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南疆丛林战>第四十一章 飞越边关的和平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 飞越边关的和平鸽

小说:南疆丛林战 作者:阿井 更新时间:2015/10/10 11:31:25

漫长的边境线静静地沐浴着如水的月光,边关的午夜是这样的安祥和宁静,我仿佛听到了边境线两边的人们彼起此伏的的鼾声。

不知怎的,我思绪又越过了千山万水,飞到广州南沙那座叫黄山鲁的山上,我看见了保家放养在山上的鸽子。

“看,来了来了!保家的鸽子回来了!”

“看,飞了飞了!保家的鸽子要出发了!”

我每每攀登黄山鲁时,常常听到山脚下的村子里有许多孩子这样欢呼雀跃。

在广州最南端的珠江入海口的西岸,有一座山叫黄山鲁。二十多年来,在黄山鲁的上空,常常出现一群鸽子矫健的身影,鸽哨悠扬而又美丽动听。

放飞鸽子一般都在清晨。鸽子出笼后,在晨曦中拍打着强有力的翅膀,在黄山鲁上空盘旋几圈后,在头鸽的带领下,开始向祖国的南疆边关方向飞去,它们悦耳的哨音掠过黄山鲁的上空,时而顺风疾速俯冲,闪电一样掠过黄山鲁苍翠的幽谷,时而逆风冲天而起,呼啸在蓝天白云之间,像一群洁白的精灵在天幕上飞舞。当鸽群偶尔自高而降,一落千丈,会突然哨声齐喑,倏忽哨音又复,停顿处令人有“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感觉。

鸽子从南疆边关回来时大多都是傍晚。在头鸽的带领下,它们首先以鸽哨向主人报告,然后在黄山鲁上空盘旋几圈,在它们逐次降低高度时,鸽哨的哨口受风角度不一,力度大小不同,哨音也便有了强弱轻重。清脆悦耳的哨音左右盘旋,忽远忽近,悠扬回荡,仿佛天籁之音。

更多的时候,它们在珠江入海口的上空列阵似的翱翔,在不断上升的气流里,它们迎着初升的太阳,披着万丈霞光,忽东忽西、忽上忽下,给波光闪闪的江面赋予了生命的气息。

鸽子们自由自在地飞翔。它们喜欢俯瞰碧波万顷的伶仃洋上那穿梭往返的轮船,它们更陶醉于广袤无际的沙田水乡那袅袅的炊烟、悠然品着香茗的老人、相互追逐欢笑的孩子、弹琴的小伙儿和歌唱的姑娘……

当黄山鲁的天空中出现展翅飞翔的鸽子的时候,当悦耳动听的鸽哨掠过天空,山脚下的孩子们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中的活儿,仰望着黄山鲁的上空,他们的心也飞到了高远的天空。他们多想像鸽子一样,飞到辽阔的祖国南疆看看啊。

这群鸽子的主人就是家住黄山鲁脚下的保家。

保家的鸽子二十多年来不管风霜雨雪、严寒酷暑,一直在广州南沙与祖国南疆边陲之间往返飞越。它们飞过祥和安宁的村庄,飞过春华秋实的美好岁月,清亮高亢的鸽哨在它们飞过的空中久久回荡。

每个星期日的清晨,不管风吹雨淋还是阳光明媚,当东边的太阳刚刚从狮子洋惺忪升起,把第一抹阳光涂到黄山鲁长年苍翠的树林时,家住板头村的保家就步入黄山鲁公园入口,穿过安静祥和的星河丹堤小区,再经过东边半山腰那个波光粼粼的水库堤坝,就进入了那片郁郁葱葱的荔枝林。

保家去看他寄养在黎老爷子那里的鸽子。当太阳升高了,他就把它们放出来,鸽子们就拍打着翅膀飞上蓝天,在黄山鲁上空盘旋。这时候,黄山鲁脚下的南横、南北台、板头等村子的人们,就会听到从黄山鲁空中传来一阵阵清亮优美的哨音。

保家说,早上把信鸽放出去,这叫作“晨操”,让鸽子们活动活动筋络,呼吸来自狮子洋如少女红唇般湿润的空气。傍晚时分鸽子们归巢,天气好的话,它们就会在鸽舍旁边的沙池洗澡,这叫“晚操”。

