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上荣光>第十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小说:无上荣光 作者:苏禾 更新时间:2015/11/20 9:08:43

第十四章

六八六团驻地,陕西榆林地区

自打团长失踪之后,整个六八六团从上到下都像是炸了锅一般。政委许攸达连续忙了好些日子:布置人手搜寻团长等一行人的踪迹,又要做好团里的日常工作,同时也要留心对付一些潜入榆林地区的日伪特务,除了这些敌人的特务,还要留意一些国民党军统和中统的情报人员,虽然现在是国共合作,但是两边的情报工作者都清楚,只要没有结束彼此之间的分歧,始终都会有再度一战的风险,为此收集敌人的情报也是成为了一件头等的大事儿。

这么多的事情压下来,老许这身子又不好,之前做地下党的工作时候就为了逃避敌特追捕而受过伤,这样忙碌的工作压下来,没多久也就病倒了。高烧不退,好在他意识尚属于清醒,再加上团长吴尚也有了下落,算是自己心头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下,老许也就像是胸口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咽了下去,忙完事儿就一下子陷入了昏迷。

这下可好了,后方的机关领导都急了。

之前他的直属下属,俞晴听说了之后也火急火燎从外边赶来。一是为了探望老许,二则是担心吴尚的下落。赶到六八六团的时候,正好是团部参谋长接到师里的电报,说是团长吴尚正在一二零师师部执行任务,暂且没有什么大碍。确认了吴尚这边没什么意外之后俞晴急忙来到了许攸达的病房,一进屋就看到陷入昏迷的老许正躺在病床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边上的警卫员正毛手毛脚地用湿毛巾给他擦脸。

“我来吧!”俞晴上前接过警卫员手里的毛巾,用力拧干之后小心翼翼地擦拭了一遍他的额头额脸颊,“怎么这烫啊!”俞晴的手背轻轻贴了贴许攸达的前额,滚烫的额头倒是把她吓得不轻。

“这···政委他前些日子还好,就今天开始发高烧了。”警卫员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说话支支吾吾的,十分害怕。他低着头不敢看俞晴的脸,只觉得这个漂亮的女人眼神有点冰冷,看着自己都好像是做贼似的。

“没有给他吃药吗?”俞晴看了看桌子上,床边都没有药品,想来这几天都是让他躺着床上,也没有什么退烧药可以用。

警卫员畏畏缩缩的说:”团里的医护兵说说最近也没有西药,只是熬了点草药给政委喝,这好几天了都不见效果。”

“瞎胡闹嘛不是,你们不知道他之前受过伤嘛,这一回肯定是他胸口的旧伤复发,感染了老伤口!”俞晴“霍的”站了起来,锐利的眼神瞪着警卫员,急道:“赶紧去叫你们的医护兵来!”俞晴担心老许的旧伤复发,加重病情。他的这个旧伤,自己最是清楚,这是当年在西安,为了逃避国民党特务的围捕,他掩护自己转移而留下来牵制敌人,在撤退的时候肺叶被敌人的步枪打穿,险些送了性命,这也成了老许这些年来时不时会发作的老伤。

警卫员刚走,老许忽的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一阵猛烈的抽搐,恍得老木床吱嘎吱嘎作响。俞晴急忙转身坐到床边,按住他剧烈起伏的胸口,把昏迷的许攸达控制住了。

“呼呼···俞晴···俞晴···你快走···快走···这里有我···不能让你受伤害···有我···”老许反反复复说的,正是曾经自己掩护俞晴撤退时候说的话。此时,老许的脑海里似乎正不断浮现着那时候与敌人激战而掩护战友撤退的画面。

“好好···我在这里,老许!”俞晴急忙抓住老许的冰凉的手掌,“我在,我在···”

“俞晴···俞晴···,你没事就好···就好···”似乎手心感觉到了那一丝伊人的温暖,老许起伏的情绪渐渐被稳定了下来,俞晴轻轻地把他身上的被褥又向上拉起来一点,盖住了他的上身。随后又静静地坐会到了他床边,细心的守候着。

这时,站在门口的几个打算来探望许攸达的机关首长悄悄地退了回去,显然是他们发现了什么,不好在这个场合再进去。只是那一刻,在几个人都准备折返的时候,他们脑海里都浮现出一个殊出同归的念头:···许攸达是不是已经到了“二六八团”的结婚标准了呢。

而在之后几天,俞晴的照顾下,老许也很快就苏醒了过来。

之后的日子里,两个天天见面,几乎就是形影不离。胆大的人已经开始拿俞晴开玩笑说是“政委夫人”。这样的话要是以前被老许听到,那可不是得狠狠批评一顿,不过这些日子里,倒是他乐不此比。听到别人这么喊俞晴,反倒他自己很是有趣地会先看看俞晴羞涩的反应。而俞晴,也不知道是不是日久生情,以前在工作中并没有对许攸达这个老上级有什么过多的情感,只是在工作上有些对他的依靠,没想到这几天的照顾,让两个人渐渐走得更近了。只是在她心里,兴许还有一个人的身影没有消失:那是一个自己青梅竹马,一起成长起来的伙伴,也是自己一直就暗慕的人,虽然自己来榆林一多半也是为了找他,可是不知道这个木讷的男人知不知道自己还惦记着他,现在,已经个把个月不曾相见,在脑海里努力描绘这个男人影子已经是如此的吃力。

