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危险的时候>第五十章 附录《回首裴先生》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章 附录《回首裴先生》上

小说:最危险的时候 作者:杨昌牛 更新时间:2015/10/19 17:48:54

不少文友惊讶我胆大,敢在深圳辞职写小说五年,其实还有比我更长的,不过人生无数选择而已,2013年底我再一次为自己的小说在网上搜寻出版信息的时候,《裴斐文集》1~6卷赫然映入眼帘,绝对的精神震撼,因为裴先生已经去世16年了!

1997年先生去世时我已毕业下海3年,正由东莞转场至深圳,心绪低落,想写纪念文章终也未成,只是觉得——今后不管碰到什么样的难题再也无裴先生请教了!今后不管走什么样的路都全靠自己闯了!

和同代人差不多,自己7岁入学,不太相同的是30岁才出校门,用同学的话说:我不是尊敬裴先生,是崇拜裴先生!裴先生是我的偶像!我的精神支柱!现在换句话说,当自己已不再年轻的时候,回想起当年那么年轻美好的时光,在那么想出人头地的地方,能遇见自己最终想成为的那个人,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一、初识先生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各类校园思潮喧嚣泛滥,正是大三的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认为上大学是在浪费时间实在想退学,到改革的大潮中去闯荡一番,只是出于农民家庭的忌讳才没有贸然那么干!1985年暑假回家,父亲因为我的顶撞而绝望自杀,因此家族有人要起诉将我开除大学,在一番惊心动魄的内斗之后我身负恶名,落寞回校后已是另一番心境,对那些校园思潮都不感兴趣了!

我准备混完大学最后一年,毕业找个清静偏僻的地方躲避此生了事。正是这时候,裴先生开了唐诗讲座,我没去听,因为我对古典文学没有兴趣,我这代人整个小学都没接触过唐诗宋词,所幸不久裴先生又在周末晚上开了文学原理讲座,这我有兴趣准备去听,但却没有行动,据听过的同室回来说:人太多了,教室都挤不下,下周要换到大教室去!我记住了,从第二讲开始一堂不落听到最后,直到毕业,其间因为大教室还是太小换到地下教室才装满,裴先生也因科系调整到了汉语系,做了本系教师!

在我迷茫低徊的大学最后一年里,裴先生的文学原理讲座是我唯一的心灵慰藉,重新燃起了我内心的欲望,拨动着我大脑思想的神经,他的课似春天的犁铧翻过我荒芜的心田,又像冬日的惊雷划过我阴暗沉寂的灵魂……

那么多的人如我一般倾听他的文学原理讲座,热闹不孤独,尤其是教我们文学理论课的原班主任老师也在听,可见裴先生在教师中也引起了震动。他的讲座内容就是《裴斐文集》第1卷的《文学原理》,生前已出有民大、台湾3版,在学生中他也反复开这门讲座,影响日渐深远。

我只是裴先生首次文学讲座听众的一份子,一个极不起眼的学生,那时不少同学关注他的外貌特征说像鲁迅,其实不像,只是那撇胡子而已,裴先生是分头,夏天穿衬衣很精神,冬天就不行了,有时穿得杂乱无章甚至狼狈,道上推个破自行车,勃子上有条长长的旧围脖,烟抽的很厉害。只有在讲座上才能见识裴先生非凡的学识见解,有时同学们也会哄堂大笑,他会说:“讲得大家哈哈大笑不一定有水平,有水平的是要讲得大家哇哇大哭,我还做不到!”有时裴先生也会出错,待同学指出后他会当堂道歉纠正,这丝毫不影响他的教师形象,反而给了我等正确的教学态度。

1、两个世界

综观裴先生的文学本体论,核心即主客观两个世界并举,与现代反映论大相径庭。有同学听后评价说:他的课不应该叫文学原理,而应该叫文学与人生!听他讲座的人不仅有年轻学生,还有不少中年人甚至校外学者。裴先生的文学原理有高度,所谓形而上者谓之道但理论色彩偏少,通常是举例说明证明。这在凡事都要先有一套理论的年代是不多见的,对我们涉世未深的学生通常是鲜明有力一针见血。两个世界的理论简言之,你一定要认识这个世界,也要让这个世界认识你!

2、什么人能当作家?

