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丰碑>遗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遗物

小说:丰碑 作者:独行侠 更新时间:2014/9/8 8:41:39

刘艳在战友的帮助下将自己曾经的男友——魏峰埋葬在一块背靠青山的地里,这种做法与中国传统的易学有关,因为聪明的老祖先认为这种做法对后人有好处。

刘艳的胳膊上挂着一块黑色的纱布,她的脸上挂满了晶莹的泪珠,她的眼白由于流泪过多而略微发红,她在李晓芳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行走在泥泞的道路上;李晓芳和刘艳一样,胳膊上挽着一条黑纱,她与刘艳是一个宿舍的好友,用现在的话来说叫闺蜜,她们平日里经常开玩笑,但是这时的李晓芳却丝毫不敢在刘艳面前谈情感的问题,因为她知道这次行动如果她早一些将魏峰是国民党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卧底的话,那么可能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了。

刘艳回去后坐在炕上,她看着魏峰在弥留之际交给她的那个本,心里更加悲痛了,她靠在李晓芳的肩膀上什么也不说,只是一直在抽泣并且流着眼泪;李晓芳怎么劝也不行,这可把她急坏了,她看着魏峰在临终前交给刘艳的那个本,于是她好奇的拿起那个本问道:“刘艳姐,这个本谁的啊?怎么上面还沾有这么多血迹?”

“什么本?”刘艳说道。

“就是你刚才从口袋里拿出来的那个本啊!”

李晓芳刚一说完,刘艳马上从李晓芳的肩膀上爬了起来,她一把从刘艳手中夺过那个本,然后瞪着李晓芳说道:“谁让你乱动我的东西了!”

“怎么了?我就看了一下。”李晓芳委屈的说道。

“看了一下也不行,你经过我的允许了吗,就乱动我的东西!”刘艳看着李晓芳说道。

李晓芳委屈的看着刘艳,然后走了出去。

刘艳稍微静了一会儿,然后将魏峰交给她的那个本打开,只见魏峰生前在那个日记本上写着几篇日记,字迹十分隽秀,她大概看了一下,时间大都是1937年7月份到1938年期间的,于是刘艳静静的看了起来: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八日 星期四

今天街边的报童不停的叫喊着日本已于今日凌晨四点向宛平城发起进攻了,我向报童买了一张报纸,原来是驻丰台日军河边旅团第一联队第三大队第八中队借一士兵离队失踪,要求进城搜查,遭到第二十九军吉星文团长的严词拒绝后,日军迅即包围宛平县城,随后,日军向北平发动突然炮火袭击,二十九军司令部命令前线官兵:“确保卢沟桥和宛平城”“卢沟桥是尔等坟墓,尔等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守卫宛平城和卢沟桥的二一九团和第三营在团长吉星文和营长金振中的之后下奋起抵抗。

我拿着那张报纸来到军长的办公室门前,只见军长门前站满了原来东北来的弟兄们,我知道他们早就想打回东北去了,那些东北来的弟兄一个个都是直脾气,一但话说的不对了就会动气手来。

军长的副官叫他们先回去,他看见我也在那,于是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日本人正式向中国宣战,军长怎么不派兵增援。”

副官看着我笑着说道:“现在没有正式接到委座的命令之前谁敢派兵。”

“可是……”

“你不要再说了,你如果是为这件事来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回去吧,军座正为这事发愁呢。”

我当时走出军部大楼的真些想不明白了,为什么我们和共产党打了这么多年,为什么现在真正要用到我们这些军人的时候我们却不能为国效力。’

刘艳看完后,然后又翻开另外几页:

‘民国二十六年十月十二日 星期三

今天军部的卫兵叫我去一趟军部,说是有人找我,我以为是刘艳打听到我的消息了,于是我换上军装跟着卫兵来到军长办公室,只见军长办公室坐着一个佩戴少将领章的男子,军长对那个男子说道:“雨农兄,他来了,你们谈,我先出去了。”那个男子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

雨农,不就是大名鼎鼎的戴笠吗,难道是他?我心里忐忑不安的想着。

那名男子的身高有一米七左右,他上下打量了我一阵,然后操着一口浙江话说道:“你好,我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局长戴笠;”果然是戴笠,他找我能有什么事呢?“我知道你出身书香门第,是一个热血青年,曾在日本学习过,你的父亲魏泰老先生是清朝的进士的出身,曾参加过辛亥革命,可谓是辛亥革命的功臣。”

