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番号>第一集 铁血番号剧本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集 铁血番号剧本

小说:铁血番号 作者:血红江南 更新时间:2015/1/1 18:01:34

铁血番号剧本【发一集剧本跟大家共享】

第一集

字幕:

日本帝国主义为把华北作为它进行太平洋战争的后方基地,为了消灭华北地区的八路军,于1942年4月29日, 侵华日军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亲临德州制定了扫荡计划,从关东军调集了三万多名日伪军,飞机大炮参战,在外线秘密集结同时发动突然袭击,层层包围,步步紧逼,对冀南进行大规模的‘铁壁合围’的大扫荡。

我八路军总指挥部要求各部队依自己所在的地形环境,采取灵活多变的游击战术,确保主力和乡亲们安全的转移

场1 小高庄 日 外

人: 八路军战士 妇救会同志 众多乡亲

△ 艳阳高照,大地一片温馨,小高庄内却乱成了一锅粥。

△ 八路军主力部队井然有序的向山外转移,所有战士一律轻装。

△ 妇救会的女同志配合八路军战士们在疏导乡亲们撤离,惊恐的哭声喊声和牛羊的叫声响成一片,弃掉的衣物随处可见。

场2 山道上 日 外

人:谢云霞 八路军小战士 众多乡亲

△ 山道上密密匝匝的是人群,老乡们一边拖儿带女的,一边用鞭子费力的驱赶着牛羊,肩上还担着破旧的被褥啥的行李。

△ 纷乱的脚步踩在石头子上,一不小心总有人摔倒。

△ “咩咩……”“哞哞……”被驱赶的牛羊不停的叫唤着,好似不愿离开此地似的,再加上山石路颠簸,四条腿迈得很慢,护送的八路军战士们一个个焦急得心里像着了火般。

△ 一个背着汉阳造的八路军小战士挥着手心急的高声催促着。

八路军小战士:快点!快!后面的人赶紧跟上……

△ 小战士后面,一个怀抱着只小山羊的老大爷被他一催,走得有点急促,脚下被石子绊了个踉跄,怀里的小羊受了惊吓的‘咩咩’叫唤了两声。

△ 妇救会主任谢云霞见状赶忙上前一把搀扶住他。

谢云霞:大爷,您慢点。转而对后面的人群喊道,乡亲们,大家不要慌,一个跟着一个。

场3 小高庄 日 外

人:王政委 牛大胆 葫芦 木头 众多游击队员

△ 小高庄里,王政委正站在水磨石上给牛大胆他们做着简单而深刻的战斗动员大会。

王政委:(一脸的严肃表情)……同志们,小鬼子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岗村宁次这次下了很大的赌本,来势很凶猛啊,咱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不能失去战斗的士气。豺狼来了,等着他们的是猎枪,党中央要求我们彻底粉碎小鬼子的这次阴谋扫荡。掩护主力部队和乡亲们转移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拖住一分钟,主力部队和乡亲们就减少一分钟的伤亡,同志们有没有困难。

△ 王政委一脸期待地看着队员们。

△ 人群里静悄悄,这些游击队大多数是在当地发展的,刚刚参加没有多久,新兵们心里没有底,所有人的脸上都是忧心的恐惧和担心,私下里窃窃私语。

新兵甲:就凭我们这几十个人,能拖住小鬼子吗?

新兵乙:是啊!他们的武器装备可是比我们精良多了。我们只有两挺机枪,怎么跟他们干啊!这回恐怕一个人都跑不掉了,成了小鬼子的瓮中之鳖了。

牛大胆:(大嗓门)说什么呢?啊!不要长敌人的士气灭自己的威风,当初我们游击队刚组建的时候连一挺机枪都没有,就几支汉阳造、大刀片和红缨枪不是照样把小鬼子打得龟样的溜了。他娘的,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小鬼子也就是个球,怕啥?老子就不信,这些小鬼子还能把我们都吃了。

△ 王政委微蹙眉头的向下压了压手。

王政委:同志们,小鬼子并不可怕,他们不是神魔,他们也是有血肉之身的人,也是有亲娘养得,他们也流血,也怕死。我是从长征一路走过来的,我们使用的武器一直是小米加步枪,这种武器确实没法跟小鬼子精良的武器抗衡。不过话又说回头国共合作有段时间了,老蒋也承认八路军这个番号,可就是他娘的抠门,光给番号,不给武器弹药,还哭丧着脸诉苦国民军的武器弹药也不够,让八路军自己想办法。

咋想办法?不就是让八路军从小鬼子那里去夺吗?没有枪咱们就不抗日了?再说,世上哪有这么轻巧的事情,你往路上一横,举着大刀片子和红缨枪说嗨!小鬼子们,把你们的武器都留下。小鬼子就能把枪给你们了?那要去玩命的跟小鬼子去夺去抢,唯有打败了小鬼子,才能缴获到他们的枪,逐渐壮大自己的部队。

战争肯定要死人,你越是害怕,小鬼子就越猖狂,只有同仇铁忔奋发抵抗,才能驱除倭寇还我河山,没有枪没有炮,咱们可以跟鬼子要,但是革命的意志不能动摇。

△ 王政委一番革命理论的说教,游击队员们都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坚定的革命意志和坚强不屈誓死卫国的精神。

众队员:请王政委放心,誓死战到最后一个人也不会向小鬼子投降。

王政委:(微笑的纠正)这次让他们不是跟小鬼子硬拼,是阻截小鬼子是拖住敌人,为主力部队和乡亲们的转移赢取时间,并不是打死亡战。你们都给我好好的活着,等着你们去打下面个大仗呢。

△ 队员们都嘿嘿的笑着。

△ 王政委扫视着大家

王政委:大家能不能完成这次掩护任务?