黎老爷子养的十箱蜜蜂每天清晨听到鸽子们“咕咕”的叫声后,也纷纷飞出蜂巢,“嗡嗡嗡”地飞向花开的地方。到了傍晚,外出采蜜了一天的蜜蜂们就会从黄山鲁的四面八方嗡嗡地飞回来。如果天气好的话,它们并不急于入巢,而是在蜂箱前以不同的队形不同的姿态飞来飞去。黎老爷子说,这是蜜蜂们在晚操哪。

放飞鸽子后,保家就精心配制一周的鸽粮。保家配制的鸽粮非常讲究,稗子、荞麦、稻子、麦类、豌豆、高粱、玉米等一样都不能少。并经常更换品种,以增进鸽子的食欲。训练和放飞时,多食玉米豌豆,以弥补鸽子的体力消耗。还定期在鸽舍附近放置些黄沙、黄泥、陈石灰、煤炭屑及碎蚌壳粉、骨粉,让其自行觅食,帮助消化。夏天天气炎热时,还常常喂些绿豆,平时增加切碎的青菜。鸽舍前边有一个固定的水缸,每天换两次水。除夏季外,每月都让鸽子们洗澡一两次。每次训练归巢后,先喂水再喂饲料。

保家忙完鸽舍的活儿后,就到小木屋里跟黎老爷子品茶。他们往往只冲泡一小壶,茶叶是从山上采摘来的黄山鲁青茶,水则是山上的山泉,这种茶汤色清亮透明,饮时先嗅其香,后尝其味,边啜边嗅,不仅味道醇厚,浓而不涩,而且还甜香清冽,有一股如梅似兰的清香,就算饮量不多,也能唇齿留香,喉底回甘,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每周有一班长途班车往返于保家的老家与深圳宝安区之间,这两趟班车客人不多,因此,不论从保家的老家开往深圳,还是从深圳开往保家的老家,班车经过连接南沙与东莞的虎门高速公路时,都从南沙出口出来,经过黄山鲁脚下的一个公交站上下乘客,之后再上高速公路后驶向终点站。保家每隔一段时间就把鸽子交给老家来的司机,车到老家县城车站后,他的一位小学同学就会到车站取回这些鸽子。就这样,他的鸽子每隔一段时间就放飞回来,保家就知道老家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了,因为每羽飞回来的鸽子细细的腿上都绑着一只微型的U盘,里面可能是文字,也可能是图片,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保家告诉我,南沙离广西边境直线距离有八百公里左右,加上鸽子也不是直线飞行,它要绕过一些危险地带,避过鹰隼和猎人之类的天敌,这样一来,鸽子最少要飞越近一千公里的距离才到达目的地。一般的鸽子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因为夜里太阳磁线不明显,地上的参照物也看不清,不是体力不支就是迷路,但他的鸽子都能按时飞回来。当然,这些都是体力好、体形好、飞行经验丰富的两岁龄以上的鸽子。

时间长了,我开始认真思考起保家何以二十多年如一日这么痴迷于养信鸽?所养的鸽子又为何单单走广西南疆边关这个方向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有一个星期日,我又到山上去看保家训鸽。中午时分,黎老爷子又热情地款待我们俩。黎老爷子宰了一只专吃荔枝虫的走地鸡,在用荔枝菌炒鸡肉的时候,半边荔枝林里弥漫着诱人的香味。

虽然菜不多,但黎老爷子一定要我们喝他的土泡酒。那天天气不错,我们把小饭桌搬到门外绿茵茵的草地上,鸽子在天上盘旋着,哨声不时“呜——呜——”地从头上响起,蓝天白云,青山翠绿,山东面的狮子洋波光闪闪,我们两少一老边吃酒,边谈论着保家的鸽子。

保家说,1988年夏天,他还在广西两国边境线上的一个小镇工作时,为了方便与亲人和朋友包括家住y国的朋友联系,他决定养鸽子,因为它们能飞鸽传书。虽然现在通信发达了,不管身在何处,人们都可以来个“一键通”,飞鸽传书显然已经落伍了,但他过去年复一年地养着这些鸽子,不仅习惯了,就连跟他飞鸽传书的亲人和朋友也舍不得这些鸽子,倘若有一段时间,他们看不到它们矫健的身影,听不到它们悦耳的哨声,大家就会心生不安。因此,不管世事如何变化,保家爱他的鸽子,跟它们一刻也不能分开。

