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清翼王>第○八○章 邪教更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邪教更邪

小说:逆清翼王 作者:越岭山人 更新时间:2015/7/1 6:38:32

第○八○章 **更邪

在金田,冯云山扎扎实实一呆就是四个多月,前五天,是被韦昌辉强留下来,要给他补补身子。这五天,是冯云山这一生最愉快最奢华的五天,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接下来就是一大碗浓香的鸡汤,然后在韦昌辉的陪同下,在金田村的小河沟边散散步,回来又是丰盛的午餐。午餐后,金田村的一个草医来到韦家,给冯云山针炙拔罐,中药煮水浸泡。韦昌辉告诉冯云山,在监狱里,邪气入体,风气入骨,必须全部拔出,否则下半辈子就有得苦吃了。

五天下来,冯云山的脸又恢复了血色,体型也变得丰满起来。每到晚餐时,韦昌辉会陪着冯云山喝上一杯小酒,韦家的酒是自酿,酒味纯正,入口绵长,与桂平的西山**泉有异曲同工之妙。

“享福了!”冯云山说:“我飘泊半生,今年三十四岁,这种享服日子还是头回感受,昌弟,我真不敢想象,再回到过去那种生活,如何适应。”

“穷得富不得,富了了不得。前朝周怡有文《勉谕儿辈》云,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饮食衣服,若思得之艰难,不敢轻易费用;酒肉一餐,可办粗饭几时;纱绢一匹,可办粗衣几件;不饥不寒足矣,何必图好吃好着?常将有日思无日,莫等无时思有时,则子子孙孙,常享温饱矣。后来才发现,这话有理也没有理,俭与奢并无绝对,我们现在的日子与云哥过去在紫荆山里过的日子相比,可能是奢侈一些,但是,与真正的奢华相比,又算是极度的简俭了。”韦昌辉笑着说:“少年时,家父也曾多次教诲于我,要安于清贫,乐于简俭,我也是这样做的。十六岁我在桂平参加科举,县试落榜,一怒之下发誓从此不再读书,把所携文房四宝全部质当。在质当时却无意发现,典当一行很有利可图,于是就开始涉足经济一途,不两年,典当行经营得利,数额之大,远胜预期。我就用钱在学宫里给家父捐了个‘国子监生’,云哥你看到我们家的大门上能够高悬‘成均进士’的匾额,就是我捐回来的。”

“昌弟经营有方,能从典当行中获得,同样能光宗耀祖,光大门庭,相当不错。”冯云山笑道。

“没有想到,这样做居然也能招来祸殃!邻村的一个土地主,叫蓝如鉴,他派人乘黑夜将我家门上的‘成均’二字铲去,只余进士门额,然后向官府告发,说我家冒充进士,第二天我父亲就被大湟江巡检王基抓走,被敲诈了几百两银子才算了事。”韦昌辉说:“我一怒之下,开始与蓝如鉴斗法,几年下来,我把蓝家斗得一败涂地,蓝家的田地全部被我收购,蓝家的长工也全部成了我家的长工,年初时,我把蓝家的祖屋也买了下来,下一步,我要把蓝家全部撵出金田。”

“呵呵呵呵,昌弟威武!昌弟经济有道,经营得法,为兄钦佩。”冯云山说:“我在紫荆山多年,可以说,紫荆山一地的民众,大多已经成为拜上帝会的会众。作为拜上帝会的使者,在这个地区,我自认有一定的话事权。但是我一直说话腰杆子不硬,究其原因,就是不能带着会众在经济上有所突破。如果昌弟能够帮助我将紫荆山区的经济有所发展,我想,凭我们能力,这广大的紫荆山区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到时候,你别说撵走一个蓝家,就是十个蓝家,也叫走就走。”

韦昌辉很认真的看了一眼冯云山,这位并不是过去听说的那样谦谦君子与人为善,也是一个有想法的人,不过他对自己的能量也许有所高估,原因是他身居监牢,完全不知道世事变化,如今的紫荆山区,有了天父,有了天兄,他这个天使恐怕就没有太多的话事权了。至于对紫荆山区的经济侵入,韦昌辉早就开始做了,去年小年,赖裕新的一支马队来到金田,在金田卖得红火之极,看得韦昌辉很是眼红,第二天,这支补充好的马队又进了垌心大坪,此后,就一直在紫荆山区一带活动。稀缺的物资昂贵的物价让这支马队挣了个盆满钵满,也让韦昌辉很是眼红,清明节前,韦昌辉也组织了一个马队,从湟江口进货,进入紫荆山区,目的还是谋取暴利,这就是赖裕新遇到的那支马队。

随着韦昌辉的叙述,冯云山的面前呈现出一幅完全不同的紫荆山区画面。天兄的出现,让冯云山大吃一惊,天父的出现,让冯云山有了一点恼怒,肖朝贵还有点顾忌,把自己定位为洪秀全的兄弟,这个杨秀清就有点恬不知耻了,居然辈份上成了天兄肖朝贵的老爹,也是教主洪秀全的老爹,气势上不仅盖过肖朝贵,也绝对压过洪秀全。拜上帝会,多一个天兄还说得过去,莫名其妙冒出一个天父,还要那两个儿子做什么?

