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丰碑>情报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情报战

小说:丰碑 作者:独行侠 更新时间:2014/10/24 7:54:23

胡德才回到城内,他知道如果早一天能将敌人的火力部署图弄到,就能早一天减少解放运城城池,于是他让负责情报的赵淼想办法和其他埋伏在城中的同志去刺探敌人的火力部署。

这天,赵淼正在城中买菜,她刚将一块铜板从包裹的花布中拿出来,突然一个小伙子从后面狠狠地将她撞倒在地,铜板飞出好几米远,那个小伙子捡起铜板就要朝东边跑去。

区委书记胡德才正在城中进行侦查,这一幕恰巧被他给看见了,他一把将那个小伙子给捉住了。

那个小伙子用力挣扎着,这时赵淼跑了过来,她看见胡德才抓住了那个小伙子,她盯着那个小伙子说道:“可是捉住你个毛贼了!”说完便拿起菜篮子朝那个小伙子的身上打去。

胡德才赶忙对赵淼说道:“不要打他。”

“怎么了,伯伯。”赵淼看着胡德才说道,接着她撒娇的说道:“刚才他把我撞倒了,弄得我疼死了,还抢走了我手中的钱。”

胡德才看着赵淼,只见她的身上、脸上布满了泥土,活像一只脏兮兮小猫,于是他劝说道:“难道你打了他你就不疼了?”

“这……”

“好了。”胡德才看着赵淼说道,“这个人就交伯伯处理,好吗?”

见赵淼不说话,胡德才看着她笑着说道“你连伯伯也不信了吗?”

“没,没有。”赵淼摇了摇头。

“那你就把他交给伯伯处理,好吗?”

“嗯。”赵淼勉强点了点头,“算你走运”她对那个小伙子说了一句,然后便朝东边走去。

赵淼走后,胡德才仔细打量着那个小伙子,忽然他感觉那个小伙子似乎有些眼熟,只见那个小伙子长着一张国字脸,大刀眉下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那双眼睛炯炯有神,似乎要将人的灵魂吸进去。

胡德才看着那个小伙子,他不由想起了一个熟人,但是又马上想不起来那个人的名字。

那个小伙子将铜板放在地上,然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着说道:“先生,求求您饶了我吧!”

那个小伙子的这一举动马上让胡德才想起了曾经帮过他的周有顺和翠花夫妻,他心中不由扪心自问道:‘这会不会是周有顺和翠花的儿子虎子呢’,他对那个小伙子说道:“小伙子,你这是干什么,赶快起来!”

那个小伙子站了起来。

“你的名字是不是叫周虎子?”胡德才问道。

虎子,不就是周有顺的儿子吗,他怎么会来这呢?原来,翠花带着虎子离开了原来的村子后便再也没有和村里的人联系,他们四处流浪,以乞讨为生,后来便在运城周围的一个小村子里暂住了下来。

虎子惊奇的看着胡德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先回答我,你是不是叫虎子。”

“是。”

胡德才看着虎子又说道:“我不光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爹和你娘的名字,你爹叫周有顺,你娘叫翠花,对不对?”

虎子惊讶的看着胡德才,他心中暗暗想到‘这位先生莫非是算命先生’,于是他说道:“先生,您难道是算卦的吗?”

“我不是算卦的。”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知道我爹、我娘的名字?”

胡德才弯下腰来看着虎子说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虎娃子。”

虎子看着胡德才,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然后用手扣了扣后脑勺,说道:“我不认识您,先生。”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胡德才见虎子要走,于是说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周虎子,我是你胡伯伯啊!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你忘了吗?”见虎子想不起来,于是他用手指着脸上的胡子说道:“就是你小时候老用胡渣子扎你脸的那个伯伯,你难道忘了吗?”

虎子看了看胡德才,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说道:“胡伯伯怎么是你啊!”

胡德才激动地看着虎子,眼泪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的眼角落了下来:“你可算是想起来了,知道到吗?这些年我找你们找的好苦啊!”

虎子看着胡德才说道:“胡伯伯,你最近在干什么呢?”

胡德才看见周围有着虎子说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胡德才将虎子带到一家餐馆,给他要了一碗白面条(当时由于生活条件困难,所以有一碗白面吃算是比较好的了),虎子可能是饿坏了,他三下五除二便将那碗面给吃完了。

虎子吃完后,他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胡德才看见虎子吃完了面,他看着虎子说道:“吃完了!满不满意。”

“额。”虎子点了点头。

胡德才上下打量着虎子,只见他身上穿的破破烂烂的,他关切的问道:“你娘现在在哪,你怎么穿成这样呢?你们现在住哪儿?你带着伯伯去找你娘。”

这时,虎子低下了头半天不说话,流泪一个劲的往下流;胡德才看见虎子这幅模样,心里想刀绞了一样,他伸出右手轻轻的摸了摸虎子的头,并且很关心地问道:“怎么了,虎子?”

