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蝶>第十三章 为国家为民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为国家为民族

小说:红蝶 作者:王敦勇 更新时间:2014/7/24 17:32:46

回到徐州好几天的时候,赵应龙都沉浸在淞沪之战的气氛中。三个多月前,全国各地部队是在动员条件极为拙劣的状况之下投入这一片混乱的战场之中的,在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从来没有见过飞机、坦克车和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炮弹的,在那些天里,他们稀里糊涂地打了一场从未打过的硬仗,现在,要撤退了,也稀里糊涂地发现自己还活着。由于通讯阻绝、情况不明,沿途的乱象就更难以形容了。

我们到晚上就召集这个部队到总司令部接受命令就开始撤退,总司令部退北冈山,部队就退到苏州河南岸。赵应龙在家里招待时杰,他也在考虑是不是与时杰合作做生意的事。

嗯,一撤退就乱了,那个官长的年龄大,胡子长那么长,谁也不认识谁了,两三个月,又不是几天不刮脸、不洗脸,可想而知。是的,赵应龙点一下头说,下大雨,撤退下来就到嘉兴,嘉兴再到昆山,退到昆山那一天不下雨了,鬼子的飞机又来了,骑兵也来了,结果把我们那一个团炸得都没有人了。我们的总司令部是在真北路,就是闸北到真如那个公路上4号桥那,这座桥他每天炸,结果前两三天已经炸掉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样子,所以最后我们撤退的时候过来以后后面部队下来,这个桥就压断了。我撤退的时候我带12条船,我们的目标要到怀远,安徽怀远。那个惨啊,日本飞机看见人多的地方就俯冲、扫射。伤兵路上睡多少,帮帮我的忙,帮我拉一把,自己命都顾不了,能拉谁呀?

够惨的。时杰呷一口酒,笑了笑。

“时秘书,那个时候,重重硝烟的宝山、片瓦不存的吴淞,还有满地弹坑的大场都远去了,走出了横尸遍野的人间炼狱,要走向再一次的战斗,有多少国人能懂得呢。我们那么多人都知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一场殊死战斗,在那场惊天泣鬼的战役中,陆军的表现是悲壮的,是可歌可泣的,在那血肉纷飞的三个月里,他们打出了中华这个民族坚韧无比的民族性,也打出了乾坤扭转浴火重生的希望。”

“还有空军呢。”

“是的,同样的,中国空军在这一役里的表现也十分精彩,我国空军和日本空军对比,它的比例大概是十二比一,但是我们数量虽然不如他,他的训练、他的装备、他的飞机的性能,一直到他参谋和指挥的作业,老实讲他们都比我们优越,但是我们那个时候为什么能够一战,一战可以把它打掉六架飞机呢,我们一架损伤没有为什么?这个当然有原因,这个原因最主要的就是那个时候的年青人就是要救国、复仇。”

“上个月国民政府发表宣言,移驻重庆。”时杰诡秘地看一眼赵应龙,“重庆由行政院直辖市成为我国的战时首都。”

“重庆由一个地区性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一跃成为我国的战时首都,还要成为全国抗日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外交中心。规模最大的沿海工业内迁和人员内迁,长江航史上演了一出中国工业的敦刻尔克大转移。上海、南京等沿海地区成百上千家工厂辗转迁移到重庆,实现了中国近代工业史上规模空前、意义深远的铁血西迁,成为支撑中国抗战的工业脊梁,形成了以重庆为中心的新工业区,为前方战场提供了急需的枪支弹药。自卢沟桥事变发生以来,平津沦陷,战事蔓延,国民政府鉴于暴日无止境之侵略,为国家生命计,为民族人格计,皆已无屈服之余地,凡有血气,无不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决心。国民政府兹为适应战况,统筹全局,长期抗战起见,本日移驻重庆,此后将以最广大之规模,从事更持久之战斗,以中华人民之众,土地之广,人人本必死之决心,继续抗战,必能达到维护国家民族生存独立之目的。时秘书,你我之辈惟共勉之。”

