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我不是间谍>53.本是同根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3.本是同根生

小说:我不是间谍 作者:祁连岫云 更新时间:2015/7/17 11:40:17

新闻发布会刚一结束,武峰就动员子钧和他一起回老家。他说两年前就想这样做,可是阴差阳错未能成行。于是送走麦克之后子钧就兴致勃勃地与武峰一起登上了回老家的火车。经过一夜的火车颠簸,第二天清晨他们到达了省城火车站,取来事先租好的车,向老家所在的县城急驰而去。

一路上他们两人的兴致都很高,你一句我一句地讲着从父、母那里听来的故事,不知不觉中车已开进了县城。武峰为了给妈妈寻亲,不止一次来过这里。子钧却是第一次回来,因此从车开进县城的那一刻起她就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她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和好奇,对祖辈生活的土地和父辈成长的家园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故乡,对子孙们来说,永远都是生命的根和心中的梦。

武峰放慢了车速,一边开车一边向子钧做着介绍:“这里是我姥爷和你爷爷一起开的豆腐房……”子钧惊讶地问:“你姥爷家与我爷爷以前认识?你是怎么知道的?”武峰干脆地说:“别打岔,过一会儿告诉你。这是中学,当年你爸爸就是从这里和同学一起离家去抗日的……看这边,这是当年的县衙门,路的右边是县医院……”子钧惊讶地说:“县医院这么大!绿色琉璃瓦好漂亮,很像北京的协和医院。” 武峰说:“这是上世纪二十年代美国教会建的,那时的外国人很喜欢这些中国的建筑元素……”

车拐进了一片老民宅,路不宽,两侧都是青砖高墙。武峰介绍道:“这里是当年的居民区,看见前面的红柱子了吗?那就是你爸爸家的老房子,是这里最气派的一套宅子。当年日本人占领这里后,一眼看上了你们家,要强征你家的房子给军官住。一天几个日本人跑来查你家的户口,一个军官问你太奶奶她的儿子都到哪里去了?老太太如实说一个在外教书,另一个病死了。日本人不信,非说她撒谎,硬把她从高台阶上推下去摔死了。”子钧说“我听爸爸讲过。”

说着话,武峰把车停在了那个红柱子老宅旁边,然后与子钧一起下车来到门楼跟前。这是北方典型的砖木结构的民居,虽然门前的柱子已经红漆斑驳,但门楼上精美的砖雕和门楣上方刻着“诗书传家”的石匾,还有门内立着的刻工细腻的影壁都还保存完好,它们无声地给子钧讲述着祖先生活的形态,告诉她这是一个怎样的家庭。子钧一边欣赏着祖辈的居所,一边在记忆中搜寻着爸爸讲过的老宅里的往事……

忽然从院子里传来一阵熟悉的笑声,似乎是姐姐的声音,她怎么会在这里?接着飘来一个老人讲话的声音,好像是爸爸,怎么回事?子钧急忙冲进院子一看,果然是爸爸和姐姐正在和几个人说笑。子钧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子钧吧……”坐在爸爸身旁的一位漂亮的老太太从椅子上站起来问道。子钧的爸爸忙招呼子钧道:“来来来,见见我过去常跟你们说的姑姑……”子钧心里一惊:“什么?姑姑?”就在这时,她身后的武峰竟然喊了一声:“妈……”子钧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她回头看看武峰,又看看老太太,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子钧的惊讶和憨态把大家都逗笑了,武峰对子钧的爸爸说:“舅舅,我还没有告诉她呢……”

子钧的姐姐走过来对她说:“一开始我们也是这样,太传奇了,实在没想到……这都是武峰哥的安排,他不让我们告诉你,要给你个惊喜。”

子钧的爸爸也走过来乐呵呵地说:“还记得我曾经讲过的救了我一命的堂姑姑吗?这就是她,我的堂姐,当年我做地下工作的时候,若不是她冒着生命危险,将军统截获的我给地下党的情报扣押下来,并通知我及时离开,就没有你们了……”

子钧一下想起来了,问道:“是那位在军统里的姑姑吗?”

“是呀。”子钧的爸爸说。

武峰的妈妈走过来,拉起子钧手,上下大量了一遍,然后对子钧的爸爸说:“我知道你们因为我在**中都吃了苦。”

子钧的爸爸说:“今天是高兴的日子,不说这个。你们看,子钧和姑姑长得多像呀,简直就像母女……”

武峰也说:“我第一次看见子钧就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有一天我回家,妈妈正在整理照片,妈妈年轻时的照片一下提醒了我,子钧长得太像我妈妈了!”说到这儿,他转而问子钧,“还记得那张写有小诗的明信片吗?‘老酒’就是舅舅当年的代号,那张卡片是舅舅给共产党送出的情报密件,被军统的特工截获,凑巧被我妈妈看到。她不动声色地把卡片压下,然后立刻跑去找舅舅让他赶快离开。后来保密局匆忙撤退,我妈妈未能及时通知家里便随机关远走台湾。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把这个卡片带在身边,视如珍宝……”

听完武峰的讲述,子钧怔怔地半天没有说话。忽然她想起武峰给她的那张翻拍的老照片,便问道:“你给我的那张老照片是不是也有故事呀?”武峰说:“你没看出来吗?它就是在这个院子里拍的,是过年拍的全家福,舅舅和我妈妈都在里面……他们姐弟两就是凭着这张照片相认的。”

子钧的脸上终于现出了笑容,她叫了一声:“姑姑……”又恭恭敬敬地给姑姑鞠了一躬,接着转身有点不习惯地叫了一声“武峰哥……”然后问道,“你是怎么搞清这些情况的?”

武峰说:“我一直在帮助妈妈寻亲,后来还是你办公室的照片启发了我。”

然而武峰并没有告诉子钧,他自己曾经子承父业供职在情报部门,子钧曾是他的工作对象,他正是在调查子钧的过程中发现了她的爸爸竟然就是自己的舅舅。再后来他为了保护子钧和川军犯了行规,暴露了身份,最后不得不离开了军情系统。

子钧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武峰那样呵护自己……

0

53.本是同根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