保家给每羽鸽子都起了名字,而不像其他养信鸽的人那样给鸽子编号。保家说:“叫编号我觉得挺没感情的,不能表达出我与鸽子之间的感情。我给我的鸽子命名时全用一些美好感情之类的字眼,有‘安宁’、‘幸福’、‘吉祥’、‘和平’等等。不难想象,对方看到绑在鸽子细腿上那片小小竹片上写的这类名字时,该是多么的感动和幸福啊。”

保家说,鸽子身上蕴藏着一种超自然的力量,为了说服我,他甚至给我说了他老家一些奇闻轶事。

“我们广西老家的大山深处,以前有个别男人不仅长相丑陋不堪,单看他们嘴边的两颗獠牙,就让人想起山猪野。不仅如此,他们往往还抽喝嫖赌又穷得叮当响,可他们娶到的老婆不仅长得水灵灵的而且又贤惠能干,你知道为什么吗?”保家神秘地问我。

见我脸露怪笑地摇了摇头,保家又吃了一杯酒,放下酒杯后,绘声绘色地说:“那些男人征服靓女并不是靠相貌、金钱或权势,而是靠巫术,那种巫术我们当地叫作‘整蛊’。那种整蛊的药汁是用几种草药做成的,而药引就是一对鸽子即一雄一雌鸽子的唾液。那些男人身上藏着那些害人的整蛊药,一旦有机会接近他们心仪的女子,即趁她们不备,把整蛊药掺入食物中,让她们服下后,再张嘴喃喃几句咒语,从此,那些被整了蛊的女人就一生一世死心塌地跟着他们,除非遇上高手给她们解药,否则她们不可能背叛他。”

见我满脸惊骇中偶露疑惑,保家又吃了一杯酒,继续道:“你要是不相信,下次跟我到南方边境去,这种情形随处可见。特别是y国那边,这种现象十分普遍。丈夫长得难看,老婆却是十分漂亮贤惠。”保家边说边给我续酒,“整蛊药到底如何配制而成,我们不得而知,但这种药为什么一定要用一雄一雌的一对鸽子夫妻的唾液来做药引?”

保家见我目瞪口呆了半天,笑了笑,说:“这只能说明鸽子身体内冥冥中确有一种主宰男女之情的力量存在。养过鸽子的人都知道,鸽子是重感情的生灵。民间也有传说,如若鸽子被捕,它的配偶必与之相视哀鸣。更有离奇的说法,如果将雌、雄鸽子的唾液烘干,研成粉末后撒入烛火之中,两股火苗就会飘飘冉冉地向中间靠拢,其难舍难分让人动容。有人由此得出结论,鸽子对爱情忠贞不二,至死不渝。”

关于信鸽为什么能长途归巢这一问题,德国科学家曾做过研究,发现信鸽辨识路途的秘密是利用太阳方位来辨识方向,在夜间则以星星辨识方位,如果遇上没有太阳的阴天,鸽子则根据磁场掌握飞行方向。

从南沙的黄山鲁到广西边关,途经数十座险峻的高山,数十条宽广汹涌的江河,晴空**时鹰隼们在高空盘旋,专窥伺南来北往的信鸽。保家的鸽子飞行了几十年,好的基因代代相传,它们知道如何躲过各种天敌和猎人袭击,最终平安归来。

保家熟知他每羽鸽子的体力、脾气、食量和飞行时速,甚至还大概知道它们飞行的路线。

刚到南沙工作时,保家为了弄清鸽子的往返之路,曾经好几次在信鸽的细腿上捆绑一个针孔摄像机,然后把摄像机的图片放到电脑进行分析,很快得出鸽子飞行的路线是:南沙——梧州——南宁——崇左,在崇左著名的中国八大名塔之一左江斜塔的上空,转向西南飞去,过龙州的响水之后直飞中越边境线附近青山绿水、炊烟袅袅的目的地。

保家经过对自家鸽子飞行的数据或图像比对分析,发现它们并不是完全靠地球的磁线来辨别方向的,它们更多的时候可能也依靠地面的江河湖泊和建筑物为标志。它们尽可能低空飞,同时沿珠江飞,也许它们深知江面上气流低,不利于鹰隼搜索猎物,同时江面上一般也不会有持枪的猎人。有趣的是,从黄山鲁放飞或从广西边关放飞的鸽子,都以南沙十九涌的湿地公园作为重要的方位标记。由此可见,湿地公园和黄山鲁确实是广州市独一无二的宝地,对鸽子来说也是一块能识别方向的标志性宝地,一块风景秀丽令它们心情愉悦的宝地。

