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丰碑>太阳旗的谢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太阳旗的谢罪

小说:丰碑 作者:独行侠 更新时间:2014/4/30 12:06:24

周有顺挨了个记过处分,但是他一点儿也不后悔,按他的话说就是:“不就是杀了两个鬼子,反正他们迟早是死,杀了他们也算是为我兄弟报仇了!”

周有顺被关在被团长关在禁闭室里反思,他的脑海里一直想着魏狗剩临死之前对他说的话:“为我和我婆姨报仇。”这句话像魔咒一样深深地刻在了周有顺的脑海里。

然而,村中次郎他可没有这么幸运,他吃了败仗,丢了县城,来到了位于古县的好友坂原次郎的家中;坂原次郎见到中村次郎,这令他喜出望外,他赶忙将中村次郎迎进自己的屋中。

 坂原次郎的家中是一个奈良式的房子,这种建筑的风格仿照的是中国唐朝时期的建筑风格。

 坂原次郎将推拉门打开,将木屐脱了,放在门口,中村也将鞋脱了,放在坂原次郎木屐的旁边,只见地上铺着榻榻米地板,墙的左边摆放着一副日本奈良时期的黑盔甲,墙的正中央悬挂着挂着一张日本裕仁天皇的戎装照,照片下面的柜子上摆着一个装有一长一短两把刀的刀架,墙的右侧悬挂着一幅日本的艺妓图,艺妓图下面摆着一个中国的青花瓷,青花瓷上画着萧何月夜追韩信。

 坂原次郎和中村次郎面对面的跪坐在地上,坂原次郎望着久日不见的中村次郎,高兴的说道:“啊!中村君,好久不见,让我好好的看看你!”他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拍着中村次郎的肩膀。

“坂原君,我这次来是向你告别的,我们以后可能永远都不会见了。”中村次郎双腿跪坐在垫子上,双手放在大腿上,深深的低下了头。

 “怎么了,中村君?”坂原次郎惊奇的站了起来,他望着中村次郎问道:“难道是因为你战功卓著,而得到了日本军部的调令,让你离开华北战区,回日本大本营辅佐参谋本部的将军们吗?”

 中村次郎哀伤的叹了口气,接着他摇了摇头,说道:“我是因为在淞沪战场败退被撤职到战俘营的,这辈子我恐怕是很难有机会带兵了,跟别说是回到陆军大本营去辅佐参谋部的那些将军们了。”

 “什么!”坂原次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惊诧这样一位因为曾经在论文中大谈攻守防御而受到日本天皇召见并被日本裕仁天皇授予军刀的优秀毕业生,竟然会在海陆空占绝对优势的条件下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日本军部下达的任务,想到这时,坂原次郎急忙关切地问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啊,中村君!”

 “我所在的师团在松井石根司令的指挥下对中国军队发动了猛烈进攻,当时以为中国军队不堪一击,我们三个月便可占领中国。但是,仅围绕淞沪一带我们就打了三个月时间,这大大拖延了我们的时间。”村中次郎泪流满面的说道。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要想它了。”坂原次郎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拍了拍中村次郎的肩膀,“那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你的儿子中村原田要结婚了吗?”坂原次郎关心的问道。

 “不是,中村原田已经在攻占南京的战斗中以死效忠天皇了。”中村次郎一边说着一边流下了哀伤的眼泪。

 “实在是对不起。”坂原次郎一边说着,双手合掌,做祈福的样子;但是,他又将目光转向了衣衫破烂的中村次郎,问道:“那是到底是怎么了?中村君!你倒是说话啊!”

