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宋铁血将军>第030章:丁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30章:丁口

小说:大宋铁血将军 作者:辰龙在天 更新时间:2014/9/16 11:43:51

第030章:丁口

登记丁口的事情很快安排下去,由张三的管家莫生负责,组织几十个人在佛头寨挨门上户,询问各住户的具体情况。

吴璘见村落这边安排停当,才和梁鼎、张三,还有张三的随从,骑马前往佛头山周边巡查地形地貌和资源。

巡查后得知,佛头山周边有煤矿一处,铁矿一处;石灰窑一座;瓷窑一座;耕地5000亩;可开发的荒地10万亩;森林5座;河流三条,均为无名河。

吴璘乘骑骊蛛良驹沿河而进,见一条河上有白鹭出没频繁,便就即兴命名为“白露河”。

一条河里浮游着数只野鸭,就叫“野鸭河”。

一条河里鱼沉河底,游弋戏嬉,就叫“沉鱼河”。

三条河从此才有了真正的名字——白露河、野鸭河、沉鱼河;梁鼎见吴璘即兴发挥,意蕴幽深,哈哈笑道:“将军武功盖世,文采也不可小量,真乃国家栋梁之才!”

吴璘拱手谢过,兴奋不已地说:“不是梁大哥引领,吴璘哪能目睹大山深处这块风水宝地?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么说着,打马上山,站在一处高地鸟瞰四野,但见崇山峻岭连绵起伏;四山合围中,显出一点绿来,那就是屋舍鳞次栉比的佛头寨。

令吴璘意想不到的是,佛头寨一周边有万亩良田,白露河从东边流过;野鸭河从西边流过,两条河最终汇集于沉鱼河,向北而去,给佛头寨的农田提供了便利的水利条件,只可惜没有充分利用。

但吴璘心中已有盘算,如果有机会,就在佛头山兴修水利,灌溉农田;丰衣足食。

观察完佛头山的地形地貌,吴璘回到村中,张三的管家莫生和分派出去的人已经将全村的口丁底子摸清。

莫生是个精明能干的书文人,早就造好两份册子,吴璘一回到村中,便就殷勤递上,请他过目。

吴璘把册子拿在手中看了一遍,递给梁鼎道:“莫生办事认真,很快就作出这样大气的册子,梁大哥你来过目!”

梁鼎把册子拿在手中浏览一遍,也是赞不绝口,道:“做的不错,从户册薄上看,佛头寨有口2129,户489……”

吴璘见梁鼎这么来说,嘿嘿笑道:“一个村寨,户丁还真不少!”

张三一旁插上话:“将军跑了一圈,够累了;我们回寒舍用茶饭吧!”

吴璘看看西天的太阳还有一竿子高,便道:“也好,请张大哥准备饭菜,末将和梁大哥用完,连夜赶往杨家湾!”

张三应答着前头去了,等吴璘和梁鼎走进府院,餐厅早就摆好一桌酒席恭候。

吴璘也不客套,桌边坐定,饮酒吃肉;席间,对张三道:“张大哥,吴璘这趟佛头山之行,收获颇多;我和梁大哥商量过,佛头寨从现在起就是陈仓县一个里,你来做里长如何?”

说着又道:“做了里长,就是大宋朝基层官员;还望张大哥尽心!”

张三感激涕零,又要跪拜吴璘,被吴璘拽起来道:“动不动跪拜,有多庸俗?我们已是一家人,不用这样客套!”

说着,把目光转向梁鼎道:“梁大哥,过些日子腾出手来,吴璘要组织人手在这里修建碉堡,防患未然!”

梁鼎听吴璘说出“碉堡”二字,不解其意地看着他道:“将军说的碉堡什么意思?”

吴璘迅速反应:我的娘,鄙人又说后世话了!碉堡一词出现在后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是得意日为首的轴心国和中俄美为首的同盟国展开的世界大战;为了歼灭对方的有生力量,各自在阵地修筑的一种钢筋水泥堆砌而成的地下掩体,或者地面工事;坚如磐石,易守难攻;宋朝时还没出过碉堡,也没有碉堡这两个字。

吴璘感到自己失言,慌忙更正道:“不不不,是城堡不是碉堡!”

