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浴火鸳鸯>第〇三四章 汉奸也能锄汉奸(之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〇三四章 汉奸也能锄汉奸(之五)

小说:浴火鸳鸯 作者:点横撇捺 更新时间:2014/7/19 11:13:44

第〇三四章 汉奸也能锄汉奸(之五)

经皮子七签字画押的供词摆在了安倍羡鱼面前,安倍羡鱼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随即,他猛地站起身,对身后的副官说:“宪兵队紧急集合,火速包围军统的联络点。”

皮子七供认的军统联络点,是旧县衙旁边的一个包子铺。安倍羡鱼带领几十个人将这里包围起来之后才发现,这里早已经人去屋空。

面板子上面有和好的面,盆子里有拌好的馅儿,看起来,也就刚刚离开不久。

“关闭城门,全城搜查包子铺的老板。”安倍羡鱼命令道。

六毛六心里感到好笑:“哪里搜去?和面的人就站在你的面前。”

这是六毛六早就想好了的,这里既然是军统曾经的联络点,安倍羡鱼一定会来搜查,那就搞个人刚刚离开的假象,骗你个小鬼子还不容易?

包子铺肯定是不可能搜出什么来,安倍羡鱼铁着脸站在皮子七面前,对他说:“皮的,你的解释清楚的,怎么回事的干活?人的,哪里去了?”

皮子七说;“太君,这里确实是军统的联络点。至于人到哪里去了,我真的不知道。按照军统的规矩,一旦有人被抓,相关的人员就要立即隐蔽。我想,他们一定是得到了我被捕的消息,隐藏起来了。”

安倍羡鱼问:“他们的,怎么知道你被捕?”

皮子七说;“太君,您亲自到我家,把我带走,或许是,路上被我们的人看到。为了以防万一,所以……”

安倍羡鱼想了想说:“我的,没有绑你的,他们的,应该不会知道。”

皮子七说;“可是,您在我家对我进行了盘问,还讯问了两个门卫,当时,所有在我们家的人都应该知道了这件事。”

安倍羡鱼说:“你家的人?你家的,统统的不许出来,不会有人报信的。”

皮子七说:“太君,您还是错了,自从您进入我家的那一刻起,很可能就被军统的人盯上了,您知道,他们可是无孔不入的,到处都是他们的眼睛。”

无功而返,皮子七被押进了监牢,安倍羡鱼坐在桌子前唉声叹气,现在,他猛然间感到,在这个陌生的地面上,做起事来是如何不容易,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关在一个黑暗的屋子里,对于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只是偶尔从外面开一扇窗,才能透进些许风的气息,可是,即使是这些气息也是有限的,要想了解外面的世界,简直就是妄想。

可是,事情还得做,既然天皇命令他们战争和征服,那么,作为军人,他们就要去执行,没有办法,只能自己想办法,从那些支那人身上获取些许的信息。

安倍羡鱼感觉那个六毛六很好用,因为,他发现了这个人身上有一种对于他来说非常可贵的品质——极强的权力欲。他要好好利用这种难能可贵的品质。

安倍羡鱼把六毛六叫到自己面前,对他说:“六毛六,你的,大日本帝国忠实朋友的干活,皮的,不行,我的,告诉联队长,你的,马上维持会副会长的干活,你的明白?”

六毛六心里乐开了花,连忙说:“谢太君,谢谢队长栽培!”

安倍羡鱼看了看他,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对他说:“六毛六,军统的,没有抓到,你的,有办法?”

六毛六想了想说:“太君队长,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不知能不能行。”

安倍羡鱼说:“你的,说说看。”

六毛六说:“太君队长,您想,皮子七不是军统的人吗?我们何不让他做诱饵,钓鱼上钩?”

安倍羡鱼问:“你的,说,怎么个钓鱼上钩?”

六毛六说;“依我看,到现在为止,皮子七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唯一的能够利用的,就是让他的同伙来救他,然后,我们一网打尽。”

安倍羡鱼说:“他们的,宪兵队里,营救过朱的,他们的,不会再来。”

六毛六说:“既然他们营救过朱一检,那么,如果我们让皮子七跟朱一检一样,也成为宁死不屈的英雄,我想,他们一定也会想办法的。只不过,我想,他们是不可能再来宪兵队救人了,我想,这一条路他们放弃了,那么就极有可能选择劫法场这条路。到时候,我们布下天罗地网,太君队长,您想,到时候会怎么样?”

