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兵王行动>第十九章 又回野训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又回野训场

小说:兵王行动 作者:文学新天地 更新时间:2014/5/26 17:06:51

一辆货车行驶在漫长的草原上。

草原,又是草原!一望无垠的草原!

此时全然没有了那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感触。

坐在车里的裴小宝和陈浩瞭望着车外的茫茫草原,是何等的心情?

远远的瞧见一排简易平房孤零零的坐落在这广阔的草原上,他们来过这里,这里就是那个被称作“野训场”的地方。

又来到了这里,可这次却没有两位老兵伫立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迎接他们的只是呼啸的风声,难道这里就是他们的归宿吗?

没有人告诉他们,需要在这里呆多久?

他们下了车,司机丢下一句“祝你们好运!”便匆匆的把车给开走了。

他们怀揣着一封“调令”和各自的背包,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向那排孤立的平房。

裴小宝是个天生的乐天派,他轻轻地推开了门,瞧见一间宽敞的屋子里只有两张床,便打趣的说:哎呦,我说陈浩兄弟啊!瞧见没,咱们哥俩的待遇可真不错!以后可以住上标准客房了,双人间!虽然不是标准间,可普间也还凑合,面积不小啊!够宽敞!

陈浩将行李放在一张叠放整洁的床铺上,看也没看裴小宝,说了声“无聊!”

便找个凳子坐下了。

裴小宝却并不在意,而是朝着四周观看,他瞧见屋子里并排摆放着两个高大的衣柜。他打开其中一个,瞧见里面整洁的排放着许多陈旧的军事期刊,简单的翻看几本发现竟大多是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的过时期刊。便又摇头说:从这些陈旧的军事期刊不难看出,这主儿是个很无聊的人,靠这些旧期刊来打发日子!

他关上这个衣柜,又顺手打开了另外一个衣柜,里面除了几件还算干净的陈旧衣服之外只有一张带框的奖状。他好奇的拿起奖状,念着上面的文字:

“奖状,赠给秦卫国同志兵王大赛亚军称号!*年*月*日*军区首届兵王大赛亚军得主。”

他读完不由得赞道:看来这个叫做秦卫国的还是个人物呢!参加过首届兵王大赛亚军得主?就是不知道他与李布哪个更厉害?

陈浩不屑的说:你这不是让关公战秦琼吗?他们根本不在同一届参加比赛!

裴小宝端详半响才将奖状放回原处,不以为然的说:在这里都能见到奖状,看来这个兵王大赛也没什么难的,回头我也拿个奖状给你瞧瞧!

“是谁在吹牛?”

一种洪亮的声音自屋外传来,什么人这么好的听力?屋内说话,隔这么远都能够听到?

裴小宝这才见到来人。这人他见过,个子不太高,却瘦小精壮,腰挺得笔直。他记得此人就是那天在野训场迎接他们的那位叫做秦卫国的老兵。

他立刻奉承道:瞧见没,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秦卫国秦英雄吗?失敬失敬啊!

秦卫国板着脸瞧着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裴小宝赶忙自我介绍:在下姓裴,裴元庆的裴,名叫小宝,韦小宝的小,宝贝的宝!初来乍到,还望多多关照!

“油嘴滑舌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秦卫国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又瞧了一眼陈浩。

陈浩已从凳子上站起,朝着秦卫国立正敬礼,朗声说道:首长好!列兵陈浩前来报到!

在秦卫国身后的晋华干咳两声,低声说:拿出你们的介绍信给我看看!

陈浩赶忙从包里取出上级的“调令”,双手递向晋华。晋华看了他一样,接过调令,看了半响,语气缓和的说:既然是赵教导员极力推荐,那么你们就留在这里吧,正好我们这里也缺人手!

秦卫国却不似晋华那么语气柔和,仍是板着脸说:裴小宝、陈浩,你们俩个给我听好了,这野训场不比你们集训营,每日有充足的时间训练。这里的任务是注意枪械的保养和维修!随时迎接新兵的训练和演习!训练只有抽空进行,明白了吗?

这人真奇怪,不训练是好事啊!哪有闲着没事抽时间训练的主?裴小宝心里不觉十分好笑,可他面上却不表露出来,而是一脸和气地说:知道了,领导!

秦卫国又皱起眉头,白了他一眼,说:别总是首长啊,领导啊的乱叫,这里没有那么多等级!

裴小宝一脸委屈的嘟囔着:那么敢问秦英雄,我们新来的叫你们什么啊?

秦卫国摘下帽子,挠挠脑袋说:这个,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总之不要叫首长,我听着心里别扭!

晋华用和蔼的口气对他们说:你们就住在隔壁吧,隔壁有两张单人床,抽空把隔壁的房间打扫打扫。

裴小宝见他们朝外走去,便冲陈浩做了个鬼脸,陈浩小声说了句:跟个跳梁小丑似的,丢人!

野训场的生活单调而无聊,每日里除了打扫卫生,便是洗菜煮饭,然后去叫两位老兵用餐。只有接到通知有人要来野训场训练时才能摸到枪械。

陈浩对这种生活无比失望,裴小宝倒觉得无所谓,没了集训营高强度的训练,多了许多自由,每晚还可以一觉睡到大天亮。

两位老兵呢?每日里靠着训练打法日子,裴小宝早已见怪不怪了。在这枯燥的野训场,想找个人说说话,聊聊天都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裴小宝是个闲不住的人,很自然的将陈浩当成了自己的兄弟,张口就兄弟长兄弟短的胡乱叫着。

“兄弟呀,我说兄弟!我看你每天闷闷不乐的在想什么呢?”

