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丰碑>拷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拷打

小说:丰碑 作者:独行侠 更新时间:2015/1/8 10:43:21

突然,赵彬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他神色慌张的看着胡德才说道:“老胡,你们快跑吧,敌人来了!”

“什么!”胡德才听了后大吃一惊,这时隐约可以从窗外传来一阵犬吠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怎么办’胡德才心中暗暗思考着,他的眉头上顿时凝成了一个疙瘩,但是他很快便恢复了往日淡定的神情,他将目光转向了赵彬和那两名发报员身上,然后对赵彬说道:“老赵,你快带他们走吧,这出了事我顶着!”

“让我留下吧!”赵彬对胡德才说道。

“首长,让我留下吧。”那两个发报员看着胡德才和赵彬同时说道。

“都不要争了,还是我留下吧!”胡德才注视着着赵彬说道。

“但是!你是夏县的区委书记,万一有个闪失我可怎么向组织交代啊!”赵彬的目光凝视在胡德才的身上。

“不要担心我,咱们的主要任务是掩护城外的大部队进入城里,不要管我。”

“可是……”

“不要争了!都听我的!”胡德才听着犬吠声越来越近了,他急忙将窗子打开,然后让赵彬和那两个发报员顺着窗子爬了出去,赵彬走的时候,胡德才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枚铜板,交到赵彬的手上,然后他对赵彬嘱咐:“这是我的党费,万一我要是牺牲了,请你务必将它交给组织;如果我牺牲了请你帮我照顾好城西的于猛和李琴。”

“好的。”赵彬注视着胡德才然后离去。

赵彬和那两个发报员刚走,国民党士兵便闯了进来,他们看见还没有来得及将电台藏好的胡德才正在屋子里收拾电台,于是国民党士兵便将胡德才和那部电台带到了国民党宪兵的监狱中。

胡德才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他被国民党警察用两根绳子吊在一根木柱上。

监狱门打开,一个国民党警官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国民党警服,头上戴着一顶大檐帽,上面有一颗国民党青天白日徽章,腰间扎着一把勃朗宁手枪,脚上穿着一双擦的锃亮的皮鞋,他就是夏县警察局局长王伟,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邋里邋遢的警察。

王伟,他是不是日伪的保安团团长呢?没错,正是此人,当年抗战时期他帮助日本军队在夏县地区欺压当地老百姓,当地老百姓对他都恨得咬牙切齿,甚至连做梦都想着杀了他;后来抗战结束了,原本想着国民政府能严惩这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但是没想到王伟不但用银子买了条命,还在国民党那里买了个官坐上了。

王伟盯着胡德才,他阴阳怪气的说道:“胡德才没想到我们在这个地方见面了吧。”

“是,我是没有想到会落在你的手里。”

“少废话,”王伟看着胡德才说道:“说出你的职务,还有你在城中的联络人是谁。”

胡德才瞪着王伟,轻蔑地笑着说道:“又是这一套,告诉你老子不吃你们这一套。”

“你这又是何必呢?”王伟狡黠的笑着说道,然后他示意那个警察出去,“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胡德才,俗话说的好,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想当初你们把我们保安团所有弟兄消灭的时候,我当时就下定决心要为保安团的弟兄报仇,现在怎么样,现在你终于落到了我的手里了吧。”

“呸。”胡德才双目瞪着王伟吼道:“你真是个卖主求荣的狗汉奸,我真想一枪毙了你。”

“是,我是承认汉奸,可你呢?”王伟脸上的肌肉抽搐着,他瞪着铜铃一般大小的眼睛看着胡德才说道,“我再怎么是汉奸你现在不也落在了的手里吗!快点告诉我在城里还有谁是共产党员,他们的姓名、家庭地址。”

“你休想从我这里获取半点信息!”胡德才看着王伟说道。

“我知道你们共产党人嘴巴硬,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识过,今天我倒是想见识见识,到底是你共产党人的嘴硬还是我的竹签硬。”说完,王伟让人拿来一些竹签和一把锤子,他将胡德才的胳膊绑在椅子的扶手上,然后将竹签活生生的塞在胡德才的指甲缝里,一滴滴鲜血顺着胡德才的指甲流了下来。

“你们这些畜生!”胡德才对着王伟大声骂道。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王伟气急败坏的说道,他举起鞭子就朝胡德才的身上打去,鞭子在胡德才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胡德才强忍着伤疼对着王伟大声骂道:“**养的,爷爷我身上正痒痒呢,给爷爷我挠挠痒。”王伟更加生气了,他从火炉里架起一块烧得发红的炭块,放在了离胡德才的胸口一尺的地方,面目狰狞的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怕,如果你老实交代,我就将它拿开;如果你不老实交代的话,那么我将使用比这更残酷的办法,直到你说出你所知道的秘密为止。”

胡德才经过王伟的几番折磨,这时胡德才已经疲惫不堪了,但他依然将头抬起来,并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王伟,把你从小日本那学的三滥的手段都在爷爷我这都用一遍吧!爷爷我不吃你那套!”

“是吗?”王伟一边笑着一边看着胡德才说道,接着他说道:“胡德才,你难道就不怕我对你的家人做出什么事情来吗?”

‘家人’对于每一个地下工作者来说都是他们最牵挂的事情,因为这些地下工作者过着刀头添血的日子不说,他们还得为他们的家人担惊受怕着,如果敌人一旦从他们哪里得不到情报,他们就会想方设法将他们的家眷弄来,作为换取情报的筹码。

“我的家人,”胡德才惊慌失措地看着王伟说道:“他们在哪?”

“不要着急,他们马上就来了。”王伟一边说着一边给外边的警察说了几句话,不一会儿,只见两个身着黑色国民党警服的警察拖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警察将那个女子的头发狠狠地拽起来。

那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胡德才的妻子孙娟,只见孙娟的身上伤痕累累,她的手指甲盖也被敌人剥去了,鲜血顺着她的指甲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

看到这的时候,胡德才的脑子‘轰’的一下就炸了,他挣扎着对孙娟大声喊道:“娟儿,你怎么了,你醒一醒啊!”

“**养的,你们把她怎么了!”见孙娟不说话,胡德才对着王伟大声吼道。

“哦,不要担心,她只是昏过去了而已。”王伟命令人将孙娟放在地上,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孙娟,然后拿起一杯水对绑在椅子上的胡德才慢慢的说道,“你放心她不会有事的,你看她这不是醒了吗?”说完他将水慢慢的浇在孙娟的头上。

“畜生!”胡德才大声骂道。

孙娟被冷水激了一下后,慢慢地苏醒了过来,她看见自己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而且浑身酸疼,她吃力地抬起头,只见自己的丈夫被牢牢的绑在椅子上,他的身上布满了伤痕。

“我们这是在哪啊?”孙娟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她看着丈夫问道。

“我们被敌人逮捕了!”

“什么,”孙娟听了了丈夫的话,仔细回想起当初发生的一切:

当时一个自称是丈夫朋友的男子找到她说自己的丈夫出事了,便将她带了出来,然后将她带到一家饭店让她坐下,并为她点了一碗茶和一些糕点,并劝她不要着急,当时她也没有多想,只是喝了一口茶,然后就感觉头重脚轻并摔倒在地上,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想到这的时候,孙娟看着站在一旁的王伟,只见孙伟手按着腰间的勃朗宁手枪,他的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国民党警服,头上戴着一顶大檐帽,上面有一颗国民党青天白日徽章,脚上穿着一双擦的锃亮的皮鞋,他用一双铜铃般大眼睛直瞪着孙娟,那样子好像寺庙门口的哼哈二将似的。

2

拷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