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报国殇>第二十一章 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 4

小说:报国殇 作者:侍晓禹 更新时间:2014/9/11 9:06:59

岩松司令官的办公室内今天比往常要热闹许多,这个小秃子司令官正站在一幅挂在墙上的巨型地图面前高瞻远望,他的嘴角慢慢浓缩成了弯月状,笑意越来越浓,越来越深。两只小眼睛犹如两颗泛着黑光般的钢钉,死死地钉在了上面。那处角落上的一个小小的山形图案上,标示着三个清晰的黑色字体:祁家村。

一名作战参谋正站在岩松义雄的办公桌一角和华北派遣军司令官冈村宁次的作战参谋通着电话:“喂,喂,是冈村宁次司令官吗?哦,哦,请让冈村将军通电话,我们第一军司令官岩松将军要向冈村将军汇报战况。好,好……将军,我已与冈村将军办公室的作训参谋通上了电话,请指示……”

岩松义雄并没有直接回答作战参谋的提醒,而是直接转身走到了电话机的面前,从作战参谋的手中接过电话后便直截了当地回答道:“喂,喂,是冈村将军吗?是,是,是的,我是驻山西第一军司令官岩松义雄。将军阁下,我第一军第六师团、第十四师团、第二十师团呈犄角之势,纵横穿插之力,已给予敌第十八集团军总部、北方局、党校等重要组织予以重创。第十八集团军重要组织机构遭到我部严重破坏,围剿行动第一方案实施完毕,战况斐然。”

“岩松君,我已听闻你第一军战时之风采,鄙人在此也难免有些技痒。但是我在这里也听闻了一些极为不好的消息,不知我说出口之后,岩松君是否能够给我一个令人满意的回答?”

“将军请讲。”

“我听说你的第十四师团在围剿开山包和盘形狭道时私自放走了晋绥军阎锡山部队麾下的两个整编旅,其中有好几支下辖团曾与第一军交过手,并曾重创于我第一军战力,可有此事?”

“将军,确有此事。不过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令人费解的疑团,我与阎锡山之部队尚在谈判协和之中,不宜打破现今和平之大好前景,制造摩擦、堆积僵局,这会极不利于我部今后在山西征战之态势。所以我才下令让第十四师团将晋绥军第七旅、七十四旅全体放出包围圈。当然,他们还是有些许伤亡的。”

“岩松君,你这样做简直是自断臂膀、放虎归山。阎根本就没有兴趣和意识来与我们和谈,这个家伙一直在抱有侥幸心理。在他们的眼中,能不倒戈就不倒戈,这关乎他的声誉和威望。虽然阎的部队战斗力较差,但却不乏能征善战、忠心为国之将领,尽管他们位低权微,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是支那人自己说的。虽然某些将领现今并不崭露头角,可只要有一个人高呼反抗,他们就会趋炎附势,随声附和。这种后果无疑是可怕的。现如今你和阎的态度及关系实在有些暧昧,实在有股假戏真做之嫌。就连天皇陛下和首相大人都已经知道了你们之间的暧昧关系,这难道还不够严重吗?”

“将军,说句不太尊重的话,天皇陛下和首相未免有些杞人忧天、自作苦劳。他们可能根本就不会懂得‘兵不血刃’的,最起码的道理。这是战争最高之殊荣,也是个人最高之能力。比起那些靠战争来侵占领土的血腥手段来讲,我自认为我的和谈是有很大的创新和进步的,起码是要比那些摧毁人的肉体的方法要强得多。因为在和谈的过程中,你可以做到麻痹敌人的神经,就好比是打烂了敌人的鼻子,让敌人失去了起码的警戒和嗅觉。而使用暴力对敌人来说是没用的,因为暴力只能引起更大的反抗,即使是对那些两面三刀的,担任我部高度机密,或身居高位和某些口头上效忠我大日本帝国,但实际上却心存侥幸、阳奉阴违的支那人。”

“岩松君,这是一个极为严重的政治问题。阎这个人很狡猾,就连你也说过,他是一个美丽的姑娘。既然是女人,就一定会用男人所想不到的计谋来否决或推脱你的邀请和提出的和谈政策。阎不是一个善辈,他一门心思全部都放在了政治问题上,在军事问题和领土纷争上一直保持中立。他既然可以做到不听从蒋的命令,又怎么可能甘愿听从我们的指挥和直接调遣呢……好吧,这个政治话题不妨先搁置在一边,咱们还是聊聊这次的围剿工作的收尾过程吧。我听说八路军一名高级长官,好像是师长级以上之长官在此次围剿行动中被我派遣军轰炸机炸死了。我想知道这个人是谁,情报是否属实?”

“是的,将军。这个情报是真的,我正在为此事而感到愉快。这个军长级甚至更高级别的八路军长官的真名叫作左权,曾经留洋海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军事家。在支那人口中的那段长征的路上,曾接任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七七事变后,又接任八路军副参谋长一职。虽说身兼副职,但他却是八路军驻太行山根据地内,除彭外最高行使军政的总部长官,地位要居于八路军三个师长之上,属其顶头上司。在这月末的最后围剿行动中,惨遭我轰炸机联队炮轰身亡,年龄应该是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

“哦?这么年轻?”冈村宁次在电话机中的声音未免表示得有些诧异,“如此身居高位之人为何会在最后的撤退队伍中惨遭我轰炸机联队跑轰?既然知道他在我们的围剿范围之内,为什么不向其提出投降通牒,以供其参考呢?”

