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红颜悍将>第七章 别惹女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别惹女人

小说:抗日之红颜悍将 作者:飘逸 更新时间:2014/11/7 18:09:20

第七章 别惹女人

薛茹看了一眼肖勇说道:“没事,只是我刚刚成为军人,别人不听指挥也是正常的,谁让我是女孩子呢?”

叶佩高可是将军,战场纪律是绝对不含糊的。那一定是贪生怕死不敢进攻,一百多人面对七八百日军,换做谁都会害怕。

面对强敌,畏敌不前,绝对不允许。后退者杀,这是不容置疑的。薛茹刚刚指挥打一场胜利,歼敌四百多人,要是算上第一次进攻,足足消灭两三个中队,可以用大捷来形容。这要是报到司令部,嘉奖是次要的,主要是可以极大鼓舞士气。

担心有人怕死影响士气,当然想杀一儆百:“薛小姐尽管说,我听说是张副营长交代你指挥的,不服从命令,临阵退缩就该军法从事。”

薛茹就是来气肖勇,一点男人作风也没有,自己摔倒了,不管自己,还哈哈大笑。也就故意看肖勇,嘴里却说道:“没事,没事,伤的不重,打仗还没问题。”

可再傻的人也能看出来是肖勇,张东江也忘记他是交代肖勇听邹焕章指挥不是薛茹,看到竟然是肖勇,生气的说道:“肖勇,怎么回事?”

“我……”肖勇哪知道薛茹坏他,愣愣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为什么问我。”

张东江也是一愣,确实薛茹没说是肖勇,但段明业看到旅长脸色不是太好,赶紧说道:“到地怎么回事,是不是不听薛小姐的?”

肖勇也来气,总是看我干什么?我又没打你,是你自己摔倒的。不就是没管你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小女人心眼小。再说他一直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这样作战太冒险,随时都能丢失罗店。一着急说道:“这样指挥本来就冒险,我当然要阻止。我又没打她,受伤和我有什么关系。”

本来就是想让旅长训他几句,没想到竟然用蔑视的眼光看自己,让薛茹这个在后世军队中,被男兵宠坏的人,小心眼真出来了。委屈的说道:“我知道你不服气,但是战场上兄弟们都在拼命,鬼子已经逼到眼前,你竟然临阵退缩,我不那样对你,这场战斗就是失败,冒险毕竟有胜利的可能,不敢作战就是死。难道看出来战斗要失败,我们就都跑吗?为国捐躯,死而后已,计较个人得失算什么军人,你打伤我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这是错误观念,不明白不行。”

薛茹的口才,肖勇哪是对手。他只是记住薛茹说打伤她了,气的用手指着薛茹:“你无耻,我什么时候打伤你了?你那是自己摔倒的。”

当时身边有戴宗,可被薛茹派出去找邹焕章去了,只有她们两个人。薛茹也不争辩,只是说道;“反正没人证明,你是军官,我只是士兵,谁会相信我?我自己摔伤,我摔在肩膀上啦?”

肖勇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就是笑话她几句吗?至于这样陷害自己吗?但一个大男人,竟然打小女孩,也太丢人了。第四营又不是都跟他一伙的,很多士兵已经露出蔑视的表情。

这样的冤屈肖勇当然不干,气急了喊道:“你伤在哪?让我看看,腿上不算,那是你自己摔的。”

薛茹也有些下不来台了,要是知道她报复冤枉肖勇,自己以后怎么混。瞪着眼睛问道:“你真要看,不后悔?”

肖勇也气晕了:“就是要看,我又没打你。要是有伤我愿意承担。”

这一下薛茹乐了,肖勇头脑太简单了,战场上有点伤算什么,把上衣解开,露出白皙圆润的肩头:“你看?这是你拿拳头打的。”

这可是够胆大的,女人当着这么多男人敢露出香肩,引来这些男兵一阵咽口水。虽然薛茹很快把衣服又盖上,很多人还是看到肩头有一块淤青。

这已经是黄昏时候,远的根本看不见。这回连叶佩高都有些相信了,脸一下沉下来:“来人,除掉肖勇军衔,送交军法处。”

叶佩高这个决定,把薛茹也吓一跳。她只是和肖勇斗气。再说刚刚穿越,心里极不平静,有些任性而为。把肖勇的排长弄没了,再送到军法处,他就毁了。赶紧说道:“旅长,肖排长也是一时失手,算了,我就不追究了。战场用人之计,还是留下打鬼子吧。”

叶佩高是打算杀一儆百,震慑战场纪律。明知道这是一场胜利希望渺茫的战役,但又不能不打下去。当然不想自己的军队出现不服从命令,临敌退缩的事情。再说薛茹毕竟就是一个普通人,连兵都不是,肖勇不听她的也算对。还有连自己都承认,这么打确实冒险。也就说道:“薛小姐,我听张副营长说,你有保住罗店的办法,不知道什么战术?”

既然叶佩高不再追究,薛茹得意的瞪了肖勇一眼,说道:“我们只有一个连,加上营长增援的人,也就三百来人,现在连三百都没有了。只能让鬼子不敢从这里进攻,但是我管不了其他部队,所以并不能保证罗店不失守。”

叶佩高当然知道,要是鬼子在这里进攻一再受挫,就会转到其他方面。也就说道:“要是全旅你指挥,有没有办法?”