众队员:(声音高亢)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王政委(一脸的欣喜):好。

△ 牛大胆站到队伍前面,扫视了一圈。

牛大胆:葫芦木头。

葫芦木头:到!

牛大胆:带着队员们到村口隐蔽。

葫芦木头:是!

葫芦:向右转,齐步走。

木头:快!快!赶……赶紧跟上。

△ 王政委目送队员们离去,转身看着牛大胆。

王政委:(语重心长)大胆,你跟我南征北战也有四年了,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同志了,怎么打就不要我跟你说了吧,这次扫荡很残酷,小鬼子的兵力是我们数百倍。

牛大胆:(点点头)这个我知道。

王政委:(严肃叮嘱)记住:千万不要恋战,打不过就赶紧撤。

△ 牛大胆立正行了个军礼。

牛大胆:是!请首长放心!我们坚决不恋战,打不过就开溜。

王政委:(微笑颔首)好,这我就放心了。

场4 村口灌木丛 日 外

人:牛大胆 葫芦 木头 众多游击队队员

△ 村口灌木丛的斜坡下,数十双乌亮的眼睛警惕的盯着南面的大路。

△ 牛大胆探出头朝大路看了看忽又潜了下去。

△ 葫芦和木头向他移过来,身后大刀把上系着的红绸带在微风中飘动着。

木头:(口吃)大胆哥,这……这是搞啥子啊?尿……尿都给急下了,狗日的小……小鬼子咋子还不来。

木头以前根本没有口吃,有次让小鬼子抓住了,面对那些残酷的刑具给吓出的,但小鬼子却此终没能从他的嘴里掏出一丝有价值的东西。

△ 葫芦没开口,静静的趴在那里憨笑的看着木头。

牛大胆:(眉毛一拧)急啥?你急,小鬼子就快马加鞭的赶来了?我告诉你木头,一会儿你给我弄死那个汉奸刘,这次要是再让他跑了,我把你当木桩钉在粪坑里。”

葫芦:(捂嘴窃笑)扑哧!

△ 木头狠狠的瞪了他眼。

木头:(声音怯怯的)哎,知……知道了,大胆哥。”

△ 牛大胆没有吱声转头训斥葫芦。

牛大胆:你笑啥?没有说你是吧?给我死死的盯着佐藤,弄不死他,也要给老子打伤他,总之给他长个记性。不然没收了你的轻机枪,回家抱媳妇去。

△ 木头偷偷的窃笑着。

牛大胆:(不苟言笑)笑个球,去,都给老子回到自己岗位去。

△ 俩人应了声猫着腰乖乖的往回走,木头仍然在窃笑着,肩膀轻轻拱了下葫芦。

木头:你个死葫芦,还……笑我呗,这叫……叫啥的?哦,百步笑……笑十步。

△ 葫芦静静的趴在那里。

葫芦:(不耐烦)去去……。

△ 牛大胆抬头朝两边看了看。

牛大胆:他娘的,都给老子听好了,一会儿小鬼子和伪军来了,给老子狠狠的往死里打,知道吗?忽而吐了口痰自语着,扫荡!扫个球。

△ 牛大胆刚话毕有人指着大路慌张地喊着。

队员:队长,来……来了。

△ 牛大胆扣上扳机,目光紧紧的盯着前方的大路。

牛大胆:(咬着牙根)说来就来球。隐蔽,听老子命令开枪,等靠近了再打。

场5 村口出大路 日 外

人:佐藤 汉奸刘 副官赵延河 小鬼子和伪军若干

△ 大路上,小鬼子和伪军分成两路气势汹汹的往村口走来,日伪人数不下两百人。装备齐全,轻重机枪和迫击炮啥的都有。

△ 汉奸刘和佐藤分别骑着一匹枣红马,摇头晃脑的。伪军在前面开路,带钢盔的小鬼子在后面,‘咚咚’的踩得大地都颤抖着, 脚踏之处扬起一股尘灰。

△ 小鬼子刺刀上面的膏药旗在艳阳之下,十分的扎眼。

场6 村口灌木丛 日 外

人:牛大胆 队员若干

△ 牛大胆微皱眉头沉着冷静的紧盯着村口大路,驳壳枪紧紧的握在手里,掌心有点潮湿,宽阔的额头也出现密密麻麻的汗珠。

△ 牛大胆悄悄的擦了下额头的冷汗,转头看看队员们,枪握得更紧了。

牛大胆:(小声)同志们,都不要害怕,小鬼子也就是个球。

场7 村口大路 日 外

人:小鬼子和伪军若干

△ 敌人越来越近,小鬼子的膏药旗越来越大。

场8 村口灌木丛 日 外

人:牛大胆 队员若干

△ 牛大胆摘下八路军军帽紧紧的捏在手里,驳壳枪扳机已经扣上,脖子间的青筋暴涨着。

牛大胆:(嘶喊)同志们,打!”

