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肌肉海魂衫>第二十八章、船坞检修(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船坞检修(1)

小说:肌肉海魂衫 作者:海军之子 更新时间:2014/11/14 18:26:29

第二十八章、船坞检修(1)

为尽快投入军演准备状态,船坞检修被压缩了工期,为时四周。开工几日后取消早操和一切内务规则,取消政治学习和军事学习。超时制高强度劳动与太阳赛跑,废除周末休息,每日10小时以上船坞作业,完成繁重检修保养。除去吃喝拉撒,只有一件事:拼命干活。

“真累呀!”仰首船坞内巨大艇身,葫芦感慨。

多日不拾闲,繁重劳动没午觉,缺觉体能透支,一到下午葫芦浑身发痒,心烦意乱,这滋味没有过,缺觉闹得。哪怕午餐吃窝头咸菜换个午觉也行呀,别想没门。葫芦周身酸痛,走道腿抖,持筷手颤不止,头近枕便着,死猪无梦,一觉到早,洗漱后眼皮仍打架。

防护林般脚手架围绕船体,高高低低横七竖八列阵耸立。齐鸣、王越站在葫芦上方木板上,使镐型小铁锤敲打钢板除锈,他俩听到下方葫芦锤声不再叮咚,也歇了下来。

“10点了吧?”王越蹲下疲惫的身子嗓音嘶哑地问。

“早过了,该歇了。”旁边架上书奇也把口罩和风镜拉到嘴下,深吸了口气。

“吊毛灰的,一眨眼两小时没了,时间过得挺快。下去吧,早上到现在一口烟没抽,憋死了。”齐鸣用手抹了一把满脸汗水,已花猫脸的他,快认不得了。

近日他烟卷消耗翻倍,常玩双管齐下,没时间去商店买烟,断顿了。

此时,一片震耳欲聋钢铁碰击声终止,打击乐谢幕,仍余音不止。艇艉艇艏处敲击不断,两端声响比着大,像啄木鸟跟树较劲,解恨狂磕,要把船板敲漏为快。

艇长提着铁锤满身铁锈漆渣,循着声边走边喊:“谁还在敲呀,休息啦!喝水上厕所,一刻钟后继续。”

吴征在艇艏,李井在艇尾最后结束了休止符,这两位总是最早发出敲击声,最后结尾收工,比其他人提前两分钟开工,晚两分收工。乐队里不受指挥棒控制,我行我素,指挥拿他们没法。

“开工在前,收工在后,入党积极呀!”老田边喝水,边赞美,话中带刺。

舒畅用手绢抹着油腻腻头发:“多来几下,多出成绩,脸皮厚敲个够。一听他们敲,我就头痛,催命折寿呀!”

“铁杵磨成针,先进事迹要日积月累嘛。”董环用两张手绢轻轻拍打脸颊,随声附和。

“你们这是怎么啦,打击好同志是不是?”老机嬉皮笑脸抽着烟蹲在一处没有污水的干净地上。

姬副艇长灰头土脸提着口罩风镜和锤子皱着眉头走来,踹了一脚老机的屁股:“腚湿啦,没看到地上有水呀”,说着顺手把老机手里烟卷夺走,送到嘴边,深吸一口:“我腰杆子今天不给劲呀,咋一个劲儿的发软呢。”

“你们说话注意点,别总看别人不顺眼啊,好人好事应该鼓励呀。”齐鸣有板有眼地说着从施鸣手里接过一支烟,点上火。

老孙瞥了一眼几名多嘴多舌:“你们说话别带刺啊,看我们班不顺眼是不是,学点好的不成吗?没见你们进度比我们快,刺儿话倒是来得挺快,别让我再听到啊!”

老冯不乐意了,他现在是航海观通班领头羊了:“这话未必合适吧,我们也不慢呀。”

老孙:“怎么啦,不服是吧,你好好看看,每天谁的进度快。”

老孙旗下吴征、李井两勇士满身铁锈戴着口罩风镜提着铁锤走过来,李井笑呵呵拉下口罩风镜:“刚才我帮胡诺把他那块区域敲了一遍,他今天发烧了。”

话音刚落,吴征跟进:“艇艏倾斜角度太大了,锚头磕碰的锈面太大,太难敲了。”

他俩很有说辞,大伙不再说啥了。会干也要会说,葫芦心说:都让你们赶上了,你俩就是不说啥,谁也不会与你俩争,急啥呀。此地无银三百两,生怕谁抢了你们光荣,多此一举。

指导员接过李井递给他一杯水:“不错,今晚9点继续开个小会儿。各部门总结一下,会议前各班长搜集情况向我汇报。”

艇长心说:你别捣乱了,这种会还是少开点吧,人困马乏比来比去制造矛盾,还是免了吧。艇长就怕指导员犯病,一个会开下来又是一个来小时,长话连篇。他小声在指导员耳边说了一句。“老罗,晚上开会简单点,这几天够累的,抓紧时间多休息。”

指导员身体不好,干活时常提着工具象征性比划几下,四处游荡,倒是不费体力,留着体力专等着晚间大放厥词,满肚子口号张长李短,说教不止。

当晚,饭后全艇开会,艇长:“这几天,大伙都不错。我观察了一下,每位同志都很卖力,除底漆最累人,各班都没耽搁。每人手里小铁铲刃都磨短了一截,说明我们都没有偷懒。敲铁锈现在也快完成了,下个环节是用钢丝刷和砂纸打磨,这道工序大家要付出更多体力。为确保质量,按时完工,我提议出船坞之前,不再开会,返回后再开会总结。咱们抓紧时间好好休息。怎么样?”

