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报国殇>第十八章 6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 6

小说:报国殇 作者:侍晓禹 更新时间:2014/8/19 17:28:38

送别铁海川和随他而来的警卫排的马队后,清醒如初的杨龙菲望着771团战士们的背影后,心底突然萌发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开始慢慢觉得铁海川此次前往二线医院看望自己绝非是来到这儿的头等大事,貌似还做着其他的打算。

“人都走啦,还看啥看?我有话说,进来……”杨龙菲转身一掀帘子便拄着拐杖跨进了病房的门槛内,沉声说道。

方罗成听了这话后脸就一下子拉了下来,一边往病房里走一边不满地嘟囔着:“你小子怎么回事儿?啊?有事儿说事儿,还非得进屋说?刚刚海川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呢你……”

“你别他妈打岔发牢骚,快点儿,上炕。我有话给你说。”杨龙菲回骂道。

“啥事儿?快说,老子听着呢……”方罗成用手拨拉掉两双还未穿好的布鞋便丢在了地上,刚盘好腿就用手迷迷糊糊地去抓那立在炕桌上的酒瓶子。

杨龙菲没有拦他,而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你小子发现没有?海川给咱们带的那些东西都是些什么货色?都是从外国进来的牛肉大罐头和日产火腿。咱平常吃的都是什么玩意儿?从小鬼子运输车里缴来的咸菜罐头,都是些什么咸黄梅和白菜根的烂果子烂菜!就我那个团半个月都碰不到一丁点儿的肉腥儿味,也就我现在这样能经历点儿伤员待遇。你看把海川这小子给牛气的,就连他那豆腐外边还裹着一层肉呢。这不是在将咱独立团和预一团的军吗?”

“你他娘的有,有病吧?人家海川好心好意地,带……带这么多肉腥好酒来孝敬你这个学长,你怎么还,还他娘的‘吃完饭大厨子———过河拆桥’呢?现在开始怀疑人家的动机啦?你刚才吃饭的时候怎么不直接拍桌子问人家的?人家吃饱了撑的?咱又不是乡村佬土包子,没见过牛肉罐头咋的?我发现你狗日的就是在医院待得时间太长了,没病都给憋出病来啦。要不我明天去总部给老总打个报告,把你狗日的给提前释放,省得成天到晚怀疑这个不放心那个的。你小子真把自己当根葱啦?谁拿你蘸酱吃呀?”方罗成又喝了整整一碗的白酒,一边回味着酒水在自己舌头上留下的余味,一边不屑地数落着杨龙菲。

“海川这小子精神和以前可大不一样啦。虽然穿着晋绥军的军装,可手上的哪样东西不是值钱的玩意儿?刚刚我拿东西给他的时候我仔细看了看他手上戴的表,那可是瑞士表,好像是什么‘海王’牌的。你去蒋嫡系将官那儿去看看,有几个上校级军官有资格佩戴这块儿表?你再看看他那把佩刀,亮闪闪得刺得我眼珠子疼,说这不是金的谁会信?你信吗?他这是什么意思?啊?你还不明白吗?这是在向咱俩施加压力呢?”

“你小子别他娘的总是把自己当根葱,行不行?人家为啥向咱俩施加压力?有病咋的?他难道还想把咱俩重新招到蒋该死手下当兵?”方罗成又仰起脖子喝了一碗酒,酒瓶子里剩余的酒水已经是杯水车薪,铁海川带来的好酒已经所剩无几了。

杨龙菲一语点破天机,冷冷地说道:“你小子还真猜着了,我告诉你,海川这小子用心很深哪。直到现在还没忘了咱们两个,我想这有可能还不是他个人的意思,不是咱老师长给他施加压力就是阎老西想把咱们争取过去。”

“阎老西?不去,不去!什么他妈的阎老西?老子我才不伺候他呢。动不动就会逃跑,摆兵布阵的时候比谁都能,就怕中国有不认识他的人。这一到真家伙了,他他娘的就憋屁了!仗还没打就惦记着跑路。谁他娘的愿意当晋绥军?老子就算投靠咱老师长、老蒋,老子也不投靠他……”方罗成一醉,口中就开始无遮无拦地胡言乱语起来。若是有晋绥军的军官或是阎锡山的心腹在旁边的话,非得给他几耳光尝尝鲜,让他胡诌八扯。

“你先听我说完好不好?国军和日军不能比,咱八路和国军又不能比。晋绥军阎老西胆儿在小,毕竟也占据山西几十年了,好歹落了个‘山西王’的名号。晋绥军虽说总体战斗力不怎么的,但傅作义的队伍还算不错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汉奸的日子过得不照样有滋有味的?虽说受鬼子的气是经常的事儿,但至少衣食无忧吧?海川和咱俩混了这么多年,黄埔系军官中就属咱仨的关系最铁。打‘蒋冯战役’和‘中原大战’的时候咱仨可都是有目共睹的,伙食比现在好得不得了。你小子好吃我又不是不知道,搁山东的时候你小子经常派手下人进城给你买德州扒鸡吃。对吧?唉,你小子到底有没有听我说?你能不能把酒瓶子放下来听我说完……我继续说啊,搁山东的时候你小子喜欢吃德州扒鸡,搁山西的时候又喜欢去县城搞点儿过油肉来解馋,是不是?37年末鬼子抢上海的时候,人家一边跟咱打仗你他娘的一边抱着只八宝鸭子搁战壕下面一通乱啃,那吃相别提多难看了……上海丢了之后咱不是又到南京了吗?张治中还没给咱划分作战区域的时候,你小子就又溜到小酒楼里吃饭去了,我还特地去找过你,你还记得这事儿吗?老子我当时还纳闷呢,这么大的一个南京城,城门都戒严了,小鬼子马上就要攻城楼了,你小子还能去哪儿吃饭去?要不是老子在路上看到了几个扛枪戴钢盔的战士在小酒楼外面站岗,我根本就找不着你知道么?当时把我给气的哟,你小子摆这么大阵势找人给你站岗放哨,是怕张治中亲自来查你是吧?你他娘的就为了一碗鸭血粉丝你还用得着士兵给你放哨?你他娘的是什么样的人老子最清楚不过!我告诉你啊,我今天给你说的这些话,你只用耳朵听,别他娘的往外乱说,我告诉你。我倒没什么,就怕你小子意志不坚定!我可告诉你,咱可不能做三姓家奴啊……”

“你他娘的说什么呢?老子我可没你这么没原则。见着娘们儿就心动的货色,别他娘的在老子面前念经,老子我不是孙猴子!滚一边去,别打扰老子喝酒吃饭……”方罗成极不耐烦地将杨龙菲推到一边,骂道。

杨龙菲一把抢过方罗成手中的酒瓶子,望着里面几近见底的酒水,直接将剩余的酒一咕噜地灌进了自己的嘴里。喝完后便将酒瓶子重重地砸在了炕桌上:“哼,我看全师最没原则的东西就是你小子,我可警告你,要是你小子想改姓做叛徒我管不着,你别拖累老子就行,老子可不跟你做吕布!行啦,滚滚滚,能滚哪儿就滚哪儿去,老子这儿天一黑就得宵禁,你就别吃啦。回你们团部吃去,老子困啦,得睡觉啦!”说完,便不由分说地将方罗成连人带酒瓶子扔到了病房外,冲他的警卫员嚷嚷起来:“喂,把你们团长给抬回去吧,这小子都醉成一摊烂泥啦。要是他一路上说什么瞎话都别当真,只当他是放屁!听见没有,说什么都当他在放屁!”

1

第十八章 6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