△ 牛大胆他们的汉阳造、轻机枪和手榴弹愤怒的朝小鬼子和伪军们招呼去,两挺捷克轻机枪像密集的火网黏住敌人,手榴弹在敌人的中间炸开着一个个火红火红的花,一时地上躺了不少日伪军尸体。

场9 村口大路 日 外

人:佐藤 汉奸刘 副官赵延河 小鬼子和伪军若干

△ 敌人一时乱了阵脚,猫着腰到处乱放枪,有些伪军吓得趴在那里不敢动弹。

△ 汉奸刘狠狠的踢了脚身边的伪军,左手慌张的掏出勃朗宁枪。

汉奸刘:他妈的,慌啥?全都给老子散开,准备出击。”

△ 小鬼子很快找到掩体进行反击,迫击炮也很快架好了。

△ 佐藤抽出战刀目光狰狞的看着村里嗷嗷的叫着。

佐藤:(恼怒)攻击……

△ 小鬼子往迫击炮里装弹。

△ 一声声刺耳的尖啸凌空而起,七八枚迫击炮弹朝村里飞去。

场10 村口灌木丛 日 外

人:牛大胆 葫芦 木头 队员若干

△ 牛大胆惶恐的看着凌空而起的炮弹,扭头牛大胆扯着大嗓门高喊着。

牛大胆:“趴下,都趴下……

△ 炮弹在牛大胆他们附近炸开,硝烟四起,泥土翻飞。

△ 第一次是试校,牛大胆他们都没有人员受伤。他抖掉脸上的泥灰,吐出嘴里的沙土,冲葫芦和木头喊着。

牛大胆:葫芦木头,先给老子干掉迫击炮手,他娘的球蛋,哪儿来这么多迫击炮,还真不怕打穷了。

△ 领命的葫芦和木头,轻机枪怒吼着朝小鬼子的迫击炮手招呼去。

△ 迫击炮在掩体后面,轻机枪并不能打中,小鬼子的三八大盖‘砰砰’的一起朝葫芦和木头打过来,歪把子机枪也扫射过来,火力很猛,一时压得葫芦木头抬不起头。

△ 牛大胆急得一拳捣在地上。

牛大胆:(恼怒)打得啥球仗?真是一个葫芦一个木头,一个都不开窍。他娘的,小鬼子真是鬼娘养的,贼精!

△ 牛大胆摘下八路军帽子,紧攥在手里。

△ 牛大胆刚骂完,揪心刺耳的尖啸声又响起,牛大胆心一凛。

牛大胆:(撕心裂肺的大声)趴下,快趴下。

△ 两枚迫击炮弹准确无误的落在了游击队员们的附近。随着‘咚咚’两声震耳欲聋的爆炸,一条血淋淋的大腿和一只胳膊被强大的巨浪冲天而起,鲜红的血液混合着沙土如仙女散花样从空中撒落下来,在明晃晃的阳光下,折射出刺人血光。灼热的泥土翻腾着砸在惊恐的新兵蛋子脸上。

场11 村口大路 日 外

人:佐藤 汉奸刘 众多小鬼子和伪军

△ 佐藤用望远镜看着我方阵地,一脸的鄙夷不屑。

佐藤:(骄狂的摇摇头)支那人,真是不堪一击。

△ 汉奸刘也举起望远镜,冷笑了两声。

汉奸刘:(自语)不知死活的抗日分子,想跟皇军作对那是死路一条。

场12 村口灌木丛 日 外

人:牛大胆 葫芦 木头 队员若干

△ 迫击炮的威力实在太大,四人当场死亡,尸首身首异处,五人重伤,一个老队员的肚皮开裂了,白花花的肠子裸露出一大截,其景惨目忍睹。

△ 老队员没有吭声,咬着牙把肠子又塞了进去,身边的队员赶紧撕下衣服替他包裹起来。

△ 刚参战不久的新兵蛋子,没有见过这么骇人的阵势。血淋漓的胳膊和大腿落在他们的中间,几人吓得当场昏厥过去,另个队员抱着残缺的大腿恐慌地哭号着。

新兵:腿,我的腿啊!

△ 牛大胆抖掉身上的泥沙,看着受伤的队员和嚎哭的新兵蛋子,握枪的手心里竟是汗,脸上的肌肉在抽搐,钢牙咬得咯吱的响。

牛大胆:(嘶吼)他娘的哭个球,死了也就是二两重的干柴。葫芦,先给老子端掉迫击炮手,不然,老子先毙了你。”

△ 葫芦抬头看了看小鬼子阵地,一脸的困惑。擦了把脸上的汗,竖起拇指比划了下。

葫芦:(眉头紧蹙)队长,很棘手啊,太远了,而且前面有三八大盖和机枪作掩护,必须向前推进三十米才能干掉小鬼子的迫击炮手,要不然想都甭想,打不过小鬼子,咱们还是先撤吧。

