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性辽西>第一章 夜语风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夜语风谈

小说:血性辽西 作者:辽西小戟 更新时间:2014/6/3 8:07:48

第一章、

太阳才一落山,呼啸的北风就把茫茫原野抽打的周天寒彻,医巫闾山下的荒村野岭便都在这冷风中变得越发朦胧起来。然而那北风又似乎吞不尽后山草房中的点点火光,虽然是在后山背风处的一所茅屋中,可前山一闪一闪的红光却仍然依稀可见。

片刻后,轰天而起的炮声猛然间就将山岭震得微微发颤,韩大肚子才把一口半生不熟的烤羊肉撕到嘴里,被炮声一震又掉在火炭里,让韩大肚子心疼不已。他不甘心的将羊腿肉从火炭里拎了出来,左吹右吹,可那上面的火灰已经沾在了羊油上,死活抱着羊油不撒手,让韩大肚子一点办法也没有。

正这个功夫,又是几声凄厉的炮声远远的传了过来,好在韩大肚子早有准备,手里的半截羊腿总算是保住了,可浓眉大眼下的一张猪肚子脸却在炮声中涨红起来赧然骂道:“他妈个巴子的!这还没完没了了呢!”起身摸了摸腰上的杀猪刀,一扭头:“你还吃啥呀?”

他这话是问向对面的田豹子的。

火光下,田豹子清朗白皙的脸上横竖画着几条黑道,眉宇间那种淡定自若的神情与他二十几岁的年纪显得极不相称。炮声中,他正捏起一把花椒面均匀的撒在羊腿上,又放在火上反复薰烤,喂炮了花椒面的羊油被火一熏,顿时香气扑鼻。但田豹子仍不罢休,又抓了把盐面撒在羊腿上,嘴里却可惜的说道:“还是差点事啊,没孜然,味不够啊!”

韩大肚子吃东西从来不象田豹子这么讲究,对他而言,有的吃就不错,就算再没有味,可毕竟是肉啊。以前虽说韩大肚子是个杀猪的,可同昌这穷乡僻壤的地方,韩大肚子一年到头除了头蹄下水外,也吃不到几斤猪肉。

“我说,外头这鬼子的小钢炮可就没消停啊!”韩大肚子心里早已火烧火燎,拿眼睛往外面扫了扫,可他们的位置是老爷岭的后山,勉强能看到一点点火光,能听到一点声音,但山前到底打成什么样了,韩大肚子却根本搞不清楚。

“我说,一会儿你上厨房看看,没孜然了,整点面酱也行。”田豹子的眼睛里只有羊腿,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还是摇了摇头,“味不够,吃上了也不是那么回事。”

田豹子忽地觉得不对劲,一抬头,看着抽出杀猪刀的韩大肚子,转身向外走去,不由得皱了皱眉:“站住!把刀放下!看把你急的,鬼子也不是头一回来,王老道那个老油条啥时候吃过亏呀?”

“嗯,到也是……”韩大肚子也点了点头,把刀复又别在腰上。算算日子,这王老道带着人打鬼子,也小半年的时间了吧,但鬼子一直没在王老道身上占着便宜。尤其是去年年底的时候,王老道还带着人在牵马岭下打了个埋伏,把鬼子过冬的粮车给载了,听说气得鬼子直冒烟,可照样也没把王老道怎么着。

“但是吧……”又是一阵炮声传了过来,韩大肚子却越发的不放心了,翻了翻眼睛,盯着田豹子说道:“头几回鬼子来的时候,可没这么开过炮啊。你听听外头,少说得有百八十门小钢炮吧?照这么打下去,打到天亮的话,山头可就给轰平了。”

“你就替小鬼子吹吧!”田豹子没好气的看了韩大肚子一眼,“你别听着外头响,最多六门炮,而且只有两门步兵炮,剩下四个全是掷弹筒,说实话连炮都算不上。掷弹筒这败家玩意就专门蒙你们这帮外行的,那玩意打得快,要是熟练炮手的话,一分钟能打四到六发炮弹出来,听着可不就响?其实屁用没有。”

“啊?”韩大肚子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脑袋却晃得溜圆,“你可别逗了,小鬼子鬼精鬼精的,你说的啥筒要是光能听响却打不着人的话,小鬼子还能一口气弄这四门?弄两挂炮仗不更响?”

“到也不能说一点用没有。”田豹子略有所思,“掷弹筒这玩意,说是攻城拔寨吧确实不行,可要是到了对攻战场上,那就成了步兵克星了。那玩意缺德就缺德在能拐着弯打人,让它瞄上了,猫在墙边树后头都不好使,有时候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还能拐着弯打人咋的?”韩大肚子顿时把眼睛瞪得跟灯泡似的,“这得是多缺德的人才能弄出这么缺德的炮来呀?”这样说着,韩大肚子心里越发的没底了,只是拿眼睛不停的往外头瞄,可惜这里是后山,再怎么瞄他也看不清前山的情况,“我说,听你说得头头是道的,要不咱也别在这猫着了,要上前头……”

“上前头干啥去?送死去?”田豹子却不理会韩大肚子这份心,“这仗还没开打呢,看把你给急的。就你这样的,上了前头也是吃枪子的命。”

“你可拉倒吧!”韩大肚子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现在却是一百二十个不服气,“你听听外头,这驴粪弹都是炸成八瓣了,还没开打?你耳朵里面塞羊毛了吧?”