安倍羡鱼想了想说:“你的建议的,很好,你的去准备吧。”

刑讯室里,皮子七被绑在刑架上,六毛六手里拿着一根烧得红彤彤的烙铁,慢慢超皮子七走去。

站在皮子七面前,六毛六嘿嘿一笑:“皮爷,没想到哇,真没想到,您老人家竟然一夜之间成了英雄了,抗日英雄,了不起啊!”说着,他看了看手中的烙铁,撮了撮嘴,然后猛地一吐,一口唾沫落在烙铁上,发出滋滋的声响。然后回转身,慢慢走向那口正熊熊燃烧着的碳盆,将烙铁插了进去。又过了一会儿,六毛六再次将烙铁从碳盆里抽了出来,慢慢走向皮子七,只是,嘴里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只不过,您老人家的这个英雄的称号,也只有你我还有那些不知底细的人知道,至于人家军统,根本就不会领情。或许,这正是他们想要看到的结果。”嘴里说着,人已经来到皮子七跟前,仍旧是对着烙铁吐了口唾沫,然后看了看皮子七,发现皮子七也在看他,六毛六嘿嘿笑了一声,随即,将那烙铁狠狠地按在了皮子七的胸口处。空气里顿时弥漫起一阵焦糊的肉的味道,皮子七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真是的,平时威风凛凛的皮爷,怎么这么经不住折腾?”六毛六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提起一桶冷水浇在了他的身上。

皮子七醒了过来,他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了眼前的六毛六。

皮子七说:“六毛六,算你狠!我们说好了的,给老子来个痛快的,没想到,你小子自食其言,说话不算话。好吧,等我见到了皇军,我就把你的事统统说出来。”

六毛六嘿嘿一笑:“皮爷,您老人家也不想一想,您老人家还有机会吗?为了防止泄密,您老人家也不看看,这间屋子里,除了您老人家和我,还有别人吗?再说,您老人家就是想加害于我,恐怕也没有机会了。”说着,他拿起身边的一样刑具,狠狠地撬开皮子七的嘴巴,用钳子捏住了他的舌头,随手拿起旁边的一把刀子,随后狠心地割下了皮子七的舌头。

手里拿着一截血淋淋的舌头,六毛六仍旧嘿嘿笑着,说道:“皮爷,这不能全怪我,是您老人家提醒了我,为了防止您老人家日本人那里嚼舌头,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您老人家的舌头割下来。皮爷,对不起!请原谅!”说完,装模装样地给皮子七鞠了一躬。

看着满嘴是血的皮子七,六毛六继续说;“皮爷,您放心,我是不会扒你的皮的,实话告诉您,不是不想,而是不会,我担心自己做不好,让日本人,特别是那个会剥皮的日本刽子手笑话,没有办法,也只好让您老人家把这间刑讯室里的刑具品尝一遍了。呶!”他朝旁边努了努嘴,说道:“那边的老虎凳,皮爷还没品尝过呢?错过了这个机会,到了阴间地府,皮爷肯定会感到遗憾的。”

刑讯室里的刑具用了个遍,皮子七已经是气息奄奄。

从此,可怜的汉奸皮子七,隔三差五的就被提审,总是旧伤没好又添新伤。皮子七绝望了,他的心里明白,没有人会来救他,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快些结束自己的生命。他想到了绝食。

一连三天,他滴水未进,他感觉神情恍惚,他感觉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迈进了阎罗殿,可是,就在他想要为自己的成功结束生命庆幸的时候,耳畔忽然想起了一个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

那个声音说:“想死,没那么容易。”

过了一会儿,他又听到那个声音说:“来人,把我们的皮爷架起来,往嘴里灌水,喂饭。我们的皮爷,可不能就这样死了。”

就这样,刚刚买进阎罗殿的那只脚又退了回来。

一晃半个多月过去了,黄九面无表情地站在六毛六面前,对他说:“行了,让皮子七去死吧!”

