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报国殇>第九章 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5

小说:报国殇 作者:侍晓禹 更新时间:2014/6/28 10:37:21

高雅擦干了眼泪,如释重负地一笑:“原来是因为这个,我还以为……你,你吓死我了。”

正在这时,办公室关着的大门被硬生生地撞开了,拥进来了好几个身穿八路军军装的战士。高雅和杨龙菲都吓了一跳。

仔细一看,竟是张山、谢大成和钱里远三人。

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着高雅,嘿嘿地笑着。

高雅羞涩地低下了头,轻轻地对杨龙菲说:“这是你们部队的吗?”

杨龙菲瞪了在门旁傻笑的三人,淡淡地点了点头。

高雅“哦”了一声后继续说:“那你们有事儿先聊,我回避一下。”说完,也不等杨龙菲回答,便低着头穿过张山三人身前,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三人又堵到门口,把脑袋探出门外看了看高雅的背影,忍不住一番赞叹:“哎呀,漂亮,太漂亮了。”

谢大成“咚”地一声关上了门,迫不及待地问道:“团长,这……你跟这院长认,认识啊?难道是你的老相好?”

杨龙菲一听便从床上蹦了起来,这一动作使他的腰部肌肉猛地抽搐了一下,他捂住小腰,无声地**起来。

谢大成赶紧冲过去扛住杨龙菲:“团长,咋了?哪疼?”

谁知杨龙菲立马用胳膊搂住了谢大成的脖子,勒得谢大成喘不过气来。

“就你小子喜欢胡诌八扯,我可告诉你啊,管好你的嘴,要是你的嘴敢漏出一星半点儿消息,让战士们知道了,看我怎么揍你!”

张山和钱里远也乐呵呵地笑了起来:“团长,你就别装了,纸是包不住火的,你还是承认算啦,也省得哥几个在这儿干着急。”

“就是,就是,我们仨早就来了,听见你俩在讨论人生内涵呢,就没进来打扰你们。团长,你真行。谈对象都能谈到淞沪会战了,还谈到了谢晋元是吧?这跟谢晋元有啥关系吗?”钱里远竖起了大拇指,对杨龙菲搞对象的手法表示佩服。

“怎么就你们仨,曹光人呢?”杨龙菲撒开了勒住谢大成脖子的胳膊,顾左右而言他道。

“噢,曹光原本是要来的,但团部不能没有人盯着,所以我就把他留那儿了。诶?团长,你别转移话题,你给我们哥几个儿好好说说,你俩是早就认识,还是刚刚对上眼的?”张山一本正经地问道。

“什么就对上眼了?”杨龙菲疑惑不解。

“王八看绿豆啊……”

“放屁!”杨龙菲气哼哼地骂了一句。

钱里远在一旁煽风点火:“团长,你就别不承认了,实话告诉你吧,我们都听见了。什么……高雅,请体谅我的痛楚,只要我还活着,只要你还没变心,我,我一定娶你,哎哟我的妈,酸死我啦。”

张山和谢大成也起哄地笑了起来。

杨龙菲拉下脸来,他是个好面子的人,在这些方面比较自私,那就是只有自己能笑别人,别人不能笑自己,就算自己再干了什么让人笑掉大牙的事儿也不成,更何况自己是一团之长,要让这三个小混蛋把话给自己抖了出去,那全团战士还不天天嚷嚷着让团长带对象来见见大伙。

杨龙菲抓起一只布鞋就砸向了钱里远:“我他妈让你在这儿很扯淡……”

钱里远灵巧地躲过了这一击,仍是在原地居心可测地笑着,他的眼神告诉杨龙菲,这件事儿他要是不告诉全团的战士他就不叫钱里远。

张山故作生气地骂了一句娘:“早就给你们俩狗日的说了团长要休息,你们俩偏不听,非要把医生的话当放屁,这下打扰到团长了吧?整天他娘的正事儿不干,竟干这些邪了乎的事儿!团长正跟人家院长谈朋友呢,你们搁这儿凑什么热闹?大成,你狗日的进来干啥?你进来我们俩不也跟着进来了吗?”

谢大成瞠目结舌,他感到无比冤枉。奶奶的,刚才在门外的时候明明就是张山唆使自己进来的,说给团长他们活跃活跃气氛,顺便认识一下嫂子,现在怎么还倒打一耙啦?说是自己非要进来的,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杨龙菲扯开舌战的两人:“行了,行了,别废话了,到底有什么事儿?”

“是这样,这天也入冬了,冻得腿脚都不利索。还有那个……副参谋长让我们把他的呢子大衣给你送来了,还给你送来了点儿中,中,中药。老钱,把药放桌子上。大成,副参谋长给的呢子大衣呢?你小子放哪啦?”

谢大成一愣,他拍着脑袋自责道:“哟,他娘的,刚刚在门外边偷听的时候我挂窗户上了……”他疾步冲出了屋子,从窗户外面摘下了那件大衣,这是关东军军官的呢子大衣。

谢大成细心地将大衣披在了杨龙菲的身上,说:“副参谋长特意嘱咐我们,说这个冬天难熬,撒泡尿都能冻出个冰来,说让你晚上披着,这家伙顶张厚被子呢,他还委托我们几个来看看你,他军务在身,没法亲自来这儿,让你……”

“我能让他亲自来吗?唉,这不是有心要我被债吗?参谋长这是何必呀。八路军这么多团级干部他一个不管,光管我,我哪配呀?”杨龙菲叹了口气责备道,“你们就不该要他的大衣,总部在山里,要真下起了雪连出门都没法出去,这东西金贵呀,我死不足惜,彭老总和副参谋长才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你们快点儿给他送回去。”

说完,便摘下了背上披着的大衣,塞到了谢大成的怀里。

张山鼻子酸酸的:“团长,这是参谋长下达的死命令,说只要拿走了就不要再拿回来,参谋长还说……说自己身子硬朗,加之自己住的不是稻草屋子一刮风就倒,是用石灰浆搭起来的泥瓦房,虽说不能保证不漏风,但熬过这个冬天还不是什么难事儿,有没有大衣都是一样的……大成,把大衣给团长披上,要是团长冻病了参谋长非得毙了咱们不可,披上!”

听了这话,杨龙菲不再排斥了,他接过那件皮子大衣,抚摸着那深黑色的羽绒,心里百味具杂,在自己曾经任过事的老长官里,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像左权一样对自己这么贴心。

“还有一件事儿团长……咱们在攻打洋鼓县城的时候,小鬼子的特,特种部队袭击了咱们的团部,四连的战士几乎全军覆没,我们在山涧里找到了四连长胡忠的尸首,应该是参加肉搏战的时候被剁了脑袋。还有政委,政委他……”张山感到难以启齿。

杨龙菲猛地一抬头,面露吃惊之色,嘴型长成了O型,他语无伦次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政委怎么了?”

2

第九章 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