叶佩高的话把在场的人吓一跳,指挥全旅,小丫头能行吗?看来旅长是真的急了。薛茹也没想到叶佩高有这个魄力,想想说道:“那就只有消灭对面的鬼子第22联队,最基本也要打残他,那样他们只能重新调兵,可以争取时间。”

“哦”叶佩高当时一愣,这样胆大的想法真是厉害,一个联队那可是三四千人,加上辅助部队,已经过四千多。消灭他们没有两三个师的兵力,打败他都难。这是军事机密,摆手说道:“你们都去忙吧。”

周围这些人当然明白这是军事机密,全都去准备吃饭,警戒前面,修筑阵地。

在一面断墙边坐下,叶佩高说道:“说说,怎么能打败鬼子。”

薛茹也没指挥过好几千人的军队,但她有几点把握的地方,所以说道:“想胜利,不能这样死守,早晚有被攻占的时候,应该主动出击。即使鬼子占领罗店也没事,把他们包围在这里,消灭他,最后罗店不还是我们的,他又不能把这里搬回日本。”

叶佩高说道:“道理是没错,但是日军有飞机,有大炮,还有战车,我们失去阵地依托,根本不是对手。”

薛茹说道:“这正是上海作战的误区,太在乎一城一地之得失,放不开手脚。鬼子有战车,但这里周围水网密布,他们机动能力受到限制,补给也跟不上。大炮是有固定阵地的,可以派出特战队摧毁炮兵,飞机不能夜航,我们白天潜伏,夜晚作战,不信打不过鬼子。”

叶佩高有些吃惊的看着薛茹:“薛小姐毕业于什么军事学校?堪称军事人才。”

薛茹有些脸红,这是后世人研究出来的,自己只是在说别人的研究成果。淞沪抗战,后世研究他失败的文章,几乎得用车拉。没办法只好说道:“我被炮弹震昏,醒过来只是记得名字,还有一些事情,其他的都不记得了。”

叶佩高哈哈大笑:“真是天意,薛小姐连家都不记得,却记得这些军事常识,岂不是天意。”

薛茹也认为是天意,竟然穿越了,看来是鬼子倒霉。也就说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鬼子就是作死。”

“好一个作死”叶佩高说道:“这样,我让你先指挥整个第四营,保证这一面的安全,我把情况上报师长,要是同意就这样办。”

薛茹也很兴奋,要是真的这样做,即使打不赢,也能重创鬼子,还能保住这支部队。这可是国军精锐的的第十八军。点头说道:“谢谢旅长信任,能给我一套军装吗?”

叶佩高笑了:“没问题,我任命你为少尉军官,暂时指挥第四营,等我上报师部给你请功,还有什么要求?”

薛茹说道:“我想组织一个特战队,便于机动牵制鬼子。需要你支持。”

“好,我跟段营长说,让他支持你。”叶佩高觉得薛茹说的很有道理,死守一地确实只能被动挨打,要是可以机动,不行时可以躲开鬼子,避实击虚。看薛茹怎么看都顺眼,痛快的答应。

薛茹笑了:“旅长,可不可以给点好装备,我看我们有冲锋枪。”

叶佩高说道:“冲锋枪利于近战,子弹消耗太快,大部分都是警卫部队和特务队装备,我从旅部给你配一些,但是不会太多。关于作战我得请示师长,恐怕军长都没权决定。在这期间你要尽力保住罗店不能失守,这关系到整个淞沪作战。”

薛茹知道,她不在乎是知道再有一段时间,上海就沦陷,保不保住罗店都失去意义。就说道:“叶旅长,感谢你的信任,希望你能提醒司令,鬼子正在进行准备,很快就会在杭州湾金山登陆,那时候可能上海不保,要有所准备。”

叶佩高一惊:“你说鬼子在杭州湾登陆?你怎么知道的?”

薛茹怎么说?她说自己什么都知道,还知道南京失守呢,说出来有人会信吗?只好说道:“这是鬼子的一贯战术,迂回包抄。”

叶佩高也有些不相信,鬼子哪来的兵力从杭州湾登陆,再说战区司令部什么消息也没有。这不过是小女孩的瞎琢磨,如此小的年纪,能有这个战术水平已经是奇才,难道还有战略眼光?那就逆天了。但还是点头:“好,我会让师长向上峰报告。”

叶佩高交代了段明业几句,然后赶回旅部。他要去师部找师长,研究薛茹提出的计划。

天黑了,日军再没有进攻。但是明天呢?难道鬼子还会上当吗?鬼子又不傻,不可能不长记性,鬼子没有电视里演的那么笨。

都没什么事了,既然旅长答应自己组织特战队,薛茹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看着聚拢在周围的士兵,薛茹对段明业说道:“我和旅长说了,其实我也不会指挥,但我想还是做好准备,你把四个连长找来,我们研究一下,明天鬼子必然大举进攻。”

段明业也不知道怎么打,如果没有薛茹,基本就是抢修战壕工事,阻击鬼子进攻。但是不知道薛茹和旅长怎么说的,竟然让自己听她指挥。见薛茹这样说就说到:“那好办,不过我们负担一公里的距离,今天四个连伤亡过半,连营部警卫排都上来了。现在全营只有四百多人,怎么能守住这么宽的阵地?”

薛茹也没什么办法,就说到:“其实我也没什么好办法,不过只有中间这里有公路,左右两侧都是水田地,鬼子战车过不来,主要进攻方向还在这里,所以我的意见是把两翼的兵撤回来,只是留下一点迷惑鬼子,吸引他们从正面进攻。”

段明业摇头:“对面是鬼子一个联队,三四千人,真要是集中一点进攻,我们只有这些人,根本挡不住不。再说他们也不会只从一点进攻。”

薛茹在地上来回的走,不时用手揉肩头,她那里是开枪的时候,枪后坐力撞伤的,今天拿它冤枉肖勇。这时看到用仇恨的眼光看着自己的肖勇,薛茹突然有了一个办法,高兴的说道:“我有办法了。”

20

第七章 别惹女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