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丰碑>涅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涅槃

小说:丰碑 作者:独行侠 更新时间:2014/4/28 10:17:10

 小郝背着魏狗剩回来了队部的驻地,医生说魏狗剩由于身体太虚弱了,所以要补充补充营养才行。

 但是,当时我国正处在和日军的相持阶段中,日军对我们通往国外的各个通道实施了封锁,物资运不进来,哪有什么补品可以吃啊;再加上国民党政府对八路军实施了经济制裁,战士们连薪贴都拿不上,哪有钱去买吃的。

 小郝知道后,他想了又想,他记得村里的老人曾经说过乌鸦蛋能够补身体这一说法,他想到了村口有棵大槐树,上面有个老鸦窝,跑到了村口大槐树下。

 小郝看着这棵树,只见这棵槐树有磨盘那么粗,上面密密麻麻长着粗壮的枝干,在树枝的分叉处的有一个脸盆一般大小的乌鸦窝;小郝心里暗自嘀咕到:‘乌鸦啊,乌鸦,不是我非要你断后,实在是因为我战友身体太虚弱了,对不住了。’说完便两个胳膊抱住树干,两条腿也将树干夹住,然后一点一点往上爬。

 小郝爬到了乌鸦窝在的位置,只见里面有三个还在孵化中的乌鸦蛋,小郝轻轻的将蛋放进口袋里,然后从树干上‘哧溜’一下滑了下来。他在村口用钻木取火的方法将一小堆干柴点燃,等到柴火烧旺的时候,小郝将乌鸦蛋放了进去,过了一会儿,他将火扑灭,然后将乌鸦蛋取出,乘着乌鸦蛋刚出火的那股热乎劲,小郝也顾不上烫,急忙跑到魏狗剩的房间。

 魏狗剩在昏睡了三天之后才醒来,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他感到头上昏昏沉沉的,但是感觉身子下面软软的,他轻轻地睁开眼睛,看见耿志辉正坐在他的床头的一把椅子上,他急忙坐了起来。

 “连长,我们遇到日本兵了。”魏狗剩一边坐起来,一边急忙向耿志辉说道:“周有顺在和日本兵搏斗的时候被日本兵给打晕给抓去了,你们想办法营救他啊!”

 耿志辉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区委的同志已经把这件事告诉我了,我们会尽力营救周有顺的;来,把这个吃了。”耿志辉说着,将小郝给魏狗剩的乌鸦蛋拨了皮,轻轻地放到他的嘴里。

 周有顺被日本兵打晕后,被带到了位于县城的监狱中,日本人用铁链将他吊在一根木柱,周有顺垂着头,他的头发湿淋淋,脸上布满了大大小小十几处伤口,他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血水和汗水从他的衣服上渗了出来;一个日本兵将一个装有凉水的盆端了起来,用力向周有顺的身上泼了过去。

 周有顺瞬间被这刺骨的冷水给激醒了,他闻见一股刺鼻的霉味,努力睁开眼睛,只见一个日本典狱长手持一把军刀站在他的面前,他忘记了几天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努力回忆几天前发生的一切:

 他隐隐约约记得那天他和魏狗剩去执行侦察任务,后来魏狗剩不小心暴露了目标,他掩护魏狗剩撤退后,便与日本兵进行一对一的白刃战;在白刃战中,他用刺刀杀死了几名日本兵,后来,他后脑勺上挨了重重的挨了一下,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再也不知道了……

  “是不是很疼啊?”日本监狱长中村次郎一副怜悯的表情看着周有顺说道,接着他又问道:“你有妻子、孩子吗?中国士兵,你应该为他们想想,你的家人不能没有你,你是你们家中的顶梁柱,你应该为他们活着。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只要你肯与我们大日本帝国合作,我们会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周有顺明白了中村次郎的意思,他对着中村次郎说道:“狗日的小日本,你们杀了爷爷吧!爷爷死也不会说的!”

