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清翼王>第○一九章 中秋月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九章 中秋月夜

小说:逆清翼王 作者:越岭山人 更新时间:2015/5/3 8:00:37

第○一九章 中秋月夜

吃完晚饭,石达开被苏四柳送到山庄的客房院子里休息。月亮已经出来了,很好的月光,大且圆。中秋月,团圆月,天涯同此月。

进到房里,冯玉娘在烛光下看书,看到石达开进来,冯玉娘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问道:“没有喝醉吧!”

“没有吃饱。”石达开没好气的说:“那个苏四柳,吃饭是假的,说话才是正经,一餐饭从头到尾就听他说,东西没有吃什么。”

“没有吃饱更好!”冯玉娘高兴的说:“陪我去后院赏月,我准备了月饼,水果,还有热茶。六峰山上有个道观,道观里的道士种了一些茶树,每年自制一些春秋茶,很好喝。”

“春秋茶?那是什么茶?”石达开问道。

“就是春茶和秋茶。春茶吃清,秋茶吃醇,用秋茶送荤月饼,是极好的选择。”冯玉娘说罢,拉着石达开就往后门走。

六峰山庄,是灵山最高级的馆驿。从六峰山下流过来一条溪水,在山庄外边塞了一道堤坝,就有了一个宽阔的水面。打开院子的后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小回廊,回廊就架在这片水面上,月在空中,挂在六峰山头,倒映在水面,天上一个月亮,水里一个月亮,天上的月亮在水里,水里的月亮在天上,山水天月完美的组合,就是一幅山水秋月图。

从屋里搬来一张方几,两张小椅,打开坭兴的茶壶,一阵浓香扑面而来,石达开顿时醉了。

拿出石达开的匕首,把月饼一分为四,冯玉娘说:“这是灵山的特产,牛肉松五仁月饼,相公你尝尝,与你在那帮村做的红薯芝麻月饼有什么不同。”

石达开拿起一角月饼,放进嘴里,认真的品尝了一番,赞赏的点点头,说:“香,真正的香,就是不够甜。红薯芝麻月饼,更甜一些,腻到心里去。”

“相公,那不是月饼的味道,是做月饼的人的味道,我知道,你想香草妹妹了。”冯玉娘有点吃味的嗔道。

“你说的不完全对,我是想香草,其实我更想阿妈,在我看来,香草和我的两个妹妹完全一样,阿妈就不同,阿妈只有我一个儿子,虽然是收养的儿子,那也是儿子,是香炉墩。每到逢年过节,她就会给祖宗上供上香,这些事都是我做的,我不在,不知道谁做。”望着水里的月亮,石达开的心早已回到了北山里的小山沟。家里的人是不是也在赏月,香草不会傻着把自己买回去的月饼留到过年自己回去再吃吧,大妹过了中秋,就要出嫁了,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回去参加她的婚礼,可身边的人又怎么办,他越来越离不开她了。

冯玉娘笑了,男女男女,如果没有尽到周公之礼,之间的思念之情也就只有亲情而已,自己吃一个十一岁的小妹妹的干醋,实在是没有道理。她再切开一个冬蓉的月饼,递了一角给石达开,吃得石达开苦眉苦脸,大叫太甜。

冯玉娘告诉他,不是太甜,是因为男人都不是吃素的,吃素的就不是男人,不然你去六峰山上看看那些修全真的道人,哪个不是黄皮刮瘦,不成个男人。《水浒》里的鲁智深,武松,虽然都是出家之人,可人家吃肉,所以才能修成正果。

石达开大笑,说冯玉娘去什么地方听来的这些乱七八糟。

月亮升到了正中,万籁俱寂,除了偶尔传来的狗叫声,整个灵城都沉浸在夜色当中。这是一个完美的中秋夜,是一个有女人的中秋夜,月亮,也称太阴,是女人的称谓,因此必须要有女人,才算是尽善尽美。过去只知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如今终于知道“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还真正的感知到“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石达开紧了紧倚在自己怀里的女人,说:“你读过白居易的《八月十五日夜湓亭望月》吗?”女人点点头,轻声吟道:“昔年八月十五夜,曲江池畔杏园边。今年八月十五夜,湓浦沙头水馆前。”石达开接过吟诵“西北望乡何处是,东南见月几回圆。昨风一吹无人会,今夜清光似往年。”

冯玉娘笑道:“我们可不一定是这样,我们应该是,昨夜一逢天地会,今夜清光胜往年。”

石达开大笑,笑声在夜空中回荡,传出去很远,有如孤枭夜啼。

听到石达开的笑声,冯玉娘苦笑不已,在宁静中传出的笑声,与坟地里传出的哭声一样可怕,无论你笑得再灿烂而是哭得再悲伤,都能让人找到一种撕裂的感觉,在石达开的笑声里,冯玉娘却听出了一种强横和挑战。难道他又听到了什么?

