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报国殇>第十四章 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3

小说:报国殇 作者:侍晓禹 更新时间:2014/7/27 13:41:34

“混帐!”岩松司令官怒吼一声后便转过身来,如同恶狼般的两颗眼球死死地瞪着面部表情极为平静的木村次武。他抑制住隐忍在心中的强大的怒火没能发泄出来,口气半粗半轻地沉声说道,“木村君,你需要注意一下你自己的言辞行为了,做人不可太过狂妄,有时你会被你的聪明给绊住手脚,事情结果往往会适得其反、事倍功半。我早就说过,如果一味地使用武力和战争,是绝对不可能彻底消灭支那军人的。国民政府的首脑蒋所使用的‘以空间换取时间’的对日政策已经起到了根本性的作用,他们称之为这是‘拖延战术’,日本和中国在物资、兵力、武器、军队这四大必不可缺少的方面完全是天壤之别,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但是你们不要忘了,中国的人数众多,且不提及支那人到底有多少可以用于战斗中的队伍,就说说整个中国有多少为我大日本皇军效劳的皇协军军人们吧。两百多万!他们的兵力是我们陆军的两倍。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我们日本的民众大部分人还囤积在那个仅有不到四十万平方公里的小岛上,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着周边国家的吞噬和毁灭。我们进攻中国的战线拉得太长,又已经迁怒到了美国总统罗斯福,这已经使轴心国的生存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随时都有可能会面临灭顶之灾,难道我们还要凭借武力在中国打个十几年的仗吗?这是不可能的。木村君,我很欣赏你的特种作战,这是一种可以让敌人在短时间内失去主攻权利的一种打法,但长此以往下去却并不是一个能够奏效的方法,因为我们的军事实力本就捉肩见肘,如果还要一味地硬打下去的话,面临的只会是无情的失败!木村君,你难道就没有想到过,我们的敌人已经越来越多,一个面临着多股敌人的国家就好比是一只老虎,他能够轻而易举地撕碎任何一只动物,但却无法抵挡得住群狼,这就是群攻之势,容不得你愿意或不愿意。在众矢之的、虎视眈眈的情况之下,唯一能让日本在短时间之内占领中国所有领土的人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和支那人谈判,用金钱来收买他们。但这个金钱却不是由我们来出,所花的每一分钱都来自于中国的矿产资源,按支那人的说法就叫做‘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我们能够促进和谈的力度,加快和谈的时间,循循善秀、对症下药,在短短三年内,必定会克服这个中国,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真正地大展身手,继续向周边小国发动进攻,那时我们已经不用再恐惧周边大国渔翁得利、坐观虎斗了,因为我们得到了足以让我们用上几万年的资源和财富,任凭他们一块一块地蚕食,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因为我们盘踞在日本岛上,随时会遭遇灭顶之灾的日子已经不复重来了。反之,你一味地跟支那人用武力来解决问题,从不懂得政治是治国之本,从来引发更多不必要的战争,这样只会引起支那人对我们的仇恨和敌视,永远都不可能会再有和谈的余地。和支那人打仗你可以拼心理战、拼军事战、拼资源战、拼化学武器战,但你唯一不要拼的那就是人力战。天皇发起这场战争无非就是想让世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大日本帝国无人能欺、无人敢欺。征服支那必须要征服支那人的心,如果你征服不了支那人的心,就算是占据了整个中国又有什么用处可言呢?早晚都会再次遇到支那人的拼死抵抗,与其如此,倒不如现在就撤出这场战争。木村君,你仔细斟酌一般后,难道觉得我说的这些不是现在就有或是未来就会出现的事实吗?”

木村次武根本不需要琢磨,他是个职业军人,从不掺和政治上的事情。别说是那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就算是影响到世界格局发生变化的大事,他都不会去用心地混淆这些巨变。既然是军人就没必要参与政事,军政合一那还叫军人吗?木村次武的想法很简单,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天皇让他打哪儿他就打哪儿,首相叫他打哪儿他就打哪儿。除这二人之外,就算是已故多年的明治天皇复生,也不管他的事情。

“将军,您的言辞的确很有道理,‘以华制华’是对支那军最有力的,可以达到兵不血刃的政策,这没错。在一定情况下也的确证实了这一点。但是您不要忘了,征服支那人并不是只有用诱降和威逼就一定能够奏效的。据我了解得知,偌大的一个中国,绝不乏爱国志士和抗日将领,他们都恨我大日本帝国入骨,恨不得将我们撕成碎片,按支那人的话来说,叫做‘啖其肉、锉其骨、饮其血、扒其皮,这就是支那人对我们的看法。在我眼里,这些人都是一些冥顽不化之徒,永远不可扭转翻改的一种个性。这种个性被称之为一种精神,一种对祖国的无限的热爱。这种爱可以抵挡住一切外敌,无须任何理由。”

岩松司令官一愣,他等着铜铃般的眼睛看着木村次武的眼睛,眼睛里的世界越变越大,好似融入到了浩瀚无际的宇宙当中去了。这个木村次武到底想要给自己说些什么?他是在用某种话外音来提醒自己,还是在炫耀他了解的中国要比自己所了解的中国要深且多?

岩松司令官准备先发制人,他漫步走到办公桌前,从杂乱的文件中小心翼翼地抽出了一张薄到透明的宣纸,两只手各抓住宣纸的一个折角,将整张纸都展现在了木村次武的面前。

这张纸上赫然写着一个黑色的中国字:殇。

“木村君,你知道这个字怎么念吗?”岩松司令官骄傲地仰着头,环顾着左右说道。

木村次武绷紧了面皮,答道:“恕卑职愚昧。”

岩松司令官持着宣纸向前走了几步,看着木村次武那时阴时亮的眼瞳,不禁有些得意。他并没有把喜悦和傲娇之情予以言表,而是沉默在心中。

“这是山西省省长苏体仁给我写的一个字,不过前面还应该再加上一个字,国。据说‘国殇’这个词最早源自于战国末期楚国的一名爱国诗人屈原的诗作———《楚辞》。据苏体仁给我说,这首诗其实是一首挽诗,追悼的是在外作战阵亡的楚国士兵。得知了这些后,我便让我的参谋帮我去寻找这首诗的全本。读过之后我才知道,这首诗抒发的就是你口中所说的爱国之情和报国之意。话虽如此,我却在此种得到了一种屈原应该有过的情怀,那就是壮志未酬、报国无门,壮士无用武之地之悲壮情怀。我大日本帝国何尝不具备这种情怀呢?为什么你就不能扪心自问一下,非得去钻那个前行不通的牛角尖儿到底是为了什么?”

“将军,不是我钻牛角尖儿,而是你在走穷途路。对付支那人绝对不要滥用您提倡的这种政策,我不喜欢政治,也不想参与政治。我是一名军人,我所信仰的就是军国主义,唯有用武力才能够做到你想要看到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只有武力才能解决问题。据我所知,您所说的这种‘国殇’还隐有另一番深意。”

“哦?愿闻其详。”

“既然您说‘殇’多有悼念、死亡之意,那‘国殇’是否可以理解为为国家而死的人呢?”

“可以这样说。”岩松司令官微微点了点头。

“如此附会的话,我想在您所加的‘国’字前面再加上一个字,可好?”

“说说看。”岩松司令官来了些兴趣。

1

第十四章 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