“是的”我看着戴将军说道。

“现在有一个任务我需要你去完成,而且我相信只有你才能完成这样一个任务。”

“任务?什么任务。”

“这个任务你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的父母和爱人,除非你死,你能做到吗?”戴笠将军看着我说道。’

刘艳看到这的时候,不觉的留下了眼泪,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滴答滴答的落到了本子上,落到本子上的泪水很快就将本子上的一些字给弄花了,刘艳赶忙用手将滴在本子上的泪水擦干,然后接着往下看:

‘‘这是什么任务?这么保密?’我心里暗暗想到,但是我说道:“没问题,坚决为党国效忠。”

“好样的。”戴将军一边说着一边在我肩膀拍了拍。

“那我应该怎样去呢?”我看着戴将军问道。

“这个你不用管,但是记住一点,走去这间屋子后你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刘艳又往下翻了几页,只见这一页的日期上标注着日期是‘民国二十六年年十二月十三日,星期一’,同时她看见这一页上有许多点点滴滴的水迹,看到这的时候,她不由想到7年前发生在南京的那场残绝人寰大屠杀,于是她接着看了下去:

‘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三日 星期一

由于我军的失利,南京城已于今日被日军攻破了,日军在南京城墙头上悬挂起了膏药旗,看着他们嚣张的样子,我真是有点痛心,难道我们坚守了个多月的南京就这样被日本军队占领了吗?此时,我真有种想放弃的感觉,但是我不能,因为越在这个时候我就越有留下来的必要。

我跟随日军第六师团来到南京,在前往大本营的途中我看见了一场我这一生中从未见过的杀戮。

一个日本军官让他的士兵从手举着日军国旗的百姓中拽出一个妇女,并且让她跪在地上,然后从腰间抽出军刀来,将那个妇女的头颅砍了下来,只见鲜血溅的满地都是,随军的一个摄影师‘咔嚓’一下按动快门按钮,然后摇了摇头。

旁边的百姓吓坏了,他们有的惊恐的叫着四散而逃,有的则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一些日本士兵端起机枪一边追着一边向那些四散而逃的平民开枪,被击中百姓们纷纷倒在地上;但是那些日本士兵依然不甘心,他们朝那些倒下的百姓走去,他们如果听到哪个人发出**声,便朝那个人的身上捅上几刀子。

接着,那个日本军官又从留下的百姓中拽出一个男人,让他也跪在地上,那个男人颤颤巍巍跪下后,然后那个日本军官猛地举起日本军刀朝那个男子的头上砍了下去,旁边的摄影师再一次按下按钮,然后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哟西!”’

刘艳看到完后,又急忙往下翻了几页,大致内容都是在南京所犯下的种种暴行,当她翻到民国二十七年三月一日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个“冯曼”的名字不止一次的出现在魏峰的日记中,于是她想这个叫冯曼的是不是就是魏峰临死前托付给刘艳叫她好好照顾的那个妻子呢?于是她往前看了看,发现前面没有这个名字,只有在三月一日之后出现这个名字,于是她静静的看着那篇日记:

‘民国二十七年 三月一日

日军为期六周的屠杀已经结束,城内人口减由战前的113万减到现在的34.5万人,城内的店铺开始陆陆续续开始营业,今天我和伊藤大佐还有其他几位特高科的日军官去“查看”城内的治安情况,当我们来到一家茶楼的休息的时候,一位女子走了进来,虽然聪明的她将头发给剪成了男子的短发,脸上也抹了黑色的炭灰,但是尽管这样,她的走路姿势依然暴露了她的性别,我想这下可糟了。

但是事情比我预想的要好,伊藤大佐只是问她愿不愿意嫁给我,那名女子再三拒绝了这门亲事,其他几名日本军官抽出军刀向这名女子砍去。

在这个时候我赶忙站出来打圆,并对伊藤大佐说:“太君,这婚姻大事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在中国结婚要有说媒、下聘礼、看生辰八字等等,这哪是我们当儿女的说想结婚就结啊……”之类的话,伊藤大佐这才同意不逼她;但是放的条件是想活命的必须嫁给我,并且说要在明天为我们举行婚礼。

我怎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0

遗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