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临时武装>36倒霉的圭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6倒霉的圭冢

小说:抗日之临时武装 作者:坐梦家 更新时间:2014/5/5 16:14:09

看到住宅区有日军活动,圭冢寿人并没有在意,随意劫掠百姓的多了,不足为奇,只是纳闷取柴火要这样早。

等到传来了爆炸声,还有升腾的烟雾,圭冢寿人暗叫不好,顺着烟雾方向,正是刚才的宅区,这一定是劫掠的日军遭遇了什么人的袭击,什么人,看不到,想拿着望远镜找找去路,好像这宅子找不到门,赶紧的带人赶往现场,这一定和捕狼鹰有关系。

带两个班迅速出击,很快就到了方家暗宅,围着宅子转了两圈,奶奶的怎么找不到门,三面是宅子,一面有高墙,这面高墙好高,这时候已经觉察到暗宅内起火。

赶紧的全面进攻,从三个宅子,还有高墙,找最近位置,强行突破,看能不能翻进去,没成想这三个宅子里全有机关,有踩地雷的,有中枪的,有被铁壶锤砸中的,也有躲过矛枪的,本事还真不小,居然还挺敏捷,正站在那庆幸,却没躲过再次袭来的梭镖,搭人墙上高墙,过去的院墙在顶部都插着碎玻璃茬子,为了防贼,日军好像也有经验,留意着碎玻璃茬想找个缝隙,刚够到墙檐疼的小野熏哇呀大叫“この誰よこんなに損、ネズミを壁にクリップ(这谁呀这么损,把个老鼠夹子放墙上)”

眼瞅着里边的火越烧越大,他们是怎么进去取柴火的,圭冢寿人这个急呀,也不管自己士兵了,遇到攻击,很正常的就要想到还击,哪怕是机关也要破坏掉,至于曾经看到的士兵,就算有气也会被烧死,里边劈里啪啦烧的正旺“巴噶、攻撃、火を揚げが消え、穴(巴噶,攻击,把火炸灭,打洞)”

圭冢寿人大发雷霆,虽然凭感觉他应该能猜到,这里可能已经没有人,应该不是自己士兵取柴火所为,这里应该是藏匿的抵抗分子,并且应该已经逃走,进去了也是无宜,甚至既然是对手有所准备,可能连一些有价值的线索也不会留下,但是身为皇军怎能被如此戏弄,命令士兵连番投弹,七八个手雷扔进了院子,也有的落在了屋顶,顺着瓦顶滚落,有的手劲大院前扔到了屋后,滚落的手雷爆炸也有所延迟,害的守在屋后的鬼子连忙卧倒不明情况的开枪还击,这鬼子折腾的这叫一个热闹。

士兵们不知到圭冢寿人曾经看到过什么,只知道这宅子很邪门,不对,是没门,反正被惹的很气,一个劲的往里扔手雷,还在三宅一墙估计差不多的位置放了一些手雷,过去的砖都大青砖,有的还是岩石,都很坚固结实,两三个手雷在一起,到算是每一面都有打通,不过几个入口打通的都不大,站着是进不去的,小心的弓着身子探入,墙那一面就不好进了,里面还有一道暗宅的矮墙,因为房间要搭脊呈梁流出水,也是为了好看自垒的一面,两墙之间很窄的距离,小野熏一看,里墙不高,可自己的手被夹的生疼攀爬不利,一挥手“竹をクリップ(竹,小心夹子)”

“嗨伊”弟弟小野竹低头探入“胡同太狭く、私が試してみて(胡同太窄,我试看看)”

这要是小野熏攀爬,也许能够过去,他弟弟比他胖,尤其屁股大,试看的结果比较费劲,小野熏连忙上去帮忙,探着身子拖着弟弟的屁股,总算是攀爬到腰部,再往上上,说什么也做不到了。

圭冢寿人随着士兵从别的洞口也钻入了宅子,端枪搜索了半天,一个人影都没有,奇了怪了,明明看见两三个士兵在取柴火,{从市政楼上因为距离和墙壁的关系,只能看到部分人的上半身)就算是被袭击了应该留下尸首,难道在火力。

“報告書で、狼鷹マーク(报告,有捕狼鹰标记)”

圭冢寿人也看见了,墙上不光画有鹰爪痕留有草书文,墙头上还有露出半截的小野竹,他又四下望了望,捕狼鹰的痕迹不止一处,这宅子主房一面是和外边的房子连脊,一面单筑的墙,两倒座矮一些,门就在两倒座之间,搜查了一边后确认了没有什么别的线索,火也不救了,带队收兵。

也是倒霉催的,狗洞钻进来非要象个人一样站着从正门走出去,其实这很正常,符合刑侦和好奇的心里,圭冢寿人就是负责捕狼应侦缉,自然要搞个明白,没发现同胞尸体感到很轻松,直接上去打开门就要走,没留神门上稀里哗啦倾盆而下黄汤液体,来不及躲闪了连忙闭眼闭嘴,黄汤又浇了一身,我的白色衬衣呀。

被浇后,圭冢寿人疯一般迈出门去,又转过身来向着自己士兵大发雷霆,弯腰扑棱着甩开两手象捉小鸡似的“巴噶、何が仕事をしたと思ったら、半日味が違う(巴噶,什么地干活,半天了我就觉得味道不对)”

嗖嗖几声,倒机关装置被触动,门的两边喷出许多削尖木签,圭冢寿人连忙双手护头往旁边躲,躲过了无数,却还有一支抱在怀里,胸部让人害羞的位置,他大叫一声拔出木签,鲜血直流,士兵们连忙围上来“圭冢中尉、圭中尉、圭尉、どうしたの(圭冢中尉,圭中尉,圭尉,你怎么了)”

士兵们捂着鼻子乱哄哄的拥着圭冢寿人就走了,墙头上的小野猪眼巴巴的望着有些不耐烦了“兄、あなたはあるいはに頼まれて、あるいは下曳き、別老が良い(哥哥,你要么向上托,要么往下拽,别老变好不好)”

小野熏也觉得挺费劲“はい、弟は焦らないで、二人の力はきっと同じように、さもなくばより遅い(好的,弟弟别着急,咱俩的劲一定要使一样了,不然更慢)”

圭冢寿人伤的并不重,冯四锁只是对机关感兴趣,实际操作并没有几次,力度上也没有合适的材料,关键是圭冢寿人自己的抱头动作,被手臂驱使,木签入肉近半寸,这对一个军人来说不算什么,关键是这气,又被罐了一身黄汤,他让人清点人数,看看是谁去劫掠木材,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竟然去了那么一个地,一核实,并没有士兵外出,大概是其他中队的人吧,既然不在自己属下,也只能算了,可谁想到,别的中队竟然有人到大队部去告他的状,说什么他派属下无赖抢钱,还劫走了摩托车。

哪有的事,既然被传唤就得去,来不及洗了,换了件不太好看的外衣,顶着味就去了。在路上他就寻思,这谁告自己的状,这不是冤枉人吗,闻闻身上的味,还不够倒霉的,寻思着捕狼鹰的事,还真让他想出了一个办法,捕狼鹰,应该已经消失,住所被毁,不是离开保定就是被烧死,这或许可以得到上司的嘉奖。

2

36倒霉的圭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