这是裴先生文学创作论的通俗说法,也是我们这些听他文学讲座的青年学子最最最关心的事情,也是迄今未有定论的问题,只记得积极的人生态度是最关键的条件,也就是不能看透人生,后来裴先生文论集子出版,即题为《看不透的人生》。什么叫看不透呀?也就是不管遭受什么挫折打击都不能出家!

裴先生这部分的演讲很精彩,虽然我们还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成作家遑论一流作家,但让我们知道了古今中外作家中谁最官大,谁最有钱,谁最扯蛋!谈到动情处还举了不少的自身经历为例,我们知道了最鼓励裴先生写小说的名家导师是吴组缃,他是冯玉祥的老师,也是为《文学原理》作序的导师,序称裴先生不写小说是我民族我时代一大损失!吴的作品进过大学教材已无需多言。

还有,拍胸脯保证只要裴先生写小说就出版的著名编辑是龙式辉,90年代末我注意到龙式辉在广州去世的纪念文章,心中也不禁悲凉,就是他坚决要与裴先生签约写小说的,裴先生在自己成为小说家最关键的时候竟没有签约!为什么呢?如今已不需要回答了!

3、两个永恒主题

裴先生还教我们写什么样的主题比较容易获得别人、后人的好感共鸣:一是人生苦短,二是爱情,确切的说是不能实现的爱情,并斥责两口子合写一首诗是最扯蛋的创作。人生苦短,那时没什么体会,但知许多中外名篇而已,如今想来这一主题不知派生出多少行业多少领域多少花样百出的精彩人生,却不见有多的故事作品诞生。

是不是裴先生说错了,人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永恒的主题?个人虽然怀疑但坚信裴先生以史立论的根据充分,他这方面是有高度的!

4、苏联作家

还有许多主题不一定永恒,也不一定说得明白,裴先生往往列举苏联作家作品讲解,对他们划分流派,流归流,派分派,直言不讳。受此影响,我逐渐关注起俄苏文学来,读了列夫.托尔斯泰、屠格涅夫、肖洛霍夫等人的代表作,当然文学课程也学这些,但正像某些教材上的东西会记会背但不会关注。后来也找到了裴先生极不欣赏的西蒙诺夫名作《日日夜夜》来读,觉得不错,忠实于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史实,将德军最接近胜利的那一刻写得惊心动魄明明白白!此时我已成为业余军迷研究二战苏德战场,注意到西蒙当时是战地记者。

当然,西蒙的确是裴先生说的不可以并列他那些先辈的作家,那些堂堂的三部曲虽名噪一时但都随苏联消亡了!个人感觉苏联战争巨片《解放》一定参考过他的小说,对二战军迷存有价值,最主要的还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后起苏联作家完整的坐标系!对俄苏文学文艺的持续关注已上升到个人的业余爱好,成为我网名苏歌的来源。

当莫言终获诺奖的时候,网上有人统计过苏联同类作家有5个,他们多数人的作品我已读过,5:2可见我们与苏联文学的差距。

5、表现与再现

裴先生说起诗歌与小说的不同,在于表达的方式,诗歌散文手法叫表现,小说手法叫再现,表现好理解,就是直抒胸臆,而再现比较复杂,需要借助故事、情节等生动介质表达作者的意思,可能还不止一个。

80年代全民写诗,所以写诗文的同学很多,可以见诸每个班的墙报,我们那级两个文学班还真有两份自办刊物,我的散文还上了另个班刊,他们说我的抒情散文是诗歌,比本班同学评价要高,但要说起写小说就摸马无角了,像福克纳的作品,读都困难更别说领悟了!裴先生说福克纳虽然很怪,但还是现实主义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尽管标榜魔幻现实主义,其实质还是故事编得好,从猪尾巴开始到猪尾巴结束!

在裴先生的鼓动下,不管什么现实主义的外国小说都找来一睹为快!

6、诗歌多读中国的,小说多看外国的

这是裴先生讲座时的原话,我那时也写诗,只是没有散文给同学们的印象深,在系里还获过征文奖,此后开始意识到小说的不同,但想写小说无从谈起,只是注重阅读外国的小说名著,对裴先生所说的诗歌多看中国的(旧诗)依然没有兴趣,依然没有去听他同期开设的唐诗讲座,只知道他是李白专家讲我们喜欢的文学原理精彩!还当过整整20年的右派,生活阅历超级丰富!由此可见我并非举一反三的聪明学生,也由此浪费了进入裴先生学术圣殿的宝贵机遇。

记得有次他把刚出版的《诗缘情辨》一册带到了讲座现场,中途休息时简介过,前排一女生讨要,他当即高兴赠送!后来知道他那本书里有诗词格律口诀很适用,我课外也学过王力的《诗词格律》,根本就没有学懂弄通。相信裴先生的人很多,不过大体分坐在他的两大讲座上,应该说喜爱他文学原理的学生比喜爱他唐诗研究的学生多得多!