牛大胆:(大吼)撤你娘的屁,给老子缠住。木头,火力掩护。手榴弹都给老子全部扔了。

△ 牛大胆一声令下,所有的队员们使出浑身的劲,奋力的朝小鬼子们扔去手榴弹。

△ 葫芦趁势抱着机枪,或滚或匍匐向前慢慢靠近。

场13 村口大路 日 外

人:佐藤 汉奸刘 众多鬼子和伪军

△ 汉奸刘发现了葫芦,转身朝佐藤耳语了几句。

佐藤:(恼怒)八嘎。

△ 佐藤立即命令迫击炮手重新设定射击目标。

△ 迫击炮弹出膛,发出一声闷响,在葫芦的附近炸开,翻起的泥土把葫芦都埋了。

△ 小鬼子的机枪喷出恶毒的火焰,‘哒哒’的扫射在葫芦的附近。

△ 葫芦趴在那里不敢动弹。

场14 村口灌木丛 日 外

人:牛大胆 木头 队员若干

△ 牛大胆一脸焦急的看着前方。

牛大胆:(大声喊)葫芦,快撤回来,火力掩护!

场15 村口大路 日 外

人:葫芦

△ 葫芦抖落身上的热乎乎的泥土匍匐着往回撤。

葫芦:(咬牙切齿)狗日的小鬼子。

场16 村口大路 日 外

人:佐藤 汉奸刘 鬼子伪军若干

△ 佐藤举起望远镜,他的脸色露出胜利者的微笑,抽出指挥刀。

佐藤:刘的,命令你部队向前开进。

汉奸刘:嗨!

△ 汉奸刘举着枪。

汉奸刘:都给老子往前冲,游击队快玩完了。

△ 伪军们端着枪像贼样慢慢向前靠近,没走几步,几声枪响,几个伪军应声倒下。后面的伪军吓得赶忙趴在地上。

△ 汉奸刘见状,恼怒的上前就是给几个家伙一脚。

△ 伪军们不敢反抗,爬起来又小心的往前移去。

场17 村口灌木丛 日 外

人:牛大胆 木头 游击队员若干

△ 葫芦趁势滚进壕沟。

葫芦:奶奶的,小鬼子火力太猛了,小日本鬼子不怕浪费钱啊!

△ 木头愤怒的朝汉奸刘扫去一梭子子弹。

木头:狗汉奸!不怕死的都来吧,老子打死你们。

场18 村口大路 日 外

人:佐藤 汉奸刘 田七 鬼子伪军若干

△ 伪军死了不少,汉奸刘的手臂也中了一枪。

△ 汉奸刘恼怒的指挥着机枪手田七扫射。

△ 田七点了点头,机枪朝着没有人的地方射去。

△ 精明的汉奸刘看出了端倪,他恼火的朝田七踹去一脚。

汉奸刘:(怒吼)奶奶的,你要是再这么打,老子毙了你。

田七:(作委屈状)队长,我手抖。

汉奸刘:抖你的娘屁,滚,怕死鬼,老子来。

△ 汉奸刘一只手端起捷克机枪疯狂的扫射着,只扫射了两下,就扔掉了,退到佐藤面前,

汉奸刘:(咬牙道)奶奶的,这些土八路还蛮顽强的。太君,我建议对他们再进行猛烈的炮火攻击,削掉土八路的嚣张气焰。

△ 佐藤目光阴鸷的看着前方,点点头举起指挥刀再次命令迫击炮手攻击。

场20 村口灌木丛 日 外

人:牛大胆 谢云霞 葫芦 木头 游击队员若干

△ 几声闷响,几枚迫击炮弹在牛大胆阵地炸开,立刻就有几个队员的胳膊手腕被打断,整个阵地被硝烟弥漫着,好些新兵蛋子抱着枪蜷缩在那里瑟瑟的发抖。

新兵:(哀嚎)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 木头气不过,朝新兵甩过去一巴掌。

木头:(吼道)回你个头,我们还有家吗?让小鬼子给占领了。你看看,你他妈的抬头看看。

△ 木头一把抓住新兵蛋子的衣领,指着对面。

木头:(双眼血红的怒吼)看见了没有,前面全是小鬼子还有汉奸刘阴土,我们不打死他们,怎么可以回家?啊!

牛大胆:(大喝)松手。

△ 牛大胆的肩膀被人拍了下,他回转头。

△ 站在背后的是妇救会主任谢云霞。

牛大胆:(惊愕)你咋没有走啊?

谢云霞:(平静)你不走,我也不走,咱死也要死在一块。”

牛大胆:(蹙眉)胡扯,竟给我添乱,主力和乡亲们都转移了吗?

△ 谢云霞点了点趴在那里用枪瞄准小鬼子。

△ 牛大胆抬头看了看死伤不少的队员,身子痉挛着,牙齿咬得格格的响。

牛大胆:(眼睛血红)还打啥?赶紧撤!葫芦,你带一部分队员往西撤,其余的人跟我走,撤出后在小王庄的关羽庙结合。

场21 村口灌木丛 日 外

人:佐藤 汉奸刘 鬼子和伪军若干

△ 眼尖的汉奸刘觉察出牛大胆他们的动作,他冷笑声。

汉奸刘:太君,土八路想流了。

佐藤:八嘎!支那人狡猾狡猾的,命令部队向前开进。

△ 小鬼子和伪军生怕有埋伏,一边打枪,一边小心前进。

△ 迫击炮手对阵地在猛烈的攻击着,在确定对面没有任何动静时,佐藤挥手停止了炮击。

△ 佐藤一脸得意的看着硝烟弥漫的村子。

△ 汉奸刘直了直腰,左手扶着吊膀子来到佐藤面前。

汉奸刘:(一脸的阿谀)太君,土八路他们真是不堪一击,很快就被皇军打败了,皇军是战无不胜啊!