上级的部门领导不是瞎子,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之前俞晴的地方工作也安排给了别人,就是为了专门腾出时间让两人接触。等到接触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就单独找他们两人坐思想工作。由上级领导牵头,为两个人的结婚事情做安排。这一方面,许攸达是没什么意见,一再表示服从上级安排,同时也要自由婚姻,征求俞晴的意见。另一方面,俞晴起初没有表态,含糊了几次,但是后来由老许直接出面,软磨硬泡地向她表达了自己的心思,最后一跺脚,一咬牙,俞晴也脑子一热就点头了。

结果,在吴尚不在的这些日子里。

在自己的团部里,他错过了一个如此惦记自己的姑娘。而那时候的他却还傻呵呵地站在师长的指挥桌前。

“吴尚!”

“是!”师长一声唤,吴尚急忙脚跟一靠,高高地昂起了自己的脑袋。

“不愧是军校毕业的,这军姿军容倒是有模有样啊!”师长站起来,叼着个大烟斗,上下打量着吴尚。这个野小子的名号早在二方面军就听说过,不仅是个打仗的奇才,也是个捣蛋的天才,“据说你是炮科毕业的,那时候你的名号不小,敢拿迫击炮当平射炮使····连重庆的蒋委员长都听说过你。”

“不敢,那都是别人背后嚼我耳根子,都是瞎叨叨!”吴尚说。

“哦吼吼,是嘛!”师长抽了几口老烟,吐出老长的一口烟圈。

“报告!”这时候,师参谋长从外面走了进来,旋即递上一份电报,这份电报是二战区长官部发来的,意思是说娘子关遭到了日军部队的偷袭,命令最近的一二零师部队马上派兵支援。

“诶呦,看看落款签名可是我们的阎长官啊!”师长调侃了几声,话音一收。他也即刻绷劲了眼神,“这样吧,现在各个部队都分散下去袭击日军后勤线了,我手头只有一个警卫营了···吴尚!”

“在!”

“你马上率领师部警卫营,增援娘子关方面国军!”师长命令一下,吴尚仿佛又是热血沸腾,一声高喝,声震长空,

“是!”按照师长的预测,如果是现在日军正在偷袭娘子关,那必定了忻口前线的日军已经将新的攻击点锁定在了娘子关,那里只有战斗力较弱的第三军和山西民军的几个师,绝对不是日军的对手。万一现在已经开打了,那么战况肯定是一边倒的,所以,这一次增援也会是凶多吉少,任务十分艰巨,派一般人去自己还真不放心,所以,赶得早不是赶得巧,既然有吴尚在这里,那么肯定是让他上了,要是打的好,说不定还真能有由头让总部机关免了他的处罚,也算是这个新首长送他的一份大礼了。

一二零师的警卫营相对八路军别的部队来说是战斗力最好,装备最强,兵员素质和士气最高的部队了。这些都是长征中的先头部队改编而成,这些武器装备也是从其他部队回收过来的好家伙,虽然弹药配给没有很到位,可是毕竟相比于其他友军部队的编制还算是齐整。整个营一共是四百零五人,算上自己带来的十几号人,一共是四百二十几个人,十挺轻机枪,再加上两门八二迫击炮,大口径的迫击炮,炮弹不多只剩下的不到三十发,还不够一个基数的量。

因为军情紧急,吴尚稍微让战士们检查了一下装备就出发了。他本人知道这一次的任务非同小可,师长拿出了自己最能打的警卫营,说明了娘子关的重要地位,其实是不说,吴尚自己也清楚,一旦娘子关丢失也就意味着忻口会战已经告负,之前些日子里守军付出的牺牲也全部白费了。所以这一次,他打定主意,一定要保住娘子关,确保忻口前线友军部队的侧翼安全。

“出发!”吴尚大手一挥,全体警卫营战士齐刷刷向口转身。

娘子关位于平定和昔阳东北地区,是扼守晋东的门户,也是连接阳曲和忻口前线的交通要道,一向都是进攻山西的必争之地,这一次日军来势汹汹,不少日军的侦查小分队多次潜入娘子关开展袭击行动都没能引起国民党高层的重视,阎锡山也只是象征性地调派了第二十六和第二十七军往那边移动了一下,算是给守军第三军壮了壮胆子。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日军可是下足了决心,第二十师团和日军第十四师团,整整两个师团的兵力从正定县城猛扑而来,在之前小股部队的接应下,一路势如破竹很快就打到了娘子关下。这下子阎锡山急了,才紧急命令第三军,第二十六和第二十七军做好战斗防御准备,死守娘子关。可是这几只部队的战斗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刚刚接触一下就伤亡惨重,日军大炮,飞机坦克轮番上阵,打的娘子关上的国军战士死伤无数,几个团长营长都是死了一遍换成了新人。

就在吴尚他们刚刚赶到关隘后方几百米的时候,警卫营忽的被前面的十几个晋绥军士兵拦了下来。

20

第十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