保家大谈特谈鸽子的神奇后,又夸他的鸽子对爱情的忠贞。保家说:“我养的鸽子其实并不是人们所说的那种信鸽,通常的信鸽是将雄雌分开,不让它们交配下蛋,这种不交配的信鸽身强力壮,少了养儿育女的牵挂,可以全身心投入到信件的传递中去,但这种信鸽在放飞途中经常会耐不住寂寞公然飞到别的信鸽窝里,有的干脆双双逃跑到深山老林里做起露水夫妻来,最后沦为野鸽,不是死于鹰隼的捕杀就是猎人的枪下。”

保家的信鸽是可以养儿育女的,鸽子是一夫一妻制,一旦结为伉俪,形影不离,相依为命,彼此忠贞不二。因此,保家把其中的一只放飞,途中不管遇上什么艰难险阻,什么异性勾引,它都不为所动,全心全意一路飞回。它牵挂着它的另一半,牵挂着它的儿女们,它绝不会跟别的鸽子私奔,同时也绝不会带第三者上门。

每每我在黎老爷子的果林里听到由远而近的鸽哨,我就止不住仰望西边,随着鸽哨越来越响,我看到三五羽鸽子穿云破雾而来时,就不由想起了二战期间飞越中缅边境线上的驼峰航线的盟军飞行员。

意外也并不是没有,如果哪一羽鸽子没有按时飞回来,那肯定是遭到天敌的攻击,保家就会一夜无眠,脑海里浮现着鸽子与天敌在空中搏杀的惨烈场面。这时,他甚至会起身面西,默默祈祷他的鸽子天亮时能平安归来。

有时鸽子也会带着伤,摇摇晃晃却义无反顾地扑向自己的怀抱,这时候,保家就会热泪盈眶;如果看到鸽子身后有一个穷追不舍的小黑影,保家马上返身回房间端出黎老爷子的双管猎枪,把枪杆架在荔枝树杈,把枪口瞄准黑影,当黑影一旦进入射程之内,保家就果断地扣动扳机,“轰”、“轰”两枪巨响之后,三只趴在草地上吐着舌头喘气的三染狗随即一跃而起,狂吠着奔向草丛,瞬间就从草丛中把一只血淋淋的鹰隼叼到保家跟前。

“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保家唱着歌,边收起枪管还冒着袅袅青烟的猎枪,边低头从狗嘴里拿过猎物。

竖日清晨,当炊烟在村子的上空袅袅升起时,我们慢慢走出万桥村。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村子前面的农田里男人正扶犁,女人正低头点种。老人在村头大榕树下聊天喝茶,小孩子们在禾场上嬉笑追逐。晨风徐徐吹来,空气中散发着青草和泥土的芳香。整个万桥村四周青山绿水,鸡鸣狗吠,一片安宁祥和。

当我们路过万桥村小学校时,学校操场东边耸立一杆笔挺的旗杆,有一面鲜艳的国旗在晨风中迎风飘扬,猎猎有声。突然,一阵优美的鸽哨从天空由远而近传来,我们循声望去,只见**晴空中,一群白色的鸽子正越过群山,披着万丈霞光,疾速地向村子飞来。

“保家的鸽子!”学校操场上,七八个正埋头玩游戏的小孩,突然不约而同放下手中的活儿,齐齐仰望蓝天,兴奋地叫起来。

“我看见安宁了!”

“我看见幸福了!”

“飞在前面的那羽肯定是吉祥,我认得它。”

“不对,好像是和平,我也认得它。”

“我们大声呼喊它们,看看到底是哪一羽……”

孩子们说罢,急忙跑到高处,用手做成喇叭状,亮开嗓子,对着盘旋在天空中的鸽子们大声呼喊:

“和——平——!”

“安——宁——!”

“吉——祥——!”

“幸——福——!”

……

鸽子们没有回答,它们继续奋力扑打着翅膀,向远方的青山绿水飞去。山风吹来,不时送来若隐若现的悦耳动人的哨音。

(全书完结)

4

第四十一章 飞越边关的和平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