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兵王行动>第十八章 杀与不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 杀与不杀

小说:兵王行动 作者:文学新天地 更新时间:2014/5/24 16:40:58

陈浩——

还没等裴小宝上前,雀儿已经摇晃着陈浩的身体,轻声呼唤着他。

奇怪他身上怎么没有流血?伤口在哪里?

陈浩紧闭着的双眼竟猛然睁开了,他冲雀儿做了个鬼脸,说:哈哈,我还没死!

陈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裴小宝睁大眼睛问。

陈浩非常自信地说:还好我穿着防弹衣!子弹打在了我的防弹衣上,并没有打伤我!只是有些疼!

正在这时,山坡上老狐狸的一张脸露了出来,他的枪口缓慢的探出了头。

陈浩瞧的真切,敏捷的抄起狙击步枪冲着山坡上瞄准。

老狐狸还没等他的枪对准自己,便赶忙把头缩了回去。

“把他交给我了!”陈浩抛给众人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持枪冲向山坡。

裴小宝怕他有事,也持枪冲向山坡。

没想到李布比他的动作还快,冲在了他的前面。这家伙不愧称为“战神”,一条胳膊负了伤还这么勇猛!

裴小宝冲上山坡便发现陈浩已经端起狙击步枪朝着老狐狸瞄准。再瞧那个狡猾无比的老狐狸竟发了疯似的朝着河水里奔跑,已经在不顾一切的趟着河水逃命!

陈浩的狙击步枪停留在一个点上,他确信自己一枪便可结果了这个家伙!

“不要开枪了,让他走吧!”在他身旁的李布平静的说着。

“让他走?为什么?”陈浩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松了一下,皱着眉头问。

“过了这条河就属于非国界地带了。在没有接到上级命令的情况下,咱们的子弹不能越过国界!”

“子弹不能越过国界?”难怪李布迟迟不肯开枪,原来就为这个?

“这里没有人,咱们开枪又有谁知道?”陈浩冷漠的问着,手指又扣在扳机上。

“要时时刻刻牢记,咱们是一名军人!所做的事情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李布的话中透着无比坚决与自信!

他的确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裴小宝心中不觉暗暗欣赏,赶忙打圆场说:行啦!我说陈浩兄弟,不管怎么说那家伙好歹也算是一条生命,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陈浩冷漠的盯着他,说:裴小宝请你不要和稀泥了!刚才是谁视人命如草芥?

裴小宝反驳道:刚才的杀戮是因为他们该杀,若不杀了他们,就不能救我的战友,我的兄弟!现在不杀是因为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乱杀人,不乱造杀生是符合人道主义要求的!

陈浩收起了枪,哼了一声,说:裴小宝,就知道你这张嘴厉害······

突然自山坡下传来雀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雀儿怎么啦?一定是雀儿出了什么事!

裴小宝正要返回山坡下,没想到有人比他反应还快!

陈浩的动作的确很快,虽然一瘸一拐的,却几乎连滚带爬的冲下了山坡!

他的反应为何如此强烈?难道他对雀儿的关心已胜过其他人?

等众人都来到山坡下,才发现雀儿并没有受伤,而是伏在她的爹爹老猎户尸体上哭泣。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的爹爹已经过世了。

雀儿那撕心裂肺的哭声犹如阵阵尖刀刺在每个人的心上。

望着这可怜的姑娘伤心欲绝的哭泣,裴小宝心里十分难过,暗暗自责的说:雀儿姑娘,不要哭了,都怪我没有保护好老人家。

陈浩递上手帕,慰藉的说:想哭你就哭个痛快吧!谁人没有父母?今后我们就是你的亲人!

陈浩的一句话对雀儿来说,犹如雪中送炭,使得这位清纯的姑娘靠在他的肩头,不住的抽涕着。陈浩轻轻地为她擦拭着脸上的泪花,俨然成了她的依靠!

东方升起了曙光,给边疆大地带来了无限光明。

李布打开了无线对讲机,向军区领导报告了他们的具**置,并汇报演习已经结束,他生擒了集训营的两名新兵。

陈浩轻轻地放下怀抱之中的雀儿,悄悄地抄起了自己的狙击步枪,猛然站起身对准了李布!

他的举动不仅令雀儿停止了哭泣,还惊呆了裴小宝。裴小宝赶忙阻止说:陈浩,你这是怎么啦?李布可是咱们自己的同志啊!他还是咱们的救命恩人,你可不要晕了头脑!伤了自己的同志可是要上军法处的!

谁知陈浩却冷冷的说:他还是我们的对手,演习假想敌人!

李布神色不变的望着陈浩,平静的说:开枪吧!开了这一枪,你们就算赢了,你代表的是集训营,集训营的荣誉全都靠你们来争取了!你们的楚营长和赵教导员在演习中都已经光荣了!

陈浩的目光之中闪烁不定,像是艰难的做着抉择!

裴小宝这才明白陈浩的用意,忍不住说:陈浩兄弟,我真佩服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演习这事儿呢!我早就忘了!你真吓了我一跳!

陈浩手中的枪口终于垂了下来,轻轻吐了口气,无限失意的说:我输了!

大丈夫输得起,放得下!能够坦然面对输赢,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

李布向他投来赞许的目光,微笑着说:你叫陈浩?我一定会记住你的名字的!你果然没令我失望!

裴小宝赶忙说:战神大大,我叫裴小宝,你总该也记住我的名字吧?

裴小宝?记住了!李布冲他笑了笑。

没想到他的笑是那样的阳光!

阳光真好!阳光照射着大地,一架直升机缓缓飞来,看到飞机上的五星红旗标志,裴小宝雀跃的跳起来。

雀儿也早已停止了哭声,亲人离开的悲伤总是难免的,然而她还有希望,还有她的路要走!

