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乱世枭雄乱世情>052章 悲喜交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52章 悲喜交集

小说:乱世枭雄乱世情 作者:沧海孤龙 更新时间:2015/3/18 7:07:41

江西长宁县有个黄竹村,是赣南山区的一个边远的小山村,位于赣、粤、闽三省交界处。这里山峦重叠,高耸入云,绵亘数十公里,满山遍野长着黄竹,因此老少爷们都称这里为黄竹村。

山脚下是小山村,低处一畦畦的水田,稍高处是一块块旱地,还有稀稀拉拉羊拉屎般的住房:青砖房、木板房、土坯房,屋顶却是清一色的瓦窑烧制的蓝黑色小瓦。

村西卧着一个大湖泊,将毗邻的福建、广东两省紧紧相牵。

湖里站立着一块巨型山石,有二十多米长,浑身蜡黄,远远望去,就像一头黄牛站在碧波上悠闲地饮水吃草。因此这湖就叫石牛湖。

石牛湖静若处子,碧波荡漾,温柔有加。

有时也会刮风,刮起大风来石牛湖波浪滔天,疯狂的浪头仿佛要把石牛摔个粉碎。

一条无名的小河牵引着石牛湖清澈明净的湖水从村旁流过。每年的春秋两季,成群的白鹤在石牛湖栖息,它们在水里嬉戏着,游玩着,等待严寒来临之时才振翅远飞。

黄竹村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拓开一块平整的打谷场,屋后种着翠绿的黄竹,杉树,苦楝,马尾松。那些猪羊狗猫,鸡鸭鹅兔,像这里的百姓一样,在竹林里树丛中,闲适地生活。

这里青山绿水,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真可谓山清水秀,景色迷人。

由于它坐落在三省交界的地方,交通不便,环境闭塞,因此避免了战火涂炭。

刘成龙的父亲刘步然就隐居在这个小山村里。

刘步然是孙中山先生的忠实信徒,在武昌起义之后经受了汉阳失败,后掩护大部队转移与队伍失散,当他听说孙中山先生将革命成果拱手让给了袁世凯后,消极遁世,看上了这块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在这里过上了与世无争的平静日子。

然而,这种平静终于有一天被打破了。

三天前,刘步然老战友王生际的儿子王彪领着县长吕小川和民政局的人来到他家登门拜访,吕县长怀着非常沉痛的心情告诉刘步然,他的小儿子刘成龙于淞沪会战中为国捐躯光荣牺牲了,职务是上尉营长,并奉上烈士证书和九百大洋抚恤金,以后每年可领取抚恤金六百大洋。

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刘步然半天喘不过气来,只觉得内心阵阵绞痛,全身冰凉,冷汗汹涌而出。母亲肖春兰听说七年未归的儿子就这样没了,竟然一下子瘫在地上,晕死过去。许久,肖春兰被弄醒过来,也是以泪洗脸,痛苦哽咽。

尽管刘步然是早期的国民党员,曾参加武昌起义,历经战火的洗礼,是当时整个团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可而今老年丧子,自是痛苦难抑,他不住地喃喃自语,仿佛不相信似的:“阿龙……就这样……没了?”

吕小川对刘步然说:“刘老爷子,您是我县为数不多的革命元老,早期追随中山先生为国家流血牺牲,为革命立下不朽之功勋。而今日寇入侵,百姓涂炭,山河破碎,多少爱国志士为抗击日本侵略者而抛头颅洒热血!光淞沪战场以身殉国的将士就达30万之众,您的儿子刘成龙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是为国家利益而死,是为民族大义而死,死得其所!我们应该为他感到骄傲、感到自豪!”

刘步然收住泪水,颤抖着声音问:“吕县长,你能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

“具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吕小川说,“上面发来的电报说,刘成龙开赴淞沪战场时是211师独立营营长,负责阻击蕴藻浜一带的鬼子,部队撤退时担负掩护任务,他是为了掩护大部队转移而壮烈牺牲的。”

“噢。”刘步然点了点头,“好啊!好小子!有为父当年的英雄气概!想当年武昌一战汉阳失利后,我和王彪的父亲王生际也是担任阻击任务,掩护大部队转移,那一战啊,相当惨烈,全团几乎战死!我和生际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不同的是,我还活着,而阿龙他……却死了!”说到最后,刘步然禁不住老泪纵横。

“刘伯伯,你别伤心了!阿龙虽然不在了,但国家和人民永远会记住他的!”王彪安慰着刘步然,自己却止不住热泪长流。

刘成龙牺牲的消息,对王彪来说也是惊天噩耗。刘成龙是他未来的妹夫,也是一名优秀的**员,他是刘成龙的入党介绍人。对己而言,痛失亲人;对党而言,痛失人才!