 “我把看守的支那军人给看跑了,并且因为我的失职我所在的县城被中国军队给攻占了,我这次来是向你告别的,回去我就要剖腹自裁了,以后我们真的就再也见不到面。”中村次郎淡淡的说道。

 “什么,你把一座给县城给丢掉了!”坂原次郎像打了鸡血一样猛地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望着中村次郎。

 “是的!”中村次郎忏悔的点了点头说道,接着他又说道:“我们本来是想将一批犯人押运至城门对他们进行枪决。但是,不料八路军采用了内外夹击的方法不但将犯人给劫走了,而且还用他们管用的游击战法将增援的部队给阻拦在道路上了。”

 “哎!”坂原次郎叹了一口气,等他稍微平静下来后他望着中村次郎关心地问道:“那么,军部的将军们知道吗?”

 中村次郎摇了摇头,但是他接着说道:“反正迟早都要知道,与其挨顿骂再去死,还不如现在就自裁算了。”中村次郎一边说,一边从腰间抽出那把刻有“昭和八年”的短刀来便要刺向腹部。

 “中村君,你听我说”,坂原次郎赶忙从他的手里夺下刀,“你这次是战败了,是应该受到自裁,但是你想过你的妻子犬养惠子的感受吗?你愿意她一个人带着你的儿子沦落到那种人人都看不起生活吗?”

 这话深深的说到了中村次郎的心坎上,他想起他与妻子曾经在雪花飞舞爬富士山,他也想起他们一起在樱花烂漫的季节里在樱花飘洒的樱桃树下漫步,他还想起了他在富士山下与北辰一刀流的剑客们切磋剑术,他更想起自己的妻子为他生下第一个儿子时那种初为人父时的喜悦之情……

 但是,但是这一切已经化为过去,所有的这一切都好像刚刚发生过一样……

 中村次郎叫坂原次郎出去,自己一个人跪在裕仁天皇的画像前,深深地忏悔着……他懊悔着,他后悔当初自己那种狂热的参军热,后悔当初为了来中国而和妻子产生争执,他更后悔当初将自己的儿子送上了战争这条的不归路……

 他拿起一把小刀,从自己的白衬衫扯下一块白布来,放在桌子上;他又在手指上深深地划了一道,血顺着他的指尖滴了下来,他用血在那块白布上写到:

敬爱的妻子犬养惠子:

 ‘收到我的来信时我可能已不在人世了。

 想起当初为了参加这场所谓的“圣战”而与你发生争吵,现在想起来实在是有些后悔,尤其是后悔当初为了参加这场所谓的“圣战”而将我们的孩子中村原田送到战场,以致于我们的长子丧命于支那的领土上,想到这儿我便深深的感到后悔。

 作战初期支那人的抵抗热情十分高涨,我军的作战热情也十分狂热,但是三个月后,我军士气低落,占领区的我军常常受到支那军人对我军的袭击,他们偷袭我们的碉堡、炸药库和我们的铁路,由于弹药不足和人心失散,这使得我们被迫由主动进攻转为被动防御。

 从去年支那军人的游击队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对我驻守在山西的部分堡垒和铁路进行破坏后,我军的运输能力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我们从缅甸、朝鲜、印度等地区抽调的战俘大部分还没运到前线就已被八路军和游击队消灭殆尽,我真的有些怀疑,这场战斗是否该发动。

 好了,不说我了,我们说一说你吧,现在日本的粮价还是那么贵吗?还有现在日本的青年都是还在参军作为自己的职业吗?现在日本的政府给没有给你们发慰问的钱?

 就说这么多吧,我的生命本可以死在战场,就像那樱花一样瞬间灿烂,但是我没有,我是选择了一个让你们感到耻辱的决定——逃跑,但愿我的死不要给你们带来麻烦。

 但是,作为一名军人,我只有无条件的服从,尤其是在战场逃跑,它的罪状不仅仅是对一名士兵的耻辱,它更会使我们的武士道蒙羞,所以,我得去自裁,希望你能平安。

 昭和10年 中村次郎遗留’

 写到这儿时,他不禁潸然泪下。

 这时,坂原次郎身穿一身和服走了进来,他望着眼前的这一切,感到非常的吃惊,他说道:“中村君,你不要自责了,振作起来吧,我们不会输的!”说完,他便从一个木箱子里拿出了一瓶装满清酒的白色瓶子,“来让我们喝点酒吧!”。