我曾经试听过一回那时与裴先生齐名的另一名师讲座,讲诗经不用课本,风格迥异,当场被吓了回来,自忖没有那么高的天赋,无法练就那样的功夫,还是乖乖听裴先生的文学讲座得了,也许再明白些原理后就能写出成绩来的!

7、学校是教不出作家来的!

尽管那么多的学生爱听裴先生讲文学,但他还是明确告诉我们:没有哪所学校是可以教出作家来的,要不然我们直接考进那所学校做学生,毕业不就成了作家吗?所以文学尤其是创作与科学不同,读得再多也不能保证你成作家,甚至写得再多也不能保证你就成功,更何况一流作家,但不读不写是肯定成不了作家的!所以要勤奋写作,哪怕眼高手低也要写,不写手就高不起来,不要怕眼高手低,一定要找到表达自己的那根直线!

8、什么人能当评论家?

这是裴先生文学批评论的核心,似乎没有什么标准区分,但当批评家的人要求比当作家的人有更高的学识、见识、修养,既当作家的朋友又是作家的老师!可以引导作家写作才是真正的帮助!

9、文学是遗憾的艺术、补偿的艺术

人生有许多功利上的遗憾、失败,文学能从审美上给予补偿。

当然,裴先生讲的远不止这些,只是时隔30年后对裴先生开讲文学原理讲座的回忆和个人后来的体会,许多内容都忘掉了,但深刻的却越加牢固,对于裴先生的有些话也能知其所以然了。

二、交往先生

1、通 信

尽管听了一年讲座,与裴先生却没有任何往来,毕业回到家乡铜仁农校教语文,反而与裴先生通起信来,目的是他的文学原理出版送我一册。蒙先生不弃,回信才知道,他原来住在北大蔚秀园,并不住民院家属院,到民院上课讲座都要骑车来回。不知我那时都写了什么颂扬话,反正裴先生都有亲笔回信,他的字体与黑板书一样,谈不上漂亮但极有章法,不少认不出的字就靠他的章法猜!

由于我在老家臭名昭著,忌讳的话题较多,除了几个相投的文友校友外,几无什么社交活动,心里有什么话都胡诌成了自以为是的诗文,还自费油印了本诗集《寻》赠给文友学生,竟至不揣冒昧寄给了裴先生,裴先生回信说看得出我很有才情外,其他的话我都没反应过来。

裴先生回信谈到很痛苦的事情——老伴患病去世,也就是我未曾见面的师母没了,我写信安慰外还另外寄了盒《梁祝》磁带,希望先生也像我一样从中获得心灵慰藉,得复说盒带曲不错。多年过去回想此事,其实这自以为是的做法适得其反,不仅会唤起他对师母的深情回忆,而且会加重他触景生情的痛苦。作家中少有写老伴的文章,裴先生不多的散文里还是说到了谋生的艰难,提到师母只是图书管理员,她那微薄的工资常是全家的生活来源。

只是那时对这些人生大事毫无体会,太过在意周围环境的个人感受。无意中听说沈从文真正的老家就在铜仁白水某个寨子,便自行借了个相机跑了趟,看了他的两本家谱,听了几个故事,看过几座祖坟,就凭这些材料写了篇所谓的论文寄给了裴先生。裴先生对沈老并无研究,但将拙文转至北师大沈从文研究专家凌宇手里,得其亲笔复信指点,但还达不到发表水平。

因为教的语文不是主科也就不求甚解,不过忌讳误人子弟而已。平时虽然落落寡欢倒也谨遵教嘱:拥抱生活热爱写作,读书涂鸦不少,蒙当编辑的同学厚爱还时有诗文见报,在文友、同事中还算有讲究。遇到同行探讨、夸口时候,也会搬出裴先生来撑门面,但对方往往会拿出自己先生的书或印发的讲义作证,我却没有裴先生的任何书,还幸亏一同事手中有本裴先生的《李白十论》、校图书室藏有裴先生主编的一本《李白诗歌赏析集》证明我并非信口雌黄。后来因为考研需要,我让这古道热肠的同事把他那本《李白十论》给了我。