时杰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国民政府各院部即络绎迁往重庆,中央电台奉命广播《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这条消息后,中央党政人员纷纷乘轮西上,中央电台人员也撤离南京去长沙。撤离简直是逃亡。他们好不容易弄到了江南汽车公司的客票,很多人行李都未顾上带,但车上已人满为患,秩序大乱,最后是砸开玻璃爬了进去。重庆及附近的江北县和巴县爆发了特大旱灾,对城乡社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政府和民众都进行了祭拜神灵救灾。在当时较为落后的社会经济条件下,政府的祭拜神灵求雨迎合了民众盼雨心理,在一定程度上安定了灾荒时期人们的心理动荡,对疏导民众对灾荒的恐慌心理,维护社会稳定有较大的作用。当然,祭拜神灵求雨浪费大量时间,耽误了科学救灾的有利时机,所浪费的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和精力,也大大影响了科学救灾的成效。

重庆爆发严重的旱荒,灾民数量大,灾害损失严重。旱灾传单称:火牛出阵横行,方方尽裂龟文,为殃旱魃收愚氓,哀鸿遍野最心疼,贸贸蚩蚩不醒,大地室如悬磐。在旱灾打击下,因粮食短缺导致灾民死亡。由于灾民死亡较多,掩埋困难,故政府采取火化的形式来处理死亡灾民的尸体。重庆川灾救济协会议定解决办法:本市路毙者很多,近更苦于无法掩埋,朱氏除已捐助大量棺板后,以本市公共墓地不易实现,故提议建修火葬场,在山下开凿隧道,将火花后之骨灰,盛以小罐置于隧道,可以节省许多人力物力。以后如经费不敷,朱允向上海慈幼协会商洽补助。频繁严重的旱灾与饥谨,进一步加深了重庆民众由来已久拜神祈雨心理。每逢干旱,重庆地区都要举行求雨仪式。因天久不雨,播种维艰,文华渝馆同人虔心发愿,请由本市公益委员会主席联合各善堂、善会领袖朋忱祈雨,派有代表赴内假杨公庙内举办祈雨法会,设坛建醮七日,同人广为印送救正人心,以邀天眷而消旱劫。当大旱灾爆发后,对生命的难以把握和物质上的巨大损失,迫使人们不得不通过祭祀神灵来寻求精神上的寄托和依赖,并以此获得心理平衡。从现代物理学的角度看,降雨是因气温下降导致水蒸气液化成小水珠滴落到地面的结果,没什么太深奥的地方,但古人对这个问题并没有认识清楚。

当然,祭拜神灵求雨也有消极影响。政府禁止屠宰以祈雨,不仅使屠宰户、卖肉者损失惨重,也使有一定社会影响的肉税包商因之收入大减,然而政府却要照常收屠宰税,易激化社会矛盾。

蒋介石闻听国际联盟要于11月3日在布鲁塞尔召开九国公约会议,讨论中日之战,立刻喜出望外。本来,蒋介石已听取了白崇禧、陈诚等人建议,决定放弃上海,采取持久战策略,全军退到上海外围既设之国防工事固守,抗击消耗日军,这么做在当时形势下是明智的可行之举。但国联要开会的消息传来,却搅乱了蒋介石的头脑,他在命令下达的第二天偕白崇禧、顾祝同等人乘火车,冒雨来到国民党淞沪前线中央军总部驻地南翔,在一所小学里召集由师长以上将领参加的紧急军事会议。

在会上,蒋介石说:“九国公约会议对国家命运关系甚大,我要求你们做更大的努力,在上海战场再支持一个时期,至少10天到两个星期,以便在国际上获得有力的同情和支援上海是政府的一个很重要的经济基地,如果过早地放弃,会使政府的财政和物资受到很大影响。会后,便宣布撤销撤退命令,各部队坚守原先阵地。”

