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丰碑>姐妹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姐妹花

小说:丰碑 作者:独行侠 更新时间:2014/9/29 7:55:41

周小凤那晚回来后,由于子弹头没有及时的取出来,导致伤口感染。第二天,周小凤高烧不退,全身颤抖。到了晚上,周小凤开始说胡话,宿舍的同学赶忙将班主任老师李芳叫到宿舍。

李芳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女老师,昆明联合大学毕业,是郭沫若先生的得意门生。她和丈夫吴虎都是这所大学的老师,家就住在学校附近。她任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业余时间给一家报社撰写文章挣点稿费,以维持生计。丈夫吴虎任学校的化学老师。学校里的同同经常开玩笑说他们是‘文理不分家’。

李芳摸了摸她的额头,问道:“她今天都干了些什么。”

周小凤的室友们都支支吾吾的不吭声。李芳焦急的看着周小凤的室友们,焦急的说道:“都到这时候了,你们还要瞒下去吗?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说话啊!”

这时,周小凤最要好的朋友魏萌萌小声说道:“周小凤今天在街上看见美国人欺负咱们中国人,她上前和那个美国兵讲理,并让那个美国兵道歉。不料,那个美国兵不但不道歉,反而用开枪找伤了周小凤肩膀。”

“什么!”李芳听了大吃一惊,她的脸部抽搐了一下,望着这个瘦弱的女孩子。她让魏萌萌取来了一盏马灯,照在周小凤的肩膀上,看到有一处伤痕,周围已经出现了感染症状。

李芳转过身去,赶忙问道:“什么时候的事了?”

“昨天。”魏萌萌小声地说道。

“这可怎么办呢?”李芳急坏了。她既不会进行外科手术,又没有治疗枪伤的药品。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她的额头上落了下来。

“老师,”魏萌萌好像想起了什么,“那天被周小凤救的两个女孩好象认识周小凤的哥哥,让周小凤有空去找她们。”

“她们住哪?”李芳赶忙问道。

魏萌萌想了想,说道:“好像住在文庙那块,具体在那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敢肯定一定就在那儿。”

李芳将周小凤抱起,对同学们说道:“你们早点休息吧,明天还上课呢!”说完便往外走。

魏萌萌跟上去说道:“老师,您等一下,我和您一起去吧。”说完,便从床上随便拿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朝着抱着周小凤的李芳追上去,她说道:“老师,这么晚了,您一个人怎么行啊!我和您一起去吧,好歹我们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这怎么行呢,明天你还要上课呢!”李芳说道。

魏萌萌看着李芳,说道:“老师,您想想,现在天这么晚了,这会早就没有黄包车了。如果您一个人去的话,您是找车呢还是照顾小凤呢?”

李芳看着魏萌萌,眼泪顺着她的眼眶落了下来,想不到平日里这个玩世不恭的学生这时竟会如此的懂事。李芳点头答应道:“好,你快去叫辆黄包车,在校门口等着我们。”

“哎!”魏萌萌答应了一声便赶紧往外跑。

学校道路两旁种满了杨树,风吹过来,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在一片漆黑的夜色中,魏萌萌忘记了恐惧,急急忙忙往校门口跑去。李芳抱着周小凤踉踉跄跄跟在魏萌萌后面。

漆黑的夜里,街上除了零星无业游民和乞丐,哪有什么黄包车。这可把李芳和魏萌萌给急坏了,她们看着发着高烧的周小凤,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一位拉着黄包车的师傅从校门口跑了过来。那位师傅本来要回家,当他看见李芳和魏萌萌大半夜的抱着周小凤站在路边,他赶忙停下脚步转身问道:“小姐,你们去哪儿,我送你们一段。”

这位师傅头上戴着一顶乌毡帽,里面穿着件布汗衫,外面穿着件布背心,脖子上挂着条已经发黑的毛巾,脚上穿着双已经有些破的布鞋。魏萌萌问道:“大爷,你的洋车去不去文庙。”

拉黄包车的师傅看到李芳抱着的周小凤说道:“你们是不是有急事啊?我正好从那路过,可以拉你们一段路,快上车吧!”