△ 佐藤高兴的拍着汉奸刘的肩膀,竖着大拇指。

佐藤:(微笑)哟西!刘桑,你的对皇军大大的忠诚,是我们大日本帝国最好的朋友。一会儿,游击队的一个都不能放过,收网式的搜捕,你的明白。

汉奸刘:(点头哈腰)太君,小的明白,明白。

△ 佐藤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 为避免伤亡, 鬼子和伪军以班为单位全部闪开,缓慢前进进行大搜捕。

场22 高高的山石上 日 外

人:王政委 八路军若干

△ 八路军主力部队行进在大山里

△ 王政委眉头紧蹙的站在高高的山石上朝小高庄眺望着。

△ 小高庄里浓烟滚滚。

王政委:(悲切自语):这次小鬼子进行‘铜墙铁壁’式的搜索,牛大胆他们是危机重重,不知他们能不能逃过这劫难,只能听天由命,看牛大胆他们的造化了。

场23 村外树林 日 外

人:牛大胆 谢云霞 葫芦 木头 部分游击队员

△ 牛大胆带着伤员们撤退。

△ 受伤的队员腿脚不灵便,走起路来很慢。

牛大胆:快,大家赶紧跟上。

△ 一个手拄木棍的战士索性不走了,强烈要求留下阻击敌人,他这么一喊,其余几个受伤的兄弟也跟着要留下来,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坚强的斗志。

牛大胆:(大嗓门吼着)就是全部牺牲了,也不能落下一个兄弟,都给老子走。

△ 牛大胆的吼叫并未起作用,几个受伤兄弟的拉开枪栓,对着自己的脑袋。

受伤队员:队长,你们快走,不要因为我们几个而连累大家,让小鬼子给一锅端了,一个队伍不能没有队长,你们快走。

谢云霞:同志们,大家不要冲动,我们会想办法突围出去的。

△ 牛大胆挥着手里的驳壳枪,眼冒火花的看着受伤的队员们。

牛大胆:(吼叫)天无绝人之路,我们手里还有家伙,小鬼子来了,大不了跟他们拼了。

△ 不远处,隐约听到小鬼子的哇哩哇啦的喊声,形势相当紧迫。

木头:(着急)怎么办?大哥,小……小鬼子追……追上来了。

受伤的队员:(声嘶力竭)队长,你们快走吧,你要是死了,那些死去的兄弟就白死了,没有人替我们报仇,你们出去了,替我们多杀鬼子,快走。

△ 牛大胆额头冒着汗,手里紧紧的攥着军帽,他喘着粗气,看了看那些受伤的兄弟们,用征询的目光看着谢云霞,谢云霞点点头。

牛大胆:(泪光闪闪)我的好兄弟,谢谢你们了,木头,我们走。

场24 村东大路 日 外

人:佐藤 鬼子若干

△ 佐藤带着小鬼子追过来。

△ 受伤的队员们靠着掩体奋勇抵抗。

△ 寡不敌众,队员们全部被包围,几个战士搀扶着站起来怒视着小鬼子,紧握着没有子弹的枪欲作最后的拼搏。

△ 队员们身子还没站稳,小鬼子一窝蜂冲过来,尖利的刺刀刺进队员的身体,鲜血汩汩外流。

△ 受伤的队员们慢慢的倒下。

△ 佐藤的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 后面的小鬼子走上来,端着机枪对死去的队员们一阵机枪扫射。

场25 村西山路 日 外

人:刘阴土 副官赵延河 伪军若干

△ 刘阴土带着伪军死命的追着牛大胆他们。

刘阴土:兄弟们,赶紧给老子追,捉住一个抗日分子,皇军奖赏两块大洋。

赵延河:快,赶紧追。

场26 村西山路 日 外

人: 牛大胆 谢云霞 木头 队员三个

△ 牛大胆带着兄弟们边撤边还击。

牛大胆:追个球,他娘的,像个苍蝇样甩都甩不掉。

△ 谢云霞坐在石头上喘气。

△ 牛大胆一屁股瘫在地上,倚在一棵树上,剧烈的喘着气,满眼血丝红红的。

谢云霞:大胆,咱们怎么办?

△ 牛大胆朝地上吐了口浓痰 。

牛大胆: 娘的,铁壁合围,老子一辈子记着了。老子就不相信突围不出去。

木头: 小……小鬼子这次真得是疯了。

△ 村东传来一阵清脆的机枪声。

△ 牛大胆身子痉挛下,目光呆滞。

△ 牛大胆脸部抽搐,牙齿格格的作响,一拳砸在树上,拳头流着血。

△ 谢云霞眼里沁满了泪。

木头:(咬牙切齿)小……小鬼子……**祖宗。

△ 牛大胆猛的站起来,目光四处寻找着。

谢云霞: 大胆,你干啥,咱们快撤吧,敌人就要追上来了。

牛大胆: 带着女人不方便,我找个隐蔽的地方得把你先藏起来。

谢云霞: 战场上不分男女,再说多个人多个帮手。

△ 牛大胆不吱声,四下寻找着,忽然眼睛一亮,不远处有个粪坑。

△ 牛大胆拉着谢云霞朝粪坑走。

谢云霞: 你拉我去哪里?

