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清翼王>第○二七章 石家子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七章 石家子弟

小说:逆清翼王 作者:越岭山人 更新时间:2015/5/7 7:56:16

第○二七章 石家子弟

都是精壮汉子,走起路来脚下生风,出村后,大妹让新郎下马跟石达开们一起走路,她骑上了周凤翥的大马,抬轿子的兄弟抬着空轿子,脚下也快了许多。大家说说笑笑,十多里山路只花了一个时辰,周凤翥家所在的村子就已经出现在眼前。

大妹钻回花轿里坐好,石镇高的老婆把大红的盖头重新盖上,锁呐开始发出刺耳的叫声,一首锁呐曲《贺新郎》在山间回荡。

只是新郎周凤翥不愿意再骑回马背,他和石达开正聊得起劲,石达开跟他说起沙坪的张六行,灵山的苏四柳,还说起覃汉生的帽子朱子风的航运。他感觉自己的大舅哥正一步步向他打开一扇门,已经朦朦胧胧见到了一点光亮。身边的锁呐声打断了他们的交谈,他搂着石达开的手臂,热情的说,忙完这一天,明天一定要好好的谈谈。石达开笑着说:“快点去做新郎官吧,有些事,一时半会急不来的。”

新郎家的菜早已上桌,听到锁呐声,村里的孩子们开始迎了出来,周龙贵开始一路发喜饼,这是石达开从贵县买回来的小甜饼,米饼上沾着一层砂糖,吃在嘴里,又甜又脆。小孩子拿着喜饼,快跑回去,把笑声撒了一路。

来到周家院了前,随着震天的鞭炮声,拉开了周家的欢乐大幕。拜天地,拜高堂,礼成,送入洞房。

接下来就是盼望已久的大吃大喝。

送亲的队伍在男家人员的陪同下,率先入席,吃了之后还要赶回去,太晚了就要走夜路了。眼看太阳已经偏西,留下石镇高夫妻作为女家的代表,其它人全部返回那帮。这是当地的风俗,也是客观条件限制,一般的家庭,能有一间客房,安排一两个人留宿就已经很不错,安置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没有问题,睡觉是个大问题。

那帮一伙人七个小伙子,牵着马,一脸的酒意走上了归途。周龙贵送了出来,每个人给了一百钱的辛苦费,还每人发了一个包袱,里面有米饼水果和煮鸡蛋。石镇吉笑着说,这意思就是让我们滚蛋了。

人吃得胀,马吃得饱,走在山里的路上,小伙子们一身是劲。在那帮时,石达开就每天忙着读书,又去了贵县半年,石镇吉就成了这伙人的头。石镇吉之前也跟着龚家源先生读书,只是读书这件事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难,读了不到两年,就再也不愿意进学堂门,几年过去了,之前学到的几个字只怕早就还给了先生。那帮的年轻人基本上都跟着本地团丁协总,石镇吉的父亲石龙泉练功夫,练的不是石达开的那套,而是长枪大刀齐眉棍临阵杀敌的把式。每天村头上,一伙小年青窜高伏低,练得不亦乐乎,练得虎虎风声。

之前他们并不知道石达开会武功,以为那就是一个死读书的书呆子,去年赶流民时,他们才知道,原来那帮村的第一高手,不是心恨手毒的石镇吉,也是不是力大无比的石祥祯,而是这个清秀的书生。由于这伙流民一路抢劫,作恶多端,已经激起民愤。本地团丁协总,石镇吉的父亲石龙泉纠集那良、那帮的石姓族人数百人,以及其它民众过千人,前往围剿。罗连山知道这伙人是下江上来的流民,因为百年不遇的水灾,实在过不下去,才沿江而上。与当地民众发生了一些矛盾冲突。如果让石龙泉这一伙人围过去,双方必有一场恶场,只怕会造成死亡。因此他第一次让石达开参加了活动,伤人不要紧,只要不死人,最好的办法是把流民围捕后,送到官府处置。

知道石达开主动参加这次活动,石龙泉立即在自己的民团中,设立了一个行军**师的职务,由石达开担任。石**师上任后,立即显示出其强大的军事水平,先让族兄石凤魁率领一队尖兵,把流民的住所搞清楚,然后让堂弟石镇吉和族兄石祥祯兵分两路,把散乱在各地的流民撵到东岗村,最后在东岗村将流民合围。

流民之所以能够从广东一直流窜西上,只是因为他们手里有几个高手。这几个高手坐镇在东岗,让手下的喽罗十几人一伙,二十人一群,在沿途各地劫掠,这些人一旦遇到风吹草动,立即回到东岗村大本营来。

石镇吉和石祥祯的撵赶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只花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所有分散各地的流民全部回到了东岗。

