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丰碑>幽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幽灵

小说:丰碑 作者:独行侠 更新时间:2014/9/12 13:50:30

1945年,抗战已渐渐进入尾声,国民党在对日本作战的同时,也在暗中窥探着八路军的情况;因为他们知道,这八年来,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在抗战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尤其是晋察冀和苏北一带,他们深得当地老百姓的拥护。

这一天,周有顺正在为战士们将枪械理论,他将一把三八大盖拆卸开(三八大盖又称大正三十八防尘步枪,是日本军方在三十式和三五式海军步枪的基础上研制出的一种防尘步枪,其优点在于射程远、精度高),他将枪的防尘盖拆下,然后又将枪的保险给卸下,用手指着枪膛中的击发部位说道:“大家注意看这里,子弹是由枪的撞击针碰撞弹壳的底火,底火引爆弹壳内部的火药,从而子弹头顺着枪膛发出,然后由枪膛内部的膛线对子弹的运动轨道并进行修正。但是,小鬼子产的三八大盖的杀伤力有限,一般击中目标后它就停止旋转,直直的穿过目标,所以在我们八路军中有句话,不知道哪位同志知道?”

“我知道。”坐在后排的李狗娃说道。

“狗娃,你来说。”周有顺一边笑着说道,一边朝李狗娃所在的方向看去。

李狗娃是一个参军不到两年的小战士,他和周有顺、魏狗剩一样,都是运城夏县人,并且他平日里总是跟周有顺在一起,向他学习一些关于枪械的知识,如捷克式ZB267.62毫米口径轻机枪、毛瑟M1912手枪等枪械的使用和这些枪械的数据以及相关的一些知识,他记得周有顺给他将三八大盖的时侯开玩笑的说了这样一句话:“三八大盖打中了小鬼子,过了几天这个小鬼子又回来了;三八大盖打中了八路军战士,过了几天这个八路军战士又回来了。”当时,他还问了一句这样的话:“怎样才能增加三八大盖的杀伤力。”周有顺左手拿着子弹,右手从腰间抽出军刺,朝着子弹的弹头上划了几下,然后说道 :“这样就可以了。”

想到这的时候,李狗娃站了起来说道:“三八大盖打中了小鬼子,过了几天这个小鬼子又回来了;三八大盖打中了八路军战士,过了几天这个八路军战士又回来了,不知道对不对。”

“完全正确!”周有顺满意的微笑着看着李狗娃,然后示意他坐下,接着他有问道:“那么大家就要问了,怎样才能提高三八大盖的杀伤力呢?”他将一发子弹拿起,然后说道:“大家看这是大家都熟悉的日本三八大盖的配用子弹,我用它只能射到鬼子,但子弹进入人体后只能直着穿过人体,除非是射中敌人的心脏、头部、肺部等要害部位,否则不会给敌人造成杀伤。”

周有顺从腰间拿出一把军刺,在子弹的弹头出划了两道子,然后说道:“要解决这个问题只需要在弹头处划伤几刀子就可以,有一次新四军的一名战士,在八百米以外的就用日本的三八大盖将一名日本少将击毙,后来才知道,这名日本少将是为了拍一张照片在那故意摆姿势而暴露了目标而被我们击毙的。”

不远处,小郝站在村口正在负责警戒任务,忽然一个人朝李狗娃走了过来。

“不许动,什么人!”小郝一边大声说道一边朝那人举起了枪。

“我是从河南逃难过来的。”那个人操着一口河南话说道。

小郝看着那个人,只见他穿着一身破棉布衣,背上背着一个破棉布包裹,他两只手的虎口处布满了厚厚的老茧。

“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逃荒的农民。”

“你到这来干什么?”小郝刚要说话,只觉得后脑勺被重重的打了一下,然后便晕倒在地。

晚上点名时,周有顺发现少了一人,他赶忙将这个消息这引起了程团长,这引起了程团长的高度重视,为了预防敌人对我根据地进行破坏,他马上派人将这一情况汇报给总部,经总部首长批准后程团长开展了一场反特行动。

程团长找到保卫处处长张子武,要求他对每一名班、排干部进行审核,尤其是和接触比较深的要重点排查,像李狗娃、李狗娃和刘艳等,那是排查对象中的重中之重。

第一个被叫进去的是李狗娃,李狗娃被叫的时候是在宿舍,他当时正在参加通讯班组织的内务比赛,只见战士们将一个个堆在一堆的被子铺平,展开,然后慢慢地叠成一块豆腐状,他用时14秒,比上次最高成绩快三秒,战士们都在为他喝彩。