新命令传到阵地上,部队一片哗然,短短时间内命令两次反复,使得中国守军士气大受影响,一些已经卷好铺盖要走的士兵只好又匆匆返回阵地,队伍秩序开始出现混乱。日本新组建第10军在柳川平助指挥下,由舰队护送在杭州湾金山卫附近之漕泾镇、全公亭、金丝娘桥等处突然登陆,包抄淞沪中国军队防线南方的背后。防守这里的,原先有张发奎第8集团军所属的4个师1个旅数万人的兵力,因蒋介石一直认为日军全力进攻上海正面,不会有从杭州湾登陆的可能,故在战事趋于激烈、兵源枯竭之时,将防守杭州湾的部队一一投入前方战场,到日军登陆时,在杭州湾北岸从全公亭至乍浦几十公里长的海岸线上,仅有陶广第62师的2 个步兵连、炮兵第2旅2团6连及少数地方武装防守。既无重炮,也无像样工事,面对10万装备精良的日本生力军,结果可想而知。迅速即被日军击溃,日军登陆成功后,上海派遣军与第10军合编成立华中方面军,由松井石根统一指挥,日大本营规定其作战地域为联结苏州--嘉兴一线以东,任务以挫伤敌之战斗意志,获得以结束战局为目地,与海军协同消灭上海附近的敌人。第6、第18师团按照预先部署,分别向松江、沪杭铁路扑去。

当蒋介石得知日军登陆金山卫的消息时,不禁大吃一惊。立即命令淞沪战场前敌指挥官陈诚作出应变处置,陈诚急令右翼军的东北军吴克仁第67军前往增援松江。殊知,这个军刚从豫北调来,在松江附近未及集结完毕,即遭遇日军凶猛攻击,苦战3天3夜,未能退敌。11月8日夜,日军凭借强大火力从东、南、西三面突入松江城,守军死亡殆尽,吴克仁率残兵据守西门,兀自死战不退,最后壮烈殉国,年仅43岁。第67军全军覆没,日军遂占松江。随即兵分两路,一部沿太湖东岸,经浙江、安徽直趋南京,主力则指向枫泾镇、嘉兴、平望。9日,切断沪杭铁路及公路。

与此同时,日第16师团在中岛今朝吾指挥下在江苏太仓境内的白茆口登陆成功,前锋直指京沪铁路和公路,形成合拢之势。苏州河北岸的日军6个师团于10月31日强渡苏州河后,这时迅速向两路登陆日军靠拢,淞沪地区中国70万大军顿陷危险境地,再不撤退将成瓮中之鳖,被日军一网打尽。上海市长俞鸿钧发表告市民书,沉痛宣告远东第一大都市--上海沦陷。11月13日,国民政府发表告全体上海同胞书声明:各地战士,闻义赴难,朝命夕至,其在前线以血肉之躯,筑成壕堑,有死无退,阵地化为灰烬,军心仍坚如铁石,陷阵之勇,死事之烈,实足以昭示民族独立之精神,奠定中华复兴之基础。中国军队向吴福、澄锡国防线撤退,江阴保卫战开始;至此国军以60%的精锐部队损失殆尽的代价打破 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话语,淞沪会战拉下帷幕。

到了年底,日军又占领南京。小日本的野心很大,为打通南北战场,决定攻取徐州。津浦路南段的中国守军进行了顽强抵抗,南段进攻的日军势头被阻,形成隔淮河对峙的局面。津浦路北段守军韩复榘不战而退,济 南、泰安、曲阜等地弃守,形势万分危急。

王铭章奉命开赴徐州、砀山一带布防,代理41军军长,任前方总指挥。

赵应龙从时杰口中得知,现在徐州政府要派一个代表团去砀山慰问王铭章。临走时,时杰冲赵应龙诡秘地笑了笑,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望着时杰远去的背影,赵应龙不知时杰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3

第十三章 为国家为民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