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鬼马特攻队>第一回 第一滴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回 第一滴血

小说:鬼马特攻队 作者:海上云 更新时间:2015/3/27 21:38:33

时间:2014年初夏。

地点:巴基斯坦斯瓦特山谷的一间小木屋。

故事:与绑匪见面

(友情提示:没错,各位书友,这里不是横店影视基地,也不是好莱坞谍战大片摄制组的拍摄现场,这里是海上云小说《鬼马特攻队》的开场。海上云说他将是继李安、吴宇森后下一位名震好莱坞的大导演,于是我们一班姐弟前来助阵。我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海棠姐,不要问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因为故事要一点点地讲。)

因为脑袋被罩着,我眼前一片漆黑,不知道是白天还是晚上,再不然就是我的眼睛……

“艾玛,难道我瞎了?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难道一觉醒来,我们都瞎了。”

这时候,我手里摸到了一个冰凉的物体。

“嫣嫣,快看看,我手里摸着啥了?”

“亲,是一只好可爱好可爱的蜥蜴耶。”嫣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自己把头罩给鼓秋掉了。

什么?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艾玛,它没咬我吧?”

“亲,我求求你了,别叫的跟杀猪似的行不?”嫣嫣用自己的脚,把我的头罩也给弄了下来。

过了一小会儿,我才看清楚眼前的环境,原来我们在一间小木屋里,阳光穿过木头的缝隙,在地上留下了斑驳的亮光。地上有几只大大小小的蜥蜴在乘凉,随着我的尖叫声,它们都落荒而逃。

“小羽毛,小羽毛。”小羽毛是我们的另一个同伴,我也想用脚把她的头罩给踢掉。

她被我我的声音给唤醒了,“大爷,饶命啊,我可什么也没干呀。”

“你大爷,看清楚了。”

我还没骂完呢,小屋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了,一群穿着阿拉伯服装的男人涌了进来。他们这些人脑袋上不是缠着白布,就是围着头巾,清一色的络腮胡子。

只有中间的那个男子看起来与众不同。他大概三十多岁,面庞清秀,嘴角略微上扬,看起来很友善的样子,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留大胡子。

“Japan?”一个大胡子蹲在我们面前。

“N0”。小羽毛答道。

“Korean?”大胡子接着问。

“China”。小羽毛说这个词的时候,胸脯挺的老高了,她的民族自豪感由来已久。

随着国力不断增强,“China”这个英语单词,在场的人基本听明白了。

“哎呀妈呀,中国人啊,我在中国留过学,我还参加过你们中央电视台那个《外国人说中国话》的节目呢。我差一点儿就晋级了。”

“原来是半拉老乡啊,妈呀,大哥,听口音,你在东北那嘎达呆过?”我赶紧套近乎。

“沈阳,辽宁大学,咋得,大妹子,你也是东北人儿啊?

“嗯呗,咱们东北都是活雷锋啊。”

“可不是嘛,东北姑娘贼拉奔放。”

“哎呀我去,我这自修的英语四级啊,咋出了国还说中国方言呢?”小羽毛十分郁闷。

“艾玛,我现在全靠听东北猫的视频来回味东北口音了,我老长时间都没见着东北老乡了,今天见到几位姐妹真是缘分呢。“

我激动的泪水眼看就要掉下来了,“嗯呐呗,大哥,你说俺们大家都是东北人,就别绑着我们了,赶紧放我们走呗,行不?”

“shut up.”

中间那个男子及时制止了我们。他跟大胡子严肃地说了两句阿拉伯语,大胡子态度立马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我们老大问你们,到阿富汗干哈来了?”

“我们来旅游,现在中国人有钱,时兴到外国旅游。”

大胡子回头跟一个人说了两句,那个人把我们的小包拿了过来,大胡子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在了地上,他自己蹲在地上扒拉了几下。除了两部手机,还有一个装化妆用品的小包,一本《阿拉伯语学习指南》。

“旅游,你蒙谁呀?你们旅游连护照都没有啊?还有,你们见了阿富汗政府的官员,当我们没看见啊?旅游,我说你也太能扒瞎了吧?”大胡子显然不相信。

“不是,大哥,我们吧都叫那个阿富汗导游给炮了,本来我们在新疆玩儿的老好了,他非说让我们几个顺道到阿富汗走走,而且说他亲戚在阿富汗老好使了。现在咱那嘎达都流行户外游,对这沙漠吧,情有独钟。都怨我了,当时看一看攻略就好了”我只好接着编。

大胡子跟中间的男子说了几句,然后又跟我们说:“行了,我也不管你们到底是来干哈的。俺们老大说了,一会儿给你们几个照张相片,完后传到网上去,跟中国政府要赎金。要是不给俺们钱,俺们就撕票。”

这时候有一个大胡子过来拿着手机给我们拍照。

“哎,等一会儿,我们还没说茄子呢。”小羽毛一看镜头就兴奋,咱们女人就喜欢拍照。

我赶紧也说:“大哥,别忘了给咱们用360美图啊。”

“我真是给你们几个脸啦哈,还美图?重拍,别给我笑啊,这是绑票的照片知道不,你们当是选美呢?”

我们仨只好重新摆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拍完后,小羽毛小声问:“大哥,你们打算要多少钱啊?”

“五百万美金。”

他们的老大和身边的几个人交流了几句之后,他们都退出了小屋,屋里又剩下了我们三个女人。

“海棠姐,绑架咱们仨,值五百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就是三千多万啊!我勒个去,以前,我一直不知道我这么值钱,照我说,咱们别搞侦探社了,咱们也绑票吧。”小羽毛眼前好像出现了三千万人民币,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她接着说:“你们说,是不是咱们仨太漂亮了,所以这么值钱啊?”

