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草原黑暴>第十七章 为灭口而进行的战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为灭口而进行的战斗

小说:草原黑暴 作者:鼠候 更新时间:2014/11/2 10:54:47

张平安打马就走,陈挣骑马快步追上他:“**,鞑靼说:他们送信的有六波,在外面还有两波,去蒙古察哈尔罗特部的六人今天就该到了,本来昨天应该就有五个人的一队到,不知道为何没到?”

张平安自豪的大声道:“五个人的那队,他们永远到不了了!我前几天把他们给宰了!看来得回去准备一下,把最后一波灭口。明天要下大雪了,他们要追踪就找不到我们走的方向了!有回大明的路吗?”

“要是就我们几个,大雪天,走朵颜和察哈尔之间,可能还行,如果带上女人、孩子就不行了!”

“我们不能抛弃她们!我们往北走,不到二百里,那儿我熟。女真鞑靼送啥信?”

“说是明年老奴要攻大明,他们去联系蒙古各部。不过好像不太成功。”

“为何?”

“这次带队的牛录额真,叫乌勒黑苏,是女真鞑靼镶白旗皇太极贝勒的心腹。这次出使蒙古各部,就是皇太极的主意;说是让蒙古各部在老奴对大明用兵时,即使不出兵,最好也不要插手。说是远交近攻;好像只有科尔沁部答应出兵;朵颜部只象征性地,把我们十几个逃亡的大明人,交给女真鞑靼使者说是两不相帮。今天回来,去察哈尔罗特部的还不知道情况。”

张平安道:“嗯,看来明年女真鞑靼有大动作啊!不过我们要回大明也不容易呀!”

“是的,朵颜部抓了很多大明逃奴;从今年七月起,老奴努尔哈赤搞了个,计丁授亩、强令大明人剃发、强行迁居、清查粮食、强征差役后,大明奴隶不是**就是逃跑。我们几个都是,实在是忍受不了女真鞑靼的暴政才跑的。现在蒙古朵颜部差不多有三四万大明逃奴。逃到蒙古朵颜部的大明奴隶,又变成了蒙古鞑靼的牧奴。要不是天气转冷,逃跑的大明奴隶会更多!” 陈挣痛苦的回忆道。

“蒙古鞑靼也不是好鸟!所以我们不能往南走,只要熬到明年开春,我们就有活路了!”

天渐渐的亮了,灰色的天空,稀稀落落飘着雪花。张平安揉了揉冻得发疼的脸颊,坚定的眼神,向太阳初升的东方望去,仿佛要戳穿这浓厚的阴霾,让阳光温暖冰冻荒原。空中吹来更加冷冽的寒风,表达它对弱小人类的不屑;张平安对着天撇嘴轻笑,用更加坚定的语气对大家呐喊:“我们要在这黑暗的乱世活下来!我们不靠天、不靠地!不要妄想有谁能帮我们!我们靠自己,鞑靼不要我们活,我们就杀了鞑靼,我们要杀掉一切不让我们活的人!哪怕是在战斗中失去双手,我们也要像陈挣儿子一样,用牙齿咬破敌人的喉咙!”

“我命令:陈挣、李晨向西十里在路边警戒,两个时辰后,黄志、黄伟替换。其他人随我埋伏在院内。把鞑靼灭在院内。听明白了吗?” 张平安喝到。

“**!我请求让我和胡明先去,我们是夜不收出身,这活儿我们熟!”张黎请战道。

“请求批准!你们先去,多带两匹马,看见鞑靼立马回报。二个时辰后陈挣他们替换!其他人跟我回去!” 张平安欣慰道。

张黎、胡明在马上一抱拳,打马向西跑去。张平安挥鞭一指,大家默言向小院走去。

张黎、胡明走到大路十里,张黎用马鞭一指:“兄弟,好地方啊!”

胡明裹了裹身上的皮袄,点点头:“是不错,鞑靼走到前面两里的路口,我们就能看见,这凹进去的山路,鞑靼的马也跑不起来。我们能看到他们,他们看不见我们。”

张黎靠在一块石头道:“我们就在这埋伏,我们哥俩还是有默契,没在路上留马蹄印,希望陈挣他们来时,也能知道这点。”

“陈挣可是老行伍了,不会这么笨!黎哥,我看你本家,总是森得慌!我现在最怕他笑,刚才你看他对天笑,可那眼神总不对劲!”