 中村次郎拿起一条鞭子在周有顺身上用力打去,鞭子在空中发出‘呼呼’的声音,鞭子落在周有顺身上并且留下一道道鲜红的血迹。

 “知道人疼的最大好处是什么吗?”中村次郎气急败坏的说道,接着他又对着周有顺大声咆哮到:“那就是证明你还活着!支那士兵,欢迎你来到日本驻监狱,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撬开你的嘴,让你说出你所知道的一切秘密。姓名,你的部队番号,你的职务。”

 周有顺的脸抽动了一下,他轻蔑的看着田中次郎,只见田中次郎黝黑的脸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汗珠,他的手时不时在自己的胡子上撮一撮,他穿着一件白丝绸的褂子,上面沾着乌黑的血迹和汗渍,右手拿着一条半米来长的牛皮鞭子,腿上穿着一条沾满血迹的黄咔叽色裤子。

 “快说!你的姓名、部队番号还有你的职务!”田中次郎两眼怒瞪着周有顺,愤怒地大声吼道。

 周有顺吃力地将头抬起来,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小日本,想知道我们的粮食、弹药还有我们的部队在哪儿吗?”

 田中次郎睁大眼睛,脸上紧绷的肌肉马上放松了下来,他阴笑着走到周有顺面前,好奇的说道:“你说出来,我们大日本皇军对你大大的有赏。”

 周有顺看着田中次郎,笑着说道:“俺就不告诉你!哈哈……”

 田中次郎气坏了,举起鞭子就在周有顺身上打,鞭子在周有顺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周有顺强忍着伤疼对着田中次郎大声骂道:“小日本,爷爷我身上正痒痒呢,给爷爷我挠挠痒。”田中次郎更加生气了,他用钢叉从烧着的火炉里出一块发红的炭块,放在了离周有顺的胸口一尺的地方,面目狰狞的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怕,如果你老实交代,我就将它拿开;如果你不老实交代的话,那么我将使用比这更残酷的办法,直到你说出你所知道的秘密为止。”

 周有顺轻蔑的看着中村次郎,轻蔑的笑着说道:“小鬼子,把你那套下三滥的手段尽管使出来吧!爷爷我不吃你那套!”

 中村次郎这下可是气坏了,他将发红的炭块放在周有顺的胸口上,只听见“嗞嗞”的声音,并且发出一阵刺鼻的味道。周有顺挣扎着大声骂道:“小日本,**八倍祖宗!”只见中村次郎狰狞的笑着,说道:“我看你说不说!”

 周有顺说道:“打死我也不说!”中村次郎更加生气了,用发红的炭块按在周有顺的胸口上,周有顺大叫着,喊道:“小日本,**八辈祖宗。”渐渐地他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

 等周有顺醒来后,他睁开眼睛,看着个子不高的田中次郎,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只见田中次郎的背后有一具刚刚被凌迟处死的人,旁边的架子上挂着各种刑具,有竹签子、钢叉子和皮鞭子等,架子旁边的靠着一把长凳,地上放着一摞砖……

 正当他想着这个长凳和砖有什么用的时候,只见两名日本士兵将一个反绑着女子抬了过来,沿着她的膝关节用一根粗麻绳将她绑在了长凳上,把她的腿平放在长凳上,然后将两块砖垫在了她的脚裸下,每加高一块砖,都会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那‘啊!’的一声惨叫传遍了牢狱中的每一角落,也触及着每一位受刑者的神经。

 因为那种痛苦除了受刑者本人知道外,其他人实在是不能用语言来描述。

 周有顺看到这的时候,心理不由产生了动摇的想法,但是,当他想起他参军时妻子对他殷切的关怀、儿子那稚嫩的面孔和乡亲们对他的期盼时,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中村次郎看见周有顺的目光由他的脸上转移到了那女子的身上,心想‘他是不是产生了动摇的念头’,于是他对着周有顺说道:“看见了吗,这就是与皇军不合作的下场。” 他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那名受刑的女子。

 ‘呸!’周有顺吐了一口污血,看着中村次郎,问道:“你们日本人就没有在战场上投降的吗?”

 中村次郎轻蔑的笑着,说道:“我们日本人不像你们支那人一样没有骨气,如果我们在战场上战败的话,我们绝不会向敌人投降,我们只会用刀将自己的肚子抛开,然后去谢罪天皇!”说到这时,他拿起一把二十多厘米长的日本短刀。

 这种刀一般刀刃处有血漕,血会顺着血漕流迅速流下来。刀鞘上镶嵌着梅花图案(皇族的镶有十六瓣菊花图案),梅花是日本的国花,它在日本文化中象征着高洁。

 中村次郎将刀从刀鞘中抽了出来,只见刀刃在火光的映照下,闪着寒光。他用手抚摸着寒光闪闪的刀背,脸上露出了一副孤傲的表情,突然,他刀刃向外,用力朝着周有顺身旁的一个碗口般粗细的柱子上砍去,只见刀毫不费力的从木头上砍过。