 “坂原君,你可否想过,我们在中国如此的杀戮,后果会是什么样的呢?”中村次郎愤怒地说道,“你看,仅仅是南京那一战后,我们就对南京城内三十万手无寸铁的百姓进行大规模的屠城活动,井敏明少尉和野田毅少尉更是对中国百姓展开了百人斩竞赛,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大东亚共荣吗!并且我们的军队所到之处都是烧杀淫掠,而支那军人却是对百姓秋毫无犯,这样怎么能取胜呢?”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看看现在的中国军队,已是打得疲惫不堪,你想想,忻口一战,支那军人集中重武器对我阵地发动猛烈进攻,但是又如何呢?支那军长等十几名将级军官阵亡,这只能说明支那军人实在是太蠢太蠢了。而且最近又从军部听说山本长官已对太平洋的美军发动了进攻,过不了多久,世界就将会属于我大日本皇军!”坂原次郎一边说着,一边手舞足蹈唱着《樱花》这首日本民歌。

 “坂原君,这个确实是现实,但是你想过没有,我们日本的领土和人口一共才多少啊,能够长期作战吗?而且山本将军的决定肯定是错的,日本现在的能源主要来自美国,这样贸然发起攻击,我想对我们肯定不好。再说了,现在我们国内还在饱受战争带来的恶果,年轻人因为就业问题而被迫参军入伍,并且身死异处;国内大米卖到10元一斤,你说这怎么是好啊!”中村次郎一边说着,一边流下了眼泪……

 晚上,坂原次郎给中村次郎安排了一间客房,中村次郎穿着军装跪坐在垫子上,忽然推拉门‘咯噔’柜子上一下开了,走进来一位身穿和服的日本女子,她手捧着一个装着和服的方形木盆,她双腿跪坐下,身体呈九十度弯曲,然后说道:“坂原长官请您换上和服。”

 中村次郎将和服放在一边,他让那名日本女子将留声机打开然后出去,留声机一直放着《拉网小调》,歌声中动人的旋律又勾起了他的思乡之情。

 中村次郎想起了在北海道的那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每天和父母一起乘着渔船飘荡在大海上,在暴风骤雨中他和父母与大自然搏击,他们将一个个布好的渔网捞了上来,上面有新鲜的鲱鱼、黄鱼还有罗非鱼等等;并且船上母亲为他将大米将鲜鱼肉、萝卜丁包起来,然后裹上一层海苔……他回想起那段美好日子,对他来说那真是终身难忘啊!

 中村次郎望着天上的月亮,只见天上的云朵给月亮给笼罩上一层薄薄的云雾,这更勾起了他对家乡的思念。

 中村次郎转过身,望着裕仁天皇的画像,他现在恨透这个人了,但是,他作为日本军人,必须无条件的服从,于是,他从腰间将刀拔了出来,跪坐在地上,然后拿起一块白布,轻轻的擦拭着他的刀,他本想用它为家族争光,然而却成为他自裁的工具……

 中村次郎将刀柄反抓着,刀尖对准了自己腹部的丹田处,然后大声高喊“天皇万岁!”,喊完后,便将刀尖深深的捅进自己的肚子中……

 坂原次郎听见叫声,急忙跑了过来,眼前这一幕让他惊呆了,只见中村次郎倒在地上,他的腹部插着一把刀,地上有一滩血。

 坂原次郎将中村次郎抱在怀里,大声喊道:“中村君!中村君!”然而,为时以晚,坂原按照日本的习俗将他火葬后,将其部分骨灰装在一个白瓷瓶中,然后,放入一颗樟木制成佛珠,最后用木塞子将瓶口塞住,将书信和中村次郎遗骨的白瓷瓶一起寄回了东京。

0

太阳旗的谢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