李芳看着这位朴实的师傅,欣慰的笑着说道:“那真是麻烦您了”说完便赶快和魏萌萌抱着周小凤上了黄包车。

拉黄包车的师傅凭着直觉依然在漆黑的夜色中前行着,李芳和魏萌萌不断的呼唤着处于昏迷的周小凤,她们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披在了周小凤的身上,并对拉车的师傅催促道:“师傅,麻烦您快点!再快一点!”

拉黄包车的师傅笑着说道:“没问题!”其实,他这时已经是以最快的速度在跑了。当他回头看到李芳和魏萌萌焦急的样子时不由再次加快步伐……

李芳和魏萌萌在黄包车师傅的帮助下抱着周小凤下了车,魏萌萌走在前面找,李芳背着周小凤在后面跟着。

文庙巷子里的道路上泥泞不堪,密密麻麻的民宅,偶尔可以听见几声狗吠声传来。狭小的道路两旁堆满了生活垃圾和废旧的生活杂物,魏萌萌赶忙用手捂住鼻子,说道:“这地方怎么这么臭啊!”李芳苦笑了一下,说道:“这就叫不食人间烟火。”魏萌萌微微的怔了一下,就赶紧往前走。

魏萌萌找到了李晓芳说的那个地址——文庙巷14号,她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回答。她又用手用力敲了敲门环,并且大声喊道:“有人吗!李晓芳姐姐,你在里面吗?”

这时,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土灰色八路军军装的战士,他揉揉惺忪的眼睛,说道:“姑娘,你大半夜的你这吵什么啊!”说完又打了个哈欠。

“你这里是不是有个叫李晓芳的?”魏萌萌焦急地问道。

“额。”那个战士眯着眼睛回答道,他两眼惺忪的看了看魏萌萌和背着周小凤的李芳,说道:“怎么了?”

李芳将周小凤从背上放下来,魏萌萌扶着周小凤。李芳喘了口气说道:“我这个学生上午在街上玩的时候看见有两个女孩受到美国兵的侮辱,她为了帮助她们而被美国兵用手枪打伤了。其中,一个叫李晓芳的给包扎了一下,并告诉了她的地址,我们才找过来看看能不能帮帮忙。”

“她叫什么名字?”那个八路军士兵一边问一边去检查周小凤的伤口。

站在一旁的魏萌萌下意识的用胳膊挡了一下,说道:“不用看了,子弹还在她的身体里,伤口已经感染,正在化脓。”但是,她一想又觉得不对,说道:“她叫周小凤,他哥哥也是你们八路军上的,叫周有顺,她在学校给同学们说他哥哥是战斗英雄。”

‘周有顺’这个小战士一下子就想起了曾经带过自己的那个老班长:他手把手教自己打枪,手把手教自己识字,在煤油灯下亲手为自己缝衣服的老班长……

想到这里,他对着李芳说道:“我是他哥哥带过的兵,把她交给我,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她的伤,你们放心吧!”

李芳和魏萌萌相互对视了几秒钟,然后对那名战士说道:“这样能行吗?”

“没问题!”那个战士斩钉截铁的说道,“把她交给我吧。”

李芳沉默了,因为她知道老师不能随便丢下自己的学生不管,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如果她这样抛下自己学生的话,将有违师德。

“请您将她交给我吧!我以我的人格做担保。”那名小战士说道。

李芳看了看那名小战士,然后又看了看正在发烧的周小凤:她的嘴唇干裂,并且嘴里不停地说着胡话“水、水、我要喝水……”

看到这儿,李芳不顾魏萌萌的反对,将周小凤交给了这名小战士,小战士马上将周小凤抱起来,大步跑向医务室的方向。

李芳喘了一口气,她看了看坐在石墩子上的魏萌萌,说道:“咱们也进去吧!”

“恩,好的!”魏萌萌点了点头。

“等一等!”李芳喊了一声,那个战士听到声音回了一下头,看见李芳和魏萌萌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说道:“怎么了?不放心吗?”