2、考 研

其实,教书仅一年我就决定考研离开铜仁农校,而且一个心眼要考裴先生的研,当看到大母校招研简章上裴先生的专业方向是唐诗研究而非文学原理的时候也不改变。诚如前面写到的,我在校根本就没听过他的唐诗研究讲座,更不顾忌自己对古代文学根本就没兴趣。

我自然都把这些写信告诉了裴先生,就是不说也知道是他哪个讲座上的弟子,通信两年更是洞悉我的多方面情况。裴先生在考研上没有拒绝我,反而帮助我积极复习,其实是恶补我毫无基础的古文和唐诗。结果可想而知,我没有考上,多门课全军覆没,包括自以为是的文学理论,唐诗倒不在内,当然也谈不上高分。开学时候,我去信祝贺裴先生招到自己的入室弟子,并对他们表示由衷的羡慕,裴先生回信鼓励我再考。

如此的事我重复了三年,其间我的思想起了一定的变化,发现故乡并非一无是处,主要方面甚至比北京还要好,于是开始收集资料、积累素材,准备写这方面的长篇历史小说!但在报考裴先生上我依然如故,渴望当他的弟子,当然并不奢望在唐诗研究上有什么建树,而是借以再跳农门。终于在1991年通过了笔试,得到了面试机会,又要见到心仪神往的裴先生了!

也就在此时,终于收到裴先生刚出版的《文学原理》书,一看却不是预先说的那家大出版社,而是大母校出的,装帧也不好。原来此时已距开讲文学原理已经六年了,裴先生终于失去了耐心,将书稿也就是当初的讲稿取回学校出了。裴先生在扉页上亲题“昌牛弟”让我好一阵激动,只是连续考研失败已无吹牛资本,也不再轻易与人分什么轩轾。不幸的是后来下海,这本有裴先生亲笔题赠的《文学原理》被我借给东莞一作家看,已无从取回,多年来我弄丢的书不少,先生的这本书是最痛惜的。

面试前夕,我刚写完一篇工业题材的短篇小说,还带去准备给裴先生看,被一起考研的女同学好心劝说:“还是不要给裴先生看了!”到底给没给裴先生看,连同那篇小说的题目都已忘记。

3、拜 访

去裴先生家里是在一个傍晚,带着家乡的俗气人情,敲开他在北大蔚秀园的门,在满是书本的客厅里见到了裴先生,出人意料的是他竟然穿着西装革履一丝不苟,只有分头、胡子、面容还似从前!说是刚参加国际研讨会回来还没来得及脱呢,裴先生也是第一次单独接见我,应该彼此都有惊讶。

问过我考研的各科分数后,问我读过诸子百家没有,自然是没有,之后就谈家常了。裴先生另组了家庭,新师母也是大学老师,教数学,是贵州老乡。她问起我本科班上的一同学,当初一起听文学原理的,她要给寄《文学原理》,原来那同学也一直与裴先生通信,本科班上就我们两个追随裴先生。我继续问了一些喜爱的作家问题,裴先生都做了点评,记得他抨击林语堂,还把平素文友们的一些写作论也说出来请教,裴先生既不肯定也没否定,多是一笑置之。

裴先生听我说读过托尔斯泰的全部作品,让我详细谈谈,我就说:“《战争与和平》体现了他对民族战争的觉悟,《安娜.卡列尼娜》体现了他对女人和爱情的觉悟,《复活》则是道德良心的觉悟。”正当裴先生等着下文的时候,发现我已说完,不禁惊讶道:“你就三句话?!”我说是,他摇头道:“这怎么行呢!”还是他接着说《战争与和平》表达了:战争是没有法则的……

那晚谈了很久,告辞出来后没等到末班车,与个陌生人同路走回民院。

4、面 试

面试轮流抽签,我抽到白居易的题目,一看就知是裴先生出的,知道他扬李杜抑元白,内心一阵喜悦,是个上上签!轮到我进去时便把从裴先生各种书上囫囵吞枣看来的白居易论述吐了出来,当然极不全面很不准确有重大遗漏,但总觉比陌生题目一问三不知强多了!