艇长事前征求过指导员意见,但没被认可,指导员一根筋固执己见,每日应开个短会,鼓励表扬表现突出的,找出不足的,以利再战。

“坚决拥护,别再开会了。”三福满脸乐开花,蹲在地上卷起一卷旱烟丝,舌舔着纸边,撵动烟炮,用袖子口抹去嘴角的哈喇子。

舒畅:“天天晚上开会,真受不了,累得人名都搞混啦!”

老田:“又没什么敌情,还是少开会吧,多累呀。”

部门长老迟正好从茅房回来,听说免除会议,高兴死了,忙掏出一根烟塞到艇长嘴里:“这就对了,精兵简政吗。多干实事,我也坚决拥护。”他提了提裤子收紧腰带,很振奋。

情绪放松了,绝大多数人感到舒心了。唯有三位没出声,孙、李、吴。就连闷葫芦吴宇也叼着烟自言自语:“务实就好,花架子少来。”

指导员眉头拧成了疙瘩,好一会:“行呀,就这样吧。不过,各部门长和班长你们别放松要求,每天别落下搜集好人好事,回去后我要你们拿出书面汇报。评出各班先进事例,该表扬的表扬,该批评的批评。大家一定要拿出百倍热情,圆满完成这次检修保养任务,大伙说能办到吗?”

“能!”众齐声高喊。

能给大伙点宽松,谁不乐意呀。

小雨淅淅沥沥下着,为在雨季中抢时间尽快完成一环接一环工序,船坞来了群部队妇女家属协助工作。她们最擅长使用钢丝刷和砂纸打磨金属,这些人干活速度不及艇员,却很认真仔细,就是速度慢得不行。涂漆前最后一道打磨工序由三八们来协助完成,这些活仅在相对安全容易操作部位进行。她们不在脚手架上当猴,万一摔落,艇长指导员可就提前专业回家后悔了。

老妈子有说有笑,调节了施工气氛,黄脸婆中有仨带着浅花套袖少妇,每天换装叽叽喳喳惹得几个老兵话多起来了。老孙眉飞色舞,不再跟着班里人在作业面瞎转悠了,跑到阴柔圈里开始贫嘴寡舌,天南地北传来阵阵笑声。他与她们有说不完的话,全是村里家常话,老婆孩子热炕头,谷子麦子前院后院鸡鸭猪狗之类。

她们来了五天,烦恼麻烦接踵而来。

船坞边小茅房男女一道墙,长流水白瓷砖地沟相通。男女解手跨沟蹲位,浅槽折射可相互亮相发现秘密,隔壁有窥,水中望月。

休息时男女同时如厕,屎尿沟池互通观照成麻烦。约定俗成随之确立,如厕听隔壁有声临近,艇员们蹲坑换位,或错开时段或跑至远处墙根以免尴尬。发现,休息时老孙常抽着烟蹲在那个坑位,唯独他不介意,屎尿增多。

用钢丝刷除锈,对船体水线以下倾角面,十分艰难,使不上力。不一会儿功夫手脖子发软,手腕小臂酸痛难忍,只得左右开工,不断换手或双手持刷。要万分谨慎,重心一旦偏移,足下晃动就可能跌入地面。

四周下来,葫芦两条小臂肌肉明显隆起。

船坞内锈粉漆末飘舞,有口罩也会呛入嗓中。嗓子眼里涩痒难耐,咳嗽阵阵,各个小老头。饭前须先喝一碗汤水,否则饭菜扎嗓门。干完活,鼻孔下一溜黑,像小鬼子。耳朵里一层黑黄,脖子里扎痒,锈粉漆渣无孔不入。收工洗漱,吐出牙膏末是黄黑色,白毛巾成了抹布色。

有人会为血液中缺铁发愁,补铁吃药片。从船坞出来者,恐怕医生想不到,一生不缺铁。铁锈已融入骨髓,终生受用无穷。如申报专利,治贫血补铁,当进船坞。

船底漆高强度有毒物质,漆桶开封刺鼻头晕,闷倒驴。大号鬃毛油漆刷半寸厚四寸宽,沾上大便粘稠深棕色油漆,打在钢板上,按压横拉竖扯,用尽臂力,快速牵拉涂刷。手套一层黏糊糊,脱去不敢抽烟,手中气味香烟改变。稍不留神,毒泥上脸,皮肤红肿,烧灼钻心。

切莫耽搁,火速猿猴下树,酒精棉球狂擦,防止烙疤。

有不幸烙疤的,往后的媳妇打了折扣。

12

第二十八章、船坞检修(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