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喋血扶桑>第二章  掳掠的开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掳掠的开始

小说:喋血扶桑 作者:陈兴 更新时间:2014/10/8 16:38:32

钟长城一行人回到了地下室,留守弟兄们和伤员都已经睡下。

钱翰林把钟长城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道,“少爷,井上今天去见慕容清,两人密谋的是如何在S城里抢人。”

钟长城大声说道,“抢人,鬼子进城这些日子,杀人的事从来就没断过,他们用得着抢吗?现在这个城里剩的只有两种人,具有战斗力的青壮年勇士和根本就跑不动的老人孩子。”

钱翰林紧皱着眉头,“少爷,小声些。井上给慕容清说,接到本土的命令,井上所在的部队要在S城内抓捕大量的青壮年,他们将用运送物资的轮船把这批人送回日本本土。”

“强盗!真是活生生的强盗!”钟长城怒不可遏。

钱翰林怒道,“日本是个资源贫乏的岛国,青壮年男人们都充当了兵源。后方的矿山、生产必然缺乏,可现在要将我们的人掠夺过去,生产出枪炮又来打我们。这真是侮辱!国人的侮辱!”

钟长城面色凝重,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们一定要想法阻止鬼子从S城里把人带走,想法保护好我们的兄弟姐妹!天已经很晚了,咱们睡一会儿吧,明天还要继续战斗!”

这时的S城内,黑漆漆的街头巷尾静得怕人。偶尔有人悄悄地潜回已经炸得不成样的废墟,寻找亲人的尸首,或者白天来得及带走的重要物件。鬼子的摩托部队早已回到了营地,只有高高的炮楼上,探照灯的冷冷的白光一遍又一遍地从冰窖一般的城里扫过。

好不容易挨到了拂晓,沉睡中的人们在急促的空袭中醒来。空袭和巷战成为了S城主要的生活,躲藏在摇摇欲坠的废墟中的人们张着恐惧的眼睛,四处寻找着可以栖身的地方。也就在这时,日本的军车在满街疯跑。盘旋在低空的飞机把炸弹扔在已经炸平了的废墟上,在一处高楼上,几个愤怒的中国汉子,高举着机枪,对准敌人的飞机猛烈地扫射着。

钟长城带着几个弟兄在花园的出口,观察着外面的情形。敌人的军车发出令人胆寒的声音,和往常相比,已经没有密集的枪炮。

回到地下室,钟长城和弟兄们抄起武器,“兄弟们,咱们又出去干活!没有十足的把握,大家都不能贸然行事。保存实力,我们才有战斗的资本。”

大家正要出门,顾白海带着几个人从另一条出口进了地下室。“少爷,不好了!老爷子被鬼子捉去了。”

钟长城怒道,“什么,老爷子被俘!这怎么可能呢,他不是老早地就离开了S城了吗?他的身边那么多高手都是些吃干饭的?气杀我也,气杀我也!”

钱翰林劝道,“少爷,息怒,少爷息怒!老爷子身边那些人虽说个个强悍,但是到底人数有限。我敢这样说,保护老爷子的人只要有一口气在,鬼子也休想把他掳走!”

钟长城做梦也没想到一向精明的老爹居然这么快被敌人生擒。在他的印象中,父亲永远是那样的足智多谋,精于筹划,尽管是自己身边最值得依赖的管家顾白海亲口所说,但钟长城依旧有些半信半疑。或许这是一个圈套,一个诱使自己站出来的圈套。钟长城暗暗地想。

钟长城略一思忖,便率领众兄弟们从地下室进入了副食店。在推动机关的时候,钟长城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机关的旋钮在往常很轻松就会打开,但今天却似乎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住。钟长城赶紧给身后的弟兄们做了个趴下的手势,就在这一瞬间,头顶的机关被打开,几梭子子弹夹杂着火舌从头顶上窜下来。

钟长城听到外面鬼子在叽里咕噜地乱叫一气,钟长城的腿上被一颗子弹咬了一口,鲜血从棉裤里冒出来。他身边的一个兄弟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头顶射下的子弹,背上很快成了蜂窝眼。顾白海和钱翰林指挥着众人把钟长城背走。

尽管大家也用枪对着出口处一阵猛烈地扫射,但是毕竟自己处在下面,别人居高临下,占据着有利地势。众人也不敢恋战,在奋力回到地下室的时候,顾白海用一捆手榴弹炸毁了进出的通道。这条从地下室进入副食店的神秘暗道便不复存在。

顾白海生气地对钟长城说,“少爷,你看今天要不是铁头兄弟用自己的身躯把你挡住,你这条命就搁那儿了。你说,你说,这叫我们咋个交代?”

钟长城抬眼看了一下放在身旁的铁头的尸体,不禁泪如泉涌。他吃力地挣扎着,趴在铁头的身上,痛楚地哭喊道,“兄弟啊,我的铁头兄弟,是大哥对不起你,是大哥对不起你啊。你放心吧,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只要咱老钟家还有一个人在,咱钟家就得给你报了今天的仇!”

钱翰林抱住钟长城,“少爷,别激动,做为钟家的奴才,我们每一个人都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少爷的安全。以后,我们再也不容许你像今天这样冲在最前面,求求你了,少爷,好吗?”

钟长城愤怒地说,“翰林,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亏你说得出这样的话来!眼下,大敌当前,咱们哪里还分什么主仆,咱们谁的命不是一样?我告诉你,今后再也不要在我的面前提什么尊卑,杀敌,杀敌。我们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杀鬼子,把鬼子赶回他的鸟国去!”

顾白海道,“要是阿兰在这儿就好了,咱们这群人都是些爷们,谁谁谁中了枪都没得人料理。”钟长城叫道,“都婆婆妈妈地说些啥,给老子把刀拿来!那边橱柜里给我取瓶酒来。”

钟长城接过酒瓶,拧开盖儿先大大地喝了一口烈酒,然后吩咐钱翰林把酒倒在个盆里,点燃了。偌大的地下室里,每个人都屏住气,紧张地看着钟长城把一柄短刀搁在酒盆上烤着,那蓝色的火苗,照见了钟长城额头豆大的汗珠。

钟长城一把撕开自己裤管。那被血水沧湿的棉裤竟然嗞拉一声撕成两半,钱翰林脱口而出,“少爷,你真是好神力呀!受伤之下,居然也能有如此神力。”钟长城只是瞅了一眼钱翰林,面无表情地拿起刀子,划开受伤的地方,取出弹片。

2

第二章  掳掠的开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