“兄弟,还是叫**吧!别本家、本家的;我家就没这号神人!人不大,心够狠!你就说鲁得银那个小屁孩,被他条教(不是打错字,是调和教在一起要被**)得跟疯狗似的。昨晚陈挣要是不听话,硬要给李晨松绑的话;鲁得银就敢射死他。你看陈挣那架势,你我哥俩加一块儿都不是他对手!如今陈挣成了**的铁杆,我们不努力表现,我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所以我要抢这活儿。”

“黎哥,你说得对,可你说**为何懂这么多床上的事?他一个半大的孩子,说得话像个老嫖客。”

“兄弟!慎言,你以后可不能再这么说了,他的手段你是知道的。王汉就是把他当孩子,命都没了!我估计他是读过书,书里比这花花的事儿,多了去!别出声,有人来了!” 张黎指了指路口。

胡明朝路口一看,路口处有一骑马之人,蔫蔫的缩着脖子,还牵着一匹马。早上顺光他们很快确定是女真鞑靼。

张黎对着胡明小声道:“陈挣不是说有六个鞑靼吗?怎么只有一个。” 胡明同样用疑惑的眼光和张黎对视。

张黎道小声:“我们不忙去报信,如果到我们跟前,路口没别的鞑靼,我们就干了这票,搞个活口问问。”看到胡明点头,张黎做了个绳套,静静的等鞑靼的到来。

这个女真人走的很慢,马踩到雪地里的石头,一个趔趄差点把他摔下来。可他并没像常人一样对马怒喝,只是心不在焉地顺了顺缰绳,继续前行。张黎和胡明有点看不懂了。同时看着对方,同时摇了摇头。

当张黎的绳套套住他,把他拉下马时,才发出痛苦、惊恐的喊叫。张黎用女真话道:“想活就闭嘴!”看到明晃晃的短刀架在脖子上,女真人惊恐地猛点头。

张黎道:“我问一句,你答一句,不准多说,也不准少说!坏了规矩,就割掉一根手指,听明白了吗?”看到女真人又是猛点头,张黎对胡明道:“他要是不老实,就割掉一根手指,从小指开始。”

胡明竖起大拇指对张黎说:“黎哥学的真快!”

张黎再次开问:“你们几个人?”

“就我一个。”

张黎道:“割掉一根!”

胡明默契地割掉女真人的一根手指。凄惨的哭叫响彻荒原。

张黎笑了:“我们重新来,你们几个人?”

“真的就我一个人!”

“再割掉一根!”又一声哭叫喊起。

“我们再来,你们几个人?”

“别再割了,我真的就一个人。”

张黎怒骂:“尼玛!嘴还真硬!兄弟再割掉一根!”

胡明这时插嘴:“黎哥,我来问问?” 张黎点点头。

胡明用女真话问他:“你从哪里来?”

“蒙古察哈尔罗特部。”

“干什么去?”

“送信!”

“去时几人?”

“六个人!”女真人开始大声嚎叫,脸因过度的痛苦而变形。

“为什么就你一人回来?其他人在哪儿?”

“就我一人活着,其他的被察哈尔罗特部给杀了!他们要我带其他人的头回去,给大汗报信,我们信使的头还在马背的包袱里,求求你们别再割了!你们问什么,我都说!”

胡明朝张黎望去,张黎走到马前,打开马背上的包袱,点点头说:“看来今天的活儿干完了,带上这个活口,让**和陈挣他们看看你我兄弟的本事!”

张黎兄弟两欢快地把女真鞑靼横捆在马背上。正准备要回去,就看见鲁得银和武天兴骑着马,每人手里拎着一个小包袱,正快马奔来。

鲁得银看见张黎他们牵着八匹马,准备往回走。说道:“我大哥说:你们还没吃早饭,让我们给你们两位大哥送点热食!糟了!大哥说不能在路上留下马蹄印,我一看见你们,就想早点把吃食给你们,在路上留马蹄印了!”

张黎笑道:“小兄弟,有心了!我们就不在这儿吃了,冰天雪地吃着也难受,还是回去吃吧!”

看到鲁得银疑惑的神情,张黎些许得意:“去蒙古察哈尔罗特部的信使都来了,全在这儿!”

看到鲁得银更加疑惑的表情,张黎道:“我们抓了个活的,其他的被察哈尔罗特部给宰了。人头都在马背上,我们正准备回去给**回报!”

鲁得银拜服:“大哥说的真对!大哥说你们是夜不收中的强手;咱大明不是兵不行,而是官不行;让一头绵羊领着一群猛虎,去和狼群斗,猛虎也变成绵羊了。果然跟着我大哥这头猛虎,绵羊也变成猛虎了!”

张黎听着鲁得银的话,开始还觉得有道理,可越想越不是味儿:“我怎么成绵羊了?”可对着鲁得银这个半大的孩子,又是张平安铁杆心腹,张黎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40

第十七章 为灭口而进行的战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