小羽毛穿了件工装裤,她是我的秘书兼翻译,她这回还专门买了一本《阿拉伯语学习指南》。这姑娘产地北京,眉清目秀,长得很萌,不足的地方是该大的地方她都不够大。

笑嫣嫣一身牛仔,用大眼睛双眼皮来形容她实在没有心意,她脸上的两个酒窝最让人着迷。她长得很甜,男人也许对她不一定会一见钟情,但接触久了,只要是正常男人都会对她想入非非。

我这次在新疆特意买了一身维族的裙子,不是我自夸,姐身材好啊,皮肤那叫一个白。最重要的是我特别注重自己的形象,化妆包里的小镜子,没事儿我就拿出来照照,刚才他们老大看我的眼神中就流露出了一种想对我犯罪的意思。

“海棠姐,你说韩国人和日本人会不会比咱们还值钱啊?”小羽毛换到了下一话题。

嫣嫣说:“应该不会吧。”

我说:“要是韩国人,现在估计就不是只绑着手了,搞不好要吊起来;要是日本人,估计现在早就让这帮大胡子给轮完喂狗了。”

小羽毛又问:“他们是不是怕咱们中国啊?”

我耐心地给她解答:“因为,咱们和美帝不是一伙的,拜托你别整天就想着臭美,一点儿国际形势都不懂。人可以没知识,但不能没常识。”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片吵嚷声,我们几个赶紧跑到门边,用一只眼,从木头缝往外瞧。

“砍笨西太苦莱、砍笨西太苦莱。”(日语:饶了我吧)

一个被绑着的人,跪在地上,后面一个人朝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枪,迸出来的鲜血和脑浆让我们差一点儿就吐出来。前面有一个大胡子用手机把整个过程录了像。

我现在真的好后悔啊,“艾玛,都是我不好啊,我真不该贪钱啊,咱们这回可要去西天了。”

“亲,别给咱中国女性丢人行不行?还有小逑呢,她一定会救咱们出去的。”嫣嫣很自信,这一点她比我强。

小羽毛对小逑没有跟来救我们很是生气。“小逑,小逑现在可能早就回国了。”

“不会的,小逑一定会想办法来救我们的。”想到小逑那张长得比较中性的脸,她平时的表现以及她的功夫,我也相信她是会来就我们的。

“信春哥,不挂科;信小逑,不挂彩。”小逑在我心目中比那个超女还爷们。

“我靠,嫣嫣,你的手咋还流血了?没事吧?”真他娘的不抗念叨,刚说不挂彩,我就看到了嫣嫣的伤口。

“一点儿小伤,没事。”嫣嫣冲我笑了笑。

小羽毛质疑道:“小逑能找到咱们吗?她也不属狗。刚才你们没看到吗,这群大胡子把咱们的手机早都卸罢了。”

“我看这回咱们搞不好要香消玉殒了,政府会向恐怖分子妥协吗?”小羽毛尽说丧气话。

“放心吧,小逑一定能找到咱们,难道你们没发现?刚才他们倒出来的只有两部手机。”

“是啊,我的大三星、海棠姐的小苹果都在,就没看到你的小米。”作为秘书小羽毛还是很细致的。

“对,他们刚才车停后,我把手机扔在树丛里了。我的手就是那时候被不知道什么植物给刮破了,现在伤处还有些痛痒。”

嫣嫣流出的这滴血,是我们此次生意的第一滴血,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滴。

小羽毛又有了新的担忧,“嫣嫣姐,小米的信号强吗?”

嫣嫣坚定地说:“相信咱们的国货,小米可能没有苹果花哨,但性价比绝对是最好的。用小米,支持国货,就是爱国的表现。”

嫣嫣最大的爱好就是淘宝,只要提到产品,她就禁不住要做个广告。

傍晚,外面传来了声声狼嚎,我们仨不由得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羽毛萌哒哒地说:“海棠姐,你给我们讲个故事吧,我好怕。”

论年纪,我比他们少长,论职务,我是领导,所以我必须要照顾好她们的情绪。“好,今天我就给你讲个《第一滴血》的故事。”

“是帅哥的故事吗?”小羽毛来了精神,这丫头思春比我都厉害。

“哦,怎么说呢,论长相史泰龙不是美男子,长得难看一点儿的都算酷哥吧。我在电影上看的时候,觉得他长得像个二货,但这家伙穿上衣服有型,脱了衣服有块儿,属于硬汉类型。”

“你给我讲的是电影啊?”

“你听不听?不听我就睡觉了,老娘可不是总有好心情。”

“听,当然听,海棠姐讲故事,小羽毛最爱听。”

“话说,兰博儿来到了阿富汗……”

夜很静,小屋里,我在给她们俩讲故事。嫣嫣一声不知,我知道她此刻心里在想小逑。

小羽毛总是打断我,问一些萌翻了的问题,这个丫头真是个奇葩,要不是考虑到环境比较吓人,我本人也睡不着觉,我真心的不想给她讲了。

我讲得口干舌燥,这丫头却先睡着了,我回头看看嫣嫣,她也早就睡了。

“哎,这一回,我们究竟能不能脱险呢?”我这样想着,再看着依偎在我身边的小羽毛,想起她的往事,我不由的对眼前这个刚过二十的小姑娘多了一份同情。

作者的话:《第一滴血》是1982年拍摄的,这部影片的成功让主演史泰龙在中国家喻户晓,而且后面的续集也成为录像带时代的宠儿。

1

第一回 第一滴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