这时,张子武带领两名保卫处的战士走了进来,他们二话没说,就要将李狗娃带走,通讯班的战士赶忙将他们拦下,说道:“把人放下让你们走。”张子武和他的士兵们举起枪来,双方对峙着,谁也不肯让谁。

正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周有顺走了进来,他看到这样的场面,赶忙上前说道:“都把枪放下,谁让你们把枪对准自己兄弟的!枪应该对准敌人,而不是战友!,都把枪放下!”看见两边的战士们都站着不动,他大声说道:“听见没有,快把枪收起来!小心枪走火!”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谁让你们把枪对准自己人的!”周有顺大声问道。

一名战士用枪指着张子武说道:“是他们先要带走李狗娃的,平日里我们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就算了,现在又要被这些政工干部审核,你说我们冤不冤啊。”

“是啊,我们冤不冤啊!”那名战士的话引来战士们的一片共鸣。

“张处长,这是怎么回事。”周有顺赶忙问道。

“周班长,这件事是八路军政治部下的命令,要求彻查潜伏在我党和我军内部的特务分子。”张子武说道。

“好吧,我帮帮你。”周有顺一边说道,一边转向转向战士们,他耐心的说道:“大家误会了,张处长叫李狗娃只是去做一个例行的笔录而已,很快便会回来了。”他看战士们仍然不相信自己,于是从腰间掏出枪来放在桌子上说道:“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你们可以拿着把枪问我。”

在周有顺的帮助下,张子武将李狗娃带回了审讯室,李狗娃坐在椅子上,张子武和其他一名战士与他隔着张桌子面对面坐着。

“姓名。”张子武问道。

“你不都知道吗!”李狗娃觉得自己很委屈,他气呼呼的说道。

张子武没说话,但是,他旁边的小战士‘啪’的一下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道:“你以为你还是三团的神枪手啊,我告诉你,你们的同志现在被捉,被怀疑有间谍罪,如果罪行成立的话,那么你、周有顺还有刘艳你们几个都脱不了干系。”

“什么!”李狗娃仿佛觉得的耳朵听错了,他大声说道:“你再说一遍!”

“小郝被怀疑有间谍罪,如果罪行成立了,你们几个谁也脱不了干系。”这名小战士一字一句的说道。

李狗娃被申的一愣一愣的,他走出审讯室时精神有些恍惚,他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战友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只是重复的说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过了好几天,李狗娃才缓过神来。

接着受审的是刘艳,她很淡定,她挺直了腰板端坐在张子武面前。

“你的姓名、年龄。”张子武问道。

“刘艳,今年24了。”刘艳很平静的回答道。

张子武接着又问道:“听说你对象是日伪政权中的,是不是这么回事?”

‘日伪政权’这句话像把锋利的刀一样一下子插到了刘艳的内心的伤疤上,只见她的眼睛渐渐发红,接着豆大的泪珠顺着她的眼角落了下来,她用牙咬狠狠的着嘴唇,只见殷红的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她瞪着眼睛对张子武说道:“是的,我的男朋友魏峰是在汪伪政权中工作,但是他是潜伏在日伪政权中的卧底,他为了抗日牺牲在战场上,你们还要怎么样啊!”说完,她的眼泪便如同雨水一样哗哗的落了下来。

张子武一看情形不对,赶忙让一名战士带着刘艳离开。

最后受审核的是周有顺,他的武器被收缴了,只穿着一身土灰色的军装,他的胸前的一块白布上用楷书工整写着他的职务和部队番号等详细的信息。

张子武的年龄比周有顺小,但是他的履历可比周有顺大,早在1935年的一二九运动的时候,他就和同学们因不满国民党的‘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参加游行示威活动而被关进监狱,后经过组织的营救才得以出来。

“你的姓名。”张子武问道。

“周有顺。”周有顺不慌不忙的说道。

“据你的档案记载,你在1940年的转移中曾被日军俘获,并被日军关押在日军监狱中,你在日军都说了些什么。”张子武看着周有顺说道。

周有顺想了想,他对那几天所发生的事至今记忆犹新:

他先是将魏狗剩赶走,然后日本兵冲了上来,他和几个日本兵进行刺刀拼刺,他用刀刺死了一个日本士兵,接着是脑袋上重重的挨了一下子,之后就在也不知道了;当他醒来的时候,他被绑在一根木桩子上,他看见一位女同志在被受尽各种刑罚后依然对自己的信仰忠贞不渝,这使他受到很大的震撼。

