜多诚一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论保密级别,他还没有这个资格。如果说是论私交,似乎有这么一点点可能。还有喜多诚一那最后一句话,他到底想让他做什么?

唐宁什么也没做。虽然渔夫走了,可鱼线还在水里,上钩的鱼自然也跑不了。

“唐队长,梁会长在车上等你。”

第二天中午午休的时候,梁鸿志的司机柳子明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唐宁走出了维新政府的大楼,梁鸿志的车停在了大门口外,梁鸿志果然就在车上等他。

“唐队长,这段时间辛苦了,推行新政的事情办的不错。”

梁鸿志继续扮演渔夫的角色。

“梁会长,客气了。士为知己者死。梁会长把这副重担交给我来挑,我自当不遗余力。”

唐宁一脸肺腑之言。

“唐队长最近和王会长有没有联系?”

梁鸿志一脸的微笑。

“一个月通一次电话吧。”

唐宁不假思索的回答着。

梁鸿志的笑容更明显了。唐宁的回答似乎正中下怀,也正中他的答案。这就是他想要的棋局。一个过河的卒子虽然是有进无退,可如果一味地冒进只能走投无路。可如果学会保留底线,那它就始终保留一兵夺帅的机会,它就可以左右逢源,不会掉进孤军奋进有去无回的棋局。

“松室孝良长官你熟悉吗?”