六毛六的脸上堆满了笑:“既然九爷发话了,小的照办就是。”

黄九冷嘲热讽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六毛六现在可是安倍队长面前的红人,我只不过给你提个醒,做事情,要拿捏点儿分寸。”

六毛六仍旧笑容满面;“九爷,您不是也希望皮子七死吗?”

黄九仍然不动声色地说:“我是不希望他活着,忘恩负义的东西!”说完,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六毛六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他在心里狠狠地骂道:“你个老东西,说谁呢?你黄九从来就对我没有什么恩。你收留了我,就算是对我有恩吧,可是,到后来,你为什么不把二掌柜的位子给我?而是给了皮子七,让我在皮子七的手下受了这么多年的气,两方面相抵,我们谁也不欠谁。”

但是,既然黄九发话了,还得要给他面子。

时间不长,六毛六就出现在了安倍羡鱼的办公室里。

六毛六说:“太君队长,皮子七的事情,您看?”

安倍羡鱼眨了眨眼睛,说道:“我的,听听你的意见。”

六毛六说:“太君队长,我想,皮子七宁死不屈的事情早已经传了出去,军统的人肯定想营救,只是没有机会罢了。太君队长,您想,如果我们给他们创造机会,他们会怎样?”

安倍羡鱼若有所思地说:“创造机会?他们的,一定会利用的干活!”说道这里,安倍羡鱼笑了;“六毛六,你的建议的很好,说下去。”

六毛六继续说:“太君队长,我想,我们先贴出告示,就说是三天后公开处决皮子七。到时候,我们就先把皮子七游街示众,一个小时后再把他押赴刑场处决,这样,对那些危险分子能起到震慑作用,,又能让军统多在刑场呆一个小时。”

安倍羡鱼听了,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六毛六,你的想法的大大的好,我的,不会亏待你的。”

六毛六满脸堆笑:“多谢太君队长。”

六毛六专门为皮子七用木头做了个十字架,再用粗大的钉子将他的手和脚钉在十字架上。皮子七现在已经没有了力气反驳,甚至已经没有了力气说话。任凭刽子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但是,眼睛还能转动,他看到,站在他面前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面无表情的黄九,另一个是满脸堆笑的六毛六。对于黄九,他现在觉得非常对不起他,出卖了他,还跟他争权夺势,如果是死在他的手上,自己不会记恨他。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是六毛六欺骗了他,又让他备受酷刑,他想,如果真的有灵魂,自己也不会放过他的。现在,尽管是被钉在十字架上,四枚铁钉钉住他的双手双脚,钻心的疼痛,可是,他还是感到很高兴,因为,终于马上就要解脱了,再不用受六毛六的折磨了。

街道两侧,到处是人,皮子七看得到他们的表情,他们是来看英雄的,皮子七也听得到他们中间,传来一阵阵轻微的啜泣声,可是,皮子七的心里却无从接纳,因为,他自己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自己充其量也就是个冒牌的英雄,一个死心塌地为主子卖命却被主子抛弃的汉奸,死有余辜!他想,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他宁愿当一个抗日英雄受折磨而死,反正都要受尽折磨,倒不如落得个身后的英名。

他不知道在人群中有没有军统的人,可是,他知道,即使有,他们也不会救他,现在,他们所要做的就是为他们借刀杀人的杰作而自豪,为他这个汉奸死有余辜的下场举杯庆功。

现在的皮子七,真的想喊几句话:“同胞们,一定不能相信日本人,一定不能为日本人做事,为日本人做事就是我这样的下场!”可惜,他的舌头早已被六毛六割掉,他的嘴里根本就发不出声音。

猛然间,皮子七看到,前面,一个二层楼的顶部,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他的心里很高兴,他想:“自己可以早些时候上路了。”

皮子七看到,一颗高速运动的黑点朝他飞来,他咧开嘴笑了。“终于解脱了。”他在心里庆幸着。

事后,六毛六是这样对安倍羡鱼解释的:军统的人看到营救皮子七困难重重,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为了不再让皮子七受更多的折磨,索性选择了在半路上结束他的性命。

聚丰斋。

武智雄听到了这个消息,狠狠地说道:“活该!这就是铁杆汉奸的下场!”

姚光增听到了这个消息,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皮子七,可惜呀,军统的功劳簿上,不会有你的名字。”

0

第〇三四章 汉奸也能锄汉奸(之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