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报国殇>第八章 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4

小说:报国殇 作者:侍晓禹 更新时间:2014/6/27 9:11:00

柱子和华子背着肖舰跑进了一片灌木丛中,他们两个的体力已经消耗殆尽了,但政委的伤不能耽误,二人只能一前一后地拖着肖舰在丛林中奔袭。苦涩的汗水一滴又一滴地顺着鼻翼流了下来,又沿着那两道法令纹顺进了嘴里。

华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上面沾满了子弹打起的灰尘,他边踱步奔走边说:“柱子,咱们离预一团还有多远?”

“你问我我问谁去?老子现在除了上下左右,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现在这鬼地方我也摸不清是哪儿,走一步算一步吧。”

“娘的,闹了半天咱俩都迷路了,早知道就该去找团长他们的……”

“行啦你就别絮叨了,老子耳朵都快生茧了。”柱子骂了一句,他仍在强忍着由心底传来的极大的疲惫,一步又一步地走着。

刚穿过这片灌木丛,肖舰就从昏迷中醒来了。

肖舰眨了眨眼皮,发现自己好像正悬在半空中一步一颠地晃着身子,他略微抬了抬头才发现,自己的两条腿正被一名战士抱在手中,而自己的肩部也好似被一个人扛着。

抱着肖舰两条腿的柱子见状,惊喜地喊了一声:“政委,你醒啦?华子,别颠了,政委醒了!”他先将肖舰的两条腿放在了地上,躺在一旁的石头上休息起来,他的脸上和脖子上全是脏泥,好似一个连续挖了几天煤的矿工。他一条腿直直地伸向前方,另一条腿则弯曲着,左手耷拉在上面,右手却藏在身后。

肖舰看了看华子,又看了看柱子,虚弱的声音传出了他的口腔:“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华子抹了抹脑门上的汗水,喘着粗气道:“政委,我叫华子,他……他叫,他叫柱子。”

说话的同时,华子一抬眼才发现,躺在石头上休息的柱子正扒着地上的土灰往自己的右手上擦。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了柱子的手说:“你手咋啦?”

“管你鸟事?”柱子并不领情,抽出手后便将脑袋扭向了别处。

华子火了,他抓住柱子的右手,三下两下抹去他手上掩着的灰尘,定睛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柱子的右手手掌正中间竟镶了一颗浸满了血的子弹,被弹药染成的坏血已经染透了整只手,但却依旧流淌不止。

“你小子的手早就被子弹给打了个眼儿,咋不说呢?”

“这算啥?这点儿不痛不痒的伤也需要给你通报一声?你小子又不是老子的首长,管这么多闲事儿干啥!”柱子又扒了一层土,撒在了自己的伤口处。

华子大怒,他又将那土给拨拉掉了,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找死是不是?有用这种东西填血口子的吗?”

“那能怎么着?老子要是不用这东西填血口子,老子就得疼死!给我起开!”柱子一把将他推开,起身去一旁撒尿去了。

华子咬了咬牙,气急败坏地扇了自己几巴掌,蹲在原地默默地哭了起来,全无半点声响。

肖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发现自己又开始一阵晕眩了。他费尽地抬起了头,叫了声:“华……华子……”

华子听到了声音,他迅速地抹掉脸颊上的眼泪,转身跑到肖舰身旁,问道:“政委,咋了?”

“那伙鬼子,那伙偷袭咱们团部的鬼子人呢?”

“不清楚。那伙小鬼子估计没发现咱们几个的踪迹,只不过还有一伙鬼子在后面追咱们,估计一会儿就要赶上来了。政委,你再受受罪,忍一小会儿,我们马上就送你去二线医院……”华子扶着膝盖站起身来,冲一旁正在撒尿的柱子嚷道,“柱子,你狗日的还没完事儿啊?快点儿的!咱们还没甩掉小鬼子呢,得赶紧走!”

柱子提了提裤子,系上裤腰带,不满地回骂了一句:“你兔崽子的咋那么多屁话,这不来了吗?”

两人刚抬起肖舰,身后就响起了阵阵枪声,华子连头都没有回,扛紧了肖舰的后肩撒腿就跑。柱子跟上步伐后,便频频地问:“华子,你瞅瞅后面是不是小鬼子又赶上来啦?”

“要瞅你瞅,老子没法转头。”

柱子觉得他这话不无道理,便回过头望了望,这不望不打紧,一望吓一跳。只见三辆日式军备卡车正尾随在自己身后不到两百米的地方,车厢上头趴着的日本鬼子正操着三挺九九式7。7毫米轻机枪朝自己这个方向扫射。

九九式轻机枪的原型为九六式轻机枪,口径由原来的6。5米增大成了7。7毫米,枪口处安装了一把内窄外宽的消焰器,仔细看就像一个喇叭形。机枪使用的子弹口径为7。7毫米×56SR半底缘机枪弹,弹夹呈弧形,最大射程为2700米。而此时日军的军备卡车距他们不过只有两百米,而且距离在以很快地速度缩短,因为日军开的是四个轮子的卡车,而华子和柱子用的却是两条腿,更不必说他们两人已经是精疲力尽而且还扛着一个体重为120余斤的肖舰。

“朝后面的那个支那士兵射击。”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一个日军中尉打开车窗,命令道。

日军机枪手也不含糊,听到命令后便开始扣动扳机,散乱的子弹呈交叉态势直直地飞了过去,但因为山路颠簸加上他们根本没有对准目标便贸然开火,仅有两发子弹扣进了柱子的后腿中,柱子痛苦地惨叫了一声后,双手下意识地撒开,整个人便斜趴在了地上。

华子顿时感到有些不对劲儿,他回头一看,柱子已经倒在了地上,正惨笑地看着自己。

华子刚想跑过去救他,就被柱子使出的眼色给制止住了。柱子做了一个奇怪的举动,他把腰间系着的手榴弹拔了出来,拧掉塞子,将小拇指勾进了拉环内,笑着说:“快……快走。”

华子明白了他的用意,颤了颤嘴唇之后便一下子将再次昏迷过去了的肖舰背在了身上,拼尽吃奶的劲儿便只身带着肖舰跳下了一条小河之中……

当他们两人从滚滚河流之中探出身子时,就听到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华子的眼泪再次刷地一下流了下来。

洋鼓县城的城楼外,张山和谢大成等人刚从城里走出来,正面露严峻之色地抽着香烟。四周的战士们都在打扫战场,拾掇战利品和清理日军士兵尸体上的弹药补助,整个天空都是一片暗灰色的。

二连连长乔东北带着二连的战士也抵达了洋鼓县城外,一见张山和谢大成一干人在城外的岗哨处美美地抽着香烟,一下子委屈地嚎叫了起来:“营长,营长……”

曹光听见叫声后下意识地一回头,瞬间惊住了,他撇了手中拿着的香烟就一翻身跑向了迎面奔来的乔东北等人,对他们的一身狼狈相感到不解:“你这咋回事儿?”

乔东北啜泣道:“营长,团部,团部被小鬼子给偷袭了,政委……政委也负伤了,胡忠带着四连的战士掩护我们二连撤退,估计也……也死绝了。营长,咱们团部被鬼子给端了!你毙了我吧营长!”

张山等人也站了起来,他们不敢相信乔东北说的是真的。张山又重重地吸了口已经瘪了的香烟嘴,此时此刻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

曹光也叹了口气,他感到有许多重事都压在自己的身上,实在没有心思处理这些事了。

1

第八章 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