飞机带走了大家,带走了雀儿姑娘。遵照老猎户的遗愿,将他的尸身一起带回祖国。

演习真正的结束了!按照一般的思维,裴小宝和陈浩成了李布的俘虏。裴小宝和陈浩输的心服口服,他们佩服的不仅是李布的本领,更重要的是他的做事风格和军人的气节!

有人却不高兴了!一个营的兵力竟然输给了五个人的战斗小组,全军覆没,还有两个俘虏,这是怎样的耻辱?

楚天骄身为集训营的营长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

裴小宝和陈浩本来给他带来了一线生机,可此时他们给他带回来的竟是一位姑娘和一具尸体,还有集训营全军覆没的消息。他的满腹怨气正好没发泄的对象,他们回来了,刚好填补了这个空白!

“裴小宝、陈浩,你们本来是全营的一线希望,可你们呢?中国这么大,难道就容不下你们了吗?你们偏偏跑出了国界!还带来了一个女人,你们这是唱得哪一出啊?临阵招妻?临阵招妻那是要上军法处的!裴小宝你还把枪给弄丢了!这要是搁在过去打仗那年代,枪在人在,枪亡人亡!丢了枪是要被枪毙的!你们两个就此离开集训营吧!我楚天骄的队伍里容不下你们这样的兵!”

“报告营长,我们在演习中迷失了方向,无意中跑到了国界地带,遇到雀儿姑娘遭到歹徒的强暴。这才见义勇为同歹徒英勇搏斗,消灭了歹徒,救了雀儿姑娘!难道我们见义勇为有错吗?”

“裴小宝,油嘴滑舌的!就属你最聪明是不是?你这个兵,我楚天杰是要不起啦!你走吧!你一定要走!”

裴小宝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楚天骄真的赶他走,赶忙说软话:楚营长,我的营长大大,我错了还不行吗?只要您同意我留在集训营,叫我去喂猪,我都愿意!

楚天骄冷冷的说:我们集训营可没有猪供你喂!想要喂猪,我马上就可以调你到后勤部!

“不是啊!我不是想去喂猪,我真的不想离开集训营!”

楚天骄却没有耐心听裴小宝解释,他对着陈浩冷冷地说:你呢?你准备去哪里?

陈浩表情冷漠,将目光转向远远站着的雀儿姑娘,目光之中这才有了暖意,语气平静的说:我到哪里都一样!我只是想知道关于雀儿姑娘,您怎么安排?

楚天骄不由得皱起眉头,气呼呼地说:我最看不起你这样软骨头的兵!离开了女人就不行啦?

陈浩突然面对着他,大声说:不是的!当时您没有在场,您没有经历过我们这种生死离别的场景,怎么可以这样武断的认定我们是儿女私情呢?我们之间是经历过同歹徒生死搏斗的真挚友情!我不希望您玷污了我们之间纯洁的友情!

楚天骄像是被他的话震住了,平静的看着他,却并未反驳。在一旁的新兵连长韩冲,忍不住吆喝道:陈浩,请你说话客气点!在你面前的是集训营营长!

接下来楚天骄做出的举动才真正的令大家吃惊。只见他麻利的脱下军装上衣,上身露出强健的肌肉,胸前露出一道深深的伤口,像是被锐利的刀锋划破的伤口。

谁能伤了楚天骄?这疑问在每个人的心里盘旋。

楚天骄自己回答了这个疑问:瞧见没有?这道伤口是我在维和部队执行一次维和任务时候受的伤!谁说我没有经历过生死离别的场景?我的一位战友就是在那次战斗之中牺牲了!

楚天骄洪亮的声音在集训营里回荡,集训营的战士们目光聚集在这位严厉的营长身上,目光之中透着无限敬佩之感。

在大家的心里,能够在战斗之中活下来的人一定是位英雄,人们憧憬英雄!楚天骄在大家的印象里或多或少的改变着。

四周一片宁静,大家都在专心的倾听着这位英雄营长要说些什么。

楚天骄却似乎不愿过多提及那场战斗,他还从来没有在这种公开场合提到自己身上的伤疤。

那场战斗在他心中的创伤不得而知,英雄的名号是用代价换得的!

楚天骄已然合上上衣,开始系上纽扣,直到穿整齐衣服后才继续说话,他的话又恢复了平静:你放心好了,这位叫做雀儿的姑娘就不劳你费心了,我自有安排!列兵陈浩,你现在还有什么说的吗?

陈浩低下了头,轻声回答:没有了。

楚天骄昂起头说:好,下面我宣布裴小宝和陈浩离开这里,择日调到后勤部······

“等一等。”在一旁观看良久的赵宣此时才说话,他朝着楚天骄走近,用缓和的语气说,“楚营长,这事情能不能先缓一缓?”

楚天骄一向给赵宣面子,可这次却不同了,他的语气不容质疑:赵教导员,这件事情没得商量!咱们俩有过明确分工,我说过军事上的事情我说了算!

赵宣非但没恼怒,却笑了,冲他说:老楚啊,咱们俩有分工这没错,可是我问你人事调动属于军事训练上的事情,还是属于生活上的事情呢?

楚天骄一时语塞,平时人员调动一向是由赵宣负责的,他微皱眉头反问:那你说该把他们调到哪里去呢?

赵宣沉吟片刻,说:老楚,依我看就先把他们调到野训场,先看看他们的表现再说吧!

野训场?好地方!楚天骄笑了,爽快的说:好!我的赵教导员这件事情就依你了!

野训场究竟是什么好地方?连从不苟延于笑的楚天骄一听说这个地方都笑了,就可以想象到这个地方有多糟糕了!

2

第十八章 杀与不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