 中村次郎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白布,将刀仔细的擦了擦,将刀放回了刀鞘之中,然后对着周有顺说:“如果你不肯与我们合作的话,那么你的胸膛会和这根木头一样。”

 周有顺的双目怒瞪着中村次郎,大声说道:“狗杂种的小日本,有本事你杀了爷爷我,不要在那儿吓唬爷爷,爷爷我从小就是被吓大的,老子不吃你那一套。”

 中村次郎摇了摇头,让日本兵将周有顺暂时拖回到牢房中。

 这件事让中村次郎气坏了,但是他没有办法,于是他把这一情况向日本宪兵队长田中太郎汇报了。

 “这是我在支那军人中见过的骨头最硬的支那士兵,如果不是为了获取情报,我真想立刻就杀了。”中村次郎在办公室说道。

 “中村君,我们刚刚发明的电椅还没有在实践中使用过,我想如果我们用电椅的话,一方面可以从那个支那人口中取得八路军的秘密,一方面又可以从中得出一些改进的方法,这岂不是一举两得吗?”日本宪兵队长田中太郎说。

 日本人所说的电椅,是指一种刑讯工具,它是指用在利用电流穿透人体,使人意识不清,在这种情况下迫使人说出各种机密,日本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使用电刑的例子很多,据史料记载,关东军司令部在捉捕到著名抗联英雄赵一曼女士后就曾对她使用过这种酷刑。

 “恩。”中村次郎点了点头说道。

 两个日本兵把周有顺两个胳膊架着从牢房拖到了刑讯室。

 中村次郎坐在一把太师椅上,他的手扶在一把日本军刀的刀柄上,两只眼睛盯着被日本兵架着的周有顺,问道:“我再问你一次,愿不愿意和我们合作?”

 周有顺睁微微开眼睛,笑着看着中村次郎:“小日本,爷爷告诉你,爷爷我死也不会说的!”中村次郎气坏了,站起来向着周有顺的肚子上一阵猛打,周有顺的嘴里吐出了血。

 “你到底说不说!”中村次郎再次说道。

 “打死我也不说”周有顺说道。

 中村次郎命令一个日本士兵将周有顺按在椅子上,另一个日本士兵将他绑在椅子上。中村次郎站了起来,手戴一副绝缘手套,拿着露出铜丝的电线,然后命令士兵启动电源开关,电流在空气中‘啪啪’作响,中村次郎狰狞的笑着说道:“支那士兵,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肯与我们日本皇军合作,我们绝不会亏待你!”

 周有顺看了一眼,然后大声说道:“狗日的小日本,爷爷不怕你,有本事,你就什么招你就使吧!”

 中村次郎见周有顺如此顽强,他让士兵将周有顺的上衣脱光,并且将通了电的电线按在周有顺的胸前,强大的电流顺着周有顺的身体流过,周有顺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大腿的肌肉不停地抽搐着,嘴里吐着白沫,眼睛突凸,舌头外翻,瞳孔微微放大……

 等周有顺再醒过来的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指甲盖已经被日本兵给剥去了,上面正在流淌脓和血,周有顺惊慌的望着这一切,但是,他很快又镇定了下来。

 中村次郎看见周有顺慌了起来,他趁机问道:“投降吧!支那军人,只要你肯说出秘密,我马上就给治疗。”说完,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药瓶子说道:“这里是731部队最新研制的鼠疫,石井大佐还没有找到活体实验,如果你不配合我们的话那么你就会成为我们的试验品!”

 周有顺知道这是日本兵使用的伎俩,他对着中村次郎大声骂道:“小日本,你打死爷爷我吧,少这样作践老子,老子我誓死不做亡国奴!”

 “好!很好,那么我就成全你!”中村次郎再次瞪起铜铃般大小的眼睛,他从墙上拿起一把铁钳子从炉子中夹起一块发烫的木炭,狠狠向着周有顺的胸前按去,木炭在皮肤上发出‘嗞嗞’的声音,并且发出焦糊的臭味,周有顺“啊!”的大声喊道,但是,不一会儿,他便昏死了过去……

 

0

涅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