梁鼎见说,这才扬声一笑,道:“我就说嘛,大宋哪来碉堡这东西;要说城堡,修建起来可就费事,没有上千两银子拿不下来!”

吴璘一怔,看着梁鼎道:“梁大哥说在这里修建城堡需要上千两银子?”

“那还不是!”梁鼎若有所思地说:“修城堡要筑围墙,见阁楼、箭楼、城门城洞,举手抬足都要银子;还不如利用周围的山梁随方就圆,那就省钱多了!”

吴璘低头不语,梁鼎便把佛头寨的户丁详情讲给吴璘来听。

经过登记,佛头寨成丁男妇1490人;未成丁男女639人;共有丁口2129人。

有户489,其中坑户最多,为216户;农户189,其他机户、绫户、锦户、染户等为84户。

原来宋时,朝廷对乡村和城市的户籍都有明确称谓,如家中只有一个成丁男子,便称单丁户;家中有男子未成丁者,称未成丁户;单丁而家产物力贫乏者,称孤贫户;无夫无子的人户,称女户;军人及其家属,可称军户;僧寺和道观,可称僧、道户或寺观户;从事盐业者,称畦户、亭户、灶户、井户和铛户;产茶以至种桔、养花者,都可称园户;从事酒业者,称酒户、坊户、槽户、拍户和扑户;从事炼矾者,称镬户;从事采矿和治炼者,称坑户、冶户、矿户、炉户和炭户;烧制陶瓷者,称陶户和窑户;工匠称匠户;从事纺织、印染、刺绣等,称机户、绫户、锦户、染户和绣户;拥有船只者称船户,而从事远洋经商者称舶户;城市的商铺称市户、行户、铺户和店户;从事造纸者,称纸户;包揽代纳赋税等类称揽户;山中打石者称宕户;良人女子犯奸三人以上,贬为杂户,如此等类,其名称之多,难以悉数。

吴璘听梁鼎说完,长叹一声道:“看来吴璘收留梁大哥是收留对喽!要不,吴璘连这些绕口的名称也记不住;有梁大哥在身边,吴璘那是一万个放心,还能见识不少学问哩!”

说着,看看一旁的张三道:“张大哥,麻烦你给梁大哥准备一匹好马,我们要上杨家湾马场去!”

张三很快让手下牵来一匹大白马,梁鼎见得,喜不自禁,上前抚摸着白马的脖颈道:“这马老奴早就在睡梦中梦见过,看来这是上苍所赐!”

说着,便将吴璘赐予的十两银子递给张三道:“张老弟,这是买马的十两银子,你看够不够!”

张三瞪了梁鼎一眼,极不乐意地说:“梁大哥腌臜小弟哪?张某现在和大哥一样,是朝廷人了,自己人骑自己的马,给什么银子?从今往后,这匹白马就是大哥您的坐骑!”

吴璘见张三慷慨,呵呵笑道:“张大哥说得好,我们现在是一家人,就不用说两家话了!”

说着,转向梁鼎道:“梁大哥,张大哥既然慷慨,梁大哥就把银两收起来吧!”

说着一顿,提高嗓音道:“梁大哥至今孑然一身,得找个安人给你处理家事才行……”

西天的太阳快落山时,吴璘与梁鼎骑着马,和张三以及佛头寨的乡亲们告别,向杨家湾马场赶去。

到了马场,拜过石碐、冬至一梅、仁多菱花,说明来意,石碐对着吴璘,先是一怔抱怨……

石碐当时见吴拱、吴挺败逃,乐得哈哈大笑;可当两人从他的视野中消失后,似乎才感到,自己上了两个娃娃的当,吴拱、吴挺诓走他的汗血马和的卢马,逃之夭夭了。

石碐本就是个急性子,见汗血马和的卢马被吴拱、吴挺诓走,便就气得咬牙切齿,埋怨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两人:“二位夫人在一旁观看洒家和吴拱、吴挺斗勇,明知两个小子存心不良,怎么就不提醒洒家?眼睁睁让两个小子诓走两匹好马,如何向**交代……”

冬至一梅见石碐抱怨她们两个,“哎哟”一声道:“我说你这愣头青,拱儿、挺儿打斗,全是你的心性;送上的卢马、汗血马,也是你的主意;这时候两个孩子骑走马,你竟把脏水往我们两人身上攉!”