这个时候的石达开,早已胜珠在握。

他把东岗村外的几条道路都走了一遍,带着大队人马直接堵上了东岗村通向黔江的主要通道。让人把一张纸条送了进去。

石达开并不是玩什么先礼后兵,而是直接告诉对方,有两条路供对方选择,一是与数千民军血战一场,二是派出高手,与民军代表比拼一场,一切由胜利者说话算数。

流民的首领早已看到了面前民军势大,足有过千人,自己这百多人的流民队伍如果与之血战,只怕尸骨难存,既然还可以采用比拼的方式,那么反而有了一线生机。于是回信同意了第二条路。双方各出十人,以擂台赛方式,胜者守擂,负方攻擂,十人打完,谁占据擂台,谁就获得胜利。

石达开二话不说,同意了对方的建议。

石龙泉看看自己身边的人,认为派出十个高手有点为难,石龙泉自己勉强算一个,石祥桢算一个,石镇吉和石达开一样,还只有十五岁,尽是水平也不高。此外,就是石凤魁也算不错,

请来助拳的在白沙圩上卖艺的林凤祥还算不错,可以算一个。之外还真就找不出合适的人来。

石达开告诉叔父石龙泉,不用担心,先派石祥桢打头阵,再让林凤祥第二,自己第三,就够了。对方的高手,也不会高到什么地方去,能够打通这三关,我们就认输。

石龙泉吃惊的看着石达开,问石达开敢这么有自信。石达开才告诉他,他已经跟着师父罗连山学了差不多十年,这种小的场面应该可以应付。罗连山的本事,石龙泉是知道的,当场跟石达开比试了一下,在石达开手里,一招没有走完就完败,这才同意了石达开的意见。

第二天的比拼没有太多的观赏性,对方的高手,也只有三个而已,而且所谓的高手,也只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第一个出场的流民根本就不会武功,只是腰圆体壮而已,与石祥桢一照面,就被石祥桢一拳打翻在地。对方看到这边出来的是高手,也安排了一个高手出场,是近年来流行于下江的蔡李佛拳高手,上场一个虎鹤双形,就把他的师传门派显露无遗。与这位蔡李佛拳高手相比,石祥桢也成了刚才那个腰圆体壮根本就不会武功的流民,在快速多变稳健灵活的步法面前,石祥桢就成了刚刚会走路的孩子,他很被动的把手里的哨棒舞得滚圆,在场上虎虎风声,对方则稳稳的站在一旁,如同看热闹的无关旁人一般,在石祥桢终于舞累了,手里的**慢下来时,对方的无影脚从缝中踢了进去,把石祥桢踢过一边。

双方各折一人。接下来由林凤祥对阵这位蔡李佛拳高手,二十二岁的林凤祥是武鸣人,从小习武,一身横练的功夫,经常在圩场里表演胸口碎大石,飞刀切西瓜之类的绝活。只见林凤祥在场上搂着双手,悠闲的踱步,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手。反观对手则显得灵活优美得多,侧腿横踩后钉飞脚,引起全场阵阵喝彩声。只见林凤祥突然如暴起的野豹一样,冲入对方的身侧,用手肘顶开对方的虎形手,用膝盖恨恨的顶在对方的小腹上。对方吃痛后退,林凤祥形如鬼魅,揉身而上,头撞、拳打、脚踢、蹬踹、扫绊、肘击、膝顶、肩抵、臂撞、推拽、抓捏,无所不用,招式凶狠毒辣,对方在一口气的时间内,被林凤祥如雨点般的打在身上。对方无法抵挡,当场倒地。

“这是壮拳。”石龙泉告诉石达开,这种壮拳是一种很古老的拳术,招式直接,凶狠毒辣,是一种很有效的拳术,只是这种拳术,一味的进攻,没有退守也没有回旋,总是不可取。更重要的是,这是打架用的,而不是打仗用的。

果然,对方第三个出场的手执一根哨棒,一上场就是大开大阖的囚龙棒法,把林凤祥逼到一角,由于身法简单,无法避开对方的哨棒,很快就被两棒打出。

这时,在大家的注目中,石达开走了上去。

对方还是老一套,哨棒舞得水泼不进,然而这一次,他的计划没有得逞,因为对手是石达开,石达开在对方舞动的手影中,找到了拿哨棒的手,一拳过去,正中手背,对方手里的哨棒顿时飞向天空,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石达开的脚已经与对方的踝关节亲密接触,只听“咔”的一声,紧接着就是对方杀猪般的大叫声,对方的踝关节竟被石达开生生踢断。

对方的第四名是个老者,一上场就是八卦游身掌,围着石达开转圈,转到第二圈,石达开已经判断出他下一步的步子要落的地方,在地上踢起一颗石头,落在对方的脚步准备放下的地方,果然,对方的脚正好踩在石头上,只听:“哎哟”一声,老者身子一侧,坐在地上。

从第五个开始,就没有一个能够在石达开面前走完一招,都是被石达开一拳打断手腕,没有一个例外。看得所有人都手腕生痛,仿佛自己的手也正被石达开收拾。

这一仗,把石达开的名声打了出去,北山石敢当,创下了鼎鼎大名。

平时石达开在贵县,北山所里石镇吉**称霸王,石达开回到北山所,石镇吉就只有老老实实听话的份,跟着石达开出来送亲,一切以石达开马头是瞻。

0

第○二七章 石家子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