就在这时候,一个黑影从门口闪过,张子武一看不对,赶忙从腰间掏出枪来,对准目标,‘啪啪’就是两枪,那个黑影应声倒地,张子武和战士们上前将他捉住,将他抓回到审讯室。

借着微弱的灯光,李狗娃和其他战士才看清他的面容,原来是连部的炊事员张广奇。

张广奇他长着一张黝黑的农民的脸,操着一口正宗的晋北口音,如果将他放到人群中去,你根本不会在意这位相貌平平的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位长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他确是戴局长亲自安插在内部的一名卧底,代号‘幽灵’,平日里给八路军打杂干些杂活,与战士们聊天什么的,但是一到晚上,他就如同一个幽灵一般神出鬼没,他通过各种渠道将情报送出,这些情报一经发出便由专人接收然后由国民党最高领袖分析并做决定。

“你的姓名。”张子武问道。

“我就是烧火做饭的啊,怎么了?”张广奇见事情还没有暴露所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哦,做饭的。”张子武一边点点头一边朝张广奇走了过去,他上下大量着张广奇,突然,张子武‘唰’的一下举起了张广奇的右手,只见张广奇的右手的虎口处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老茧,张子武说道:“你是做饭的,做饭的手上哪来这么多茧,你是军统戴笠的手下。”

张子武的话让张广奇没话说了,他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说道:“让你们给捉住,我就没打算活着。”说完,便要用头去撞桌子角。

“军统局戴局长培养出来的不愧是死士啊,呵呵,你倒不如咬舌自尽。”张子武笑着说道,笑过之后,他的目光继续注视在张广奇的身上,大声说道:“你来我们这儿到底干什么!快说!”

“说什么?”张广奇嘴角轻微上扬,轻蔑地笑着说道:“说什么啊,让我说我们国民党军统的那些事吗,门也没有,哈哈!”

这时,刘艳走了进来,她怒瞪一双铜铃般大小的眼睛对张广奇说道:“你知道吗?我的未婚夫也是你们军统的一员,但是他是潜伏在敌人内部的英雄,最后他死在了抗日战场上;而你呢,非但不敢像那些抗日将士一样和侵略者面对面的拼杀,而是在这里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你还是不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人!”

“我怎么不是一个中国人了!”

“是一个中国人你为什么不敢堂堂正正的活着,却偏偏要做这种让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事情来。”

“我怎么了?”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应该明白!”刘艳看着张广奇说道:“我的未婚夫他是死在抗日战场上,他才是真正的民族英雄,再看看你,你的手上沾满了自己同胞的鲜血!”刘艳越说越气,她瞪张广奇说道:“你干了多少件坏事,我们不清楚,但是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那些被你杀死的同胞他们更加明白;你自己拍拍你的良心看看,你们这样做对得起那些在抗日战场上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吗!对的起那些支持你们的父老乡亲们吗?”

“这……”刘艳的也许这些话深深的触动了张广奇,他不禁流下忏悔的眼泪,立马交代了他这次的目的以及他的同伙等,刘艳、张子武等人根据他的交代总结出一份简明的信息:

姓名:张广奇(化名张志武) 代号: 幽灵

国籍:中国 民族: 汉族

年龄:35 籍贯:山西晋西北一带(忻州与大同交界处)

简历:1935年进入黄埔军官学校学习,后在校期间加入军统组织,毕业后受戴局长委派秘密潜伏在内长达六年之久,现在任国民党军队情报处少校营长,无战斗经历。

擅长:伪装侦察,尤其擅长近身侦察,利用其平凡的相貌可以伪装成农夫、车夫、行人甚至是乞讨者。精通中国武术,尤其擅长轻功和日本忍术中的飞檐走壁,可在走投无路时迅速逃跑。

战功:参与策划实施了震惊上海刺杀丁默村案。

这份情报刚一出来,便使得程团长感觉事态的严重,他凭着多年的直觉告诉他和国民党之间即将有一场恶将要展开,他马上撤消了对周有顺的审查决定,并且命令周有顺跟随张子武率领的通讯班马上将这份紧急情报送往延安,并且要求‘人在情报在,人无情报也要在’这样一道死命令。

周有顺接到命令后,和李狗娃等十几名同志从马厩中挑了十几匹上好的快马,带上跟随张子武轻装前进了。

0

幽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