虎子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往下落泪。

“虎子,你不要哭啊!到底怎么回事!”胡德才焦急地问道。

胡德才摇了摇头,叹了一口长气,接着问道:“虎子,到底怎么了?”

见虎子还是不说话,胡德才转身便要走,这时,虎子赶忙跑过来,他拉住胡德才说道:“胡伯伯,我带你去找我娘。”

虎子带着胡德才来到县城外的一座破旧的小屋前,这是一座土坯房,外面的土墙都裂开了,胡德才站在门外,虎子走了进去,只见翠花蓬坐在土炕上正在纳鞋底。

虎子走进去,对着翠花说了声:“娘,我回来了!”

翠花听见虎子叫他的时候,她放下手中的活刚忙对虎子说道:“虎儿回来了,今天去哪了,我去给你做饭去。”

虎子一边放下盒子一边说道:“娘,不用做了,今天我在外面吃过了!”

翠花看着虎子说道“你怎么在外面吃了?” 翠花看着虎子说道,忽然间她恍然大悟“啊!你告诉我,是不是又捡着吃了,为娘是怎么教育你的‘贫富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你怎么全忘了!”说完从灶台上拿起一把扫帚便要去打虎子。

“娘!你听我解释!”虎子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喊道。

翠花不听虎子解释,她像一只发怒的母狮子一样大声吼道:“你还学会撒谎了是不是!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说完她拿起一把扫帚朝虎子打去。

这时,胡德才赶忙劝说道:“大妹子,不要打孩子了。”

翠花当时只顾得生气,哪还有功夫去看胡德才,她一边继续追虎子,一边对胡德才说道:“我打我家娃,管你什么事了,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胡德才一把将翠花手中的扫帚夺了下来,然后对翠花说道:“大妹子,他说的是实话。”

翠花看见胡德才将她手中的扫帚夺走,于是一把从胡德才手中夺下扫帚继续追虎子,一边追虎子一边对胡德才说道:“你是什么干什么的,管事管到我们家里来了,哪凉快哪呆着去!”

胡德才看着翠花说道:“难道你忘了你当年你救过一名叫胡德财的共产党员吗?”

‘胡德才’的名字不由让翠花想起了1927年国民党在夏县进行的一次搜索:

当时街上到处贴满了搜捕共产党员的告示,国民党士兵在城中大范围的搜捕共产党员,那天就在翠花和周有顺要休息的时候,一阵‘咚咚’的敲门声从外门传来,周有顺穿上衣服将门打开,只见一个瘦弱的青年男子站在门外,只见他面色发青,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胳膊上裹着一层白沙布,上面沾满了血迹。

“你是谁?”周有顺问道。

“有人追我,求求你们救救我。”那个年轻男子向周有顺哀求着说道,“有人要杀我。”

周有顺上下打量着那个年轻男子,这时一阵枪声从远处传来,枪声中混杂着狗叫声:“快跟我进来。”周有顺对那个男子说道。

想到这的时候,翠花赶忙停下了下来,她看着胡德才翠花说道:“胡家大兄弟,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你看我这脏的,也没有地方让你坐,你等等,让我收拾收拾。”说完了,她赶忙用扫帚将炕上的尘土扫了扫,让胡德才坐到炕上。

胡德才一边看着虎子一边说到:“是这家伙带我来的。”说完便在虎子的脑门上摸了一摸。

翠花没好气的看了虎子一眼,然后对他说道:“你这挨刀子的,今天算你走运,如果再有下次,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去,把水打满了!”

“哎!”虎子答应了一声,便去出去了。

胡德才看着翠花家中凄惨的景象,很关切的问道:“你家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哎,说来话长,”说道这的时候,翠花的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这些年我们家中的变故太多了,先是我婆婆死了,然后又是小凤给跑了……”

“什么!”胡德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原本打算将周有顺牺牲的事情告诉翠花,但当他听到翠花说的情况的那一瞬间他立马打消了这样的念头,他怕这样一个女人再难以承受起丈夫去世这样一个巨大打击。

“怎么了。”翠花擦干眼泪啜泣的问道。

“没什么。”胡德才笑着说道。

“那我家有顺还好吗?”

“额。”胡德才点了点头,一颗泪水在他的眼眶里不停地打转。

“听人们说攻打县城的部队伤亡的比较严重,如果组织有什么需要用我的地方我保证完成任务。”

0

情报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