裴先生和众导师们坐在下面轮流提问,有提问背诵《长恨歌》,我背得乱七八糟的被裴先生叫停,说“开头两句还可以,之后就是你自己的大脑自动编织了!”有提问跟白居易不搭界的“鸿门宴上各人的座次方位怎样?”我答不上来,于是问我哪个大学毕业的,这一来就热闹了,原来是自己的学生!问认识在座各位导师吗?我说都认识并一一回答,还问教我古代文学的是谁,结果头一名老师我就答错,搞得导师们一头雾水!再问“你考谁的研?”

“裴先生!”脱口而出,问题戛然而止,面试结束!我出门时想:全完了,还是打道回府吧!

得到面试的考生有本校外校的,都想尽办法与可能多的导师联系,因为名上是导师联合招生,师生互选,多拉票就能多得分!而自己除了走裴先生外其他的导师都没走,甚至很熟悉的导师也没走,因为我没报考他们!当晚裴先生通过助手来电去他家,再次见到他不免尴尬,他却没怎么训我,只是说:“今天你惊慌失措,差点坏事。”我想裴先生其时气头已过。

他告诉我:众导师看他面子还是给我过了,“谁谁谁都没问你就给了多少分,最高的还有80多,当然这不是你的真实水平。”裴先生说:“我不让你下去,但你也别跟我,我给你动员个导师出来带,他手里有全国重点项目,能学到东西,反正你只是想写作,跟我学文学原理就够了!”

当晚我如释重负回到民院,裴先生的助手也来找我谈,他是本科学长又是老乡,说了裴先生的一些情况:他毕业的弟子中有个与我极相似,有才情爱创作,但在毕业答辩时被对手问翻了,也是给先生面子过的!裴先生不想这样,毕业答辩会请学术对手,他要自己的弟子全凭本事过!另一弟子我熟悉——本科英语快班的同桌,老实本分,还好顺利毕业在北京粮食局工作,而那个与我极相似的入室弟子却不熟,应该是外校来的,实在不幸:裴门中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由于裴先生的鼎力保护,我得以读研,尽管不是他的入室弟子,但我实现了再跳农门的愿望,也由于裴先生的精心安排避免了师徒之间的尴尬甚至绝情,如今想来裴先生实在是恨铁不成钢,爱我有多余。

从过面试到定导师还有个过程,尽管知道自己跟不了裴先生,也仍然答复同学朋友们的类似提问。有直率的同学说:“好哇,裴先生是名导,不过对学生没有某先生热情,周末去他家好像不欢迎!”我那时已去过裴先生家几回,包括后来去的不计其数,却从来没有这种体会,也许是不会看先生的脸色吧,他自身就严肃!

5、“裴氏剑法”

裴先生在研究生课程中重开了文学原理,我又学了一遍,而且在他家里上课,每次讲完后各人有五分钟发言机会,我照例滔滔不绝,裴先生从未打断我,然后还要一一讲评。我自觉发言与同学们没有什么逻辑上的不同,但裴先生一次讲评道:“杨昌牛与你们不同,他是立志创作的!你们是搞学问的,说话必须一二三四!”还有一次讲评道:“杨昌牛,你讲了那么多,包括平时你讲的,只有这一句——年轻人写东西是不容易打动年长的人——是对的!”

裴先生其实在我们本科毕业后的几年里继续开讲文学原理讲座,已把创作论归结为“有话说”,可谓炉火纯青!也有其他来校进修的作家、编辑旁听,他也一视同仁,要求单独发言五分钟。诗词格律课还有来访的日本学者听,也参加讨论,有次五分钟发言时让大家思考一问题,结果那学者从拎包中摸出一本厚厚的工具书翻给裴先生看,意思是这问题还要思考吗?我们从此知道日本学者的厉害了!私下我们把先生的诗词格律戏称“裴氏剑法”,意思是很厉害的,只消半小时就学会,熟练当然又是另回事!