陈浩的目光望着远方,甚至没有看裴小宝,便说:我想什么,关你什么事儿?

裴小宝嘿嘿傻笑道:这荒郊野外的就咱们这几个人,你想什么难道不能对我讲啊?那两个神经兮兮的老兵每日里只知道训练,训练,只剩下我和你了,如果你再魔怔了,那我裴小宝岂不成了孤家寡人了?连个说话的伴儿都没了?

陈浩冷冷的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从早到晚一直在训练吗?

裴小宝说:愿听高见!

陈浩冷笑说:他们一直坚持训练是因为还有梦想!希望能够等待着上级下达任务给他们。而我们呢?连梦想都没有!可悲!

裴小宝有些尴尬地说:在这里不愁吃不愁穿,有什么不好的?

陈浩瞧了他一眼,说:可怜!连一点上进心都没有,跟你这种人我简直无语!

裴小宝嘿嘿两声,说:你是大学生,你清高!那我问你,你究竟在想什么?是在想雀儿呢?还是想你那个老同学?

陈浩冷冷的说:在这种鬼地方,想谁还不都是一样?

裴小宝穷追不舍的问:那么你是想雀儿多一点呢?还是你的那位老同学多一点呢?

陈浩没搭理他,突然站起了身遥望着远方。

远方有什么?

一辆军车缓缓的朝着他们这里开来。竟真的停在了他们这里。

一位身穿军装的女士官自车里走下,瞧那她气色十分精神,朝着陈浩和裴小宝他们打个军礼,很有礼貌地说:请问这里哪位是秦卫国同志?

裴小宝抢着说:您找秦英雄啊?找他什么事情?我是他徒弟,有什么事情您对我说好了!

那名女士官淡淡一笑,眼中流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态,却仍很客气地说:对不起,我只能对秦卫国同志讲,麻烦你给我们找一找他。

我们?裴小宝这才发现车里还有一位,奇怪那位女兵怎么不下车啊?

裴小宝来了精神走上前说:哎,我说这位女兵,您怎么不下车啊?

那个女兵像是没听到他的话,她那目光却始终停留在陈浩的脸上。

“一个大姑娘家,尤其是个女兵总瞅着人家大小伙子,这成何体统?是不是看着人家陈浩兄弟长得帅,相上人家啦?”裴小宝有意没意的朝着车上那个女兵打趣。

“裴小宝不要胡闹!”秦卫国洪亮的声音自远处传来,人影飞快地奔这边跑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您找我?我就是秦卫国!”

那位女士官爽快地笑了,说:您就是首届兵王大赛的亚军秦卫国同志?太好了!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雪。我给您介绍一下,董艳丽请下车!

原来车上那位女兵的名字叫做董艳丽?

直到董艳丽下了车,裴小宝才仔细打量着她,身材匀称的她,一头齐耳短发,清秀大方的脸蛋透着一股无法言语的大学生才会有的气质!

董艳丽很大方的朝着秦卫国伸出了手,面上露出可爱的笑容说:见到您很高兴,秦卫国同志!

秦卫国却并没有同她握手,而是朝她打了个敬礼,十分严肃的说:您好!是我——秦卫国!

那个叫白雪的士官向他解释着:秦卫国同志,我这次过来是专门陪同董艳丽同志增强射击科目训练的!

裴小宝捅了一下身旁的陈浩,低声说:我说陈浩兄弟,你说这个女兵咋样?我还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兵!

他这时才发现陈浩的眼睛竟然直了。这哥们也真够丢人的,竟然比他还色?见到漂亮女人魂都没了?

董艳丽却没有再看陈浩一眼,就仿佛根本没有这个人存在似的!

秦卫国赶忙冲着裴小宝喊:小宝赶快做饭去!今天中午咱们要好好招待一下这两位客人!

四菜一汤是裴小宝的拿手好菜,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六人围着八仙桌用餐。晋华打着趣说:我们这位夜大出身的小宝,还是个大厨子呢!烧菜烧的蛮不错的!

白雪好奇地眨眨眼睛问:怎么,裴小宝你还在夜市干过厨师?

裴小宝非常尴尬,但他却轻描淡写的化解了这种尴尬场面:我说啊,大家可不要听这位晋华前辈开玩笑,我裴小宝哪是夜大出身?上过燕大还差不多,读过几年书,在上学的时候学会了自理,自个炒菜做饭,洗衣刷碗什么的样样精通,针线活蛮拿手的!

白雪眨着睫毛较有兴趣的听着,董艳丽却“扑哧”一声笑了。

她的笑很形象,就像听到了十分可笑的事情,忍不住笑出来一般。弄得裴小宝十分尴尬。

没想到陈浩却为他打起圆场:我这兄弟的确是上过夜大!他是靠自己的双手生活,靠自己的双手挣钱,难道这也好笑吗?

此话一出,董艳丽的脸挂不住了,看了陈浩一眼,那目光之中透着些许埋怨,些许关切,总之十分复杂,复杂的难以想象。

只见她低下头不无埋怨的说:别自作多情了!人家又没笑你!

董艳丽与陈浩之间是不是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不然他们之间为何总是莫名其妙的让人感到非常别扭呢?

2

第十九章 又回野训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