“不是的,你误会了!”魏萌萌一边说着,一边跟在那名八路军战士的身后。

八路军战士带着李芳几个穿过一片枯萎了的葡萄藤架子后,便来到了临时医疗室。

医疗室里放着一张床,床上铺着一张干净的但布丁摞着布丁的床单,那名战士将周小芳放到床上,然后赶忙对李芳说道:“你们先坐下喂她喝点水,我这就去叫李晓芳大夫去。”

过了一会儿,李晓芳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她一眼就认出了躺在床上的周小凤,说道:“糟糕!今天忘了给她取弹头了!”她转身对着刘梅说道:“你不是想做一次手术助手吗?今天让你先晕晕血再说。”

刘梅一听血,吓得直哆嗦,她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问道:“晓芳姐,你晕过血吗?”

“别说了!快给我准备手术吧!”李晓芳麻利的说道。

李晓芳让李芳几个在外面等着,她拿起镊子一面查看周小凤伤口,一面让刘梅做手术前的准备。

李晓芳看到周小凤的伤口周围有些溃烂,子弹深深的镶在肉里,必须尽快手术才行。

刘梅将一盏酒精灯点燃,酒精灯上冒着幽蓝色的火苗,刘梅将手术刀、手术钳、剪子等一一消了毒,并且对手术室里做了简单的消毒处理。

李晓芳带着一副手术手套,身旁的盘里放着经过消毒的各种手术器具。周小芳受伤的肩膀上盖着一块白布,刘梅扶着周小芳的肩膀。李晓芳拿起一把镊子,将子弹头用力的捏住,然后慢慢的取了出来……

李芳和魏萌萌在外面焦急的等着。魏萌萌不停地在胸前画着十字,李芳则在外面走来走去。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李晓芳走了出来,她说道:“没事了,你们放心吧。”

李芳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周小凤昏睡了三天三夜,在这三天时间里,魏萌萌一直陪伴在周小凤的身边,给她敷毛巾、喂药等等,照顾的无微不至……

第三天晚上,周小凤微微的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躺在洁白的床上,盖着软绵绵的被子,看到魏萌萌趴在她的床头上。周小凤用手推了推魏萌萌,她一下子坐了起来,看着周小凤,高兴的说道:“你可醒了!知道吗?这几天你可是吓死我们了!”

“我怎么了?”周小凤惊奇的问道。

“还说呢?睡了三天三夜,你知不知道那天被美国兵打了一枪,伤口发炎,烧到了38度,要不是李晓芳大夫,你呀……”

“对了,你说李大夫,她人呢?我有事要问她。”周小凤赶忙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叫。”魏萌萌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向外面走去。过了一会儿,李晓芳和魏萌萌一齐走了进来。

周小凤见了李晓芳,赶忙说道:“晓芳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是啊!都怪我当时粗心,如果当初就把子弹头给你取出来的话,也不至于让你发烧受罪。”李晓芳愧疚的说道,说完,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眼眶流了出来。

“好了,晓芳姐不要哭了,我这不是好好地嘛!”周小凤笑嘻嘻的说道,“对了,那天你给我说你和我哥哥是一个部队上的,他现在哪呢,他到底怎么样了呢?”

“那个……你哥挺好的。”李晓芳说道这时,眼眶里不由湿润起来。

这被细心的周小凤发现了,她说道:“不对,你肯定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要不你不会这样说话的。”

“我有什么事瞒着你啊!”李晓芳一边用手擦着眼角的泪珠,一边惊诧的说道,“好了,不要多想,好好休息吧。”

“恩。”周小凤爽快的答应到。

出来的时候,李晓芳将魏萌萌叫了出来,对她说道:“有个事,请你一定要替周小芳保密。”

“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魏萌萌笑着说道。

李晓芳一脸严肃的说道:“是关于周小凤哥哥的事。”

“她哥哥,不是好好的吗!”魏萌萌说道。

李晓芳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然后抽泣着说道:“他哥哥是我们八路军的一个班长,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不幸牺牲了。”

“什么!”魏萌萌看着李晓芳惊诧的说道……

0

姐妹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