冯玉娘仔细的听了听,没有,在石达开的大笑后,四野变得更加沉寂,甚至连哮月的狗都自惭形愧,不敢再出吠声。

“你在听什么?”石达开问。

“我听你笑得不正常,以为又发现了什么?”冯玉娘说。

“哪有那么多的不正常,正常得很,太正常了,我倒是希望有点不正常的事发生。象昨天晚上,多么刺激,那两个天地会的高手,太逗了,笑得我肚子发抽,现在还痛。”石达开说。

“不说他们了好吗!”冯玉娘把嘴贴在石达开的耳边说:“我今天一天都在为他们担心,只怕落在官府手里,不死也要脱层皮。”

“那是他们咎由自取,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盗贼吗,自然有盗贼人下场。”石达开说。

“他们不是盗贼,他们是有信仰的,我这次去找罗大纲,听他说起才真正知道什么是天地会。这是一个严密的组织,不是鸡鸣狗盗之辈。在康熙爷那年头,朝廷为了远征西藏大小和卓木,征调福建莆田南少林高手为军官,凯旋后,却有人诬告这些高手意图造反。于是朝廷派八旗兵火烧南少林,屠尽僧众。有五个少林俗家高手逃脱不死,请万云龙做首领,陈近南做军师。建立洪门,是为洪门五袓,以天为父地为母,立誓反清复明为己任,故称天地会。”冯玉娘说:“天地会在广东福建,有自己的产业,有自己的组织,还有严谨的管理条例,他们爱护百姓,发展经济,不是广西这些扯虎皮作大旗的野狐禅。”

“不管是什么会,也不管是什么样的组织,在这个国家里,它永远是非法的。我不认为他们这样做会给我们的国家民族和社会带来什么好处,只能增加社会的动乱,造成国家的内耗。”石达开很严正的说:“你回来一趟,更应知今是而昨非,从根本上忘记过去,迎接全新的生活。”

冯玉娘终于理解了石达开要带自己回一趟灵山的目的,那就是要自己完全从根本上告别昨天,他知道此行的凶险,也知道此行的艰辛,但是,他义无反顾的来了,只为解开自己的心结。这个小老公,还真是爱护自己!今生有夫如此,夫复何求。只是他年纪太小,太过天真,等到他慢慢长大,他就会明白,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应该放开的,自己一定会放开,不能放开的,自己就一定会坚持。

回到房间,石达开看到院子里,岗哨还在走动,他知道,即使天地会再厉害,今天晚上也不会再来,可以安然的睡一觉,明天,从灵城到横州的九十里驿道,才是真正的步步惊心。

苏四柳从六峰山庄回到他的据点,钦江码头不远的小栋,他的高层小弟们已经到齐,这些都是他在灵山依为手足的兄弟,无论是武利河还是钦江,都是他们一起打下来的。只是今天,他的第一个问题就让小弟们有点摸不清状况,苏四柳说:哪位认识天地会的高层?

苏家与天地会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为此,还闹出了人命,老三苏三相丧命。从那之后,苏家与天地会势如水火,双方明里相斗暗里相争,愈演愈烈。怎么突然要与找天地会的高层,是要跟他们讲和吗?苏四柳的小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说话。作为在道上混的人,说不认识天地会的人那是假话,但是谁也不敢说,都用一种询问的眼光看着苏四柳。

过了一会,苏四柳才小声说出一句话:在我们和张六行之间,估计朱家选择了张六行。

小弟们都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在与张六行的竞争中,他们败了,他们将失去在灵山河运的主导地位,他们将失去赖以生存的饭碗。

怎么办?虽然没有一个小弟出声,但是他们的眼光都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只能搅。苏四柳说,凡事不利于我时,必须将把局面搅乱,才可能有重新组合的机会,所以我们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搅。

搅!怎么搅?小弟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苏四柳。

明天这个姓石的,要从丰塘过横州,把消息放出去,让天地会去找他的麻烦,不管是他杀了天地会的人,还是天地会杀了他,朱家都会进入丰塘。虽然朱家的势力多在水里,但是陆上势力也不容小看,就凭依附他们的横州黄平武的实力,就能随便收拾灵山的天地会。只要他们拿下了横州到灵城的陆路,就必须跟我们合作,只有这样,才能把张六行已经占据的优势拿过来。你们知道怎么做了吧!

知道了!

听到了小弟们的回答,苏四柳立即离开,今天是中秋节,家里人还等着他回去赏月,在所有人眼里,他都是一个温文尔雅有教养的人。

0

第○一九章 中秋月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