“哟呵,不服是吧?”田豹子正慢条撕理的将一缕羊肉从羊腿上撕下来,扔到嘴里品了品,可能觉得味还是不对,便又摇了摇头,继续把羊腿架在火上烤,“行啊,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今天本道爷就免费教教你啥叫打仗,尤其是小鬼子是咋打仗的!”

“你就吹狼皮去吧!”韩大肚子一张嘴差点撇到后脑勺去,“王老道都说了,一本《上善经》你背了三个月都没背下来,就你还懂打仗?你懂打仗,人家王老道的‘穷党’咋没把你给招去?你也就是个偷羊腿的贼道。”

“唉呀!来劲了是吧?你把羊腿给我放下!”田豹子伸手就去抢韩大肚子手里的羊腿。

韩大肚子一边躲,一边连连求饶:“田道爷,我错了,我错了不行吗?你说,你说吧,都听你的。”

“你个完蛋样吧!”田豹子这才坐整了身体,“好好听着。这小鬼子打仗有个规矩,象你这脑袋我多说了你也听不懂,就一句话:炮兵打完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轰!”

“炮兵打完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轰……”韩大肚子挠了挠脑袋,“那你这意思是说,现在就是炮兵轰的时候呗?鬼子的步兵还没冲呢?”

“这不废话吗?”田豹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前边响着大炮,步兵还冲个屁呀?”

“也对。”韩大肚子到是没脾气,“也不能自己人炸自己人那。那照这么个意思,一会儿炮声停了,开始响枪了,这仗才刚打起来……”

韩大肚子话音没落呢,果然山前响起了爆豆般的枪声,而炮声果然停了。韩大肚子顿时对田豹子一脸的佩服:“现在开打了是吧?”

哪知连问了好几声,田豹子却不说话,仿佛在听着什么,连羊腿的一面发出焦糊味都没有发现。

“我说!”韩大肚子觉得不对劲,别的到好说,好好的羊腿烤成焦炭,那可太白瞎东西了。

“不对呀!”田豹子却突然说道,“鬼子咋还先打的蜈蚣沟呢?”

“啊?”韩大肚子闻言也是一愣,“蜈蚣沟不是李白脸的地盘吗?哎……你咋知道鬼子打的蜈蚣沟?你……你别告诉我,你光听听枪声就知道鬼子打哪!”

“也就你这一脑子浆糊的能听不出来。”田豹子白了韩大肚子一眼,“虽说李白脸和蝎虎子现在都投靠了‘穷党’,但毕竟王老道的老营是在牵马岭,这鬼子于情于理都应该先打牵马岭才对。难不成是声东击西,引蛇出洞?想先佯攻李白脸,把王老道的人马从牵马岭老营给吸引出来?”

这番话象是在问韩大肚子,又象是在自言自语,更何况这么深奥的问题韩大肚子哪懂啊?田豹子抽了抽眼角:“可蜈蚣沟那地方九曲十八弯,大白天进去都得迷路,更别说这黑灯瞎火的了。鬼子真要有这劲头,还不如去打白石沟,好歹白石沟还是很适合炮兵发挥的。”

“那不能!”韩大肚子仿佛突然明白过劲来了,“白石沟的许三姑虽说也和王老道联手过,但是那个老娘们阴不阴、阳不阳的,到现在也没正劲八摆的加入‘穷党’,算不上是‘穷党’的人,鬼子就算是真的去打白石沟,王老道也未毕出手。尤其这回鬼子还带了这么多小钢炮,要我说啊,王老道真能保住牵马岭老营就算不错了,哪还有功夫去帮别人啊。可李白脸就不一样了,他是和王老道喝过血酒的,他要是出事了,王老道不能不伸手。”

“嘿嘿!”田豹子看了韩大肚子一眼,“就你这点心思,这辈子也达不到王老道的境界。”

“达不到就达不到呗!”韩大肚子却蛮不在乎,“人家都说了,王老道那是太上老君座下的童子转世,专门来救苦救难的,我一个杀猪的,哪比得了啊!”

田豹子到没心思和韩大肚子斗嘴。自从王老道拉起队伍打鬼子之后,这民间的风声四起,说啥的都有。不光是太上老君座下童子,还有人说王老道是关帝爷的马前周仓呢,反正就是瞎白话呗。田豹子虽然也穿了一身道袍,但对这种事是从来不信的。

“不对劲,肯定不对劲……”田豹子仍然在摇着头,“就算是佯攻蜈蚣沟,可牵马岭老营也不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啊。你听听,现在枪声一直在往蜈蚣沟里面推,就凭李白脸手底下那点人马,肯定顶不住鬼子这么打。再说,哪怕是王老道看透了鬼子的诱敌之计,但蝎虎子是李白脸的把兄弟,他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那……那谁知道啊!”韩大肚子可真懒得去想这些事,又咬了一口羊腿肉,“我说,你要真能打,我就陪你你就去前面看看, 别光说不练,在这坐着光动嘴有啥用?”

“我?”田豹子突然脸色一白,讪讪的笑了笑,“我现在就是一个闲人。王老道心眼好,让我在圣清宫挂个单,我可不是打仗的材料。”

“你这说得不是挺明白吗?”韩大肚子追问了一句,可再看看田豹子的脸色,知道再着急、再往下说啥也是白费劲,便只好说道,“算了,吃吧。你那还有酒没有?”

“有个屁!”一说到酒,田豹子又来劲了,“有多少酒能架得住你这大肚子?我上回好不容易带回来半葫芦小烧,可到好没等我闻着味着,你到是先……”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田豹子却猛然的屏住了声息,小声说道,“不好,有人来了!”

6

第一章 夜语风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