△ 谢云霞看着粪坑满脸的惊慌。

谢云霞: 你……你该不会把我藏在这里吧?

牛大胆: 你猜对了,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 谢云霞捂着鼻子往后退了两步。

谢云霞:(摇头)我不要……

牛大胆: 不行,这不是你说了算,我是队长。

谢云霞: 大胆,我跟你们一起突围,死也要死在一块。

△ 牛大胆眉头紧蹙,嘟哝着。

牛大胆: 女人真麻烦,现在不是想死,而是保存实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懂吗?全死了,不是便宜小鬼子了。

木头: 云霞姐,大哥说得对,咱不能全部死了,得留个种。

牛大胆: 对,如果我不死,只有你可以给老子生儿子,长大了继续抗日。

△ 牛大胆看了眼眉头紧蹙,捂着鼻子的谢云霞。

牛大胆:(着急)赶紧下去,要不然咱仨人都得完蛋。

谢云霞:(一脸困惑)可是……可是粪坑实在太熏人了。

△ 牛大胆抱起谢云霞。

牛大胆:没有可是,只有这里是最安全的。

木头: 云霞姐,你就先委屈下吧,如果我们没有死,我们一定还会回来的。

牛大胆:(大声)什么死不死的,阎王爷还没有资格收老子,赶紧的,找点枯树枝来。

△ 木头抱着一摞枯草枯树枝。

△ 牛大胆细心的覆盖着。

△ 牛大胆直起身子左右看了看,掏出盒子炮朝天放了枪,朝南奔去。

场27 村西沟壑 日 外

人:汉奸刘 副官赵延河 伪军若干

△ 伪军们破败不堪的走着。

△ 刘阴土狠狠的踢了身边一个伪军。

汉奸刘:他妈的,给老子起来追。

赵延河:营长,这土八路跟长了四条腿样,溜得挺快的。

△ 刘阴土抬起枪用枪管顶了下帽子。

刘阴土:他妈的,真长了四条腿,老子还不信这个邪,量他们也跑不了皇军的铁壁合围。

△ 赵延河微笑点头哈伊附和着。

赵延河:营长说得是,这些不自量力的土八路如果真得跳出皇军的铁壁合围,那真是见鬼了。营长,我估计,八成是他们害怕了,躲起来了。

△ 刘阴土微蹙眉头四处看着。

刘阴土:真他妈的是活见鬼了。

△ 忽然,一声清脆的枪声,刘阴土精神一振。

刘阴土:快,南面,给老子追。

赵延河:兄弟们,领赏的机会来了,跟我追。

场28 玉米地 日 外

人:牛大胆 木头 两队员

△ 牛大胆和木头从玉米地走出来,又急忙缩回身子。

△ 一队膏药旗正从对面走来。

木头:咋啦?大哥。

牛大胆:赶紧回去,是小鬼子。啥球啊!他娘的跟老子过不去啊!非要整死老子才甘心。

△ 牛大胆和木头折回玉米地往另个方向突围。

△ 走着走着,身后听到零星的枪声,一转头看见两个兄弟朝相反的方向奔去。

△ 牛大胆挥手欲喊又止住了。

牛大胆:(眼睛湿湿的低语)好兄弟。

只觉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想喊也喊不出来,只说了句:好兄弟。头不抬的往前钻。

△ 牛大胆头不抬的往前钻,木头紧跟在后面,时不时朝后面警惕的看去。

△ 奔出玉米地,前面是一条河。

△ 五个人看着宽阔的河面不知所措。

木头: 大胆,咱怎么过去啊?这河面这么宽。

△ 牛大胆眉头紧蹙的看着木头。

牛大胆:游过去呗,那么多小鬼子和伪军都没有挡住老子,咱们就给这条河给难倒了,赶紧的下河。

△ 木头挠着头嘿嘿的笑着。

木头:兄弟们,快点,下河。

△ 一阵枪响,前面的俩兄弟倒在河里,鲜血染红了河滩。

△ 牛大胆把枪插在腰间。

△ 木头愣在那里看着倒下的俩兄弟。

牛大胆:(大声)木头,还楞着干啥,赶紧过河。

场29 河面 日 外

人:牛大胆 木头 队员一个

△ 小鬼子的枪声更紧了,子弹扑扑的打在水面上,

△ 牛大胆他们仨人平安无事。

△ 牛大胆他们仨人奋力的朝前面游着。

场30 河岸 日 外

人:小鬼子队长 鬼子若干

△ 鬼子队长恼怒的看着河面。

△ 鬼子队长抽出指挥刀。

鬼子队长:(大吼)射击,全部的消灭这些土八路。

△ 密集的火力包围着水面。

场31 水面 日 外

人:牛大胆 木头 队员一个

△ 一个游击队员身负重伤沉入水底,水面一片殷红。

△ 牛大胆的肩膀中了一枪。

△ 木头吃惊的回头。

木头:大哥。

△ 木头一个猛子扎过去,水面恢复了平静。

场32 河岸 日 外

人:鬼子队长 小鬼子若干

△ 小鬼子端着枪来到河面看了看殷红的水面,胡乱的开了通枪,撤退了。

场33 大路 日 外

人:佐藤 鬼子队长 刘阴土 鬼子和伪军若干

△ 鬼子队长遇到佐藤,向他汇报战绩。

鬼子队长:报告大佐,残余的游击队员已经被我大日本皇军全部消灭。

佐藤:(欣喜笑容)哟西!这些土八路真是不堪一击。

△ 另分队队长赶过来朝佐藤弯腰低头汇报着战绩。

△ 佐藤微笑着点点头。

△ 刘阴土郁郁寡欢的站在后面,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下,一个个狼狈不堪。

△ 佐藤回头看了眼刘阴土。

佐藤:刘桑,你的战果如何?