打听到裴先生正在讲《杜诗分期论》,我去了教室听,才发现是为高年级开的,自己也闯了进来,用的辅助教材是仇注杜诗,已讲到相当篇幅,自己闻所未闻。课间时候,裴先生说:“杨昌牛,你去系里跟李桂芝老师说声,你选修了我这门课,好记学分。”其实我还没去打招呼,我导师就调了自己的元诗研究课排期,时间与裴先生的完全重合便听不成了。至此我才体会到大学不大,门户之间不得随意往来。

裴先生的课我可以随意去听,不论在教室还是在他家里,甚至还带人去听,留校的一本科同学说想去听《文学原理》课,问过裴先生后便随我去他家里听了一学期的课,后来他成了东京大学人类学博士。此外,家乡来的相投文友我也带去拜访裴先生,均得成全。我的诗人校友、家乡文联主席到鲁院学习,我俩去拜访他,兴之所至海阔天空,裴先生评价我俩敬佩的某真理烈士是神经病,尽管不理解还是深感兴味!兴头上裴先生想不起某人的名字,我本身就不知道,那诗人校友脱口而出“沙千里”。

“对,就是他!”裴先生很高兴,后来他告诉我:“上次你带来的那个诗人很不错,比你知道的多!”如今,那诗人校友已闻名全国!

其间,原先与我们一起听文学原理讲座的本科班主任去美国留学了,她特地到裴先生家辞行,这些都是受裴先生文学原理影响较大的熟人。

6、私 谊

读研以后,我在自己的李导师名下学元诗,他本来这届不招是裴先生动员出来接手的,本科就熟悉,为人随和有朗诵才能,个人本科毕业后也曾给他去信——礼节性的报喜,他从另外途径听说了我的面试滑稽,忍不住揶揄了我一番,“阿牛你这家伙!没把我也忘了吧?”当时他哪里知道我对裴先生的五体投地!

我的考研经历很尴尬,但裴先生的确没有放弃我,1993年10月裴先生过60岁生日,裴门新弟子全部往贺,他叫助手一定带上我,并嘱私下活动也别落下我。他的新弟子成绩都是杠杠的,头两名加免试,而且开学之日马上报毕业论文题目!可见裴先生在研究上的认真,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没有姑息,有考过他研的同学对他抱有怨言,但我自知不是秤砣,翘不起裴先生这样的名家,也不屑与人争辩裴先生为何不收我!

通过这次生日聚会,裴门弟子都知道了先生与我的特殊情谊,许多师门恩怨也不避讳我,他们对他说:“裴先生,昌牛是崇拜您!”先生答:“尊敬可以的,崇拜就盲目了!”

一次裴先生问我认识某人吗?我说认识,是本科同级不同班的留校同学,还问我俩关系咋样?我说可以,当初在一起听文学原理讲座,在他编的班刊上发过我的散文,面试时还去过他住的地下室玩,于是裴先生叫我去办件私事——让我把出版的一摞书交给那位同学帮忙往上递,那同学刚调去了国家人事部做秘书,裴先生叹息说:“你要知道我是有敌人的!他在校几年我对他关心不够。”

就在这摞书中,我看到刚出版的台湾版《文学原理》改成了《文学概论》,裴先生说只有几本样书,我以后再说,意思是还不能给我。我心里正替先生高兴着呢,未料他却出了怨言:出版社就给了1000美金,成了廉价帮他们打工!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裴先生如此议论自己。那时我对书毫无概念,应该是裴先生在这本书上也投入了毕生的心血,把自己文学创作上的经验、教训、认识都上升到理论高度总结出来了,那点稿酬太不相称!

办此私事过程中,算是见到了那同学正离裴先生远去,当初我们都是热爱裴先生的,不过他还是照裴先生的话做,给办成了此事。

有次裴先生把我叫去,要听我是怎样带弟弟上学的。这本来也是我忌讳的话题,但日夜相处有些事是藏不住的,被裴弟子转述了。我把自己当初顶撞父亲的不幸结果说了后才说带两个弟弟上大学的事,裴先生仔细听完,问我工资多少,是怎样给钱的,我说了后他评价道:“你带得不好,给钱太多了,要让他们自己去挣才行!”