杨秀清其人,冯云山认识,很熟悉,那就是跟在肖朝贵屁股后面的跟屁虫,每天帮肖朝贵做一些见不得人的脏事,每次见到自己时,总是点头哈腰一副奴才像。这是个典型的笑面虎,见人三分笑,心里毒如蛇蝎,虽然识字不多,但是从小在外游荡,所学混杂,其人深谙世故、善于交游,深为肖朝贵所忌惮,也为冯云山所防范。他摇身一变成为天父,成为拜上帝会在紫荆山区最高级的存在,他压根不懂什么是拜上帝会,更不了解洪秀全的**和理论,他能把紫荆山区的拜上帝会带向何处?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冯云山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紫荆山区多年的经营,估计要拱手让与此人。

韦昌辉却对此不以为然,他告诉冯云山,做事能不能成事,主要是看有没有钱,打仗打粮草,打架靠吃喝。这个杨秀清,不仅不能帮助民众发展经济,反而开始对会众进行盘剥,是不能长久的,长此以往,他的天父附体新鲜劲过了后,老百姓就不会再买他的帐,他的好日子也就到了尽头。我们要做的,就是加速他的现形,到底是真天父还是假天父,拉出来蹓蹓就知道了。

冯云山用佩服的眼光看着韦昌辉,这位的眼光更是独到,询问他从何入手。

韦昌辉伸出右手,竖起两个手指,说:“两个字:经济。”

“经济”二字又一次对冯云山的心灵进行着重重的撞击,钱为人之胆,物为人之魂,如果他能够带着紫荆山区的民众走上富裕的道路,不管是天父还是天兄都只能成为一个故事。冯云山用一种看金元宝的眼神看着韦昌辉,他知道,只要把韦昌辉拉在身边,他就有了一个永远也用不尽的钱包。

为了让从来没有在经济方面有所涉猎的冯云山有一定的认识,第六天开始,韦昌辉带着他出江口进桂平,参观自己家的店铺和典当行,田地经营,长工管理,佃农管理,马帮管理,对冯云山进行细细讲解,当然,其中也不乏韦昌辉的一点得意。冯云山从上帝的使者回到了人间,第一次以凡人的身份经历凡人的生活,现实让他知道,过去的拜上帝会太过于理想化,太过于理论化。在这个物欲的人间,生存是第一位的,每一个人,都必须让自己生存,才有机会让自己更好的生活,拜上帝会,更应该为广大会众解决生存的困难和生活的压力。冯云山认为自己很幸运,因为遇到了韦昌辉,韦昌辉给他打开了另一道窗,让他真正了解拜上帝会的不足和应该完善之处。

在与大坪坰心过来的会众的交谈中,冯云山明白了自己之所以得以出狱的原因,杨氏兄弟想置自己于死地,污蔑自己聚众谋反,经桂平县令王练查实,自已并没有造反,聚众乃教人敬天,是劝人为善,并无为匪不法情事,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因此得以释放。冯云山知道,杨氏兄弟的阴谋手段,就是妄图夺取自己在紫荆山区的权力和地位,他对杨氏兄弟的做法并不以为然,对于杨秀清的天父附身更是呲之以鼻,他有绝对的把握将其戳穿,扭转这一切,取决于自己对紫荆地区的经济发展收到一个适合的途径。

在湟江口,冯云山见到了在那里经营打铁铺的黄玉昆,知道了洪秀全的近况,藤县拜上帝会的发展情况,在与藤县的罗大纲和赖汉英见面后,冯云山对自己的发展与将来更加充满了信心,他决定,八月中秋,将回到紫荆山区,一举收回失去的权力。

罗大纲告诉冯云山,江口的杨金生是大坪人,他的胞兄就是大坪杨家家主杨根元,他在拿下了江口、桂平北门渡口和东门渡口后,已经出任天地会桂平分舵舵主,目前已经返回大坪,努力扭转杨元清给天地会造成的丑恶形象,扩大天地会的影响。他是罗大纲的心腹之人,冯云山对他可以绝对的信任。

冯云山的这些举动,全部落在朱家航运的影视之中,石镇吉在张遂谋的指导下,成了朱家航运的锦衣卫头目,对打探情报,收集信息充满了乐趣。冯云山在什么地住宿,在什么地方拉尿,都不能逃过石镇吉的眼睛。石镇吉的眼,张遂谋的脑,在张遂谋的教导下,石镇吉学会了分析综合和推理,张遂谋在他的心目中,已经越来越崇高。此时的石镇吉,正在努力回味张遂谋说的一句话:这个拜上帝会将从此变得更邪。

这一切都是石达开无关,他在朱子风的陪同下,把广州都统的文书交给了浔江府学政,学政立即转了一份公文给贵县学宫,让他们将学生石达开的学籍上报,县试以免试的方式通过,直接参加六月底在桂平举行的府试。

就在冯云山出狱的那一天,石达开向桂平诸人告别,坐着朱家航运的火船,前往贵县。那里有他的家人他的爱,他的亲情所在。

(第一部终)

2

第○八○章 邪教更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