△ 刘阴土朝前跨步弯腰低头。

刘阴土:报告太君,卑职无能,让狡猾的土八路跑了,我的手下被打死不少。

佐藤:(恼怒)八嘎!刘桑,我对你的期望很大,希望下次不要让我失望。

△ 刘阴土浑身一个激灵,立即双腿并拢哈腰低头。

刘阴土:哈伊!卑职不会再让太君失望的。

△ 佐藤拍着刘阴土肩膀仰头哈哈大笑。

佐藤:刘桑,你是大日本帝国真诚的朋友,一会儿进村,你可以大肆发泄你的不快。

△ 佐藤满面春风的扫视大家一圈。

佐藤:这次的‘铁壁合围’,狠狠的打击了抗日武装分子,但也有漏网之鱼,希望诸位一定要为龙城的治安秩序不懈的去努力,为大日本帝国扫清统治支那的路障。

△ 鬼子队长和刘阴土弯腰点头。

△ 佐藤看了看平静的四周,抽出指挥刀。

佐藤:进村!

场34 村子里 日 外

人:佐藤 鬼子队长 刘阴土 鬼子伪军若干

△ 鬼子和伪军到处放火。

△ 草房呼呼的燃烧着,一片汪洋大海。

△ 刘阴土拿着火把重重的朝一间房子的窗户里扔去。

刘阴土:(咬牙切齿)给老子烧,全部烧掉。

△ 小鬼子和伪军们看着熊熊的大火,胜利似的高呼着。

鬼子伪军:天皇陛下万岁!……

场35 村西山路 日 外

人: 谢云霞

△ 谢云霞悄悄的从粪坑里爬出来。

△ 远处村子里浓烟滚滚。

△ 谢云霞身子痉挛着,差点晕倒,急忙扶住一颗小树。

△ 谢云霞看看静悄悄的四周,忽然瞳孔大睁。

谢云霞:(惊慌的大喊)牛大胆,牛大胆……

△ 谢云霞跌跌撞撞的朝前跑着,身上的屎粪落下来。

谢云霞:(泪光闪闪)牛大胆,你在哪里?

场36 河岸 日 外

人:牛大胆 木头

△ 牛大胆和木头站在河岸看着浓烟滚滚的方向,脸部抽搐,拳头紧握。

牛大胆:(愤怒大吼)小鬼子,**祖宗八代,老子一定要让你们血债血还。

△ 木头紧咬着牙根,眼里噙着泪。

△ 鲜血从牛大胆肩膀滴落。

△ 木头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粗粗的绑扎牛大胆的伤口。

△ 牛大胆和木头消失在岸边。

场37 山路 傍晚 外

人:牛大胆 木头

△ 木头搀扶着牛大胆急速往小王庄赶。

△ 牛大胆的步子越来越缓慢沉重,头无力的耷拉着。

△ 木头侧身摸了下牛大胆的脑袋,热乎乎的。

木头:(忧心)大胆哥,你伤口恶化发炎了,得找个地方把子弹取出来。

△ 牛大胆只是无力的嗯了声。

△ 木头蹲下身子背起牛大胆,左肩膀挎着捷克机枪,艰难的寸步走着。

场38 山路 夜晚 外

人:牛大胆 木头

△ 天空挂着半月牙,星星在眨眼闪烁着。

△ 木头是累得实在不行了,轻轻放下牛大胆。

△ 牛大胆处在昏迷中,木头轻轻摇晃呼叫着。

木头:大哥,大哥你醒醒啊,大哥……

△ 牛大胆身子一动不动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木头:不行,得赶紧找个地方疗伤。

△ 小憩了会儿,木头重又背起牛大胆踏着银灰月色,匆匆的赶路。

△ 路边的秋虫唧唧的叫个不休,给寂静的夜晚增了点灵气。

△ 天上月亮慢慢的西移。

△ 木头累得满头大汗,额头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肚子咕咕的叫着。

△ 木头抬头看看皎洁的月亮,继续走路。

△ 前面有处亮光,木头心里一喜,振作了下精神,脚步一紧,向着亮点处赶去。

场39 屋外 夜晚 外

人:牛大胆 木头 大娘 马月儿

△ 面前出现一间屋子,周围是树林,篱笆墙的院子,半人高。

△ 推开栅栏,木头敲响了住户的门。

△ 屋里传来一个女孩警惕的声音。

马月儿:谁啊?”