我以为先生要说我顶撞父亲的行为不孝,却未予置评,后来裴弟子告诉我:“裴先生说你受过精神刺激,从你说话的语气能听出来。”我想也与这次的自我暴露有关。

此后,裴先生开始送钱给我……

7、抄 稿

除了上课外,我许多时间都在打工挣钱、外系代课、帮人抄稿子,还不能满足需要时便会向当老师的老乡们借钱!这方面得到过多位领导与老师,包括李导师的理解、支持和帮助,他宣布除我之外弟子不许打工,还有不很熟悉的老师也帮我找活干,自己一有余钱便马上还。

抄稿是其中的轻巧活但报酬低,可拼进度。有个寒假裴先生叫我给他抄篇论文,因为他的弟子都回家了只好找我代劳,他给编辑部投稿但编辑要求简化字,裴先生不习惯,所以抄写的同时要将其中的繁体转换成简体。稿子一万多字我第二天就给送去了,他惊讶道:“这么快!”我说习惯了。

开学后上第一堂课,结束时我与同学已离开客厅,裴先生叫住我说:“你先留一下,桌上有张卡片是给你的。”我一看,原来是抄他那篇论文写错的字,共有八个,裴先生已把正确的字对应写在了下边。裴先生说:“你是很粗心的!”并一一指出我错在哪、误在哪,还有几个是并未简化的别字,原来我把笔画少的都当作了简体,全给他改了!自此,我对哪怕很熟悉的字都留意,后来做报纸校对帮了大忙!

同样篇幅的论文,同室裴弟子只抄错一个字,还是笔误,这就是差距。

8、帮 忙

我还有更糟糕的事情,读研到一半的时候与同室某弟子对打了一架,还多亏了裴弟子拉架!是我一忍再忍忍无可忍后主动出手的,打完还撂下了句:“我揍了你赶紧去告,要不白打你信不信?”对方虽同专业却持有律师资格证,打架吃亏了便要把我弄开除了事,院里部里系里都去了,我是哪里也没去,直到有裴弟子劝我:“他昨晚去了裴先生家,你应该找裴先生了!”

当晚我去裴先生家,裴先生冷冷说道:“你打架的事我知道了,不是很意外,这几个学生中只有你会打架而不会吵架,是个野蛮人!我问你: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命跟对方兑掉?何况你还看不起他!”我当时还辩解自己如何揍人有理,被裴先生好好修理了一通:“知道吗?你自尊不够才会打人,打人才会不如人!”现在想来先生是在说我脑子没逻辑,做事无常识,而自己几年来只记得裴先生夸我有才情了!

从先生家回来后,说我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是假话!记得我对研究生部副主任张才彬说:“你要把我开除了,我也只不过把行李搬到围墙外继续打工罢了!”他平时关心我,送我皮鞋。不仅如此,自己还拎了瓶酒去部主任家求情,主任说:“你不拿回去,我就给你交到院里去!”无奈拿回,裴先生得知此事后,把我臭骂了一顿——糊涂!以为别人是我呢!要你的酒?

于是我干脆谁也不找了,真的等着搬到围墙外去!到水落石出——留校察看的处分下来,裴先生又把我找去说:“这次你的一个老乡帮了你,要不真悬了!”并把院里开会讨论的过程说了——

原来,系部两大主任都在会上说我:自本科起就胡作非为,打架成风,似乎对我这不争气的学生再了解不过,与会的老乡石维刚老师突然明白过来是我打了架,不禁拍案而起:“你们说的这个学生我熟悉,什么打架成风!”说罢拂袖而去,如此我才被退回部里处分。要不是那俩官迷表演过了头:非得把我本科也搭进去,我想好心的石老师未必反应得过来,自己可就真被开除了!石老师并不知道我打架,那时还在校园里碰到我玩得很开心,不禁感叹道:“杨昌牛,我们苗族的大英雄,打了架也不吭一声!”

裴先生没有与会,这是他拜托人亲眼见到的,“你那老乡很正直,帮你说话。”

但问题并没结束,我烧香祷告对方即从宿舍撤出,这便是我的目标!我未遭开除后对方再去院里被呛回。说起来,我交部里的检讨最终还是同室裴弟子的手笔,自己照抄才过的!

9、训 诫

这次,裴先生说了我很多,要我一定夹起尾巴做人,还替我总结道:“这次打架送掉了你半个前程,但对你不全是坏事,你要牢记:1、要勤奋,但不能傻;2、要自尊,要不以后你还会打架;3、对你再加一条,就是交朋友要正。”

那时总认为裴先生的这些教诲只是针对我一人,当我逐渐转移身上难以忍受的倾向后才仿佛明白先生也是这么干的,20年过去看《裴斐文集》第四卷《勤奋与自尊》的写作日期才完全明白过来,这些不是空空导弹,而是包含了先生自己的血泪心得。

1

第五十章 附录《回首裴先生》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