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染战旗>四十八 残酷战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八 残酷战争

小说:血染战旗 作者:朱家进 更新时间:2016/3/4 10:17:14

朱育才道:“现在他们在哪?”

梁队长道:“这里过去五六里有一座天然水库,他们就在水库尾扎了几个帐篷。”

钟福听说日军只有二十多人,道:“靠,这么少,还不够塞牙缝。看来也捞不到什么油水。”

李青山道:“看来,鬼子也像钟老黑一样,是个爱财不爱命的主,胆敢如此放肆远离驻地……”

钟福打断问:“谁是钟老黑?”钟老黑是近日队员暗地里给钟福起的绰号。

李青山道:“别多心,总之不是说你。”

钟福高声道:“这就我姓钟,不是说我说谁?!”

李青山不甘示弱道:“我说钟馗不成吗?”

钟福心存不忿:“牙擦擦,忍住我……揍……”忽然见朱育才看着自己,强忍“你”字不说。

朱育才冷冷道:“你们再吵一句,马上滚回去!”看了李青山一眼,“太不像话,出发!”

梁队长道:“我们一起去吧!”

朱育才道:“你有多少支枪?”

梁队长:“一支‘七九’,三支火枪,只是没几颗子弹。”

朱育才道:“好吧,我让他们给你几颗子弹。不过你得让你的人跟着我们救护员的后面。”

水库尾凹形窝里有一处只长野草,不长树木的斜坡。十分适合烧烤野炊,是个野外宿营的好去处。日本人就在那扎下五顶帐篷。

下午一点多,二十多个日寇和七八个日本专家正在帐篷附近吃午餐,民夫则被赶至另一边。朱育才挥手让大家散开,一众人潜身树林,踩着矮草,悄悄围了过去,将近六七十米远近,这次又不知是谁,竟然先开了枪。

“呯!”一声震得山涧“嗡嗡”作响。众人听得枪响,误以为信号枪,五六十支长短枪,一齐开火,当场打死六七个鬼子。有个鬼子正巧在水库边洗手,中了一枪,一头栽进了水库,做了个水鬼。日寇闻见枪响,发现被围攻立即还击,六挺机枪“哒哒哒”先后开火。朱育才他们一时被日军强大的火力打着抬不起头来。

鬼子指挥官见对方人多势众且都躲在树林里,拨出腰刀指挥士兵护着专家,让机枪交替掩护向右侧小山包上撒。殊不知,这一来朱育才压力减了不少,众人又是一排子弹打了过去,即打哑了两挺机枪。

小山顶四周有一百米宽濶无林地带。鬼子拼着留下六七具尸体抢得山顶,四挺机枪一齐开火,即时子弹如雨从山上倾泻而来,树枝树皮横飞。全部人员不得不再次趴在地下。

没一会,独立队大队又有几人中枪。朱育才见自己成了仰攻不利局面,不是个办法。对身边李青山、朱永辉道:“你们俩个各自带人分两边移动,分散火力,从三面攻上去。”

此时陈玉婉爬了过来。朱育才大声道:“你不去救伤员跑来干什么?”

陈玉婉道:“她们在救。”

朱育才:“小心点!”即从陈小佳手上抢过一支步枪,飞身上了一棵长了个杈的大松树。瞄准山顶一机枪射手开了一枪,鬼子侧倒。很快鬼子又换了个副射手。朱育才又再开一枪,这时鬼子发现树上有人,几挺机枪朝他就是一阵狂扫。子弹打得树身乱颤,松针、松棵齐齐往下掉,堆得朱育才头颈全是。幸亏树身够大,否则非把朱育才打成筛子不可!

争得这片刻,钟家三兄弟,李青山、朱永辉、李国栋等人先后跃出林带,冲到山顶附近的岩石下。

钟福边冲边喊道:“上面那机枪是我的,谁也别跟我争。”

李国栋道:“谁先抢到手就是谁的!”