木头:(着急)姑娘,我……我……大哥受伤了,麻烦快……快开门吧。

马月儿:(惊疑)受伤?这荒山野岭的哪有半夜受伤的,我不开,

△ 马月儿一双耳朵紧贴着门框警惕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 见门未开,木头再次敲门企求着。

木头:姑娘,你行行好吧?我大哥被小鬼子打伤了,伤口开始化脓了,再不急救就有生命危险了,你快点开开门,行吧?

马月儿:(紧蹙眉头)我就是不开,谁知道你说得是真的假的?

△ 大娘听得动静从炕上下来走出屋子,

大娘:月儿,什么事啊?外面是是谁啊?

马月儿:(小声)娘,外面的人说他大哥被小鬼子打伤了。

△ 大娘迟疑了下,伸手去开门。

△ 马月儿拦住了娘。

马月儿:娘,你真的相信他们?

△ 大娘微笑了下打开了门。

△ 木头肩膀上背着牛大胆。

大娘:孩子,快进屋。

场40 屋内 夜晚 内

人:牛大胆 木头 大娘 马月儿 大虎

△ 大娘看到牛大胆化脓的肩膀。

大娘:快,赶紧把你大哥放到炕上。

△ 马月儿一脸嗔怪的看着母亲。

马月儿:娘,你没有确定他们的身份就把他们放进来,你不怕他们是坏人吗?

木头:大娘,我们是被小鬼子追杀的,我们整个村子都被小鬼子给烧光了。

大娘:(惊愕)什么?这帮活畜生。月儿,月儿……赶紧给这位兄弟的大哥取出子弹。

△ 马月儿脸色苍白的点点头。

△ 大娘烧了盆热水,马月儿用刀削了两只尖利的木片。

△ 大娘和马月儿一左一右的抓住牛大胆的胳膊。

△ 木头拿着木片,手一个劲的抖索着,怎么也下不了手。

大娘:别怕孩子,要想取出你大哥身上的子弹,必须下得狠心。

△ 木头点点头,咬着牙根把木片伸了进去,马月儿害怕得赶紧闭上了眼睛。

△ 一颗血淋淋的子弹被取了出来。

△ 大娘往伤口敷了些创伤的草药。

△ 木头看看四周,土基墙上挂着一把猎枪,周围墙壁上挂满了兔皮野鸡啥的,一看就知道是猎户。

△ 院外响起一阵急促的声音,木头警惕的端起捷克机枪。

马月儿:(扑哧!)瞧你怕得,不是小鬼子,是我哥回来了。

△ 木头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多看了眼女孩,清纯漂亮,眼睛水灵灵的,像有一汪泉水。

△ 大虎还未进门大嗓门就响起。

大虎:马月儿,你笑啥?跟谁说话呐!

△ 大虎脚步踏进来,看到木头怀里抱着挺机枪,他闪到一边,猎枪对准了木头。

大娘:大虎,瞧把你紧张的,把枪放下,这位兄弟是游击队员,刚从小鬼子包围圈里突围出来。

△ 大虎挠头傻笑着,放下猎枪和身上的两只野兔。

马月儿: 哥,你咋到现在才回来?

大虎:(大嗓门) 奶奶的,在山里碰到了小鬼子,在山洞里躲到天黑才敢出来,娘,小鬼子没有到这儿来吧。

△ 大娘笑着摇头,转而悲愁起来。

大娘:(叹气)我担心哪天小鬼子寻到这里来。

大虎:(钢牙一咬吼着)只要小鬼子他娘的敢来,我手里的猎枪定把他们赶走。

场41 屋内 日 内

人:牛大胆 木头 大娘 马月儿 大虎

△ 第二日,牛大胆醒过来。

△ 大娘一家欣喜,月儿姑娘多看了眼牛大胆,脸微红了下。

△ 最高兴的是木头,抓着牛大胆的手激动地摇着。

牛大胆:(眉头紧蹙)摇球?你是不是把老子的胳膊摇断了才甘心。

△ 木头挠着头嘿嘿的笑着。

木头: 知……知道了,大……大哥。

大虎:(哈哈笑着)你叫他啥?大胆?!

木头:(黑着脸喝道)不许笑。想……想知道我大哥牛名字的来历,是吧?听好了,今天兄弟我……我讲给你听。小……小高庄的地主老财依仗自己手里有几条枪在乡里鱼肉百姓,无恶不作,有几条人命死在他的手里,群民愤激,却谁也不敢动地主老财。我……我大哥一横,在……在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潜进老财的院里,一把大刀劈死了老财。事后老财的儿子带着家丁来到我大哥家,没有找到我大哥,却……却把他的老母亲杀死了。

△ 听完故事,大虎满脸的敬畏,竖起拇指唏嘘感叹着。

大虎:乖乖,单枪匹马就把地主老财给一刀劈了。大胆哥,你真牛!

△ 木头不屑的看了眼大虎。

木头:大……大虎,你敢吗?

△ 大虎昂头把胸脯拍得咚咚的响。

大虎: 咋不敢,地主老财有一个杀一个,有一双杀一双。

牛大胆:(微笑着心道)又是个莽汉。

还没有等牛大胆开口,大虎恨恨的叙述着自己老爹被小鬼子杀害的惨景。

大虎:(愤恨)我爹也是被小鬼子杀死了,小鬼子,这个血债,我大虎一定要讨还。

5

第一集 铁血番号剧本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