“报告将军,这没什么蹊跷。据我所知,这个名叫左权的支那军高级军官是一个极为顽固和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死硬分子。他对我们来说就好比是一颗金子、一枚钻石,如何捶打磨练只会让他的躯壳更加坚硬,灵魂更加刚强。这种人是不值得我们花费工夫去劝降的。因为不论我们怎么劝,哪怕是我们掏出我们的心肝或是倾洒出我们的鲜血,都不可能感化他来帮助我们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对这种敌人进行劝降游说,用支那人发明的一句成语来讲,就是‘对牛弹琴’。”

“驻山东济南的山本将军刚刚与我通过电话,他说在晋鲁向西的某个交界地突然发现了一支身穿蓝灰色军装的落败队伍,极为狼狈,而且还抓到了几名活着的俘虏。据那几名俘虏招供,他们是跟随着第十八集团军总部队伍撤下来的某县大队的几个民兵,尾随的还有若干名身穿蓝灰色军装、负隅顽抗的支那军人,已尽数被驻济南方面的搜寻队伍斩草除根。现在我得到的问题是,第十八集团军副参谋长左权的遗体现在何处?在哪个位置?被埋在什么地方?这是我现在想要得到的答案。”

“将军,这也是我现在最想得到的答案。我也是刚刚得知八路军副参谋长战死的消息的。在我看来,他们在处置长官遗体时只会有两种可能性:一,他们会组成两纵队分列进行侧翼掩护,保全其长官之全尸,拼死护送出我第一军所设置的三道包围圈之中。第二,他们可能会考虑到行军速度等诸多不可抗拒之事宜,将其长官遗体草草埋葬。”

“我倒希望真实情况是第二条,不过第一条也占据了绝大因素和可能性。这样吧,岩松君,请你派出你麾下的一支部队,前往太行山辽县麻田附近进行地毯式搜索,务必挖地三尺也要将其长官之遗体找到,虽说是中了我轰炸机联队之炮击,留不下脸孔也会剩下驱壳,我倒真想见识见识这位鼎鼎大名的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的真面目。另外,以北野少将为首的一系列,由战地观摩团、报社记者、海外官员所组成的实地勘测调研队伍也会届时于辽县附近进行参观,希望你的部下能够做到十足的把握,以保北野少将及记者们的人身安全,这关乎我帝国对待此战之殊荣,希望你能不辜负我的重托。”

“是,是。将军阁下,请放心,我一定会用我的项上人头来保证北野君等人的安全,并在二十日之内将第十八集团军副参谋长的尸体找到并封存,以最快的速度寄予将军阁下。”说完,岩松义雄便“砰”地挂下了电话,他看着站在一旁一动不动的作战参谋,说道,“去,把木村大佐请来,我有事要拜托于他……”

当木村次武赶到司令官办公室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岩松义雄正泰然自若地坐在一只椅子上,自娱自乐地下着围棋,嘴里还念叨着唯独军人能够听懂的战争术语:“战争,国家全体总动员的战争,一场结合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科技、历史和外交的综合性战争,汇集了军事性战争、心理式战争和科技型战争的三栖战争。破其一点,全面动摇。若想攻无不克、固若金汤,唯有协同一致、发挥国家之最高力量,以保证自身利益不被破坏,祖国命运及战争命运达到空前之成功。”

“报告将军,木村次武奉命前来报到,请将军训示!”木村次武“啪”地一个立正,吼道。

“木村君,我想你已经得知了我第一军的辉煌战果。25日那天,支那军第十八集团军第二司令长官,八路军副参谋长已在我轰炸机联队中遭袭身亡,现如今尸体在何处、尸体焚毁之严重、支那军士气之低落,都是冈村司令官最为感兴趣的事情。他命令我派一支得力部队前往太行山辽县组成搜寻之队伍,形成左右包围,在方圆十公里左右的范围之内,进行地毯式搜索,务必找到敌副参谋长的尸体掩埋之所,并以最快的速度将实情汇报给冈村司令。我已向冈村司令立下了军令之状,二十日之内务必找到其尸体,并命令前来山西的报社记者将其遗体进行拍照登报,杀鸡儆猴。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务必保证由北野湖将军所亲自组成的战地观摩部队、报社记者团部队和海外高官及派遣军重要组织部队。他们的生命安全至关重要,你需要向我做出最为确定的保证,我才能放心让你带领特工部前往辽县进行实力挖掘,帮助北野湖将军进行实地勘测,成功作出评估报告,向冈村司令官交出一张有关此次围剿扫荡,关于我第一军如何布置包围圈、设置封锁线,消灭支那军大片部队的完美答卷。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够不辜负我所重托,竭尽全力完成此次高秘密、高规格、高层次的非军事性任务。此次任务,非你木村特工部完成不可。”

2

第二十一章 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