王彪的眼前又浮现出刘成龙的音容笑貌。一颦一笑,犹如昨日。又想到七年前刘成龙在黄埔军校读书时,王彪到广州参加会议,通过广州市委的负责人黄东海约出刘成龙,在临江酒楼共进晚餐。没想到七年前在广州匆匆一叙,竟然是今生的最后一面!

“刘老爷子,您折哀顺便!鄙人公务在身,先告辞了。”吕小川带着民政局的人员匆匆走了。

王彪留了下来,陪两位老人度过了最痛苦的一晚。

第二天吃罢早饭,刘步然催促王彪回去。王彪是县里的教育局长,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不能耽误太多的时间。临走时刘步然再三叮嘱,“阿彪,阿龙的事情一下子不要告诉阿文,以后我会告诉他。”

阿文是刘步然的大儿子刘文,在洪都市任市长办公室秘书。

王彪答应下来,叫刘步然肖春兰保重身体,然后依依不舍地上车离去。

三天过去了,刘步然和肖春兰还没有从老年丧子的悲痛中缓过劲来。刘步然整天窝在床上,如同大病一场,食不甘味,夜不能寐,脑海中涌现的,都是刘成龙小时候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他不相信他的儿子刘成龙就这样没了!在黄埔军校读书时刘成龙杀了日本人被抓进了监狱,不是说要杀人偿命吗?后来王彪偷偷告诉他,阿龙在部队里,在前线带兵杀鬼子,还打了很多次胜仗呢!

可现在……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刘步然不住地摇头叹气。

中午的时候,肖春兰在门外一边喂着鸡,一边默默垂泪,突然听见有人在叫她:“妈,你在喂鸡啊。”

好熟悉的声音,不是儿子阿龙的还会是谁的?肖春兰抬起头,朦胧的泪眼中,恍惚是阿龙和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她怀疑是幻觉,使劲地揉着眼睛,不敢应答。

“妈,你怎么啦?你儿子阿龙回来了!你怎么不理我啊?”这个人走到肖春兰的跟前,搂着她的肩膀,摇晃着她的身子,大声喊着,“妈,你儿子阿龙回来了!”

肖春兰这才有了反应,她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穿着豪华服饰的年轻人。是啊,太像阿龙了!

“你……你……是……阿龙吗?”肖春兰还是不敢相信。

年轻人怀疑自己突然回来是不是吓倒了年老的母亲,急切地说:“妈,我是阿龙啊!你摸摸,这脸,这手,我真的是阿龙啊!”年轻人握着肖春兰的手,摸着自己的脸。

肖春兰用手一寸一寸摸着年轻人的脸,眼里蓄满了泪水。她突然喊道:“是啊,是我的儿子阿龙!”她紧紧地抱着刘成龙,泪水决堤而下。“阿龙,我可怜的孩子!”

“妈!”刘成龙紧紧抱着母亲,大颗大颗的泪珠洒落地面。

袁振光在旁边看着,禁不住泪水潸然。

刘成龙帮母亲拭去脸上的泪水,“妈,儿子回来了,高兴点,啊?别再哭了!”

“妈高兴!妈太高兴了!”肖春兰忙擦去泪水,绽开了笑颜。“儿啊,他们都说你死了,妈正伤心着呢,没想到你就回来了!”

“我死了?谁说的?扯淡!鬼子还没赶出中国,我怎么能死!”刘成龙一把拉过袁振光,“妈,他叫袁振光,是我的兄弟,我们两个一起从上海战场上死里逃生跑回来的。”

“伯母!”袁振光望着慈祥的肖春兰,禁不住想起了自己的老母亲。

肖春兰把袁振光搂在怀里,动情地说:“好孩子,苦了你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我知道,伯母!”袁振光的眼里噙着泪水。

“妈,我爸呢?”刘成龙问,“他出去了吗?”

肖春兰这才想起老头子来,一拍额头,“你看看,是我高兴过了头,快,快进屋!”肖春兰一手拉着刘成龙,一手拉着袁振光,还没进门就亮开了大嗓门,“老头子,快起来,咱儿子阿龙没死,回来了!”

“爸,我回来了!”刘成龙呵呵地笑着。

是阿龙的声音!刘步然一阵兴奋,骨碌一下翻身起了床,看见肖春兰牵着刘成龙的手进了屋,旁边还有个小伙子。

“阿龙,是你吗?不是在做梦吧!”刘步然一个箭步窜了出来。

“爸!”刘成龙紧紧抱住父亲,“爸,是我!”

刘步然突然泪流满面。

仅仅是三天的时间,一会儿痛苦到顶点,一会儿惊喜到极致,让他感觉自己徘徊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

8

052章 悲喜交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