仁多菱花帮着冬至一梅道:“石将军也真是的,自己拿不住自己,让拱儿和挺儿诓走马匹,倒想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

三人正在拌嘴,却见洪大嫂手中拎着乾坤双棒槌走了过来。

洪大嫂跟随吴玠征讨金酋完颜娄室返回大散关后,便来杨家湾马场陪伴夫君石碐;吴拱和吴挺与石碐比试武艺时,洪大嫂是上西边的拓石镇买猪仔去了。

刚一到马场把猪仔卸了,便听院子里有吵声,洪大嫂以为外敌入侵,慌忙操起乾坤双棒槌赶过来,才知是吴拱、吴挺诓去汗血马和的卢马,石碐和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一起争执。

洪大嫂呵呵笑道:“民妇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原来是吴拱、吴挺骑走两匹马!”

这么说着,便就指责石碐道:“你个呆子,吴拱和吴挺骑走两匹马那是应该的,你埋怨两位夫人干么?两位夫人为了配合你养马,不在姑爷身边——吴玠是孙荆草的夫君,洪大嫂原来是孙荆草的火头军,一直称呼吴玠为姑爷——你倒好,出了屁大的事就抱怨她们,真是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

洪大嫂正嘟嘟囔囔抱怨石碐,却见远处驶来两匹战马,近到跟前,才知是吴璘和梁鼎。

吴璘来到石碐、洪大嫂和冬至一梅、仁多菱花跟前下了马,疾问一声:“吴拱、吴挺来过没有?”

石碐道:“你那儿子和侄儿,诓走洒家的汗血马和的卢马,早就逃之夭夭啦!”

吴璘见说,呵呵一笑,道:“两个混小子从山庄消失,家里早乱了套;只要来过马场就好!”

吴璘说着,介绍梁鼎和石碐、洪大嫂、冬至一梅、仁多菱花认识;尔后向两位嫂嫂,躬身一礼道:“二位嫂嫂在马场和石大哥风里来,雨里去,实在辛苦;哥哥让吴璘带话,让你们回山庄和孩子团聚,享受天伦之乐;马场的事情就交给石大哥和洪姐姐吧!”

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听吴璘这么来说,不禁喜上眉梢。

其实吴璘这样对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言谈,完全是对哥哥吴玠做法的不满。

吴玠自从征讨西夏时说服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反戈,和二人结为夫妻;回到姜城山庄后,似乎对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不再上心,长期让二人在杨家湾跟石碐养马;一年没有几天与孩子家人一起团聚的机会。

因之,来马场后,便以吴玠名义,让二位嫂嫂回山庄陪伴夫君和孩子;享受天伦之乐。

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当然高兴,兴高采烈地收拾物品去了;吴璘才对石碐和洪大嫂道:“吴拱和吴挺得了马匹,一定去找金寇,我得前去追赶!”

说着,又将自己和梁鼎来杨家湾路上经过佛头山,整编了张三的资产;为吴家军争得一笔军需;又对佛头寨的户籍进行造册登记一干事宜讲给吴璘和洪大嫂。

石碐听完,拍手称道:“二兄弟真是前汉萧何,开始经营关中哪?”

说着一顿,提高嗓音道:“佛头寨那地方洒家去过,四面环山,十分隐蔽;日后做大军储备基地,是最好的选择!”

吴璘见说,欣欣然道:“石大哥和吴璘想一起去啦,杨家湾距佛头寨近在咫尺,还望石大哥闲暇时多去哪里看看!”

说着拱拱手道:“石大哥、洪姐姐,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二位嫂嫂收拾行囊去啦,还望你们尽快安排两人回山庄!吴璘要去寻找吴拱和吴挺,就此告别!”

洪大嫂看看天色,一惊一乍道:“天马上就黑,璘弟不如在马场安歇一宿,明日再行!”

吴璘道:“谢过洪姐姐,吴璘不能等;吴拱和吴挺一定向东去了,小弟和梁大哥连夜去找,还望石大哥、洪姐姐多多保证!”

言罢,拱手一礼,向石碐、洪大嫂别过,和梁鼎策马而去……

0

第030章:丁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