梁鸿志突然话锋一转,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了。

唐宁楞了一下,他没想到梁鸿志会把松室孝良和他连在一起。这之前他应该不会冒如此念头。今天这是怎么了?与其说当初自己从北平到南京是王克敏的极力促成,不如说是松室孝良把他踢出了北平。当初,自己的一纸投名状激起了华北方面军军部和特高课的激烈矛盾。华北方面军军部把国民革命军第29军的销声匿迹归罪于北平特高课的情报延误,身为北平特务机关长松室孝良自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是其过之一。其过之二就是没有看住诈降的国民革命军第38师师长张自忠。帝国军部原本想利用张自忠演一场倒戈相向的好戏,即便张自忠不愿意配合,可只要把他留在北平,那这场戏就可以演下去。可没想到张自忠也竟然在北平特高课的眼皮底下脱逃了,周武王跑了,那这场倒戈相向的好戏还怎么演?二过归一,松室孝良自是受到内务省的严厉指责,也失去了竞争华北方面军特务机关长的资格。对于所犯之过,松室孝良自是心有不甘。国民革命军第29军的弃城而去完全没有先兆,天津及北平外围战场的战斗不可谓不激烈。他的情报不被接受完全是有根有据。当初,七七事变发生之前,特高课曾派时任北平特务机关长的松井久太郎拜访过张自忠,那是的张自忠因与宋哲元及南京方面的政见不和而称病在北平修养。日本人就是看到了这一点,他们想拉拢张自忠倒戈相向。因为,张自忠的第38师正驻防天津。天津是北平的门户,日本人想用上兵伐谋之术拿下天津再克北平。更重要的是身为平津卫戍司令的宋哲元不是中央军,且有反蒋的历史,更是一心想着做他的华北王。对于日本人的无端挑衅是且退且战,一直采取保守战术。南京方面也几次想加派援兵以加强中日对垒的筹码,可都被宋哲元以不利态势发展为由拒绝了。张自忠的态度却是立场鲜明,他力主谈判解决争端,力主和平解决战争。日本人看重的就是这一点,他们想假借张自忠给宋哲元下一剂猛药。他们认为张自忠会投鼠忌器,倒戈相向。只要张自忠倒向日本人,那宋哲元还会坚持吗?可没想到张自忠不想与虎谋皮,断然拒绝了松井久太郎的要求。松井久太郎或许不知道宋哲元及张自忠的一行一动早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调查统计局北平分处的监视之中,奉命监视行动的就是他的行动处。事后,他也把松井久太郎无终而果的劝降行动如实上报了南京。松井久太郎也把无功而返的结果上报了内务省和军部,松室孝良上任以后再次验证了这一观点。最终日本军部决定实行伐兵战略,随后组建了华北方面师团军,开始把重兵往京津两地集结。日本人的频繁异动引起了第38师前哨的警觉,张自忠虽然把谈判放在第一位,可也做好了随时迎战的准备。宋哲元也嗅到了大战在即的气息,莫名的心慌和瞎子跳崖的窘境另他坐立不安。战与不战还是最后一战?他仍在犹豫不决。恰在这时候,南京发来密电,建议临阵换将。顾名思义,这个“将”当然不是他,而是张自忠。南京认为宋哲元之所以在京津军事方面两边倒,不外乎两个原因,私心作祟和外心挑唆。私心作祟就是想保住他的第29军,保住他在京津的地盘。外心挑唆就应该戴在张自忠头上了,宋哲元是受了张自忠的思想蛊惑才举棋不定。宋哲元当然不会奉命唯谨,临阵换将可是大忌!更何况张自忠在38师的位置无人可替代。他更清楚南京的用意是想杀鸡骇猴,借机让他清醒一下。宋哲元此时是清醒的,他亲自来到张自忠的住处商量对策,张自忠说了一句话——我张扒皮想谈不想打,既然日本人不想坐下来谈,那就坚决抵抗,抵抗到底!张自忠的第38师果真如张自忠所说,在天津战场和日本人进行了寸土必守,殊死抵抗。北平战场呢?日军一开始就猛烈攻击北平以南的门户——南苑。这一点却是完全出于宋哲元及南京国防部围师必阙的预测。北平的南线原是宋哲元及南京既定好的撤退路线。因此,宋哲元把主要的兵力布防都投入到了北线,东线和西线。因为,在此之前,日本人已经完全控制了北平以北,以东、以西的交通沿线,这在很大程度上便于兵力及物资输送。所以,宋哲元及第29军参谋部都认定日军会首先从这三个方向发起进攻。日军的作战意图很明显,他们想切断第29军的退路。直到此时宋哲元才明白,无论他如何退让,妥协,日本人都不会放过他的第29军。当年喜峰口一战的私仇已经结下,香月清司想为关东军复仇!悔之还算不晚,宋哲元选择了背水一战。他从新调整了作战部署,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亲自带预备队奔赴南苑战场。同时,又让第132师替换已连续作战的第37师,第37师后撤以加强北平近郊的防卫力量。宋哲元的这一排兵布不可谓不周全,可他疏忽了上传下达的有效时间。第132师师长赵登禹一接到命令便急带身边的一个团星夜奔赴南苑战场,并同时责令涿州的主力部队交换防务后随后赶上。可当赵登禹赶到宛平城的时候,第37师已经退防离开了。与此同时,他的另外两个团在团河遭到了日军的伏击包围,两个团全军覆灭。赵登禹得到报告后便及时向佟麟阁副军长作了汇报,佟麟阁立刻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不用想,日本人一定掌握了第29军的作战计划。从现在起,宛平城就会陷入孤立无援的被动局面,随后日军就会发起进攻。果不其然,日军步兵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宛平城发起了猛烈攻击。佟麟阁和赵登禹以敌众我寡之势率部死战,终因寡不敌众而先后战死。宛平城的失守让宋哲元深感大势已去,佟麟阁及赵登禹的阵亡更是让他痛心疾首。为此,他深深感到后悔和自责。后悔自己的一己私欲不仅害死了佟麟阁和赵登禹,还是把第29军给葬送了。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与虎谋皮!南京方面得知宛平城失守以后,便给宋哲元发来了第二封密电,密电特别署名内容为:“金蝉计划”。调查统计局北平分处也收到了同样的密电,南京让他这个代理处长协助宋哲元完成“金蝉计划”。“金蝉计划”的首要内容就是命宋哲元带第29军余部速离北平,到保定集结待命。首先,宋哲元以谈判为名让日本人暂时息战,息战的筹码就是他宋哲元下野,让张自忠代理冀察政委会委员长一职。而后,宋哲元可见机撤出北平。这就是南京筹划的“金蝉计划”。自己当初就是拿着这个“金蝉计划”去投诚,但松室孝良却不屑一顾。可宋哲元的第29军就是借着金蝉计划来了个金蝉脱壳,张自忠又来了暗度陈仓溜之大吉。事后,松室孝良一直对金蝉计划耿耿于怀,他总感觉自己中了树上开花的计谋,他想把这个栽花之人找出来。

“怎么?不好回答是吗?”

梁鸿志的语气开始变冷了。

0

第一百五十三章:树上开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