钟福不再跟他搭腔,掏出上次缴获的手雷全往上扔,一阵爆炸声响后,不等硝烟消散,迫不及待冲了上去。

朱育才跳下地,大喊:“冲呀!”

朱育才上到小山顶,山顶只剩下三名活着的鬼子,二个专家,一个士兵,举着手。朱育才心道:“你们也有举手投降的时候!”

钟福三兄弟抢得二挺机枪,李青山、朱永辉各缴得一挺,李国栋缴获一部电台。

随后赶上来的人只能打扫战埸了。

打了个大胜仗人人像打了鸡血似的,显得非常兴奋。一众都在忙碌着,各自收集战利品,更有人像钟福以前那样除剥鬼子脚上皮鞋……。

朱育才让人把那些帐篷收缴起来,让陈玉成、朱沛居统计战果:打死日兵二十三人、专家六名,俘虏士兵一人、专家二名;军用帐篷五顶(虽然打了些弹孔,仍能使用),缴获机枪六挺(可惜炸坏一支),长枪二十六支,短枪九支,电台一台,指挥刀一把,及罐头食品、手表、地图、望远镜、手电筒等物资一批。

已方伤亡不小,其中有朱家村朱小弟等五人 、荆竹园朱宝欣、钟兴二人,一共死亡十七人,受伤八人。

对于死者,挖个圹,盖上树枝就地掩埋,伤者包扎转移。

朱沛居道:“真奇怪,那些民夫到现在怎么不逃呢?”

朱育才道:“走,看看去。”

那些民夫此时一排蹲在山坎里,朱育才一看明白了。原来民夫都给鬼子用大号铁线穿了手掌心,不能动弹,能往哪逃?

待处理完其它事情,剩下就是怎样处理那三位战俘了。

三个鬼子被反绑双手,见朱育才走来,叽哩哇啦说着一堆日本话。朱育才听不懂也不想学,皆因他十分反感日本人。

怎样处理战俘?朱育才遇到这事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看着被绑得实实的日本人,心里挺纠结,思来想去也没想出一个办法。于是,让陈小佳把主要人员叫来,听听他们意见。

李青山道:“那还用得着想?一刀就把他们杀了了事,刚好缴一把军刀,试试锋不锋利。”

这次钟福站到李青山一边,道:“对,你们要是下不了手,等我来!”

朱永辉、陈玉成、李国栋迟疑道:“这不太好吧?也太无人道了。”

朱育才见黄省远和梁队长不出声,便问:“你俩的意见呢?”

黄省远:“打死他们于心不忍;放回去了嘛,心又不甘;押回去又天长路远,还得出米养他们……嘿嘿,这事还真有点不好办。”

梁队长:“大家各有各想……”正说到这,天空响起飞机轰鸣声。

朱育才听得,毛骨悚然,大喊:“快跑!快!都到树林里头去!”

就一会,飞机就飞到了树林上空。飞机飞得很低,像只硕大飞鸟从水库面飞来。

大多数人正在享用日本罐头,没见过飞机,像只旱鸭子呆呆抬头张望。飞机上一排子弹打了下来,三四个人即倒在地上,众人才猛然醒悟拼命往树林奔跑。过得一会,众人好奇还想出去看看,只抬头,飞机绕个弯又飞回来。这次扔下好些炸弹,炸得如天崩地裂一般,水库腾起百丈水柱,一些草鱼飞上岸边。日本 飞机的投弹手,准得真没话说,有颗炸弹刚好就落地三个日本人的身边。日本人被炸得血肉横飞,齐到天堂为天皇陛下效忠。这下好了,朱育才再也不用为这事犯愁。

飞机又炸了几遍才转个圈终于飞走了。

飞机一走,众人朝朱育才围了过来。朱育才喊道:“各自以小队为单位集中,马上转移!”(暂停更新,请谅)

4

四十八 残酷战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